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二十八章籌備之初


    第四百二十八章【籌備之初】

    馮璐親手烤了月牙骨和羊排送了過來,甜甜笑道:“張市長嚐嚐!”

    張揚笑道:“以後吃不到你烤的串兒了。”

    馮璐道:“有機會的。”

    張揚道:“是有機會,等我去京城的時候,抽空去看你!”

    馮璐美眸一亮,輕聲道:“張市長說話要算話啊!”

    馮天瑜送烤青椒過來,剛巧聽到,不由得斥道:“你這丫頭,什麼話,目無尊長!”

    張揚哈哈笑道:“不妨事,不妨事,馮璐這樣說話才好,為人處世就該坦坦『蕩』『蕩』的,別什麼事都掖著藏著。”

    馮天瑜把東西放下,掏出煙來給他們上煙,張揚不抽,可程焱東和丘金柱都是煙民,兩人接過香煙點上,張揚招呼道:“馮老師坐下喝兩杯吧。”他隻是客氣,過去也常常這麼招呼,可馮天瑜這次居然拉了個馬紮坐下了,倒了杯啤酒陪他們喝了一杯,低聲道:“張市長,我聽說咱們豐澤一中被私人買下了?”

    張揚被他問得微微一怔,隨即又明白了,馮天瑜所說的是安語晨注資豐澤一中開分校的事情,張揚笑道:“不是私人買下,而是私人注資,搞活教育,目的是為了把豐澤一中越辦越好,你放心吧,以後你們的待遇隻會越來越好,收入會越來越高。”

    馮天瑜聽張揚這麼說也鬆了口氣,他不好意思的笑道:“我還以為以後要給私人老板打工呢。”

    張揚道:“兩回事,主要是辦了分校,擴大招生範圍,壯大豐澤一中的實力,讓更多的孩子可以得到良好的教育,以後這種模式我們還會向社會上推廣。”

    程焱東道:“馮老師的兩個女兒真是優秀,我看你應該搞一個教育經驗講座,向大家講講你是怎麼教育女兒的。”

    馮天瑜謙虛笑道:“孩子們自己懂事,我沒幫她們什麼。”這時候,又有顧客過來,馮天瑜慌忙起身去招呼。

    來得卻是熟人,建築商謝德標的妹妹謝君綽,謝君綽看到張揚他們也驚喜道:“張市長、程局,你們也來到這兒吃燒烤!”

    張揚他們這才認出是謝君綽,張揚笑著朝她點了點頭。謝君綽本來想買些羊肉串就走的,看到張揚他們馬上又轉變了念頭,她向馮天瑜道:“馮老師,今晚算我的。”

    她來到張揚身邊坐下,微笑道:“歡不歡迎我加入?”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道:“歡迎之至。”

    謝君綽新剪了短發,t恤衫,牛仔褲,顯得十分幹練,t恤衫上還沾了幾點油漆,謝君綽解釋道:“我剛從工地回來,髒死了。”自從她哥謝德標入獄之後,謝君綽承擔了管理建築公司的責任,她是個要強的女孩子,任何事都不輕易服輸,在她的努力下,建築公司的管理也逐漸走向正軌,生意紅紅火火,比起謝德標在的時候還要興旺。

    謝君綽喝了幾杯啤酒,她向張揚道:“張市長,恭喜你榮升!”

    張揚不禁笑道:“你哪得來的消息?”

    謝君綽道:“張市長別忘了,我現在是建築商,最關注的就是這方麵的消息!”她端起酒杯道:“張市長,我敬你,新機場項目啟動之後,你身為豐澤副市長,一定要關照我們豐澤地方企業,大工程我們幹不了,可拉圍牆,挖排水這樣的小活我們可是綽綽有餘。”

    張揚哈哈笑道:“好嘛,我就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請我吃燒烤,目的就是拉生意啊!”

    謝君綽的俏臉紅了起來,她慌忙搖了搖頭:“不是,不是,我請你們吃燒烤和生意是兩碼事。”

    程焱東和丘金柱都笑了起來。

    謝君綽撅起櫻唇,顯得頗為可愛,她埋怨道:“張市長總是喜歡誤會別人的意思,那好,以後啊,我見到你就躲著走。”

    張揚對謝君綽還是有些了解的,這丫頭年齡雖然不大,可是頭腦十分的靈活,做起事情來周密果斷,張揚仍然記得他們初次相見之時,謝君綽為了救她哥哥謝德標,設了個圈套想『逼』自己就範,想到這張揚不由得笑了起來。

    謝君綽從張揚的笑容中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俏臉不由得有些發熱,每次見到張揚的時候,她也情不自禁想起自己首次去見他的情景,每想起那件事,謝君綽就有些害羞。

    張揚道:“倒是有個工程,首先要建設的就是機場現場指揮部,你要是有興趣就交給你們來做。”

    謝君綽驚喜道:“真的?”

    張揚笑道:“我什麼時候說過謊話?”

    “謝謝張市長!”謝君綽端起酒杯敬他。

    張揚很爽快的喝完這杯酒,他看了看時間道:“不早了,咱們都該回去休息了,馮老師,給我們下幾碗手麵。”

    沈慶華的心情不好,常委會上,所有常委都從沈書記陰沉的臉『色』看出了什麼,市決定在豐澤修建機場是件好事,可新機場的指揮調度權落在了張揚手,張揚目前正在積極籌備指揮部的事情,孫東強受邀加入了機場建設指揮部,常務副市長陳家年也接到了邀請,甚至連副市長金磊都被邀請了。自己這個豐澤的一把手,豐澤市委書記竟然被張揚無視,他甚至連邀請都沒給自己發過一個,沈慶華內心的沮喪和憤怒可以想象。他認為張揚是在故意利用這種方式報複自己,可以預見,以後的幾年,新機場項目都將成為豐澤、乃至整個江城關注的中心,而他卻被摒棄在外,作為地主,這是讓沈慶華難以容忍的。

    沈慶華對張揚的反感延伸到對新機場工程的排斥上,他在概括最近豐澤的工作重點的時候,有意無意的將新機場建設工程略去不提。

    沈慶華不提,孫東強卻不能不提,當沈慶華發完言之後,常規型的問道:“各位還有沒有什麼需要補充的?”

    孫東強道:“我來說兩句。”

    沈慶華皺了皺眉頭,這廝越來越喜歡出風頭,自從張揚來到豐澤之後,孫東強仿佛打了雞血般的興奮了起來,在政治立場上明確選擇和自己對立,沈慶華甚至感覺到,他和張揚之間似乎已經形成了一個攻守同盟,在沈慶華的眼中,孫東強和張揚是兩個外來者,他們闖入了自己的勢力範圍,闖入了自己的家園,現在正一步步蠶食著自己的權利和地盤。

    孫東強道:“沈書記剛才說了我們豐澤最近的工作要點,但是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這件事不但是豐澤的大事,也是整個江城的大事,我想大家應該已經猜到,這就是新機場建設工程。”

    常委們都沒有說話,誰都看出孫東強是在當麵給沈慶華難堪,可誰都清楚,沈慶華剛才的做法有欠考慮,就算他對新機場項目不滿,也不該將這麼大的事情給忽略了,近期工作重點對新機場項目隻字不提,真是笑話,這是主動將把柄送給別人去抓,一向老謀深算的沈書記居然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沈慶華道:“新機場工程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說。”他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孫東強的話。

    孫東強道:“為什麼要以後呢?難道新機場工程和豐澤沒有關係嗎?”

    沈慶華道:“上級領導對新機場項目已經有了統籌安排,我們地方『政府』隻是起到協助作用,我們要分清自己的職責。”

    孫東強道:“沈書記,我覺著你對新機場的建設態度並不積極。”當著所有常委的麵,孫東強給沈慶華提起了意見。

    這在沈慶華的多年執政生涯中還是從沒有過的事情,沈慶華道:“東強同誌,『亂』扣帽子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還是那句話,新機場項目上頭會統籌安排,需要我們地方『政府』配合的,我們會盡力配合,你不要忘記,自己是豐澤市長,你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搞好豐澤的市政工作,至於新機場建設,市已經任命了一套專門的領導班子,我們不好去『插』手吧?”

    孫東強冷笑道:“沈書記的意思是,我們隻當新機場項目沒發生過?”

    沈慶華有些憤怒了,他大聲道:“我有這樣說過嗎?我的意思是明確自身的權力職責,新機場項目發生在豐澤不錯,可是要服從上級的統一領導安排,趙主任是機場項目的副總指揮,可這並不代表著你加入了機場項目的管理層。”沈慶華這句話有些過了,直接點明了趙洋林和孫東強的關係,意思是你孫東強別仗著老嶽父的那點勢頭耀武揚威。

    孫東強的臉有些發紅,他最為忌諱的就是人家拿他嶽父說事兒,人都是有底線的,沈慶華無疑已經觸及了孫東強的底線,孫東強道:“沈書記,我已經接到新機場方麵的聘任,現在是機場建設組委會成員之一,陳副市長也是,我們都加入了機場項目的管理層。”

    沈慶華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他冷冷看著孫東強,這廝也太猖狂了,什麼意思?分明再說我被排除在外。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也在現場,此時他有些如坐針氈的感覺,孫東強也是,他和沈書記有矛盾,幹嗎把自己給扯進去,沈書記的心胸陳家年是清楚的,他現在被摒棄在新機場項目之外,分明是張揚故意利用這件事孤立他,沈慶華是個注重麵子的人,這次的事情對他意味著奇恥大辱。

    沈慶華道:“大家都知道,上級領導把新機場項目的現場指揮權交給了張揚張副市長,我們要全力配合張副市長的工作,為了讓他更好的組織建設新機場工作,我提議他原來分管的工作暫時交給副市長婁光亮負責。”沈慶華已經出離憤怒了,不給這幫年輕人一點顏『色』看看,他們還真以為我老了,你們不是說我不支持新機場建設工作嗎?我就來個順水推舟,把張揚在豐澤的權力給剝奪的幹幹淨淨。

    市長孫東強出人意料的強硬,他一字一句道:“我看婁光亮不行!”

    沈慶華道:“婁光亮同誌是經受過黨考驗多年的老同誌,我看著他一步步走過來的,婁光亮同誌黨『性』原則強,廉潔自律,工作經驗豐富,政治上也頗為成熟。”

    紀委書記趙金芬道:“我讚同沈書記的意見。”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沒表態,雖然他和婁光亮沒什麼矛盾,可沈慶華的做法明顯是要剝奪張揚的權力,自己並不適合表態。他對沈慶華的做法並不認同,張揚豈是那麼好惹的,沈慶華這麼幹根本是在樹敵。

    孫東強道:“我不同意!”

    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怔,市長孫東強現在的強硬和初來豐澤時的低調已經判若兩人。

    沈慶華道:“還是舉手表決吧!”這是他的殺手,在常委中他擁有絕對的優勢,隻要舉手表決,孫東強的反對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

    孫東強道:“在大家舉手表決之前,我想先說一件事。”他停頓了一下,目光盯住沈慶華。

    沈慶華從中找到了挑戰和得意,內心不由得一驚,難道他真的掌握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孫東強道:“前些日子,我接到了舉報,舉報內容是關於我們的某位副市長,在前往港澳參觀學習期間,前往澳門賭場賭博的,其手筆之大,影響之惡劣實在令人發指。”

    所有常委都沉默了下去,誰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孫東強道:“我已經掌握了確實的證據,這個人就是副市長婁光亮,也就是某些領導認為的黨『性』原則強,廉潔自律,政治上頗為成熟的婁光亮。”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目光始終望著沈慶華。

    沈慶華的心頭如同被人重重抽了一鞭子,他感到有些暈眩,雙手下意識的抓住座椅的扶手,他無法相信,可孫東強說得如此斬釘截鐵,肯定是把握了確然的證據,這廝真是沉得住氣,婁光亮前往港澳參觀學習是去年的事情,孫東強知道應該有不短的時間了,為什麼要挑在這種時候說出來,他分明是要當眾給自己難堪。

    沈慶華道:“東強同誌,有些事必須要有確實的證據……”

    孫東強道:“我已經說過,我掌握了確實的證據。”

    沈慶華已經失去了剛才的底氣,他低聲道:“這件事回頭單獨討論一下,東強同誌,你整理一下相關的證據,交給紀委處理。”

    孫東強道:“我會交給江城市紀委!”

    沈慶華怒視孫東強,孫東強平靜望著沈慶華,兩人的目光僵持了足有半分鍾,還是沈慶華率先軟化了下來,他無力道:“散會!”

    與會的常委一個個悄悄走出了會議室,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和市委秘書長齊國遠走得很近,兩人心領神會的來到了齊國遠的辦公室,齊國遠泡了兩杯茶,他們端著茶杯站在窗前,從窗口望去,看到市長孫東強正大步走向市『政府』辦公樓。

    齊國遠歎了口氣,陳家年很有默契的跟著也歎了口氣。

    齊國遠道:“婁光亮早晚都要出事,這個人太貪心!”

    陳家年道:“沈書記老了!”

    兩人說得不是一個人,心中想得卻是同一件事。

    齊國遠抿了口茶道:“孫市長很會挑時候啊,選在這個時候把婁光亮的事情爆出來,等於當眾打沈書記的臉。”

    陳家年苦笑道:“沈書記在新機場的處理上並不明智,豐澤再大大不過江城,江城定下來的事情,就算是敷衍也要在常委會上重點提一下,他對新機場的事情隻字不提,等於將把柄送到別人的手。”

    齊國遠道:“人不能生氣,生氣就容易出昏招,張揚請了這麼多人加入機場籌建組委會,單單不請沈書記,其目的就是想惹沈書記生氣。”

    陳家年道:“沈書記生氣是難免的,可要把張揚的分管權剝奪卻落了下乘。”

    齊國遠也是如是想,他感歎道:“張揚隻是一個過客,豐澤這塊淺灘是困不住他這條蛟龍的,孫東強才是豐澤未來的掌門人。”

    陳家年道:“咱們這豐澤以後是沒有太平日子了。”

    婁光亮當天就被執行了雙規,這件事對婁光亮來說極其突然,他根本沒有想到去年在澳門賭博的事情會東窗事發,在證據麵前,婁光亮欲哭無淚,唯有俯首認罪。

    這件事在豐澤的影響很大,婁光亮是近年來豐澤下馬的最大幹部,在此前公安局長趙國棟、豐澤一中校長孟宗貴、教育局局長劉強都先後出了問題,這些人有個共同的特點,全都是市委書記沈慶華提拔起來的幹部,這就讓沈慶華的公信力得到了質疑。

    過去沈慶華一直標榜豐澤沒有貪汙腐敗現象存在,可是婁光亮的落馬讓他的那些話成為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在婁光亮看似清貧的家,搜出了一百一十萬現金,這一事件震驚了江城領導層,市委書記杜天野針對這件事毫不留情的把沈慶華批評了一通。

    一個說法悄然在民間傳播開來,張揚到了哪,哪就得有幹部下馬,這事兒越穿越邪乎。

    張揚這陣子忙於在江城和豐澤兩地奔波,為的是籌備新機場建設的事情,招標方案已經基本敲定了,杜天野雖然是機場建設總指揮,可他隻是個擺設,實際工作肯定不會過問的。

    人大主任趙洋林是副總指揮,他明白杜天野之所以把他拉進來,其目的是用來分化他和左援朝的,趙洋林眼看就要退休的人了,事情看得很透,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女婿孫東強能夠登上豐澤市委書記的位子,把這件事視為自己政治生命的延續。至於左援朝和杜天野的鬥爭,他沒多少興趣,雖然當初矛盾的挑起者是他,可事情是在不斷變化的,趙洋林要利用這不多的時間,盡可能的為女婿創造最大的便利,撈取最大的政治利益。這樣的心理,在新機場建設上自然不會有太多的幫助。最大的收獲,卻是通過這件事,他和張揚的關係改善了許多。

    張揚對老同誌還是很尊敬的,每當一個方案確立,他就會過來向趙洋林匯報,征求趙洋林的意見。

    趙洋林笑道:“小張,你不用問我,市給我的任務就是為你保駕護航,具體的事情還得你來幹,我都是要退休的人了,現在能夠做得就是當當顧問,具體的事情我也幫不上什麼忙。”這就是趙洋林的高明之處,想要和張揚少發生矛盾,就要放權,該放就放,這是一個領導最起碼的境界。

    張揚笑道:“趙主任,我這人野慣了,沒有您掌舵,我害怕跑得太遠太快,到時候又要犯錯誤了。”

    趙洋林哈哈大笑道:“如今的時代,是改革開放的時代,希望你們這些年輕人跑得越遠越好,越快越好!”說話的時候,他瀏覽了一下張揚遞過來的建設組委會名單,發現女婿孫東強的名字在很醒目的地方,心中感到一暖,張揚還是很會做事的。不過趙洋林很快就發現了其中的奧妙,組委會名單沒有豐澤市委書記沈慶華,連顧問組名單也沒有他,張揚這是在耍手段啊。趙洋林明知故問道:“為什麼沒有沈書記的名字?”

    張揚道:“我不喜歡這個人,太專權,管理手段落後,在豐澤大搞家長製,還自以為清廉,他清不清廉,我不知道,可他提拔起來的這幫官吏沒多少稱職的。”

    趙洋林不無感慨道:“人年紀大了,腦筋就會變得僵化,眼光自然而然的會變得狹隘,混淆了公家和自家的概念,大搞家長製可不好!”他微笑道:“現在都說你是貪官的克星,走到哪,哪就有腐敗官員下馬。”

    張揚笑道:“趙主任,您別抬舉我了,這次婁光亮下馬跟我可沒關係,是孫市長的功勞。”

    別人不清楚,趙洋林還能不清楚,孫東強當然不會在這件事上瞞他,婁光亮貪汙腐敗的資料是張揚給他的,在這件事上孫東強被張揚利用了,不過孫東強甘心被利用,因為這件事極高的提升了他在豐澤領導層內的威信,讓他和沈慶華的政治交鋒之中第一次占了上風,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也是孫東強邁向市委書記寶座的關鍵一步。

    趙洋林微笑道:“小張,和東強合作還愉快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孫市長和我的政治觀點有很多共同之處,我們最大的共同點就是都想把豐澤搞好,讓豐澤的體製內充滿公平公正,而不是一言堂。”

    趙洋林道:“我最欣賞你們年輕人的衝勁和闖勁,好好幹吧,我一定會全力支持你們的工作。”這句話就是表態了。

    新機場的設計方案早就出來了,可設計的再好真正落實首要麵臨的問題就是錢,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張大官人就算有通天之能,也不能平地給變出一座飛機場來。張揚需要錢,要錢就得去找市委書記。

    杜天野見到張揚一臉春天般溫暖的笑意。

    關上房門,張揚自然沒有多少顧忌,這廝敞開天窗說亮話,直截了當道:“杜書記,我是來找你要錢的。”

    杜天野道:“你籌備工作進行的怎麼樣了?”

    張揚道:“有什麼好籌備的?不就是把領導、專家弄在一起開開會,定定方案,機場的設計方案,都推敲了幾百遍,早就定下來的事情,征地的事情交給豐澤方麵了,你給我下了死命令,讓我今年一定要籌備完畢,準時開工,招標方案我們也準備好了,可是錢呢?飛機場這麼大的工程,十幾個億,你不能全指望我吧?”

    杜天野笑得很溫暖。

    張揚道:“我說你能嚴肅點嗎?咱們現在是在談工作,錢!我要錢!”

    杜天野道:“小張同誌啊,市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財政方麵很緊張啊!”

    張揚道:“杜書記,你別跟我繞彎子,給句明白話吧,你能給我多少?你當初答應我的錢能兌現多少?從你宣布讓我負責新機場開始,我幹什麼事都全憑著一張嘴皮子,到目前為止,我汽油錢還沒著落呢。”

    杜天野道:“我說你有勁嗎?整天就是錢錢錢,你還『共產』黨員呢,還國家幹部呢,怎麼境界這麼低?”

    張揚道:“我境界低?你境界高那是因為你官大,要是咱倆換換位置,我境界一準比你高。”

    杜天野罵道:“放屁!就你那熊樣,也配談境界!”

    張揚道:“你少各應我,錢!今兒我就是來要錢的!”

    杜天野道:“財政方麵具體由左市長負責,我是負責黨政工作的,你找錯地方了吧?”

    張揚道:“我說你有勁嗎?跟我玩太極推手?你要是再用這種態度對待我,我就拍拍屁股走人,新機場項目你愛找誰負責,就找誰。”

    杜天野今天的脾氣出奇的好,笑眯眯來到張揚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張同誌,別鬧情緒嘛,我說過不給你錢嗎?建新機場這麼大的工程,市一分錢不出,能蓋得起來嗎?咱倆這關係我坑誰也不能坑你啊!”

    張揚道:“人一當官就會變,我現在對你越來越沒底,就怕你把我賣了,我還傻乎乎幫你點錢。”

    杜天野笑道:“給你『插』根尾巴就是猴兒,我就是想賣也賣不動啊!”

    張揚道:“看看,看看,狐狸尾巴『露』出來了,你就是想賣我,我早看出來了,新機場項目就是一坑,你挖好了等我跳進去,你自從當上市委書記整個人就變了。”

    “我哪兒變了?”

    “你變得老『奸』巨猾,喜歡坑自己人了。”

    杜天野哈哈大笑,他看了看時間道:“走吧,我請你吃飯。”

    張揚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別介啊,我現在是清楚了,天下間沒有免費的午餐,吃人家的嘴軟,我不吃!”

    杜天野道:“你真不吃?”

    “真不吃!”

    “那新機場的啟動資金你還要不要?”

    張大官人一聽給錢頓時來了精神:“要,我當然要!”

    “要就老老實實跟我去吃飯!”

    “你給我多少啊!”

    “隻要你今晚陪得我開心,陪得我高興,我絕對讓你滿意!”

    張大官人也不是那麼好騙的:“到底多少,你先給我說個數!”

    “那得看你表現了!”杜天野已經舉步出門。

    張揚跟在他身後叫道:“咱們可得說好了,陪酒行,陪睡我可寧死不從啊!”

    

Snap Time:2018-07-19 23:19:28  ExecTime: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