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二十六章血總是熱的


    第四百二十六章【血總是熱的】

    張大官人早已流氓成『性』,他跟何歆顏也從精神上的探討最終來到了實質上,事實證明,何歆顏對張揚的『迷』戀也是雙重的全方位的,當張大官人壓在她身上勇往直前攻城略地的時候,何歆顏雪白修長的美腿常春藤般纏繞住了他,咬著他的耳朵低柔婉轉道:“我對你上癮了……”

    “我也是!”

    張揚並沒有能夠將他的假期繼續下去,在機場送何歆顏的時候,二哥趙立武打來電話,他母親徐立華得了急病,高燒不退,現在已經被送到了江城市人民醫院,張揚最關心的就是母親,聽說這件事,他馬上聯係了妹妹趙靜,卻想不到妹妹和丁斌一起去了黃山旅遊。張揚隻能打消了帶她一起回去的念頭,也沒把這件事告訴她,反正趙靜回去也幫不上什麼大忙,何必讓她跟著擔心?他送完何歆顏就匆匆驅車趕回春陽。

    張揚回到春陽的時候,母親已經被送往了春陽縣人民醫院傳染病房隔離起來。

    張揚想要去探望母親,在病區門口卻被護士給攔住了:“你哪兒的?辦手續了嗎?”

    張揚道:“我來看我媽!”

    “看誰都得要辦手續,這是傳染病區。”小護士的語氣十分生硬,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張揚懶得跟她一般見識,點了點頭道:“需要辦什麼手續你隻管說!”

    這時候他大哥趙立軍陪著醫院科教科科長袁文麗走了出來,兩家是老鄰居,所以聽到徐立華患病之後,袁文麗也過來探望。

    看到張揚,趙立軍欣喜道:“三弟回來了,這麼快!”他們爺三個輪班在醫院候著,自從張揚發達之後,母親在這個家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這就是常說的母憑子貴。

    袁文麗也笑道:“張市長,剛從外地趕回來啊?”袁文麗對張揚客氣得很,想當初這小子隻是在縣人民醫院實習的衛校生,想不到短短兩年多的時間已經搖身一變成了豐澤副市長,人家現在的級別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袁文麗自然要對他表現出一定的恭敬。

    張揚點了點頭,那小護士看到科教科科長跟張揚認識,也就忘了讓他登記那一茬兒,一旁幹其他的事情去了。

    張揚來到袁文麗麵前,關切道:“袁姐,我媽怎麼樣?”,他之所以沒問大哥趙立軍,是因為他知道趙立軍為人糊塗,就算問他也問不出什麼結果。

    袁文麗歎了口氣道:“還沒查明原因,不過有一點已經肯定了,是傳染病,今天已經有七名同樣的病例送來了。目前醫院方麵也是對症治療,隔離已經感染的患者。”從袁文麗的表情可以看出張揚母親的病情不輕。

    張揚道:“我能進去看看嗎?”

    袁文麗道:“在隔離室外麵看看吧,這種病傳染『性』很強,千萬別被傳染上了。”

    張揚道:“我身體棒的很,沒關係,袁姐,你幫我說說,就讓我進去吧!”

    袁文麗先引著他來到隔離室前,透過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室內躺著三名患者,徐立華就躺在靠窗的位置,正在輸『液』,張揚輕輕敲了敲窗戶,她轉過身來,看到兒子回來了,徐立華的眼圈紅了,隨即又浮現出會心的笑容,她是害怕兒子擔心。

    張揚看到母親明顯憔悴了許多,眼窩陷了下去,嘴唇也有些幹涸,他抿起嘴唇,向袁文麗道:“我必須要進去看看!”

    袁文麗道:“你別急,我幫你問問。”

    經過袁文麗的交涉,醫院方麵總算同意張揚進去探望母親,不過有個前提要穿上隔離衣,戴上口罩,這也是處於保護探視者的考慮。

    張揚也沒給醫院方麵製造麻煩,表現的十分配合。他知道人家醫院也是按照規程辦事,他換好隔離衣,戴上口罩走入隔離病房,來到母親的床邊,握住母親的手道:“媽!孩兒不孝,讓你受苦了!”

    徐立華虛弱笑道:“傻孩子,跟你有什麼關係?你趕快出去,我沒事,醫生說我得的是傳染病,萬一傳染你就不好了。”

    張揚伸手『摸』了『摸』母親的額頭,燙得嚇人,體溫至少有三十九度。

    一旁的醫生介紹道:“從昨天開始突然有了許多高燒病人,他們最初的症狀都是上呼吸道感染,然後高燒不退,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都有過感冒病人接觸史……”他的話還沒說完,一名小護士匆匆趕來,緊張道:“劉醫生,6床病危!”

    那醫生顧不上多說話,轉身就向隔壁病房跑去。

    徐立華的手明顯顫抖了一下,張揚察覺到母親的緊張,微笑道:“媽,你放心,有我在,你一定沒事。”

    他為母親診了診脈,發現母親的脈象澎湃有力,和昔日迥異,張揚道:“等會兒我煎些中『藥』給你送來,媽,你還想吃什麼?”

    徐立華搖了搖頭,這會兒她燒得有些昏昏沉沉。

    護士走過來為她進行酒精擦浴,張揚起身離開了隔離病房。

    趙立軍坐在門口等著張揚,他臉『色』也不好看,看到張揚過來,低聲道:“三弟,蠻嚇人的,咱們一片的鄰居病倒了三個……”

    走廊盡頭忽然傳來悲不自勝的大哭聲,卻是6床的病人因搶救無效死亡,趙立軍麵如土『色』,他顫聲道:“6床是咱們鄰居韓大媽,就是她傳染的咱媽……”

    張揚皺了皺眉頭,一個普普通通的感冒怎麼會這麼嚴重?

    現實比張揚意料到的更加嚴重,當天晚上,春陽因為高燒住院的病例已經達到了32人,連他大哥趙立軍也病倒了,春陽小城因為這件突如其來的災難而夢長了一層濃重的陰雲。

    一個傳言遍布於春陽的大街小巷,這是一場瘟疫,老百姓們談之『色』變,事情並沒有停歇的任何跡象,當天晚上,相隔不遠的江城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有三名高熱病例被發現並隔離。

    江城市衛生局召開了緊急會議,下達了對高熱病例和疑似病例進行馬上隔離的對策。

    入夜春陽縣委縣『政府』大院仍然燈火通明,會議室內煙霧繚繞,春陽縣委書記沙普源,縣長徐兆斌,幾位縣常委,縣衛生局長高占遠全都在場,高占遠首先就目前的疫情進行了通報:“目前我們春陽縣發現這種高熱病例22人,可疑病例31人,已經全部收治入院,在縣人民醫院和縣傳染病院成立隔離區,對所有醫務工作者和進出病區的人群進行登記。根據現在的治療情況,死亡1人,重症5人,目前感染入院的病例仍然在不斷增加中。”

    沙普源眉頭緊皺,雖然根據剛剛得到的消息,在江城各市縣都有疫情發生,可情況最嚴重的就是他們春陽,全市唯一的死亡病例也出現在他們這,沙普源道:“有沒有查清,這種病到底是什麼?”

    高占遠搖了搖頭道:“我們已經取了病人的生化標本送往江城市人民醫院和傳染病院,希望那的專家能夠幫助我們。”

    縣長徐兆斌道:“這種病傳染『性』很強,據我說知現在送入醫院的都有過疾病接觸史,這樣蔓延下去不是辦法,必須要采取果斷措施,切斷疾病的傳播途徑,從根本上杜絕疫情的進一步加重。”

    衛生局長高占遠道:“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這種病是通過呼吸道傳播的,我們無法將空氣隔離開來,從根本上杜絕是不可能的,隻能盡最大能力做好疾病的預防工作,喚醒老百姓的防疫意思,做到勤洗手,勤通風,做好個人衛生工作。公共場合盡量做到勤打掃,勤消毒。老百姓盡量避免去公眾場合,發現疑似病例要盡快隔離,做到早隔離早診斷早治療。”

    沙普源道:“我們春陽縣麵臨著一場空前嚴峻的考驗,從現在起,我們春陽縣全體幹部,上上下下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要做好充分的準備,一定要打贏這場仗,一定要保障老百姓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他向高占遠道:“給戰鬥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要增加福利待遇,他們就是衝鋒在第一線的戰士,這場戰鬥能否取得勝利,關鍵就在他們的身上。”

    這場突如其來的疾病,讓春陽的老百姓處於驚恐之中,張揚根據母親的脈象,在中『藥』鋪抓了中『藥』,在家煎好,然後送往醫院。

    醫院的防範隔離措施越來越嚴了,根據最新出台的規定,所有人員禁止前往隔離病房探望,張揚也不好違反院方的規定,他讓人把中『藥』給母親送進去,隔著窗口親眼看著母親將『藥』喝了,這才放下心來。

    徐立華的體溫控製的還算不錯,現在已經降到37.5°c了,精神也恢複了許多,她隔著窗戶向兒子揮了揮手,臉上『露』出微笑。

    張揚貼著窗口掏出手機,他也給母親留了一部手機。

    徐立華拿起手機,打開電話。

    張揚道:“媽,您安心在這兒養病,我每天都會過來看你!”

    徐立華道:“三兒,你工作忙,就別過來了,我好多了。”

    張揚道:“您一天病不好,我一天就沒心思工作,想讓我好好幹,您就趕緊恢複健康。”

    徐立華點了點頭,心中因為兒子的孝順而暖融融的。她輕聲道:“回去吧,你自己也要注意身體,這病傳染,你沒事少往醫院跑,這有醫生護士照顧我,你隻管放心。我現在已經好多了,過兩天就能出院,回家給你做飯吃。”

    張揚道:“媽,等您好了,我帶你出去旅遊。”

    徐立華笑道:“好了,你趕緊回去吧!”她掛上電話,向張揚擺了擺手。

    張揚這才離去,醫院的隔離病區除了醫生護士已經很少人願意來,張揚走出住院部的時候,聽到有人叫道:“張市長!”

    張揚轉身望去,卻是春陽縣縣長徐兆斌和衛生局的幾位幹部。

    春陽縣的幹部少有不認識張揚的,徐兆斌和張揚更是老相識,他笑著走了過來,很熱情的和張揚握了握手,關切道:“張市長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到醫院來了?”

    張揚也沒瞞著他:“我媽生病住院了,在傳染病區隔離著呢。”

    徐兆斌微微一怔,衛生局長高占遠也過來跟張揚打了個招呼,過去張揚曾經在他手下幹過幾天,擔任過『婦』幼保健院黨支部書記。可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張揚已經是副處級幹部了,還是豐澤的副市長,而他還是止步不前。

    高占遠道:“我回頭跟院方打個招呼,讓他們重點關照一下。”

    張揚道:“不用,該怎麼看就怎麼看,別搞特殊化。”

    高占遠點了點頭。

    徐兆斌是來醫院了解情況的,他和張揚並肩向停車場走去,徐兆斌歎了口氣道:“到現在都沒搞清楚是什麼病,從發現疫情到現在不過36小時,病倒了二十多人,三十多名可疑病例,已經死了一個。”

    張揚道:“聽醫生說這病開始都按照普通感冒治療的。”

    徐兆斌道:“我剛詢問過專家組,說是呼吸道病毒感染,通過空氣傳播,不但咱們春陽,現在江城其他地方都發現了病例,如果控製不及時,疫情一定會進一步蔓延。”

    張揚道:“還沒找到治療方法?”

    一旁高占遠道:“目前全都是對症治療,還沒找到特效『藥』,我們的醫護人員也有三人感染病倒了。”

    徐兆斌道:“目前就是號召全民提高防範意識,盡量做到通風消毒。”

    張揚道:“社會上已經產生了恐慌情緒,我剛才去『藥』店發現體溫計和板藍根都賣斷貨了。”

    徐兆斌道:“聽說病死了人,誰不害怕?老百姓有些恐慌情緒也是難免的。”

    張揚對自己的『藥』方也沒有確然的把握,他根據母親的症狀開出了方子,母親剛剛服『藥』,至於效果怎樣還需要時間驗證,他和徐兆斌分手之後,回到自己家,多餘的草『藥』煎好之後,讓繼父趙鐵生,二哥趙立武都喝了,權當是預防措施,畢竟老大趙立軍現在已經住院了。

    趙鐵生埋怨道:“都怪那個韓大喇叭,沒事兒東家竄西家,自己有病了還傳染別人。”

    趙立武道:“爸,您就別說了,韓大媽都死了。”

    趙鐵生閉上了嘴。

    張揚道:“都早點休息吧,這兩天盡量少去公共場所!”他回到自己房間,給常海天打了個電話,常海天身為『藥』廠的廠長,當然也聽說了春陽疫情的事情,不過他並不知道張揚回來了,聽說張揚已經回來,常海天道:“今天來『藥』廠提貨的『藥』商絡繹不絕,我們庫存的抗病毒衝劑都已經賣完了,目前讓工人加班加點的生產。”

    張揚道:“你們肯定發財了。”

    常海天道:“話可不能這麼說,這樣的國難財我們不想發,誰不想老百姓都健健康康的,聽說春陽疫情鬧得很重,現在各地對春陽出來的車輛都嚴防死守了。”

    張揚並沒有想到事情發展的會這麼嚴重,不禁皺了皺眉頭道:“有沒有這麼誇張?”

    常海天道:“江城方麵也不樂觀,我剛剛得到消息,江城現在高熱住院的病例已經增加到13人了,常委們都在開會。我看如果疫情繼續發展下去,別說抗病毒衝劑,連體溫計、口罩、白醋都得脫銷。”

    和常海天打完電話,張揚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倘若不能盡快找出治療疫情的方法,社會上的恐慌情緒肯定會愈演愈烈,這對整個江城的安定團結都將造成損害。

    江城市委書記杜天野在晚上十點鍾的時候打來了電話,他第一句話就是:“張揚,你馬上給我回來!”危急關頭他馬上想起自己的這位老朋友了,張揚的醫術他是清楚的,在江城的醫學專家們束手無策的情況下,杜天野首先想到的就是張揚,他相信張揚的醫術,相信張揚能夠找出克製疾病的方法,拯救江城的老百姓於水火之中。

    張揚道:“我已經回來了,就在春陽,我媽病了!”

    杜天野歎了口氣,低聲道:“阿姨病情怎麼樣?”

    張揚道:“發燒咳嗽,正在治療中。”

    杜天野道:“你有沒有辦法治療這種病?”

    張揚道:“根據我媽的脈象我給她開了個方子,療效還很難說。”

    杜天野聽張揚這樣說,不由得有些失望,他低聲道:“要是你沒辦法,這次的事情麻煩就大了。”

    張揚笑道:“這話怎麼說的?我又不是衛生局長,我也不是什麼妙手無雙的神醫,你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杜天野道:“張揚,你的醫術我清楚,這次真的不一樣,你一定要想辦法,盡快找出治療疾病的方法,並在社會上進行推廣,疫情的蔓延速度很快,春陽的情況不容樂觀,可江城方麵疫情的發展更快,從今天早晨發現第一個病例,到現在為止已經有21人入院隔離了。”

    張揚內心一驚,常海天剛剛提供的數據還不是最新的。

    杜天野道:“我已經給全體常委召開了動員會,提升江城的預警級別,對車站、機場等公眾場合進行重點監測,有關專家已經提出建議,發現可疑病例就地隔離,張揚,這次的事情必然會對江城的工農業生產造成嚴重的影響,想要減輕影響,就必須早點找出疾病的治療方法。”

    張揚道:“你放心吧,就算你不找我,我也會盡力而為的,剛才我和江城製『藥』廠方麵聯係過,隻要我能夠找出可以治療這種疾病的方法,馬上就讓製『藥』廠方麵進行推廣,反正是中『藥』,也不要什麼『藥』監局啥的批準,摻和在抗病毒衝劑麵就是。”

    杜天野心情沉重,此時連笑的心思都沒有了,他叮囑張揚道:“一定要重視這件事,幫我解決了這個難題,我給你記大功。”

    張揚道:“別介啊,我要求不高,解決了這件事,你幫我弄個正處就行了。”

    杜天野道:“先解決問題再說!”他現在可沒有跟張揚討價還價的心境。

    張揚第二天一早煎好『藥』就送去了醫院,母親的情況雖然沒有多少好轉,可也沒有加重,體溫又稍稍升高了一些,目前38.2°c,張揚看著母親將『藥』喝完,又去給大哥趙立軍送了一付,『藥』剛剛送進去,就聽到外麵傳來了一陣『騷』『亂』。

    張揚聞聲走了過去,卻見病區樓下站著幾十口子人,有人將兩個花圈堂而皇之的擺在了病區的大門口,扯著嗓子哭號起來。

    一名護士上去想勸他們去醫務處反映情況,剛剛走過去,就被一名大漢搧了一耳光子,那護士委屈的捂著臉哭了起來。

    幾名醫護人員聞聲趕到了現場。

    那大漢叫道:“麻痹的,你們什麼醫院?我媽好好的送進來,被你們這些庸醫給治死了,揍死你們這幫廢物,害人精!”他一吆喝,十多名漢子跟著他一起衝了上去,輪著棍子對著那幾名醫務人員揮舞過去,嚇得幾名醫生護士轉身就逃。

    跟張揚一起過來的趙鐵生認識他們幾個,是鄰居韓大媽的兒子韓大力和他社會上的一群朋友。

    趙鐵生走過去道:“大力,大力,你這是幹啥?”

    韓大力紅著眼睛道:“趙叔,他們把我媽害死了,我找他們討還公道來了。這事兒跟您沒關係,您忙您的去。”

    一名漢子拿著木棍砸在一名護士的肩頭,那小護士疼得哎呦一聲蹲在了地上,那漢子舉起棍子想給小護士第二棍,張揚及時衝了上去,一把將棍子搶了過去,那漢子瞪大眼睛怒吼道:“媽的,你他媽找死……”

    話還沒說完呢,張揚一棍就砸在他的頭頂,張大官人力量控製得當,這一棍砸得那漢子頭破血流,眼冒金星,搖搖晃晃,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韓大力沒想到中途殺出個程咬金,仔細一看,是鄰居家的老三張揚,張揚家剛搬過去不久,張揚平時也不在家住,所以韓大力跟他不熟,不過他也知道張揚混得不錯,好像是豐澤的副市長,韓大力道:“張揚,這事兒跟你沒關係,你少多管閑事,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張揚冷笑道:“不客氣,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對我不客氣!”

    趙鐵生知道韓大力是個混混,是個有名的狠角『色』,他慌忙去拉張揚的手:“三兒,這事情你還是別管了!”

    張揚甩開趙鐵生的手,大步走了過去:“我他媽就不信了,法治社會還容得你們這幫混混猖狂。”

    韓大力正要發火,這時候呼吸科的老主任盛義軍走了出來,看到眼前的情況,氣得渾身發抖,他大聲道:“韓菊芬是我的病人,想報仇你找我,不要傷害無辜!”

    韓大力道:“好!”他上前一步指著盛義軍的鼻子道:“我媽活生生的送進醫院,你們怎麼把她給治死了?我要你給我個說法。”

    盛義軍道:“你要什麼說法?要錢還是要命?”

    韓大力道:“犯法的事情我不會做,我要錢!補償我們的心理損失。”這廝就是一個無賴,借著這個名目想訛詐些錢財。

    盛義軍道:“我沒錢,我有條命,你母親生病住院,我們沒治好是我的責任,我現在也被傳染了,我隨時都可能向你母親一樣因病去世,我的命給你,你拿去!”

    聽說盛義軍也感染了疾病,韓大力嚇得內心一驚。

    盛義軍向前走了一步,嚇得韓大力向後退了兩步:“你……你別過來……你……”

    盛義軍大吼道:“不是討還公道嗎?好,你們來打我,來把我的命拿走!”

    這群耀武揚威的混混一聽說盛義軍也被傳染了,一個個嚇得都向後退去,春陽的疫情早已成為老百姓心中的惡虎,誰都害怕感染,盛義軍也隻是出言恐嚇他們,不過這一招行之有效,證明這幫醫鬧全都是紙老虎。

    這時候醫院保衛科和轄區派出所的都趕到了,縣已經明文規定要保障醫院的正常秩序,韓大力帶領這幫人在這種非常時期來醫院鬧事顯然是不明智的,這群人一哄而散,不過領頭的韓大力沒有跑成,被派出所當場抓住,這次至少是個拘留。

    盛義軍躬身扶起那個被打得低聲啜泣的小護士,他的眼睛也紅了。

    那小護士充滿委屈道:“盛主任,我不幹了,我辭職……”

    盛義軍搖了搖頭,望著身邊的下屬,他低聲道:“同誌們,我不會說什麼冠冕堂皇的話,身為科主任,我沒能保護好你們,是我的責任,我對不起你們,我知道你們心委屈,可我心理何嚐不是委屈呢,但是你們想想麵躺著的病人,我們辭職了,我們不幹了,他們怎麼辦?難道我們要把病人扔在這,讓他們自生自滅嗎?我們目前沒有有效地治療方法,但是我們可以對症治療,減輕他們的病症,延緩病情的發展,我不是『共產』黨員,可我是一個醫生,我有我的道德,我有我的準則,誰不怕死,誰不怕被感染?但是我們選擇了這個職業,我們就要對得起這個職業,白衣戰士,這四個字的神聖你們明白嗎?如果你們過去不明白,現在可以真真正正的體會了,我們的職業是神聖的,我們中間一樣有英雄,別人怎麼看我,別人怎麼想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們自己看得起自己,自己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在場的醫生護士眼中都閃爍著激動地淚光。

    盛義軍道:“我相信我們的職業是純潔的,我相信我們的隊伍是最勇敢的,讓我們證明給所有人看,什麼才是真正的醫者!”

    張揚率先鼓起掌來,這才是真正的醫生!雖然社會上對醫生有著這種或那種的偏見,可這支隊伍中還是有不少講究醫德和良心的人存在,人心是肉長的,血總是熱的。

    

Snap Time:2018-07-18 04:43:09  ExecTime:0.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