《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二十九章飛機起落


    第四百二十九章【飛機起落】

    杜天野提議去吃南湖農家菜,他喜歡去那的原因不單單是因為農家菜的口味純正,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那遠離江城市區,沒有閑雜人打擾。

    杜天野又叫上了公安局長榮鵬飛,張揚開著他的皮卡車帶著杜天野來到南湖農家菜。

    榮鵬飛比他們早一步到達,已經站在那兒點菜了,看到杜天野和張揚並肩過來,榮鵬飛笑道:“今天我來請客!”

    張揚道:“說好了杜書記請客,你等下次!”

    杜天野笑道:“是啊,說好了我請就是我請。”

    張揚指著水池的野生甲魚道:“這隻不小,就吃它!”

    杜天野咬牙切齒道:“小子,今兒是鐵了心要宰我!”

    張大官人笑道:“一直甲魚怎麼夠,還得來點其他的,大蝦螃蟹一個不能少!”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你看著點,今天權當為你助威!”

    張揚點好菜,來到麵的包間坐下,發現榮鵬飛帶來了一箱五糧『液』,不由得歎道:“當官就是好,有人搶著結賬。”

    杜天野笑罵道:“你個混蛋東西不說風涼話能憋死?榮局馬上就升官了,可不用這麼巴結我。”

    榮鵬飛笑道:“八字都沒一撇的事情,杜書記別取笑我了。”

    杜天野道:“怎麼是八字沒一撇呢?省把你列為公安廳副廳長的第一人選,這件事幾乎是板上釘釘了,你就等著組織部過來考察吧。”

    張揚笑道:“人生三大喜事,升官發財死老婆,榮局占了頭一件,恭喜恭喜!”

    榮鵬飛瞪了他一眼道:“你挖苦我是不?升官的是你!”

    張揚道:“說起來你得感謝我,你最主要的競爭對手唐興生被我給弄下來了,是我幫你掃清了政治上的攔路虎,你得多敬我幾杯。”

    杜天野道:“我就納悶了,你小子怎麼就從來都不知道謙虛?”

    張揚道:“做了好事不留名那是雷鋒,我姓張叫張揚,做了好事當然要讓人知道。”

    榮鵬飛和杜天野都笑了起來。

    服務員端上來一盤河蝦,一盤螃蟹,一盤油炸小魚,一盤白蓮藕。

    杜天野道:“你倒是舍得點菜!”

    張揚道:“好不容易才等到你請吃飯,你是江城市委書記,請客的規格自然不能太低,要不然說出去也寒磣!”

    杜天野笑道:“狗撕羊皮,反正都是你的理兒!”

    張揚道:“市委書記也不能隨便罵人啊!”他端起酒杯:“喝酒!”

    三人同幹了一杯,張揚砸了砸嘴巴:“那啥……書歸正傳,你到底給我多少錢啊?”

    杜天野伸出一根手指頭。

    “一億?”

    杜天野搖了搖頭。

    “一千萬?”張大官人的臉上透著失望。

    杜天野又搖了搖頭。

    張大官人瞪大了眼睛:“一百萬?”

    杜天野終於點了點頭。

    張揚氣得把酒杯往桌上一頓:“我不玩了,咱不帶這麼玩兒人的,機場預算十個億,你給我一百萬,天大的笑話,一百萬你修誰家的飛機場?我看你找人把市『政府』後院的草地平一平,改成機場得了,什麼波音空客的你就別想了,專門停直升飛機,以後有飛機都往你眼皮底下紮。”

    杜天野今天的脾氣真是好極了,聽到這廝冷嘲熱諷的還是笑眯眯不動聲『色』。

    榮鵬飛雖然是個旁觀者也覺著一百萬太少了,預算的千分之一,這也太寒磣了。

    杜天野伸手去拿螃蟹,看中的那個卻被張揚一把搶了過去,張大官人一邊掰開螃蟹殼一邊道:“鐵公雞還掉鐵屑呢,你也忒摳了!”

    杜天野道:“市的財政本來就很困難,一百萬是給你當前期啟動資金的。”

    張揚道:“一百萬連指揮部都蓋不起來,你讓我啟動個屁啊!”

    杜天野道:“你不是整天標榜自己有能力嗎?想建成這麼大的機場不靠融資是萬萬不能的,這一百萬就是餌,有了這一百萬就可以吸引外資注入,我相信你的能力,隻要你踏踏實實去做這件事,一定能夠做成。”

    張揚道:“你對我倒是有信心,可咱也不能這麼摳門。”

    杜天野道:“市用錢的地方多了,我不可能把錢都投入在機場建設上,這次讓你擔任機場建設現場指揮,不知有多少人在我的背後戳脊梁骨,我為什麼要用你?不是因為咱們倆關係好,是因為你有能力,可能力不是我說你有你就有的,你要證明給大家看,你有這樣的實力,你用這一百萬可以吸引到幾億投資,這就是能力,你如果能夠證明這一點,誰也不敢再說閑話。”

    杜天野的這句話倒是在理,張揚不說話了。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張揚,我敬你一杯,這機場建設的擔子你得幫我挑起來,這是造福江城百姓子孫萬代的大好事,困難是存在的,可遇到困難咱們要知難而上,這沒有外人,我給你交個底,新機場建設工程浩大,交給誰我都不放心,我知道你雖然有些小『毛』病,可你是個真心幹事的人,這件事非你不可,拜托了!”

    張大官人聽到杜天野的這番話,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動,士為知己者死,杜天野對自己這麼信任,自己要是再想撂挑子就不夠仗義了。張揚跟杜天野碰了碰酒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他大聲道:“這坑我跳了!”

    杜天野道:“一百萬是啟動資金,等到機場建設正式啟動,我會盡量給你籌備一筆錢,不過你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最多不會超過兩個億。”他又給張揚吃了顆定心丸。

    張揚道:“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杜天野道:“資金方麵能夠籌集的越多越好,我認為機場項目還是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的,你一定要抓緊這方麵的進度,力求在97之前竣工,作為香港回歸的賀禮。”

    張揚道:“你放心吧,我既然接了你的招就會幹好。”

    杜天野微笑道:“你以後的主要工作就是新機場建設,豐澤那邊的事情可以放一放。”

    張揚道:“沒事兒,豐澤那邊我還得占著,讓人叫市長的感覺,還是蠻爽的。”

    杜天野和榮鵬飛又笑了起來,這廝處處透『露』著官『迷』本『色』。

    杜天野道:“隻要新機場你給我順利建成,我保證你在政治上會有一個巨大的飛躍。”

    張揚道:“這種話我聽多了,可現在還是原地踏步,新機場建設現場指揮居然隻是一個副處,全中國都沒有這樣的吧?”

    杜天野隻當沒聽見,端起酒杯道:“說到升官,咱們得提前恭喜一下榮局。”

    榮鵬飛道:“平常心,平常心,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不過,這酒我喝了!”

    有了一百萬的啟動資金,張大官人首先就辦了一個酒會,酒會宴請的都是江城的企業家和銀行老總,目的就是融資,酒會在市『政府』第二招待所舉行,張揚把秘書傅長征給調到了機場指揮部,理由很簡單,傅長征是他的專用秘書,自己去哪兒他就得跟到哪兒。

    酒會開始之前,傅長征悄悄向張揚道:“這次酒會的用酒是江城酒廠讚助的,我們隻要跟賓館方麵結算菜錢和場地費,大概一共需要三萬六千塊。”

    張揚道:“先欠著!”

    傅長征苦著臉道:“恐怕他們不願意。”

    張揚道:“不願意咱們這就換地方,你跟他經理說,這是政治任務,就得欠著,他要是跟著要錢就是扯新機場項目的後腿。”

    傅長征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跟在張揚身邊當秘書,這臉皮不厚都不行。

    酒會開始之前,張揚請人大主任趙洋林上去講話,趙洋林是新機場建設項目的副總指揮,張揚現在隻要有重大活動就把他給拽上,趙洋林也明白,這廝是抓著自己陪綁來了,可自己掛著這個頭銜總不能不幹事,陪綁就陪綁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壞事兒。

    趙洋林的講話冗長無趣,雖然經過他壓縮再壓縮,精簡再精簡,還是講了二十多分鍾,前來嘉賓都是站著聽得,腿肚子都酸了,沒辦法,老領導都是這個習慣,大家都不想聽,也得硬撐著。

    趙洋林結束發言之後,現場還是響起了很熱烈的掌聲,這掌聲絕不是為了他的講話內容,而是為他的講話終於結束而慶賀。

    張揚上台了,他講話很利索,笑道:“怎麼大家看著我的眼神都有些防備啊!”

    酒廠廠長劉金城下麵配合道:“沒有啊!”

    張揚指著工程機械廠廠長兼黨委書記曹正陽道:“曹廠長就不敢正眼看我!”

    曹正陽大聲道:“哪有啊!”

    張揚笑道:“我知道你怕什麼,你怕我們機場建設開工不用你的工程機械!”

    曹正陽道:“有什麼好怕的,我們的工程機械質量過得硬,有口皆碑,您要是不用,那不單是您的損失,也是江城人民的損失。”

    全場人都笑了起來。

    張揚道:“話可是你說的,工程機械我就用你的,不過你身為江城一份子,最好讚助一部分。”

    曹正陽笑得開始勉強了,媽啊!果然是宴無好宴,這廝開始張嘴要東西了。

    張揚笑眯眯擺了擺手道:“大家都坐下吧,咱們邊吃邊談!”

    張揚和趙洋林同桌,他們這一桌坐得全都是江城各大銀行的老總,幾個老總表現的都很拘謹,沒法不拘謹,誰都清楚這頓飯不是白吃的,來此之前,他們都做好了準備,款肯定是要放的,就是多少的問題,機場項目十幾個億,貸給市『政府』,這筆錢不知什麼時候能夠還上呢,可不貸也不行,誰讓自己在人家的地麵上呢。

    張揚端著酒杯笑眯眯道:“來,我敬各位財神爺一杯。”

    幾位銀行的老總都慌忙舉杯響應,喝完這杯酒之後,張揚悄悄在桌下搗了搗趙洋林的腰,對付銀行這幫家夥,還是讓老趙先說話。

    趙洋林清了清嗓子道:“在座的都是各大銀行的領導,今天請你們過來就是想請你們為江城新機場建設出一份力量,常言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想要建設新機場,必須要有充足的資金,我們機場建設的預算是十個億,我說話從來都不喜歡轉彎抹角,你們商量商量,看看能貸多少?”

    幾家銀行老總你看我我看你,誰都不想先說話。

    趙洋林今天扮演的是白臉,張揚負責唱紅臉,他笑眯眯望著工商銀行行長賀長均道:“賀行長先表個態吧!”,過去他跟賀長均打過交道,因為江城酒廠貸款的事情,賀長均答應不利索,張揚動用中企局去查他的賬目,『逼』得賀長均乖乖就範,賀長均吃過他的苦頭,自然不敢得罪這位大爺。

    賀長均硬著頭皮道:“我們可以提供三千萬的貸款!”

    張揚不屑笑道:“三千萬?賀行長,您打發叫花子呢?”

    賀長均額頭上頓時冒出了冷汗,人家不滿意,他考慮了一會兒,終於下定決心:“五千萬,趙主任、張主任,這是我能夠提供的最大額度了。”

    張揚和趙洋林交遞了一下眼神,他們還是比較滿意的,趙洋林不等其他銀行的老總說話,就拍板定案道:“這麼辦吧,農行、工行、建行、交行、市郊信用聯社每家提供五千萬貸款。”

    幾家銀行的老總表情各異,可沒一個開心的,都在埋怨賀長均起點太高,可現在已經到了這種地步,開弓沒有回頭箭了。

    張揚還是很滿意的,銀行方麵就解決了2.5個億,前期開工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

    他端著酒杯來到企業家那桌敬酒,江城第一服裝廠廠長薛明和張揚的關係一直都不錯,他笑道:“張市長,我剛才和董事長通過電話,她不能親自過來,不過她通過我轉達一件事情,這次新機場建設工作人員的服裝,由我們讚助,也算是我們地方企業為江城奉獻一份力量。”

    酒廠廠長劉金城也不甘落後,他大聲道:“新機場項目的用酒我們酒廠全都承包了!”

    匯通集團老總喬夢媛微笑道:“大家都這麼踴躍,我們匯通也不能落後,我們會為機場項目提供價值一千萬的微機!”

    張揚笑道:“那就謝謝喬總了!”這麼多人捐東西,他單單感謝喬夢媛,明顯有些厚此薄彼。

    江城工程機械廠廠長曹正陽沒敢表態,現場有送衣服的,有送酒的,還有送計算機的,可他生產的是工程機械,這玩意兒可不能跟其他人相比,隨便一台就是幾十上百萬,他可沒有這樣的氣魄。

    張揚當然不會放過他,端著酒杯找上了他:“曹總,你送點什麼?”這廝的臉皮真是夠厚,直接要到了門上。

    曹正陽咬了咬牙,低聲道:“我送五台裝載機!”

    張揚笑道:“看你費盡思量的樣子還以為要送五十台呢,五台夠幹啥的,我們機場項目這麼大,需要的工程機械肯定很多,你還想不想做我們的生意?”

    曹正陽心說孫子才想做呢?工程機械廠自從和海德集團聯營之後,生意火爆,進貨的客商都排長隊,根本不差你們那點業務,曹正陽很狡猾的笑道:“這麼著吧,等開工後再具體決定。”

    張揚道:“放心吧,我們會優先照顧地方企業的,這次建設新機場所用的工程機械,盡量全部用你們的。”

    曹正陽這個鬱悶啊,心說東西給你們,不知哪年哪月才能拿到錢,可他也不敢拒絕張揚,這事兒隻能硬著頭皮應承下來。

    這次的酒會還是卓有成效的,從各大銀行拿到了2.5億的資金,各大企業雜七雜八的捐款捐物也達到一億多。酒會過後,張揚送諸位貴賓離去,送喬夢媛上車的時候,喬夢媛停下腳步道:“是不是資金方麵還有很大的缺口?”

    張揚點了點頭道:“缺錢,預算十個億呢,我估『摸』著還得超,工期這麼長,建材肯定每年都會漲價,最後十二億能夠拿下來就算不錯了。”

    喬夢媛道:“機場的通訊工程方麵我們匯通可以來做,結算我可以寬鬆一些。”

    張大官人望著喬夢媛,臉上作感動狀,突如其來的說了一句:“夢媛,你對我真好!”

    喬夢媛壓根沒想到這廝會蹦出這句話來,俏臉一時間羞得通紅,匆匆轉身逃上了汽車。

    望著喬夢媛驅車遠去,張揚的唇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常淩峰來到他的身邊,意味深長道:“跟喬總聊什麼?這麼神秘?”

    張揚道:“她答應接下機場的通訊工程,錢可以先欠著。”

    常淩峰笑道:“好事啊!機場的通訊工程可是一筆不小的工程。”

    張揚抱怨道:“建成這個新機場,我這張臉也要舍光了,市不給錢,我整天厚著臉皮要錢,別人見我都躲著我。”

    常淩峰哈哈大笑道:“有長遠眼光的企業家都會把新機場建設當成是一次難得的機遇,隻有目光短淺的人才會避之不及,放心吧,機場項目一定會順利啟動的。”

    常淩峰說得不錯,對新機場項目最上心的就是建築商們,江城本地的建築商開始找上了張揚,省內其他有實力的建築商也登門造訪,梁成龍就是其中之一,他直接給張揚打了電話,表示要接下新機場項目。

    張揚說的也很明白,這次的新機場項目非同小可,必須要經過正式招標,讓梁成龍盡早進行準備,到時候參加統一招標,必須要合乎條件才能入圍。

    忙完一天的工作,返回南湖木屋別墅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鍾,張揚發現別墅內亮著燈光,卻是胡茵茹回來了。

    胡茵茹聽到外麵的汽車聲就已經過來開門。

    張揚一把就將胡茵茹抱起,胡茵茹發出一聲嬌呼,捧住他的麵頰,在他唇上親吻了一記,柔聲道:“我熬了點粥等你回來吃。”

    張揚笑道:“我就是想吃你!”

    胡茵茹嬌聲道:“去衝澡,乖!”

    張揚洗完澡出來,胡茵茹已經將粥涼好,送到他手中,張揚一邊喝粥一邊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胡茵茹道:“下午到的,走出機場的時候就聽說你已經當上了新機場建設總指揮。”

    張揚笑道:“我是現場指揮,總指揮是杜天野,趙洋林是副總指揮,我是第三把手。”

    胡茵茹趴在他的肩頭道:“還不是你說了算!”

    張揚道:“是我說了算,市就給了我一百萬,讓我空手套白狼,融資十個億,我這兩天正愁這件事呢。”

    胡茵茹格格笑道:“十個億就能把你難倒了?我才不信!”

    張揚喝完,胡茵茹接過空碗去刷。

    出來的時候,又端了泡好的紅茶。

    張揚微笑道:“真是一賢妻良母,入得廳堂,下得廚房!”

    胡茵茹被誇得眉開眼笑,端了杯紅茶送到張揚手中,柔聲道:“相公,請用茶!”

    張大官人接過茶杯,伸手拉著胡茵茹坐在自己腿上,喝了口紅茶,大手輕輕撫『摸』著胡茵茹的豐『臀』道:“真是個好女人!”

    胡茵茹笑道:“今兒怎麼轉了『性』,可著勁的誇我?”

    張揚道:“一陣子沒見了,真是想得慌!”

    胡茵茹笑道:“廣告公司今年業務繁忙,這不,馬上又要給林清紅的天驕拍秋裝係列的廣告,準備去埃及!”

    張揚道:“看看有沒有大客戶,幫我拉點投資回來。”

    胡茵茹道:“知道,你的事情我一定會上心。”

    張揚道:“等機場建好之後,停機坪和候機廳的廣告就交給你們去『操』作!”損公肥私的事情張大官人不會去幹,可是在不影響原則的情況下,他還是要為自己人提供便利的。

    胡茵茹道:“你不怕別人說閑話?”

    張揚道:“說什麼閑話,走正式手續唄,我們又不存在什麼不正當交易。”

    胡茵茹啐道:“想到哪去了!”

    張揚放下茶杯,大手探入胡茵茹的短裙內,胡茵茹紅著俏臉道:“你想幹什麼?”

    張揚道:“我想把我的小飛機停在你的飛機場上。”這廝的手撫『摸』著胡茵茹峰巒起伏的嬌軀,故意皺了皺眉頭道:“山巒起伏,想安全降落需要很高的技巧啊。”

    胡茵茹被他撫『摸』的受不了,一雙美腿用力夾緊了他可惡的大手,嬌噓喘喘道:“難不住你,你是世界上最棒的飛行員……”

    張大官人的小飛機一夜不知疲倦的起落多次,胡茵茹被折騰的有些吃不消了,清晨張揚起身去上班的時候,渾身酸軟的胡茵茹都無力起來去給他做早餐。

    張大官人拍了拍胡茵茹的美『臀』,胡茵茹星眸半舒道:“被你折騰壞了,起不來了……”

    張揚哈哈笑道:“那就多睡一會兒,我今天還有個會要開,先走了!”

    胡茵茹撅著櫻唇道:“太累了,晚上我做好飯等你。”

    張揚笑道:“不用,蘇小紅晚上請客,咱們一起去水上人家吃飯。”

    胡茵茹點了點頭道:“好吧!”

    張揚首先去杜天野那將昨天動員酒會的情況進行了匯報,杜天野事情的進展還是很滿意的,銀行的2.5億已經初步解決了機場建設啟動問題,杜天野道:“新機場建設越快越好,爭取九月份就奠基開工,一定要在97年7月1號之前完工,作為對香港回歸的獻禮。”

    張揚道:“現在很多建築商都有意承建新機場項目,我們得盡快確定下來。”

    杜天野點了點頭道:“還是我們過去定下來的方案,要麵對全社會進行公開招標,務必要做到公開透明,公平公正。”

    張揚道:“放心吧,到時候我把紀委公證處的全都請過去,讓他們監督招標的全過程,一定不會讓人說閑話。”

    杜天野道:“我們不害怕閑話,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個質量過得硬,技術成熟過關的建築公司。”

    張揚道:“為了加快工程進度,我們初步打算進行分部招標,將機場建設工程劃分成幾部分,讓幾家建築公司齊頭並進,同步進行。”

    杜天野道:“好主意!”

    張揚道:“我還有事去左市長那,財政局那一百萬給的也不利索,到現在賬目上隻有五十萬,我得找他要錢去。”

    杜天野笑道:“龐彬的手把得太緊,沒辦法,今年市政投入比較大,各方麵都需要錢,我們的支出已經超出了全年預算,這還不到九月份呢。”

    張揚道:“再省也不能省我這塊兒,我得找左市長掰吃掰吃,以後我用錢的地方多了,財政局老卡我,惹『毛』了我,我上門去揍龐彬一頓。”

    杜天野道:“別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當幹部要多用頭腦。”

    左援朝看到張揚進來,馬上就明白了他來得目的,左援朝道:“剩下的五十萬我已經讓龐彬劃給你了,回頭你讓會計去查查。”

    張揚一屁股在沙發上坐下:“左市長,這一百萬是杜書記給我的,你還沒表示呢!”

    左援朝哭笑不得道:“誰給還不是一樣,都是市的錢。”

    張揚道:“昨兒我辦了場酒會,場地費加上酒水費就花去了三萬六千塊,現在物價不比從前,什麼東西都貴了,一百萬根本做不成幾件事,我看這麼著吧,杜書記給我一百萬,你是市長,怎麼著也得表現出對新機場項目的支持,你再給批八十萬吧。”

    左援朝心說你倒是不客氣,不過他也不好得罪張揚,微笑道:“張揚啊,市財政緊張你又不是不知道,這麼著吧,你開口了,我也不好回絕,我再給你批五十萬,這已經是最大限度了,再多就不可能了。”

    張揚暗忖,五十萬就五十萬,有聊勝於無,以後找機會再要就是,他點了點頭道:“謝謝左市長,那個龐彬是不是對我又成見啊?”

    左援朝笑道:“這話怎麼說的?龐彬對錢看得比較緊,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市就這麼多錢,他的任務就是幫我們守著,他要是守不住,咱們市那點錢早就空了。”

    張揚道:“你跟他說說,以後對涉及到新機場的款子最好發利索一點,耽擱了機場建設,他擔得起這個責任嗎?”

    龐彬是左援朝提拔起來的幹部,張揚這句話等於是在威脅。左援朝聽在耳朵,心有些不爽,這廝越來越猖狂了,居然當著自己的麵說這種話,左援朝道:“都是為了工作,盡量多理解一下對方,年輕同誌要做到多寬容。”

    張揚道:“我隻寬容可以寬容的人,他要是再敢刁難我,別怪我對他不客氣。”

    

Snap Time:2018-01-20 01:41:56  ExecTime:0.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