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二十七章新的挑戰(上)


    第四百二十七章【新的挑戰】(上)

    徐立華的病情開始好轉,張揚針對她的症狀調整了『藥』方,看到母親一天天好轉,張揚也感到由衷的欣慰,他也信守對杜天野的承諾,馬上將『藥』方提供給江城製『藥』廠方麵,現在如果上新『藥』的話,單單是審批流程就要走上幾個月,常海天悄悄讓『藥』廠調整了抗病毒衝劑的配方,加緊生產推向市場。其卓著的效果馬上引起了社會的良好反響,抗病毒衝劑供不應求,前來『藥』廠進貨的車輛都排成長龍,形成一道奇特的景觀。

    江城市常委會上,杜天野高度肯定了全市幹部在這場疫情中表現的領導能力和帶頭作用,至於背後付出努力的張大官人,很不幸的再次成為了無名英雄。

    杜天野在當天的會議上宣布了一個好消息,江城新機場的申請已經被國家有關方麵批準,杜天野道:“機場設施的落後嚴重製約了江城的經濟發展,這次我們的新機場方案得到批準,我們要在短期內盡快完成機場工程的招標,要建成江城一流,平海一流,國家一流的機場。”

    所有常委都被這個消息鼓舞著,市長左援朝道:“關於機場的建設市『政府』早就有了一個完整的方案,過去這個方案一直都由肖鳴同誌負責,我提議由肖鳴同誌擔任機場的現場指揮,負責具體工程的指揮和領導工作。”最近肖鳴和左援朝走得很近,左援朝提議他來擔任這個重要工作並不意外。

    肖鳴謙虛的笑道:“謝謝領導們的看重,我……”

    杜天野卻打斷他的話道:“肖鳴同誌還有更重要的工作,江城開發區的發展離不開他,新機場的建設和指揮工作極其複雜繁重,我看肖鳴同誌並不適合。”杜天野當場就把肖鳴給否決了。

    肖鳴神情尷尬,一句話隻說了半截,就被杜天野毫不留情的打臉,看來杜天野對他十分的不爽。他求助般的望向左援朝,左援朝也沒有馬上說話,畢竟杜天野才是江城的第一領導人,常委會是人家的舞台。

    杜天野道:“我們的新機場選址在豐澤,應該有一位了解豐澤當地情況的幹部來主持工作。我看張揚就不錯,年輕,有衝勁,而且方方麵麵都有些關係,這樣的髒活累活就該交給年輕的幹部來負擔。”

    在場的多數常委都知道,杜天野這是任人唯親,不過他們也不否認杜天野對張揚的評價,張揚的確年輕有衝勁,而且還有上層關係,可這並不代表著他有負擔這麼重要工作的資格。市長左援朝率先反對道:“我看張揚並不適合這樣的工作,他太年輕,缺乏政治經驗,這麼重要的工程交給他負責並不合適。”

    杜天野微笑道:“左市長等我把話說完再發表意見好嗎?”最近一段時間,杜天野對左援朝越發的不爽,從他得到的消息,左援朝不知怎麼攀上了喬振梁的高枝,已經成為常委中和自己唱反調的中心人物,趙洋林一幫人團結在他的周圍,經常在施政方針上跟自己唱反調,其實新機場方案交給肖鳴也沒什麼不妥,可杜天野不能讓左援朝如願,杜天野不是一個自私的人,可在政治上絕不可以輕易讓步,新機場項目是一個巨大的政績,自己要是退讓,等於將這一政績拱手想讓,政治上的退讓,隻會助長他人的氣焰,杜天野絕不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杜天野道:“新機場首先麵臨的是巨大的資金缺口,作為項目的負責人首先要擁有相當的融資能力,我想問一問,目前江城的年輕幹部中,還有誰在這方麵的能力可以超過張揚?”

    這句話問得所有人都啞口無言,張揚雖然『操』蛋,可招商能力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認的。他在春陽玩得轉,到江城玩得轉,現在去了豐澤,一樣把招商工作搞得風生水起,成績擺在那,由不得你去否認。

    杜天野又道:“他是豐澤副市長,對豐澤的情況比較熟悉,在動遷方麵也會有相當的優勢。”

    人大主任趙洋林沒說話,在他看來張揚擔任機場建設總指揮未嚐不是好事,機場等於在豐澤埋下了一個地雷,劃出了一個特區,以後豐澤市委書記沈慶華和張揚之間的矛盾勢必會在摩擦中激化,趙洋林所想的是自己的女婿孫東強,政治鬥爭,隻有在鬥爭中才可以找到機會。

    左援朝道:“能力重要,可是領導經驗同樣重要。”

    杜天野微笑道:“我都說了話還沒有說完,援朝同誌什麼時候變成了急『性』子?”

    左援朝老臉發熱,杜天野當著這麼多人沒怎麼給他麵子。

    杜天野道:“任何領導工作都需要一個合理的配備,也就是咱們常說的搭班子,張揚的確欠缺政治經驗,所以我提議他擔任現場指揮,總指揮由我親自擔任,當然,我隻是掛名。由趙主任擔任副總指揮,趙主任您同意嗎?”

    趙洋林怎麼都沒有想到杜天野會把皮球踢到自己的頭上,一時間有些愣了,他和杜天野唱反調由來已久,杜天野沒理由用自己啊?趙洋林憑著多年的政治經驗馬上就分析出,杜天野這一招是在搞內部分化,意在瓦解他和左援朝之間的默契,自己這個副總指揮,上有杜天野,下有張揚,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杜天野這麼做的目的就是做樣子,用他來堵住其他人的嘴巴。可趙洋林偏偏不能推辭,他笑道:“既然杜書記這麼信任我,我就發揮一下餘熱。”

    杜天野笑道:“新老搭配,要經驗有經驗,要能力有能力,我看這樣的配備比較合理,有趙主任保駕護航,張揚一定會發揮出自己的能力。”他著重強調了保駕護航這四個字,暗示趙洋林的作用就是保駕護航,主要工作輪不到他管。

    左援朝啞然無語,他發現這位年輕的市委書記在政治手段上開始變得強硬和老道,而且讓左援朝心驚的是,人家已經看出了他們幾位常委間的默契,有抑有揚,這一手很漂亮。

    會議結束之後,杜天野特地將組織部長徐彪叫到自己的辦公室,他讓徐彪盡快將任命落實。

    徐彪道:“張揚的正處應該可以解決了。”

    杜天野微笑道:“不急,他如果能漂漂亮亮的完成新機場項目,就給他解決正處的問題。”

    徐彪明白杜天野的意思,不禁笑了起來:“你小心落埋怨啊!”

    杜天野笑道:“他不敢!”

    張揚聽說市把新機場項目交給了自己負責,的確開心了那麼一會兒,可馬上他就冷靜了下來,幾年的政治生涯下來,他明白了很多事,這天上不會平白無故的掉餡餅,杜天野雖然是他的好哥們,可在政治上不會講究太多的情麵,杜天野把他放在這個項目,主要是覺著他可用。

    徐彪負責向張揚轉達這次的任命,他看出張揚的表情變化,微笑道:“怎麼?是不是有什麼困難?”

    張揚跟徐彪的關係很好,他也沒有隱瞞:“徐部長,這是不是個坑啊?”

    徐彪笑道:“這話怎麼說的?升官是好事兒!”

    張揚道:“當現場指揮,正處給我解決不?”

    徐彪搖了搖頭道:“要按照國家相關規定啊!”

    張揚道:“我還是副處,級別還是那個級別,就是活要多幹一些。”

    徐彪道:“年輕幹部就該不怕苦不怕累。”

    張揚道:“據我所知市財政很困難,資金上缺口很大,過去是想改建,現在是要新建,這差別大了,需要的資金量更多,是不是想讓我空手套白狼啊?”

    徐彪道:“你過去不是一直都做招商工作嗎?招商引資剛好是你的強項。”

    張揚歎了口氣道:“說來說去還是一坑,你們挖好了等我跳進去。”

    徐彪道:“你這是得了便宜賣乖,左市長提議肖鳴擔任這個工作,人家什麼級別?是杜書記力排眾議,讓你來負責這件事,你一個副處級幹部,負責這麼大的工程,在江城曆史上都沒有過。做成這件事,可是造福子孫後代的大好事,江城的曆史會銘記你,江城老百姓會記住你……”

    張大官人討饒道:“徐部,您就別詛咒我了,再說就該緬懷了。”

    徐彪笑道:“反正我覺著是好事兒,機場建成你就有了政績,有了政績,你的級別自然就能夠得到提升,搞不好能直接進常委會。”

    張揚道:“借你吉言,這坑我跳了!”

    沈慶華沒想到張揚殺了個回馬槍,出去學習沒幾天就回來了,不但回來,還得到了提升,現在已經是江城新機場建設現場指揮。這可是個手握實權的職位,一個副處級幹部,得到這麼重要的任用,足見這廝的上層關係不是一般的強硬。

    市在豐澤湖北麵的梁家坪選定了新機場的地址,這兒距離江城市中心38公,距離豐澤31公,緊鄰國道,建成之後將成為江城北部,北原東部最大的機場,張揚首先麵臨的就是動遷和資金問題。

    動遷的難度並不大,原址上隻有一個村子,隻要做好老百姓的思想工作,給他們劃撥一塊更為肥沃的土地,人往高處走,老百姓沒理由不同意。

    張揚再次返回豐澤市委大院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新機場項目總指揮是市委書記,張揚負責現場指揮,可謂是手握重權,新機場項目是江城市當前的重點,地方『政府』也要為新機場項目讓路。

    沈慶華本身對新機場項目是支持的,可他沒想到項目的指揮權會落在張揚的頭上,內心感覺頓時有些不爽了,這等於在豐澤內建設了一個特區,張揚的職權瞬間提升到和自己等同的位置,豐澤他說了算,可在機場項目的一畝三分地,張揚才是大爺。

    張揚向沈慶華通報了新機場項目的一些情況,微笑道:“沈書記,市讓我負責新機場項目,機場修在豐澤,以後你可要多多支持我的工作。”這廝的語氣充滿了得意。

    沈慶華不覺有些鬱悶,心說你小子在向我炫耀嗎?不過沈慶華表麵上並沒有流『露』出任何的不滿,淡然笑道:“新機場項目是江城建設的重中之重,以後我們豐澤市『政府』上上下下一定會全力支持你的工作,市的工作,你可以暫時放一放了。”

    張揚明白了,人家這就要剝奪自己在豐澤的權力,張大官人可不能聽之任之,微笑道:“新機場真正開始建設還得一段時間,現在是招商籌備,我忙得過來。”

    沈慶華笑了笑,也沒有繼續堅持把他的工作給拿下,咳嗽了一聲道:“在靜海的學習怎麼樣?”靜海學習班還沒結束呢,這廝就跑了回來,算得上是中途翹課。

    張揚道:“管理很鬆,說穿了這次學習就是一場療養,我隔三岔五的去幾趟就行,就算不去,等結業的時候過去也是一樣。”

    沈慶華道:“精神文明建設很重要,小張啊,你這個態度我可要批評你的。”

    張揚心中暗罵,批評你媽,當初你讓我去學習還不是變著法的將我政治流放,張揚道:“您要是真覺著重要,我就把學到的東西跟您傳達傳達。”

    

Snap Time:2018-08-15 03:24:07  ExecTime: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