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二十五章樂與怒(上)


    第四百二十五章【樂與怒】(上)

    常淩空笑了笑道:“背後說領導的壞話,小心以後領導給你小鞋穿。”

    張大官人振振有辭道:“我習慣光腳,沒有穿鞋的習慣。”

    常淩空不由得笑了起來,光腳不怕穿鞋的,這廝要是抱著這個心理,孔源拿他也的確沒有什麼辦法。常淩空現在是相信關於張揚的傳言了,難怪豐澤市委書記沈慶華巴巴的將他送出來學習,這廝就是一個禍害啊!到了哪兒,哪兒就別想太平。自從他來到南錫,政法委書記唐興生事發外逃,省組織部長孔源當眾被打耳光,這才幾天啊,如果這廝再呆下去,還不知道要鬧出多大的動靜。

    張揚也想起唐興生的事情,他低聲道:“唐興生的案子有眉目了嗎?”

    常淩空道:“沒有唐興生的消息,不過朱俏月的案子已經重新立項,一切都在調查中,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結果。”

    張揚道:“我對公安係統辦案的效率沒多少信心。”

    常淩空哈哈大笑:“你和公安大概八字不合,來到我們南錫,和公安可沒少發生衝突。”

    張揚道:“那是他們先惹我。”

    常淩空看了看時間,起身道:“太晚了,不耽擱你休息了。”

    張揚將常淩空送到門外。

    第二天一早,張揚就跟羅慧寧、秦清一起前往嵐山,現在學習班根本沒有人敢過問他的去向,別說是去嵐山,就算他再也不會來,隻怕也沒人敢給他打曠課。

    抵達嵐山之後,張揚先去汽修廠取了自己的皮卡車,他本想中午去跟羅慧寧會合,可突然接到了何歆顏的電話,何歆顏的語氣顯得很焦急,原來她父親何卓成被人給打了,正躺在嵐山第一人民醫院急診室呢,何歆顏身在塞班,現在動身回來,讓張揚先去父親那看看,她雖然和父親的關係不好,可畢竟是骨肉親情,父親出了事情,她仍然忍不住要擔心。

    張揚安慰何歆顏不要驚慌,先給飛捷公司的蔣奇偉打了個電話詢問情況,蔣奇偉倒是知道一些,何卓成前兩天通過張揚介紹來找他,蔣奇偉給了他一些做燈箱的廣告業務,可活剛剛開始幹就出了這檔子事兒,據說打何卓成的是生意競爭對手。

    張揚一直都不怎麼待見何卓成,可看在他是何歆顏父親的份上,怎麼都要過問一下,他驅車前往嵐山市人民醫院,在門口買了些營養品,來到急診室詢問後才知道,何卓成已經被收治入院了,住了耳鼻喉科。

    張揚直奔耳鼻喉,在36床找到了何卓成,現在的何卓成極其狼狽,臉上青一塊紫一塊,腫的跟豬頭似的,鼻梁也有骨折。張揚走進病房的時候,聽到他正跟兩個朋友嚷嚷著:“媽的,嵐山地盤上有人敢動我,八成是不想活了,我隻要查到誰幹的,我滅他全家……”何卓成說這句話的時候,也看到張揚了,有些尷尬的僵在那,臉上很不自然的笑了笑道:“張……張先生,來了。”

    張揚點了點頭把營養品放下道:“傷得重不重?”

    何卓成道:“鼻梁骨折,腦震『蕩』……”

    張揚道:“挺慘的,誰幹的?”

    何卓成道:“我也不知道,我沒得罪人,前兩天去蔣先生那,因為你的介紹,他給了我五十萬的燈箱工程,我們剛剛開始幹,在建設路裝燈箱的時候突然來了一群小混混,他們不由分說上來就打。”

    張揚道:“你是不是欠人錢啊?”

    何卓成叫苦不迭道:“沒有啊,倒是有兩家公司欠我錢。”

    張揚道:“好了,你安心養傷吧,這件事我幫你問問。”說完他就告辭離去。

    望著張揚的背影,何卓成的兩位朋友不禁好奇道:“這個年輕人是誰?好像很有本事似的。”

    何卓成不無驕傲道:“我女兒的男朋友,別看他年輕,很有本事呢!”

    何卓成被打的事情並不難查,當天打架的時候有目擊者,有幾人都是當地的小混混,張揚讓常海龍幫自己問問這件事,常海龍問了當地派出所很快就有了結果,這件事是一起因為生意競爭引起的報複事件,那些打何卓成的小混混,是受了何卓成競爭對手的雇傭,派出所沒過問,原因是何卓成本身就不是什麼好鳥,也沒受什麼重傷,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打何卓成的那一方是報業廣告公司的劉光,說起這個劉光倒是有些北京,他父親是嵐山晨報社的社長劉文軍。

    搞清楚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張揚也不禁笑了,難怪說冤家路窄,這個劉文軍跟他是老相識了,過去這廝曾經派人盯過自己和秦清的梢,攪『亂』了他們翡翠穀溫泉之旅,後來被自己摁在翠雲湖,差點沒把他給淹死,想不到他兒子又把自己老丈人給打了,張揚也沒采取太激進的方法,一個電話打給了劉文軍。

    張揚對劉文軍而言,乃是一個近乎妖魔般的存在,接到電話,當他知道是張揚給自己打電話的時候,劉文軍嚇得差點沒從辦公椅上滑下來。他哆哆嗦嗦道:“張……張市長找……找……找我有事?”

    張揚笑道:“劉社長,才幾天沒見你就結巴了?”

    劉文軍這哪是結巴,他是硬生生被張揚嚇出來的『毛』病,現在一提到張揚的名字,他就想起那晚被張揚浸在翠雲湖的情景,周身就忍不住發抖。劉文軍強迫自己穩定住情緒,低聲道:“張市長……有事嗎?”

    張揚道:“你兒子叫劉光吧!”

    “是……”劉文軍聽到他提起自己的兒子,越發的感到害怕了。

    張揚道:“劉光讓人把我朋友給打了,做生意有競爭不怕,正當手段解決唄,幹嘛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方法。劉社長,你是打算自己管教兒子,還是我幫你管教?”

    劉文軍慌忙道:“我自己管教,我自己管教!”

    張揚道:“被他打得人叫何卓成,應該怎麼做,你心明白。”

    劉文軍當然明白,放下電話沒多久,他就帶著兒子劉光去醫院了,劉光心底當然是不情願的,可礙不住老爹的要求,隻能跟著父親來到何卓成的病房,劉文軍很真誠的向何卓成道歉,當場表示要負責何卓成的全部醫『藥』費。

    何卓成本來就是一個無賴,他看到對方的態度軟化,頓時強硬了起來,大聲道:“賠醫『藥』費就算了?你們砸了我的燈箱,害得我家工人停工,給我造成了這麼大的損失,這該怎麼算?”

    劉文軍的態度很好,他笑道:“何先生,有什麼要求你就說出來,咱們可以商量。”

    何卓成道:“我剛才和會計初步算了算,我的醫『藥』費連同誤工費、各項損失費加起來得五萬塊。”

    劉文軍雖然覺著這廝有些獅子大開口,可不好說什麼。他兒子劉光忍不住了,劉光根本看不起何卓成這號人物,認為何卓成隻不過是一個地痞無賴罷了,他搞不懂為什麼父親會對他如此客氣,劉光怒道:“你這分明是訛人啊!五萬塊,你都不值五萬塊!”

    何卓成有張揚撐腰,底氣足了不少:“小子,你他媽說話給我放幹淨點!”

    劉光道:“罵你怎麼著?五萬塊,你當我冤大頭啊,我明白告訴你,醫『藥』費之外我再給你兩千,多了一個子兒都沒有。”

    何卓成冷笑道:“小子做人別這麼猖狂,中國是個法治社會,你打人還有理了?你不給我賠償,我就告你,年紀輕輕的是不是想吃牢飯?”

    劉文軍看到兩人吵了起來,慌忙勸道:“爭吵解決不了問題,事情既然發生了,我們就應該朝解決問題的方向發展。求同存異,方才是正確的處理方法。”他畢竟是個幹部,說出話來還是有那麼一點的道理。

    何卓成向劉光道:“小子,看看你們家老爺子,你也多學著點,我就納悶了,親爺倆個,怎麼做人的差距這麼大?”

    劉光又要發火,劉文軍慌忙把兒子製止了,他低聲道:“何先生,五萬塊也太多了,這麼著吧,連醫『藥』費加上所有損失,我們給你一萬塊,你覺著怎麼樣?”

    何卓成瞪大眼睛道:“你當我叫花子啊?”其實一萬塊已經不少,何卓成醫『藥』費滿打滿算也就是一千塊,他是想借著這件事多訛一點。

    劉文軍忍氣吞聲道:“那你說個數。”

    何卓成想了想道:“兩萬,一個子兒都不能少了。”

    劉光正要說話,父親劉文軍卻道:“兩萬就兩萬,咱們就這麼定了,我們拿出兩萬賠償,你得寫個保證書,再也不能在這件事上做文章。”

    何卓成點了點頭:“好!”

    劉光怒道:“我不同意……”

    劉文軍氣得瞪了他一眼道:“你給我滾出去,這件事我說了算。”

    劉光憤憤然走出門去,在門前跟剛剛趕回嵐山的何歆顏走了個對麵,兩人都是微微一怔,劉光驚喜道:“何歆顏!”

    何歆顏也怔了一下,微笑道:“劉光,原來是你啊,你怎麼到這來了?”兩人過去是初中同學,劉光一直還暗戀著何歆顏,可惜落花有情流水無意,時隔多年再次見到何歆顏,發現何歆顏出落的越發美麗了,劉光望著何歆顏,一顆心怦怦直跳,心中的激動難以形容。

    何歆顏很快就搞明白了,弄了半天,是劉光讓人把自己的父親給打了。劉光也知道了何卓成原來是何歆顏的父親,搞得好不尷尬。

    何歆顏道:“劉光啊劉光,你可真行,做生意不擇手段啊!”

    劉光紅著臉道:“歆顏,我真不知道他是你父親,要是知道,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人做這件事。”

    何歆顏看到父親也沒有多大事,劉光當即表示多拿五千塊錢營養費,何卓成原本傷得就不是太重,又多得了五千塊,自然心滿意足,居然表示要出院了。

    這場糾紛也算解決的皆大歡喜。

    劉文軍是害怕張揚,他知道那是個惹不起的角『色』,自己已經吃過虧了,當然不想兒子再跟著吃虧。所以在接到張揚的電話後,表現的處處讓步。

    劉光的態度轉變卻是因為何歆顏。

    幾個人正說話的時候,張揚到了,劉文軍看到張揚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張揚笑著點了點頭道:“劉社長來了!”

    劉文軍不敢跟他打交道,起身道:“我也該走了!”

    何歆顏見到張揚,俏臉之上浮現出一絲嫵媚動人的笑容,女為悅己者容,何歆顏的歡顏也是為張揚所展『露』。

    劉光不認識張揚,看到何歆顏的表情,隱約猜到張揚和她的關係,心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了幾分嫉妒。

    何歆顏向張揚介紹道:“這位是劉光,我的初中同學,就是他把我爸給打了!”

    張揚笑道:“這麼巧啊,早知道這樣,也輪不到我出麵了。”

    劉光道:“這世上喜歡管閑事的人多了。”

    張揚聽出這廝語氣不善,可也沒把他當成一回事兒,向劉文軍道:“你們家兒子,有些個『性』啊!”

    劉文軍慌忙拉著劉光走了。

    何卓成現在對張揚已經佩服的五體投地,從床上下來道:“張先生,這次多虧你了。”

    

Snap Time:2018-04-24 16:55:11  ExecTime: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