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二十五章樂與路(下)


    第四百二十五章【樂與路】(下)

    張揚道:“看來你也沒多大事兒,沒事就好,醫院也不是什麼好地方,也別老呆在這了。”

    “是,是!我廣告公司那邊業務繁忙,馬上我就出院。”

    何卓成笑著湊到女兒身邊:“女兒啊,你真是關心我,大老遠從國外飛回來。”

    何歆顏冷冷道:“你自己少惹事就行了。”

    何卓成道:“天地良心,這次真不是我惹事,是他們看到生意被我搶走了,所以想報複我。”

    何歆顏道:“你的事情跟我無關!”她轉身走了。

    何卓成一臉無奈的看著張揚,張揚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好好幹吧,做出點成績,父女關係總會改善的。”

    何歆顏先下了樓,在門前的花壇等著張揚,見到張揚走出來,忍不住道:“他跟你說什麼?”

    張揚道:“沒什麼,就是想跟你和好。”

    何歆顏道:“早就說過讓你別問他的事情,幹嘛給他聯係生意?”

    張揚笑道:“你讓我管他的,對了,這件事我還納悶呢,你不是沒給他電話嗎?怎麼他挨打你馬上就知道了呢?”

    何歆顏歎了口氣道:“我同學在這醫院當護士,他挨打送來的時候,人家看到了,所以打電話通知我,真是服了他了,這麼大的人,整天在外麵惹是生非不務正業。”

    張揚道:“隨他去吧,我給他介紹了點業務,希望他這次能真去做點事情。”

    何歆顏道:“廣告還沒拍完,明天我還得回去,趕都趕死了。”

    張揚道:“這麼久沒見了,我是望穿雙眼,別急著走嘛,多陪我兩天。”

    何歆顏道:“真不行,攝製組都在那兒等著呢,廣告到期交不了工,茵茹姐和海蘭姐都要罵我的。”

    張揚知道何歆顏素來工作認真,他點了點頭道:“明天什麼時候走?”

    何歆顏道:“上午十點多的飛機,從東江起飛。”望著張揚,她的美眸之中也流『露』出一絲不舍的神情。

    張揚道:“我送你去東江,今晚就在東江歇著,明天送你去機場。”

    何歆顏輕輕點了點頭。

    張揚陪何歆顏離開嵐山之前,先給幹媽羅慧寧打了電話,羅慧寧在秦清的陪同下正在翠雲湖遊玩,她訂在今晚離開嵐山返回北京,張揚打電話說自己有急事要去東江。

    羅慧寧笑道:“你去吧,這邊有秦清陪我,我們聊得很投機,你跟著也不方便。”

    張揚得了羅慧寧的應允,這才放心跟何歆顏一起離去,兩人來到停車場的時候,正遇到嵐山第一人民醫院院長楊洪正。楊洪正曾經幫助張揚取過子彈,算是張揚的恩人,張揚主動打招呼道:“楊院長好!”

    楊洪正看到張揚微笑道:“張市長,剛才還想起你呢,怎麼沒過來拆線?”

    張揚道:“多謝楊院長關心,我弄了把小剪刀自己解決了。”

    楊洪正嘖嘖稱奇:“受了槍傷,這麼快就複原如初,我從事醫療工作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何歆顏聽到張揚受了槍傷,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兒,等到他們告別楊洪正,上了自己的車,何歆顏馬上道:“你傷哪兒了?讓我看看!”

    張大官人笑道:“皮外傷,有什麼好看?”

    何歆顏道:“不,我就得看!”

    張揚倒也幹脆,馬上把t恤給脫了,赤『裸』著上身讓何歆顏檢閱。他左肩被子彈打中的地方,如今已經愈合,不過新生的嫩肉還是呈現出粉紅『色』。

    何歆顏柔嫩的指尖輕輕觸『摸』著張揚的疤痕,美眸之中閃爍著心疼的淚光:“你就是不小心,如果你有了什麼三長兩短,我該怎麼辦?”

    張揚笑道:“我福大命大造化大,遇到任何危險都會逢凶化吉。”他重新穿好t恤,啟動了皮卡車。

    何歆顏很快就恢複了歡快的情緒,汽車駛出嵐山之後,她要求和張揚換位置,她來駕駛,這皮卡車改裝的太牛了,何歆顏忍不住躍躍欲試。

    嵐山到東江本沒有多遠的距離,一個多小時的功夫他們就已經來到了東江市區,進入市區正逢下班的高峰期,東江的道路很堵,皮卡車的『性』能雖然強勁,可也不能把前麵的車撞開。

    張揚有些後悔,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在郊區找一家酒店住下,南國山莊就不錯,話雖然這麼說,可他也不敢帶著何歆顏公然入住那。

    在道路上堵了四十多分鍾,交通方才疏導暢通,他們來到明武門旁邊的藍楓大酒店住下,這是一間五星級酒店,剛剛落成後不久,軟硬件設施在東江都算的上一流。

    酒店生意很好,他們來到的時候房間訂出去差不多了,隻剩下幾套豪華房,張大官人挑選了頂層的套房,一個晚上就得要1888人民幣。預付押金的時候,張揚忽然想起一件事,自己還欠那個中年『婦』女錢呢,說好了人家罵孔源,給人家三千塊,可他隻付了1500元的訂金,還差1500沒給,再加上打孔源一耳光的一萬塊,自己欠了人家一萬一千五,張大官人可不是賴賬的人,更何況人家這件事做得如此漂亮,不但打了孔源一巴掌,還潑了他一頭一臉的可樂,自己沒把尾款結清實在是太不對了。

    張揚也不是想賴賬,隻是一早被羅慧寧催促去嵐山,把這件事給忘了。

    何歆顏看到他拿著錢包呆呆出神,以為他帶的錢不夠,輕聲道:“沒帶這麼多錢?我來!”

    張揚笑道:“咱倆出來哪能讓你掏錢啊!”他把銀行卡交給前台服務員,這張卡是國安給他的工資卡,麵有多少錢他也不清楚,張揚隨口道:“幫我查查,麵還有多少錢?”

    那服務員答道:“五萬六千元!”

    張揚嘖嘖稱奇,想不到麵有這麼多,看來就算自己離開國安那段時間,人間也少給他一分錢工資。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以後看來要為國安好好盡力才是。

    何歆顏挽著張揚的手臂走入觀光電梯,張揚隨手按下36層的按鍵,電梯啟動的時候,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入大堂內,竟然是星鑽集團的首席設計師劉慶榮,他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女助理,兩人一邊說話一邊走向前台。

    何歆顏偎依在張揚的肩頭,她並沒有注意到外麵的事情,輕聲道:“塞班好美,你要是沒什麼事,跟我一起過去看看,好不好?”

    張揚道:“我倒是想,可我是國家幹部,又是『共產』黨員,出國哪有那麼容易。”

    何歆顏睜開美眸,有些不開心的撅起櫻唇,電梯已經抵達了36樓,他們來到自己的房間,房間是歐式裝修,風格十分奢華,讓何歆顏最喜歡的就是浴室內超大的按摩浴缸。

    張大官人從身後摟住何歆顏,在她俏臉上輕吻了一記道:“要不咱倆先洗個鴛鴦浴?”

    何歆顏俏臉一紅,啐道:“就知道你跟我來到東江沒安好心!”

    張揚道:“錯,這是好事兒,怎麼叫沒安好心呢。”

    何歆顏道:“我還餓著肚子呢,今晚咱們去吃臭豆腐,小龍蝦!好久沒吃了,我都饞死了!”

    張揚笑道:“好,咱們這就去!”

    兩人離開酒店,張揚本想開車,可這距離美食一條街並不遠,何歆顏指了指前麵的租車亭道:“那兒有自行車出租,咱們騎車過去。”

    張揚想起過去何歆顏騎車帶自己的情景,內心不由得升起一抹溫馨,他和何歆顏相識之初,那時候她還是一個騎著自行車到處趕場打工的啤酒妹兒,現在的何歆顏已經成為廣告界冉冉升起的一顆明星。

    這次是張揚騎車帶著何歆顏,沿著爬滿青苔的古城牆,張揚慢慢騎著自行車,他的騎車水準的確有些糟糕,何歆顏側身坐在二等座上,一雙美腿悠閑的晃『蕩』著,手臂緊緊摟著張揚的腰背,俏臉貼在他的後背,靜靜傾聽著他的心跳。他們好久沒有像現在這樣享受過兩人間的世界,夕陽將他們相偎相依的身影投『射』在古城牆上,光影和滄桑相互交織,成為一首優美的無聲旋律。

    何歆顏輕聲唱道:“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將會是在哪?日子過得怎麼樣,如果沒有遇見你,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許認識某一人,過著平凡的日子.不知道會不會,也有愛情甜如蜜?任時光匆匆流去,我隻在乎你。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人生幾何能夠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別讓我離開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絲絲情意……”

    何歆顏唱得婉轉低柔,深情款款。張大官人聽得是熱血澎湃,感觸良深,啥叫愛情,這他媽就是愛情,張大官人聽到動情之處,也引吭高歌:“這就是愛!說也說不清楚,這就是愛,糊又糊塗……”

    何歆顏美妙的歌聲被這廝的紅高粱唱法給打斷,聽得有趣,不由得格格笑了起來,笑聲過後,她緊緊抱住張揚的身軀,小聲道:“我愛你!”

    張大官人車把搖晃了一下。

    何歆顏抱得越發緊了:“張揚,我愛你!”

    張揚騎到了下坡,自行車速度也越來越快了,他低聲道:“我也是……”

    華燈初上,夜市內已經人『潮』湧動,張揚和何歆顏還是來到他們過去常常吃飯的地方,要了一盤臭豆腐,一大盆小龍蝦。

    張大官人豪情萬丈道:“啤酒一箱!”

    何歆顏咬著櫻唇,雙手托腮深情的看著張揚。

    “幹嘛這麼看著我?我臉上有花嗎?”

    何歆顏道:“我發現我對你上癮了,怎麼看你都不膩,越看越是喜歡。”

    張揚道:“我對你也上癮了。”

    何歆顏啐道:“我才不信,我是對你人上癮。”

    張揚道:“我也是!”

    何歆顏道:“我是精神上!跟你有本質的區別。”

    張揚道:“我是對你精神上肉體上雙重上癮。”

    何歆顏道:“就知道你境界低!”她利索的拿出兩瓶啤酒,瓶蓋對在一起,幹脆利索的將酒瓶蓋兒打開,過去這手開啤酒的功夫仍未生疏。

    張揚讚道:“業務真是熟練。”

    何歆顏道:“吃小龍蝦,就得配冰鎮啤酒,那種感覺別提多爽了。”她將其中一瓶啤酒遞給張揚。兩人相互碰了碰酒瓶,何歆顏道:“比比看,誰先把這瓶喝完?”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兩人同時舉瓶對飲,何歆顏雖然是女中豪傑,可比起張揚還是差上不少,但是張大官人向來都會憐香惜玉,他很好的掌握了喝酒的速度,跟何歆顏同時將那瓶啤酒喝完。

    何歆顏剝了一隻小龍蝦,將蝦米送入張揚的嘴。張揚學著她的樣子,也剝了一隻給她,卻剝得不成樣子,何歆顏笑道:“笨死了,連吃龍蝦都不會。”

    張揚道:“剝龍蝦殼不是我的強項,剝衣服我最擅長!”

    何歆顏咬了咬櫻唇道:“流氓,當了市長你還是個流氓!”

    

Snap Time:2018-07-18 04:43:42  ExecTime: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