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二十三章犯賤(下)


    第四百二十三章【犯賤】(下)

    羅慧寧道:“你們這些基層幹部啊,問題還真的不少,是該好好整頓整頓了。”她這句話當然不是衝著幹兒子張揚,而是因為這兩天經曆的事情有感而發。

    張揚道:“中國官場曆史幾千年,特權主義思想早已深植人心,當官的嘴上說是老百姓的公仆,可真正把自個兒當成公仆的又有幾個?老百姓對當官的也是陪著小心,誰都把當官的高看一眼,隻需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哪朝哪代沒有這樣的事情?”

    羅慧寧笑道:“想不到你看得倒是通透。”

    張揚道:“我還發現,官當得越大反倒越沒有架子,芝麻大小的一個官反倒官氣十足。”

    羅慧寧道:“過去我和你幹爸出國訪問的時候,經常看到國外有些領導人,退休之後馬上就回歸平民老百姓的生活,和周圍百姓打成一片,其樂融融,絲毫看不出他們過去的身份,那樣的退休生活真是讓人羨慕。”

    張揚道:“我也看過類似的報道,老外看起來一個個沒心沒肺的,可沒心沒肺也有沒心沒肺的好處,今兒是總統,明天當平民,沒有這麼大的心理落差。”

    羅慧寧笑道:“其實無論哪個國家,哪個民族都有熱衷權力和官位者。”

    張揚道:“可哪國的官『迷』都不如中國多。”

    羅慧寧道:“你別忘了,咱們中國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國,官員的比例自然要比其他國家多。”

    張揚接口道:“貪汙受賄,違法『亂』紀的也比其他國家多。”

    羅慧寧道:“做人要陽光一點,應該看到我國的多數官員都是好的。”

    張揚道:“幹媽,可能你們接觸的好官員多,那幫貪汙受賄,違法『亂』紀的全都被我給遇到了。”

    羅慧寧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這孩子,從來都是你的理兒。”

    張揚安排羅慧寧在靜海最新建成的頤尚海洋花園酒店入住,這是整個靜海最高檔的酒店,羅慧寧抵達酒店之後,有些疲憊,早早休息了,張揚也在海洋花園給老徐安排了房間,讓他隨時聽候羅慧寧的調遣。

    說來也巧,他剛剛安排完這些事,靜海市副市長王廣正就打來電話,王廣正通知他今天省組織部長孔源今天下午要到學習班視察,問他能不能過來,張揚答應回去看看。放下電話沒多久,秦清也打來了電話,也是為了這件事,張揚笑著將自己已經來到靜海的消息告訴了她。

    秦清欣喜道:“我也在靜海,你在哪兒?”

    “頤尚海洋花園酒店。”

    十五分鍾後,秦清已經出現在海洋花園酒店的大堂內,張揚笑著迎了出來,這廝現在已經完全恢複了,剛剛自己用剪刀把肩頭的線給拆了,走起路來虎虎生風。

    秦清身穿白『色』亞麻長裙,宛如一朵綻放的白蓮花,亭亭玉立,優雅無限。

    張大官人望著秦副市長白嫩的肌膚咽了口唾沫,低聲道:“恨不能一口吃掉你。”

    秦清啐道:“少來,公眾場合,注意你的幹部形象。”

    張揚道:“你今天過來也是為了孔源的事情?”

    秦清點了點頭道:“省組織部長過來視察,怎麼都要來參加,留給上級領導一個良好的印象。”

    張揚笑道:“秦市長也未能免俗啊!”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走入酒店通道,通道兩側全都是巨大的水族箱,麵遊弋著各種各樣的海洋生物。秦清也是第一次到這來,欣喜道:“想不到這的裝修如此別致。”

    張揚道:“這兒和一招各有各的優點,一招位置好是個觀海的好地方,這設施現代化,配套更為完善。”

    秦清道:“靜海這兩年發展的不錯,在旅遊上做出特『色』了。”

    張揚道:“還是那句老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相比靜海,春陽還沒把清台山吃透。”

    秦清道:“清台山的資源不錯,如果能夠順利發展,一定會成為平海乃至全國的旅遊熱點。”

    張揚道:“可惜你在春陽呆的時間太短。”

    秦清溫婉笑道:“我在春陽並沒有做出什麼成績,現在想想還有頗多遺憾之處。”

    張揚道:“沒有春陽,哪有我們,我懷念春陽的時光。”

    兩人走入電梯,張揚灼熱的目光讓秦清俏臉一紅,輕聲啐道:“看什麼看?又不是沒見過。”

    張揚輕聲道:“怎麼看都看不夠,怎麼吃都吃不膩。”

    一抹胭脂般的紅暈一直浸染到秦清的粉頸,秦清啐道:“你就是嘴巴甜,知道我容易被你騙。”

    張揚伸出手去輕輕拍了拍秦清彈『性』十足的美『臀』,柔聲道:“害怕被我騙嗎?”

    秦清幽然歎了口氣道:“已經上了賊船,害怕又有什麼辦法?”

    張揚糾正道:“是賊床不是賊船!”

    “滾!”素來優雅的秦副市長也忍不住爆粗了。

    羅慧寧小憩了一會兒就已經醒來,聽說秦清來訪,她很開心的接待了秦清,握著秦清的手來到觀海平台上坐下,微笑道:“秦清是越來越漂亮了。”

    秦清被她誇得有些不好意思:“文夫人保養的才好呢。”在羅慧寧麵前,秦清總有一種被看得很透徹的感覺,她和張揚的情愫早在張揚為文玲治病的時候,就已經被羅慧寧知道。以羅慧寧的智慧當然不會點破兩人之間的這種關係,可羅慧寧對幹兒子處處留情的作為還是有些無奈的,憑心而論,羅慧寧並不認同張揚的這種做法,可她也沒想去影響改變張揚,所以現在的態度是任其發展,張揚身邊的女孩兒她也接觸多個,無一不是才情過人美貌出眾的女孩子,羅慧寧有時候甚至會聯想到自己的兒子,為什麼這麼多的出『色』女孩兒都一窩蜂的『迷』上了張揚呢。

    羅慧寧笑道:“老了,保養的再好,現在還是一個老太婆。”

    張揚為她們泡了一壺茶端了上來:“幹媽,您就算老太婆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老太婆。”

    羅慧寧格格笑了起來,指著張揚道:“老太婆還談得上什麼漂亮?你小子就會睜著眼說瞎話。”

    張揚倒了杯茶遞給羅慧寧,秦清接過茶壺,給張揚和自己倒上。

    羅慧寧道:“秦清,最近工作還順利嗎?”

    秦清點了點頭道:“還不錯,幾位領導都挺照顧我的。”

    羅慧寧道:“一個未婚女孩子擔任副市長,肩頭的擔子比起男同誌要重上許多,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更多的辛苦。”

    秦清道:“在體製中幹了這麼多年,也適應了這樣的工作。”

    羅慧寧向張揚道:“你以後要向秦清多學習學習!”

    張揚道:“學習什麼?她是副市長,我也是副市長,目前我這個副市長還幹的不錯,清姐,你說是嗎?”

    秦清暗罵這廝無恥,當著長輩的麵居然也敢用話來挑逗她,可她卻隻能點了點頭道:“幹得很不錯……”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陣心跳加速。

    羅慧寧自然不知道這對小兒女在通過這樣的方式打情罵俏,她笑道:“那就好好幹,認真幹!”

    張大官人厚顏無恥的點了點頭道:“生命不息戰鬥不止,我會認真的把副市長幹好。”

    秦清恨不能衝上去扭住他的耳朵,這個無恥透頂的小混蛋。

    羅慧寧道:“也不能總是幹副市長啊,你以後的道路還很長,還有機會幹市長,幹省長,部長!”

    張大官人笑眯眯望著秦清:“清姐,你覺著我有機會嗎?”他腦子想的是,秦清當了市長,自己就能夠幹市長,秦清當了省長自己就能夠幹省長。

    秦清明知這廝充滿歹念,卻也要裝出若無其事,點了點頭道:“那要看你以後工作認不認真,憑你的天份,以後提升的空間肯定很大。”

    羅慧寧道:“以後的世界要看你們這些年輕人的了。”

    當天下午,張揚和秦清都去了靜海市一招,新任省組織部長孔源下午過來視察,他們不好缺席。組織部長負責幹部工作,關係到平海省這麼多幹部的升遷調任,每個人都很看重和孔部長的這次見麵,學習班的成員全都到場了,自從開課以來,今天是最全的一次。

    下午三點的時候,省組織部長孔源到了,孔源過去曾在中組部任職,平海省內的幹部對他並不熟悉,其人五十二歲,身材不高,略顯富態,長得倒是一團和氣,在南錫市市委書記徐光然、常務副市長常淩空的陪同下到來,這樣的一位官員是誰都不好怠慢的。其實孔源一早就到了南錫,在南錫吃過午飯之後,才由他們陪同來到靜海。

    孔源在講台上給學習班成員們講了大概半個小時的課程,他的演講水平很高,談吐幽默,倒也博得滿堂掌聲。應全體學員的要求,南錫市委書記徐光然也說了兩句,接下來就是座談會。

    在座談會之前,孔源親切的和各位學員握手。來到張揚麵前的時候,不等靜海市副市長王廣正介紹,孔源就親切笑道:“你就是張揚吧!”

    張揚聽到他一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也有些得意,畢竟人家是省組織部長,這麼大的幹部都認識自己,證明自己在平海已經有了相當的知名度。張揚伸出手去跟孔源握了握,恭敬道:“孔部長好,我是張揚。”

    孔源笑道:“我早就聽說過你,你是宋省長的未來女婿,很有能力,年輕有為,年輕有為啊!”

    張揚道:“孔部長既然覺著我年輕有為以後就多提拔提拔!”膽敢這麼明著要官的也隻有他張大官人一個。

    周圍學員都笑了起來,孔源也笑得越發開心:“好,我的職責就是培養並提拔省內有能力的年輕幹部,我會優先考慮你的。”

    “多謝孔部長栽培!”張揚也知道孔源這番話不作數,可還得感謝。

    孔源借著向下走去,王廣正負責為他一一介紹,來到秦清麵前的時候,孔源笑得越發和藹,他微笑道:“這個也不用介紹,我認識,秦清,我們平海省的美女市長!”

    秦清矜持笑道:“孔部長好,我是嵐山市副市長秦清。”

    孔源伸出手去握住秦清的柔荑,轉向徐光然道:“秦清同誌能力很強,我雖然剛來平海,就聽到她的不少事跡,嵐山開發區的興旺發展小秦功不可沒,我們平海就需要這樣的幹部。”

    秦清謙虛道:“嵐山開發區是市領導集體努力的結果,我隻是其中的一份子。”

    孔源望著秦清道:“多好的同誌,有了成績卻沒有絲毫的驕傲,這樣的謙虛是值得我們其他同誌學習的,也是目前我們很多年輕幹部缺少的。”

    周圍一群幹部都跟著點頭。

    張揚卻發現了一件事,這位組織部長握住秦清的手到現在都沒放下,這他媽什麼意思?老子女人的手,豈是你隨便握的?張大官人內心中開始感到不爽,而且越來越不爽,麻痹的,你不是犯賤嗎?

    秦清是當事者,她當然意識到這位孔部長好像有些過度熱情,她輕輕地向外抽了抽手,沒抽出來,孔源握得還真夠緊的。

    

Snap Time:2018-04-21 13:34:13  ExecTime:0.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