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一十八張撥雲現日(下)


    第四百一十八張【撥雲現日】(下)

    朱俏雲不由得啊!了一聲,想不到張揚做事這麼冷血。

    張揚笑道:“你還當真了,咱們總不能帶著這兩個累贅回去,先回去,然後讓警察來找他們吧。”

    朱俏雲點了點頭,和張揚一起向外走去,兩人剛剛走到防空洞的出口,一聲清脆的槍聲響起,幾乎在同時,張揚出於本能,一把將朱俏雲推到一邊,他的左肩如同被蚊蟲叮咬了一下,瞬間失去了知覺,張揚右手以驚人的速度掏出了手槍,瞄準了上方探出的頭顱,隻一槍,就將對方擊斃。

    朱俏雲驚聲道:“你受傷了?”

    張揚搖了搖頭道:“小問題,不妨事!”,事實上他並不像自己所說的那樣輕鬆,鮮血瞬間已經將他肩頭的衣服染濕,張揚迅速點中了自己的幾處『穴』道,止住流血,避免失血太多。因為擔心外麵還有埋伏,張揚讓朱俏雲稍等片刻,他先爬上防空洞,確信外麵沒有其他人埋伏,這才打手勢讓朱俏雲上來。

    被張揚一槍擊斃的黑衣人趴在防空洞的邊緣,鮮血沿著防空洞的石壁流出好長一道痕跡。朱俏雲不敢看那名死者,張揚利用身體擋住那名死者,避免朱俏雲看到死者的慘相,帶著她重新返回石屋,石屋內彌漫著刺鼻的火『藥』味道,帳篷上也多出了好幾個彈孔。

    此時天『色』已經放亮,天『色』雖然陰沉,可是風雨停歇。他們來到小島的沙灘之上,肆虐咆哮了一夜的海浪此時忽然變得溫柔起來,他們的快艇旁停泊著一輛白『色』中型快艇,朱俏雲道:“還不錯,給我們送來了一份禮物。”

    張揚笑了笑,他的麵容有些蒼白,朱俏雲關切道:“你傷在哪?”

    張揚道:“沒事,肩頭,出血已經止住了,咱們先回去再說。”

    朱俏雲有些擔心的看著他,從快艇內找出救生衣給張揚穿上。

    快艇向海岸線駛去,張揚靠在後座上,閉上雙目,右掌探入衣領內,捂住自己的左肩,他不記得這是第幾次中彈了,每次受傷都讓他明白一件事,自己在這世上並非是無敵的,任何現代化的武器都可以輕易奪去他的生命。護體罡氣在子彈的麵前根本不堪一擊,子彈傷及了他肩頭的血管,張揚不敢冒險將彈頭『逼』出,一旦缺少了彈頭的壓迫,會引發傷口大量的出血。

    朱俏雲駕駛著快艇,平穩的向海岸線駛去,『潮』濕的海風將她的黑發吹起,宛如黑『色』的綢緞一般飄舞,朱俏雲道:“那些人究竟是不是唐興生派來的?

    張揚道:“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毀滅證據,狗急跳牆,唐興生為了阻止我們揭穿他的老底,必然孤注一擲。”

    朱俏雲道:“我們將這些證據送往何方?南錫方麵究竟誰才可信?”

    張揚低聲道:“我相信多數人和唐興生是沒有牽扯的,他雖然是南錫市政法委書記,卻沒有到一手遮天的地步。”隨著臨近海岸,手機終於有了信號。張揚想起了一個人,他的老朋友張德放,張德放來南錫擔任公安局副局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直都很低調,張揚來靜海學習之前曾經想過要去找他,可一直都沒有機會,前兩天朱俏雲被誣陷盜竊,張揚也想過讓張德放出麵,可隨後發生的事情證明全都是唐興生在幕後起作用,張德放僅僅是公安局副局長,就算找他也起不到太多的作用,隻能讓他為難,於是張揚打消了麻煩他的念頭。可現在不同,張揚已經得到了唐興生違法『亂』紀的證據,扳倒唐興生,對張德放這個公安局副局長來說意味著大功一件,也為他掃平了前進道路上的障礙,張揚送給張德放的這個人情不可謂不大。

    張德放被電話鈴吵醒的時候時間剛剛是早晨五點二十分,張德放有些鬱悶的嘟囔了一句,看到手機上顯示的號碼,他猶豫了一下,張揚!

    張德放之所以猶豫不是沒有原因的,張揚當街怒打警察的事情鬧得很大,身為南錫公安局副局長的他當然知情,張德放為人圓滑,他來南錫的時間不久,根基還沒有站穩,再說唐興生此人風頭正勁,張德放自從來到南錫和他相處還算愉快,他聽到可靠的消息,唐興生極有可能調往省擔任公安廳副廳長,而且是下屆公安廳廳長的熱門人物。權衡利弊,張德放自然不願為了張揚和唐興生翻臉,這些麻煩事,他還是躲得越遠越好。

    張德放望著手機始終沒去接,等到手機鈴聲停下來,他方才舒了口氣。

    可沒過多久,他的傳呼也響了起來,張德放拿起傳呼,看到上麵一行字——張德放,我抄你大爺!

    本應該是『操』,尋呼台嫌這字兒太難聽所以給屏蔽了。

    張德放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這廝真是個惹禍精,今天又不知有什麼事麻煩自己,他正猶豫要不要給張揚回過去的時候,手機又響了。

    張德放沒奈何,拿起了電話,這次接的倒是爽快,不等張揚說話,他先裝出有些生氣的樣子:“誰啊?還讓不讓人睡覺?”

    張揚冷笑了起來:“張德放,你少給我裝蒜,馬上給我穿衣服起來,出大事了!”

    張德放還裝呢:“張揚啊!你小子怎麼一大早就吵我睡覺?”

    “你睡個屁,再睡,南錫市公安局長就落別人頭上了!”

    張德放聽到這話頓時來了精神,他低聲道:“什麼事?你又搞什麼?”

    張揚道:“我也不跟你廢話,你現在馬上行動,挑選南錫市公安局內你的親信手下準備出動,唐興生的貪汙犯罪證據全都掌握在我手上,昨晚派了幾個人想要把我滅口,今天我就要找他算總賬!”

    張德放聽得心驚肉跳,這事情實在太突然了,平時也沒聽說過唐興生貪汙犯罪的事情,他一直都以為唐興生是個好官呢。他半信半疑道:“張揚,話可不能『亂』說,唐局的口碑和官聲都不錯!”

    張揚道:“怎麼一陣子沒見,你變得這麼虛偽?最希望他倒台的是不是你?他是不是你前進道路上的攔路虎?”

    張德放苦笑道:“話可不能這麼說……”

    張揚打斷他的話道:“你趕緊行動吧,看在咱倆一場朋友的份上,我把這個立功的機會送給你了,實不相瞞,這次我來靜海,有一個重要的使命就是查唐興生的事情,我可代表省紀委,昨晚我在北島遇到了襲擊,有四名歹徒攜帶武器想要殺我滅口,被我幹掉了兩個,還有一條狗,剩下的兩名歹徒被我銬起來扔在後山的防空洞。”

    張德放聽到這才意識到事情真的無比嚴重,他驚聲道:“你殺人了?”

    張揚道:“不是殺人,是正當防衛,我有目擊證人!”

    張德放道:“我馬上行動!”

    張揚道:“唐興生有問題,這件事你不要驚動他。”

    張德放道:“你在哪?我去找你!”

    張揚道:“你先把那些歹徒找到再說,我還有其他事情要辦,對了,別忘了派幾個人盯住唐興生,提防他畏罪潛逃。”

    張揚掛上電話,馬上給宋懷明打了過去。宋懷明看到張揚這麼早打電話過來,馬上就猜到張揚一定在唐興生的案情上取得了重大突破,他接通電話,聽張揚將目前的進展簡略的講述了一下,宋懷明道:“你做得很好,我馬上會派出工作組前往南錫,務必將唐興生的案情查個水落石出,在工作組前往南錫和你取得聯係之前,你最好不要采取進一步的行動。”

    張揚點了點頭道:“證據我已經全部得到了,上麵有唐興生貪汙受賄的證據,不過目前還無法證明唐興生和朱俏月的死有直接關係。”

    對宋懷明來說掌握唐興生貪汙受賄的證據已經足夠了,他低聲道:“事情要一步一步的來,隻要找到突破口,就不怕他不把所有的事情交代出來。”宋懷明停頓了一下道:“目前你的處境比較危險,假如昨晚那些人是唐興生派出的,他還會不惜一切找到你毀滅證據。”

    張揚道:“就怕他不出手,他隻要敢出手,就會『露』出更多的馬腳。”

    宋懷明道:“一切小心為上,我可不想你有什麼閃失。”

    他的一句話讓張揚感到莫名溫暖,張揚道:“宋叔叔,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

    朱俏雲將快艇駛向沙灘,兩人從沙灘上跳了下去,朱俏雲看到張揚蒼白的臉『色』,有些擔心道:“我送你先去醫院。”

    張揚道:“我先回賓館取車,咱們馬上去南錫!”

    唐興生的目光充滿著不安,他不時望著書房牆上的時鍾,這一夜他都沒有睡過,當時鍾指向五點半的時候,他再也沉不住氣,拿起手機迅速撥通了一個號碼:“怎麼回事?這麼久了,怎麼還沒有消息?”

    電話中傳來一個低沉嘶啞的聲音:“北島那是盲區,手機沒有信號,放心吧,很快就會有消息……”聲音突然中斷了,那人有些驚慌道:“不好,張揚回來了,他去一招取車了!”

    唐興生感覺到眼前一黑,有些無力的靠在椅子上,低聲道:“你看清楚了?”

    “沒錯就是他!”

    唐興生咬了咬牙,張揚回來就意味著他派去的人以失敗告終,他瞬間做出了決定:“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付出怎樣的代價,都要把他給我除掉,絕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靜海!”

    “你放心……”

    “我不放心!”唐興生失去控製的大喊起來,他站起身,聲音因為激動和緊張而變得有些顫抖:“阻止他,必須阻止他,不然一切都完了!”

    張揚開著他的皮卡車出了靜海一招,在門前,等待在那的朱俏雲上了汽車,朱俏雲看到張揚的臉『色』不好,她輕聲道:“你去後座歇一歇,我來開車!”

    張揚點了點頭,他來到後座,從儲物箱內拿出急救包,脫掉已經被血水沾濕的t恤衫,用酒精和碘伏簡單的清理了一下傷口,又在傷口上塗抹了一些他自己配製的金瘡『藥』,傷口麻酥酥的,雖然疼痛和出血止住了,可彈頭仍然在麵。

    朱俏雲從後視鏡內望著張揚,低聲道:“我送你去醫院。”

    張揚道:“去嵐山,南錫太不安全。”

    朱俏雲點了點頭,驅車向前方駛去。

    張揚選擇前往嵐山不僅僅因為嵐山的路途較近,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目前無法確定唐興生的事情牽動了了多少人,現在的南錫對他們來說可謂是危機四伏。嵐山是個安全的地方,市長常頌和他的關係很好,副市長秦清和他之間的關係更是無需多說。

    從昨晚遇刺的事情就可以看出,唐興生已經孤注一擲,有道是狗急跳牆,在這種狀況下,暫避鋒芒應該是最明智的選擇。

    皮卡車駛出靜海,天空中下起了暴雨,張揚換上了一件紅『色』的t恤衫,紅『色』代表喜慶代表吉利,這樣的『色』彩也可以讓他傷口滲出的些許鮮血不至於那麼顯眼。

    

Snap Time:2018-04-25 00:37:09  ExecTime: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