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一十八章撥雲現日(上)


    第四百一十八章【撥雲現日】(上)

    日記到這嘎然而止,朱俏月怕什麼已經不言自明,朱俏雲因為姐姐悲慘的命運而情緒低落,張揚也不知如何寬慰她。

    夜『色』深沉,風雨卻沒有絲毫減弱的跡象,雖然在島頂的石屋,卻仍然能夠清晰地聽到驚濤拍岸的聲音,狂風撕扯著海麵掀起巨大的海浪,然後重重摔打在礁石之上,將海浪撞得粉身碎骨,海浪拍打夜空的聲音,海水爆裂在空氣中的聲音交織在一起,讓人真切的感受到自然界的強大威力,讓人的內心為之震顫著。

    朱俏雲打開帳篷內的小燈,鋪好睡袋,向張揚道:“早點休息吧,明天如果風雨可以停歇的話,我們盡早回去。”

    張揚點了點頭,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對張大官人來說並不是第一次擁有這樣的經曆,可共同睡在一個帳篷還是新鮮的經驗,不過張揚也不是見『色』起意之輩,咱『共產』黨員,國家幹部這點自製力還是有的,雖說朱俏雲身材也十分的惹火,可男女之間也應該有純潔的革命友誼。

    朱俏雲並不知道張揚此時的思想鬥爭,她鑽入自己的睡袋悄然睡去,不過手中還握著一把鋒利的軍刀,由此張大官人看出了人家對自己的警戒之心,如果自己敢『摸』過去,朱俏雲肯定會毫不猶豫的一刀在他身上紮出一個血窟窿。

    張揚笑著搖了搖頭,朱俏雲把自己的思想境界看得太低了,他也鑽入睡袋中,沒多久朱俏雲就關上了小燈,海浪拍擊礁石的聲音越發急促。黑暗中朱俏雲道:“張揚,唐興生是南錫市政法委書記,單單依靠這些證據能夠扳到他嗎?”

    張揚道:“不用怕,像這種害群之馬必然會受到法律的嚴懲。”

    朱俏雲道:“中國的官場上從來都是官官相護,這些官員同氣連枝,相互勾結,我們這次觸動的不僅僅是唐興生一個人的利益。”

    張揚哈哈大笑:“你把中國的官場想得太黑暗了,像唐興生這樣的官員畢竟隻占少數,多數幹部還是好的,你知道官官相護,也應該知道另外一句話。”

    “什麼?”

    “大難臨頭各自飛!”

    朱俏雲笑了起來,她小聲道:“謝謝你張揚,我會永遠記得有你這樣一位朋友。”

    朱俏雲的這句話讓張揚的內心暖融融的,這句話等於證實了自己的高尚,張大官人決定要一直高尚下去。

    兩人談了很久,談過去,談人生,談彼此的工作,張揚發現朱俏雲的心態就像一個世外高人,如果不是她姐姐的事情,她是不會摻和到這種現實社會中來。

    朱俏雲道:“我最喜歡的生活就是和那些海洋生物在一起!”

    張揚道:“你的未婚夫呢?”

    提起這件事,朱俏雲的聲音充滿了甜蜜:“他是個一心撲在海洋研究上的人,我們共同的特點就是都喜歡海洋,我沒有告訴他我姐姐的事情,我不想他介入,也不想他為我擔心,等這件事結束之後,我會盡快回到過去的生活中去。”

    張揚道:“放心吧,很快這件事就會結束!”

    朱俏雲嗯了一聲,然後長時間的沉默下去。

    張揚也閉上眼睛數著海浪,沉沉睡了過去。

    淩晨三點鍾的時候,張揚忽然被朱俏雲給推醒了,他睜開雙目,卻見朱俏雲向他做出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壓低聲音向他道:“有人來了!”

    張揚內心一怔,這樣的天氣什麼人會冒險來到這座小島。他站起身跟著朱俏雲向窗前走去,卻見他們停船的位置有燈光閃爍,應該是有船靠岸,外麵的風雨已經減弱了許多,看來這條船是在風雨減弱之後前來北島的。張揚第一個念頭就是,也許這艘船是過來搜救他們的,他們租船未歸,租船的老板說不定報了警,可轉念一想並不像。

    朱俏雲有些害怕的抓住張揚的手臂,低聲道:“他們一定是想來毀滅證據的。”

    張揚低聲道:“事情未必會像你想象的這麼壞。”不過他嘴上這麼說,可心中也這樣想。

    朱俏雲道:“先藏起來,這很危險。”

    張揚點了點頭,朱俏雲迅速整理了一下,和張揚一起離開了石屋,離開之前,她將帳篷的小燈打開,張揚馬上明白了她的動機。

    朱俏雲低聲道:“後山有座防空洞,我們到那先藏起來。”

    張揚對這的地形不熟悉,當然一切聽從朱俏雲的安排,他也沒把前來的人當成一回事兒,如果真的是過來滅口的,剛好他抓住人證,來一個他抓一個,來兩個他抓一雙,張大官人這點信心還是有的。

    朱俏雲帶著張揚冒著細密的雨水向後山的防空洞走去,現在的風力已經減弱許多,雖然雨水未停,但不至於影響到他們行進的速度。

    行走的途中張揚不停回望,山下的燈光已經熄滅了,那群不速之客應該已經上山了。

    朱俏雲提醒他道:“趕緊走,千萬不要讓他們發現我們的蹤跡。”

    張揚道:“就算發現也沒什麼大不了。”

    朱俏雲可沒有他這樣的自信,有些緊張道:“萬一他們有槍呢?”

    張揚不屑的笑了笑,不過他也不敢過於輕敵,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天知道來了多少人,萬一有幾個躲在暗處放黑槍的,自己也沒把握毫發無傷,就算他有把握,可朱俏雲呢?張揚道:“咱們先躲一躲,等回去再找他們算賬。”

    朱俏雲帶著張揚來到防空洞口,先沿著扶梯垂直向下,然後出現了一個黑漆漆的洞口,朱俏雲打開手燈,照『射』前方,卻見門外刷著標語,打倒美帝國主義。

    這種防空洞在文革的時候修建了不少,朱俏雲道:“這條防空洞貫穿整個小島,不過中間一段後來被人堵死了,作為藏身之處應該沒有問題……”她的話沒說完就聽到了幾聲沉悶的槍聲。

    朱俏雲和張揚對望了一眼,她的話被驗證了,果然有人帶槍前來,可以推測到,這幾槍是打在帳篷上的,假如他們沒有及時發現那些潛入者,隻怕現在身上已經多了幾個槍眼。張揚咬牙切齒的罵道:“媽的,我非弄死這幫孫子不可。”

    朱俏雲道:“他們有槍,千萬不要衝動!放心吧,這防空洞很隱蔽,他們

    找不到這。”

    張揚沒說話,朱俏雲將那柄野營斧交給張揚,以備不時之需,在防空洞中等待了大約二十分鍾,外麵忽然隱約傳來犬吠的聲音,朱俏雲驚聲道:“狼犬!”

    張揚冷笑道:“真是不簡單,居然連狼狗都帶來了!”

    朱俏雲秀眉微顰道:“狼犬循著我們的氣息一定能夠找到這,張揚,咱們繼續往前走!”

    張揚搖了搖頭道:“往前走也是死路一條,他們隻要敢過來,我就把他們一網打盡!”他向朱俏雲道:“你先去麵藏起來。”

    朱俏雲搖了搖頭道:“不,我要留下來幫你!”

    張揚笑道:“別幫倒忙行嗎?他們有槍,我一個人還有把握躲過子彈,可加上你,我肯定會分神。”

    朱俏雲聽他這樣說也隻好點了點頭,叮囑道:“你千萬要小心!”

    張揚道:“應該小心的是他們才對!”

    朱俏雲向後走去,她也沒有走出太遠,很快就聽到犬吠聲越來越近。

    防空洞口,一條狼犬站在那衝著洞口不停吠叫。

    四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圍攏在洞口外,其中身材稍矮的那名男子道:“我先下去,老二老三跟著我下來!老四在外麵守著。”

    他右側的男子道:“老大,還是讓黑牙去探探路,麵肯定有埋伏!”

    矮個男子揮舞了一下手臂,狼犬一雙眼睛閃爍著幽光,它沿著鐵梯一步步走了下去,四名男子也依次來到防空洞內,他們手中全都拿著手槍。

    矮個男子蹲下身,『摸』了『摸』狼犬的背脊,附在他耳朵上輕聲耳語,那狼犬無聲無息地竄了出去。

    幾個人用手燈照『射』前方,跟著狼犬衝向前方。

    狼犬前衝的速度奇快,張揚發現的時候,狼犬距離他不過五米的距離,那條狼犬後腿蹬地,牛犢一樣的身軀騰空而起向隱藏在暗處的張揚撲去。

    張揚揮動手中的野營斧,準確無誤的劈砍在狼犬的脖子上,狼犬雖然凶猛,可是在張大官人的這一斧之下,頓時身首異處,連吭都沒吭,就摔倒在地麵之上。

    “黑牙!”伴隨著一聲悲吼,蓬!的一聲,子彈『射』向張揚,張揚及時縮了回去,子彈『射』中他藏身處的水泥柱,煙塵彌漫,刺鼻的火『藥』味充斥在防空洞中,隨後又連響起數聲槍響,張揚背靠牆壁,緊咬鋼牙,看來今兒要大開殺戒了。

    他凝神聽去,腳步聲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對方也十分的小心,張揚慢慢蹲下,抓起地上的一個拳頭大小的水泥塊,向對麵牆壁扔去,水泥塊撞擊牆壁的動靜驚動了那些潛入者,他們一起舉槍向聲響發出的地方『射』去。

    張揚抓住這難得的時機,身體騰躍而出,手中的野營斧脫手甩了出去。

    槍火迸『射』的那,照亮了黑暗的防空洞,野營斧宛如風車般在空中旋轉,斧刃深深嵌入那名身材最高者的頭顱。

    矮個男子悲吼道:“老二……”他瞄準張揚連發兩槍,張揚的身軀鬼魅般在防空洞內左右躲藏,不等對方反應過來,他已經衝到他們的麵前,雙拳分別擊中兩人的下頜,將兩打得仰麵倒了下去,張揚的重拳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承受的,兩人摔倒在地上頭顱撞擊在堅硬的水泥地麵發出蓬!地一聲。

    張揚鬆了口氣,借著手燈的光亮,他將地上的手槍拾起,再看那名高個男子,野營斧深深嵌入他的頭顱之中,鮮血和腦漿從傷口中不停流了出來,手足不停抽搐,顯然已經活不成了。

    張揚在幾人的身上搜索了一下,竟然在其中兩人的身上找到了手銬,他倒吸了一口冷氣,難道這些人竟然是警察?

    朱俏雲聽到外麵已經沒有了動靜,內心中忐忑到了極點,軍刀的刀柄都被冷汗濕透。

    張揚轉身道:“可以出來了,安全了!”

    朱俏雲這才鬆了口氣,她來到張揚身邊,張揚正在用手銬將那兩人銬住,當朱俏雲的目光落在那名被野營斧劈死的男人身上,嚇得發出大聲的尖叫。

    張揚輕輕拍了拍她的肩頭表示安慰。

    朱俏雲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鎮定下來:“你……殺人了……”

    張揚道:“正當防衛,殺了一個,還好抓住了兩個。”

    此時那名矮個男子醒了過來,他痛不欲生的大吼道:“混蛋,你殺了我弟弟……”

    張揚揚手就給了他一個耳光:“如果不是你們想殺我,也不會鬧到這種地步,這就叫代價。”

    “代你媽……”

    張揚衝著他的鼻子!地一拳,打得那男子鼻破血流,倒在地上又昏『迷』了過去。張揚冷冷道:“全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朱俏雲帶了相機,她拿出相機照著幾個人的臉拍了一遍。

    張揚起身道:“我們離開這!”

    朱俏雲道:“他們怎麼辦?”

    張揚不屑道:“讓他們自生自滅!”

    

Snap Time:2018-07-18 11:11:50  ExecTime:0.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