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二十三章犯賤(上)

  
  第四百二十三章【犯賤】(上)
  羅慧寧猜得不錯,昨天的事情發生之後,她在修文就不會再有清淨,第二天一早,修文縣縣委書記袁國普,縣長楊海亮一起登門致歉。
  時常有人形容沮喪的心態,說某某比死了親爹還難過,袁國普前兩天很難過,因為親爹死了,可從昨天衝撞了羅慧寧的坐車,這廝真真正正體諒了一次什麼叫比死了親爹還難過。
  楊海亮本不想來,可袁國普硬拉著他,理由是他和張揚是同學,見了麵好說話,楊海亮後悔今天沒一早逃回靜海上課,袁國普不是拉他『露』臉來了,分明是臨死拉著一個墊背的。可楊海亮仔細想想,跟著過去也不算什麼壞事兒,反正出殯的是袁國普,惹事的也是他,說到責任,自己根本不用承擔什麼。
  羅老太因為喜歡清靜,平日家堳雂硊|有訪客,保姆很警惕的在門前盤問了一會兒,方才過來稟報。
  羅慧寧剛剛吃完早餐,正和姑母坐在花園中享受著清晨的陽光,剛剛生出的好興致又被這幫地方官吏打斷,她不想見這幫人,又擔心他們的糾纏,自己是來探親,可姑母卻是長居於此,若是因為自己的到來而打擾她老人家的清淨,自然不是什麼好事,羅慧寧向保姆道:“秦媽,你去把張揚叫出來,讓他去應付。”
  說話的時候,張揚穿著中式小褂,淺藍『色』牛仔褲,蹬著一雙白『色』網格運動鞋走了出來,笑道:“姑『奶』『奶』早,幹媽早!”
  羅慧寧向他招了招手道:“修文的書記和縣長都來了,你過去看看,跟他們所說,昨天的事情算了,讓他們以後不要來打擾老人家的清靜。”
  張揚笑道:“沒問題!”
  羅慧寧又道:“別動不動就揮拳頭,到哪兒都要搞出動靜來。”
  張揚笑道:“我從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們不打我,我怎麼都不會動拳頭。”
  司機老徐也從樓下客房堥咫F出來,張揚向他道:“老徐,跟我一起去,我幫你要修車款去。”
  老徐應了一聲,跟在張揚身後出了門。
  袁國普和楊海亮見到張揚他們出來,慌忙迎了過來,楊海亮滿臉堆笑道:“老同學,是我啊!”
  張揚笑了一聲,笑聲中卻沒有多少親近的含義,這並不是因為張揚目中無人,而是這幫人前來的動機,他已經很明白。
  楊海亮厚著臉皮湊了上去,低聲道:“老同學,我們是特地登門道歉的。”
  張揚淡然笑道:“沒那必要,事情都過去了,誰還老想著不開心的事情啊?”
  楊海亮將袁國普介紹給張揚道:“老同學,這位是我們縣委袁書記。”
  袁國普慌忙伸出手來,張揚笑了笑沒跟他握手,袁國普的手僵在那堙A當著自己人的麵好不尷尬。
  楊海亮道:“要不我們進去說話。”
  張揚道:“算了,老人家不喜歡外人打擾。”
  袁國普道:“張市長,平雲社的早茶不錯,咱們一起去喝茶吧。”
  張揚居然接受了他的這個邀請,老徐也跟著他們一起來到了平雲社,青陽鎮的這座小茶社已經開了幾十年,前來喝茶的都是當地人,他們到的時候,店堥S有多少人,袁國普因為父親在青陽鎮定居的緣故,對間小茶社很熟悉,他抵達之後,茶社老板直接將他們引入了雅間,也是這茶社內唯一的一間。
  袁國普等張揚坐下了,方才跟著坐下,司機老徐有生以來第一次跟這麼多的官員坐在一起,心中感到有些新鮮,又感到幾許興奮。
  茶水和點心上來之後,袁國普親自起身給張揚到了一杯茶,然後端起來敬給張揚,他的舉動讓張揚也不禁為之一怔,這個袁國普不簡單,身為修文的一把手,昨天當眾向自己下跪還可以理解,畢竟是孝子身份,今天給自己倒茶認錯,這種能屈能伸的人,心胸絕不尋常。
  張揚接過了他遞來的茶盞。
  袁國普道:“張市長,昨天的事情實在太抱歉了,我正式向您道歉!”
  張揚淡然笑道:“袁書記客氣了,你們修文的警察很厲害啊!”
  袁國普道:“我已經明令追究昨天幾名肇事警察的責任,還請張市長不要放在心上。”
  張揚心中暗笑,這廝太小看羅慧寧的心胸了,昨天如果不是裘文勝惹事,這場衝突本來可以避免,張揚道:“事情過去就算了,不過那個姓裘的警察太囂張了,國家給他那身警服並不是讓他作威作福的。”
  袁國普連連點頭,他恭敬道:“已經處理了。”
  老徐跟在張揚身邊底氣也足了不少,他大聲道:“我們的車被砸了怎麼辦?”
  楊海亮笑道:“老師傅別生氣,那輛車我們負責維修,所有修車的費用,我們都會承擔。”
  張揚卻道:“老楊啊,你這話我可不讚同,車子被砸了,的確讓人惱火,可也不能用公款修車啊,公家的錢還不是老百姓納稅得來的,怎麼可以動用公款呢?”
  楊海亮被他說了個老臉通紅,尷尬道:“老同學,你誤會了,不是用公款,修車讓肇事者自己負責,從他們的工資獎金中扣除。”
  張揚差點沒笑出聲來,那一棒子下去至少得好幾千塊,姓裘的一年能掙多少,這下要肉疼了。
  袁國普喝了口茶道:“昨天市委梁書記狠狠批評了我,說我大搞鋪張浪費,在社會上造成了惡劣的影響,會讓老百姓產生不好的看法。”他之所以提起梁天正是為了在張揚麵前表『露』和梁天正之間的關係,希望張揚能看在梁天正的麵子上既往不咎,放他一馬。
  張揚道:“袁書記的孝心可嘉,可在這件事的處理上的確有欠考慮。”
  袁國普道:“張市長,其實當領導的也不容易,我自問做官清清白白,公正廉潔,從政以來,時刻嚴以律己,可有些事並非我能控製,拿我父親出殯這件事來說,我隻想著從簡辦理,也隻通知了少數幾位親朋好友,可沒想到昨天聞訊趕來的竟然這麼多,或許是因為我這個縣委書記的身份,屬下基層幹部們都想借著這個機會在我麵前有所表現,人家來了,我總不能趕他們走,至於警車開道,根本不是我的安排,我甚至都不知道,若是我知道,我一定會阻止。”他說得這番話大半都是實話,可也有謊話,警車開道他早就知道,不過也沒反對。
  楊海亮道:“警車開道是我安排的,本意也不是開道,是看到當天來送殯的人太多,所以讓警察過來幫忙維持秩序,以免影響到老百姓的正常生活,誰曾想他們越維持越『亂』,反而幫了倒忙。”
  張揚道:“算了,事情過去了就不要提了,我們也隻是修文的過客,生老病死,誰都躲不過這道坎兒,袁書記身為人子,盡孝也是應該的,鬧事的也是那些警察,事情說開了就好。”他這會兒表現的倒是大度,主要原因是羅慧寧已經說過不必繼續追究,張揚也不能去違背幹媽的意思。
  袁國普也沒想到今天張揚這麼好說話,心中也踏實了許多,他對張揚倒是沒有任何的恨意,因為他不敢恨,對方的身份背景又豈是他能夠相比的。
  楊海亮又跟張揚套了幾句近乎,張揚敷衍了幾句,就起身告辭,幾個人一起下樓,走出茶社的時候,張揚不忘叮囑他們道:“昨天的事情大家隻當沒有發生過,羅老太太年事已高,喜歡清靜獨居,不喜外人『騷』擾,我的意思兩位應該明白。”
  袁國普和楊海亮同時點頭,人家是在告訴他們,不希望他們打擾老太太的寧靜。臨分手之前,袁國普和楊海亮很客氣的跟老徐打招呼告辭。
  老徐跟著張揚打心底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自己活了一輩子還從沒像這兩天那麼威風過。
  張揚看到老徐表情複雜,還以為他擔心那輛奔馳商務車的維修費,笑著安慰他道:“老徐,車的事情不用你過問,我會向海龍解釋。”
  老徐由衷道:“謝謝張市長。”
  兩人走到羅老太的宅子前,發現一個人鬼鬼祟祟的站在那輛奔馳商務車前,老徐現在的膽氣壯了,大吼道:“什麼人?”
  那人嚇了一跳,轉身想跑,可手堛漸皏]掉在了地上,他慌忙去撿皮包的時候,張揚和老徐已經來到他的麵前,原來這人竟然是青陽鎮派出所所長裘文勝。
  裘文勝鼻青臉腫,戴著墨鏡,鼻梁上還貼著一塊膠布,樣子說不出的狼狽,看到張揚和老徐來到麵前,他知道自己躲不掉,咧開嘴笑了笑,『露』出被張揚打豁的牙齒,說實話這笑比哭還難看。
  老徐怒道:“你又想幹什麼?想劃車?”他擔心車子,緊張的去檢查車身。
  裘文勝擺了擺手道:“你們別誤會,我……我是來賠償車錢的。”
  張揚不無嘲諷的笑道:“怎麼今兒開竅了?”
  裘文勝道:“張市長,我有眼不識泰山,還望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見識,我剛剛找人看過了,這車連鈑金帶噴漆估計要兩千多塊,我帶來了三千塊,如果不夠,我再補上。”他把皮包遞了過去。
  張揚眼皮都沒翻一下,轉身就走,向老徐道:“老徐,你留著吧。”
  老徐才不跟他客氣,一把將皮包接了過來。
  裘文勝還不忘道歉:“對不住了,徐師傅,謝謝啊,謝謝啊!”
  羅慧寧原本想在修文多呆兩天,可心情被修文的這些地方官吏給擾『亂』了,僅僅呆了一天,就決定離開,張揚提議去陪她去靜海散心,羅慧寧答應了下來。
  羅慧寧這段時間的心情一直都不好,女兒文玲始終不醒人事,兒子文浩南雖然在張揚的勸說下回到了家堙A可和父母之間始終有一層隔閡。
  張揚看出羅慧寧情緒不高,微笑道:“幹媽,怎麼?還為了修文的事情生氣?”
  羅慧寧笑道:“你這孩子,我像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嗎?”
  張揚道:“浩南最近怎麼樣?”
  羅慧寧道:“好多了,表麵上看似乎恢複了過去的樣子,工作甚至比過去還要努力,根據上級領導的反應他表現還算出『色』。”
  “那您擔心什麼?”張揚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猜到羅慧寧擔心的是什麼,她擔心的仍然是文浩南的感情歸屬。
  羅慧寧道:“十月萌萌會不會回來?”
  張揚搖了搖頭:“不知道,嫣然沒提過。”
  羅慧寧歎了口氣,目光投向車窗外。
  張揚道:“上次我去京城跟浩南談過,我覺著他還是一個很灑脫的人。”
  羅慧寧道:“或許是,不過在感情上他絕不像你能夠拿得起放得下。”
  “幹媽,您這是罵我吧?”
  羅慧寧笑道:“罵你做什麼?我看到那一個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兒圍著你團團轉,我這個做媽的都為她們不值,這麼好的女孩子怎麼都看上了你這個嬉皮笑臉的家夥。”
  張揚笑道:“幹媽,我好歹也是一個國家幹部,您可別『亂』說話,影響我黨的幹部形象。”
  

Snap Time:2018-10-20 04:28:11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