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一十五章錦灣(下)


    第四百一十五章【錦灣】(下)

    王廣正一旁道:“張老弟,我跟賓館方麵說過了,等你回來就幫你調房。”

    張揚卻搖了搖頭道:“不用,搬來搬去的挺麻煩的,我都住習慣了,這33號位置在一招內最好,房間超大,清淨,還有這麼漂亮的觀海平台,打著燈籠沒處找,你隻要跟他們說,別讓其他人過來打擾我就行。”

    王廣正聽他這樣說,隻能作罷,其實人家賓館巴不得有客人願意入住呢,隻要住人,人氣就會慢慢上來了,以後再有客人因為過去的凶殺案說三道四的,就可以說,人家張市長都住過,怎麼不見人家有事?

    本來王廣正是要親自送老同學返回南錫的,既然張揚願意相送,他就省得跑這一趟,王廣正把徐光勝送上車,不忘向張揚道:“張老弟,等你下周回來,我請你吃飯,咱們哥倆坐一起好好聊聊。”

    張揚笑著答應了下來,人很多時候是不打不成交的,王廣正本不是什麼大『奸』大惡,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任何上了張揚皮卡車的人都會對這車的配置感到驚奇,徐光勝也沒有例外,這樣的皮卡車他也是頭一次見。徐光勝讚歎道:“這車太夠勁了!”

    張揚笑道:“朋友幫忙弄的。”

    徐光勝道:“幫你改裝的絕對是個高手。”

    張揚心中暗想,國安負責改裝車輛的專家肯定是國內一流的高手,能進國安的,有哪個不是出類拔萃的人物,想到這一層,張大官人也不禁得意起來,自己無疑是國安中的翹楚人物。

    徐光勝對張揚還是很感興趣的,他覺著張揚的身上有著太多的神秘『色』彩,這麼年輕,竟然擁有這麼多不可思議的本領,這樣的人他從沒有見到過,這次的靜海之行證實了他大哥徐光然所說的事情。

    張揚道:“徐書記最近身體怎麼樣?痛風病有沒有再犯過?”

    徐光勝笑道:“完全好了,張市長,你的醫術真是非同凡響,我拿著你給我大哥開得『藥』方問過許多專家,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張揚道:“祖傳的偏方,我祖上有位醫生,他留下一本醫書,上麵有很多疑難雜症的治療方法,我上衛校的時候才開始研究,可惜我天資愚魯,到現在也沒有太多長進,感覺在醫學上沒有什麼前途,所以才棄醫從仕。”

    徐光勝道:“張市長太謙虛了。”

    張揚道:“不是謙虛,是事實,我到現在連行醫執照都沒有,幫你大哥看病,純屬無證行醫,你千萬別舉報我啊!”

    徐光勝被張揚的玩笑話逗笑了,他真誠邀請道:“有機會來南錫做客,我代表我大哥邀請你!”

    張揚道:“南錫我會去,畢竟要在靜海呆五十多天呢。”

    徐光盛笑道:“好,你來南錫,我來做東。”

    汽車駛入南錫市區,徐光盛住在南方玫瑰園,張揚一直將他送到大門外,徐光盛道:“沿著這條路一直往西開,大約十五公的地方有路標指示牌,你按照上麵的標誌往南拐,一路開下去就可以到達錦灣了。”

    前往錦灣的路很好走,因為是南錫的重點景區之一,所以這一路上車輛不少,張揚按照徐光盛所說的路線一路前行,來到錦灣入口的停車場,看到車輛牌號大都是外地的,他停好車,先給秦清打了個電話。

    秦清還沒有動身,讓他先去輔明書院等著,房間也已經訂好了,是用張揚的名字預約的。

    錦灣村內不允許任何車輛出入,張揚在門口買了五十元一張的門票,隨著遊人走入錦灣,首先看到的就是兩棵巨大的榕樹,綠蔭如蓋,遮天蔽日,再往前行就是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河,想要進入錦灣,必須越過這條小河,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座拱橋,橋型各異,因為年月久遠,小橋之上青苔處處,寫滿歲月的痕跡。

    站在小橋之上,舉目望去,一片白牆青瓦的村落映入眼簾,古村籠罩在淡紫『色』的暮靄之中,充滿了神秘的『色』彩,霞光將腳下的小河染得五彩繽紛,河水清澈,遊魚曆曆可數。

    張揚往村內走去,隻覺空氣濕潤,景『色』秀美,非清新明秀所不能形容。

    輔明書院位於錦灣村的東南,沿著青石板路來到書院前,這座書院和錦灣的多數建築一樣,都改作了商業用途,輔明書院最早見於明末,後來清兵入關之時,成為忠臣義士匯聚之地,最終被清兵圍剿,將書院內的所有人屠戮一空,然後將輔明書院付之一炬,直到乾隆皇帝登基之後,下江南之時了解到這件事,禦筆親批重修輔明書院,不過輔明改為輔民,這一名稱一直延續到清末,滿清滅亡之後,書院重新改為輔明書院,隻可惜再也不複昔日繁榮景象。到了文革時期,書院再遭浩劫,被衝動的紅衛兵們選為破四舊的首要目標,將書院損毀嚴重,後來村民們分隔後作為居所,直到九十年代,錦灣開發旅遊,南錫市『政府』方才出資重新修建輔明書院,其實等於在原址上的重建,如今的輔明書院已經成為一座現代化的酒店,星級評定也已經掛上了四星級。

    張揚來到服務台將自己的姓名和身份證送上,打扮的就像五四時期女學生的服務員將他引領到房間門前,這是輔明書院最好的房間之一,房間三十多平方,分成臥室和工作區,房內的陳設也古『色』古香,推開隔窗可以看到讓錦灣得以揚名的地方——錦灣。

    此時晚霞漫天,錦灣的水被映得紅彤彤的,張揚忽然想起路上聽到的一個典故,據說清兵圍剿輔明書院的時候,殺死那些手無寸鐵的書生,鮮血將錦灣染紅了,他不覺又聯想起33號別墅,相比而言,輔明書院的殺氣更重一些,這還不知藏著多少冤魂。

    秦清在晚上七點的時候方才來到輔明書院,她穿著尋常的t恤,牛仔褲,帶著紅『色』棒球帽,帶著黑框眼鏡,一些偽裝還是必要的。

    秦清剛剛進入房內就被張揚整個抱了起來,她勾住張揚的脖子,啐道:“大熱的天,你幹什麼?”

    張揚道:“因為太熱,所以想瀉瀉火!”

    秦清伸手在他胸前輕打了一下:“別胡鬧,我中午到現在都沒吃飯,咱們去吃飯。”

    張揚這才將她放下,在她俏臉上吻了一記:“我說清姐,都說你多少次了,工作起來不要這麼玩命,累垮了身體,我該有多心疼。”

    秦清的額頭抵在他的肩膀上,小聲道:“就是要你心疼我……”隻有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秦清方才能夠放下自己女強人的假麵,做個小鳥依人的溫柔女『性』。

    兩人稍稍準備了一下,離開輔明書院,沿著曲曲折折的小路走向錦灣,錦灣的商業集中在錦灣兩側的河岸,南錫旅遊業發展水平很高,旅遊業的發展促進商業繁榮的同時也削弱了這座古村的人文氣氛,錦灣兩側到處都可以聽到觥籌交錯,歡聲笑語。

    秦清不喜人多,這不僅僅是因為她害怕有人會認出她,還和她本身的『性』格有關。

    張揚也不喜歡人多,因為他想要和秦清享受這難得的相處時光。兩人在錦灣北邊的一家菜館坐下,點了幾樣錦灣的特『色』小菜。坐在錦灣旁,望著身邊不時經行的小船,看著那一盞盞的紅燈,總算感受到了洗去浮華的氣氛。

    秦清端起杯中酒道:“幹杯,為了咱們在錦灣第一次。”

    張揚笑眯眯道:“第一次是在清台山春熙穀,那塊石頭可以作證!”

    一句話把秦副市長羞紅了臉,秦清啐道:“討打,你就喜歡往溝帶我!”

    張揚從桌下握住她的纖手,輕聲道:“和你在一起永遠都新鮮!”

    “我怎麼聽著這麼像電影台詞?”秦清忍不住笑,但此時的心中是溫暖的。

    張揚道:“真心話,絕對是我的原創。”

    兩人幹了一杯,此時遠處的流浪歌手唱起了一手耳熟能詳的歌曲:“如果有一天,時光以改變,歲月改變青春的臉,你還會不會,在我的身邊,陪著我渡過長夜,如果有一天,人們都走遠,當滄海都已成桑田,你還會不會,在我的身邊,細數昨日的纏綿,一天一點愛戀,一夜一點思念,我們不再相信謊言,不再需要蜜語甜言……”

    秦清深情的望著張揚的雙目,沉醉在他的目光中……

    喧囂的錦灣終於在夜『色』中沉澱了下來,一切回歸於靜謐和自然,秦清慵懶無力的靠在張揚的胸前。

    張大官人輕輕撫『摸』著她光潔的嬌軀,低聲讚道:“秦副市長口才越來越好了。”

    秦清紅著臉在他耳朵上輕輕咬了一下,小聲罵道:“厚顏無恥!”

    張揚拿起床頭上的涼茶想喝,卻被秦清製止,秦清道:“喝涼茶對身體不好,等下,我去給你重新泡一杯!”她站起身用一旁的浴巾包裹住完美的嬌軀,一雙纖長的美腿還是無法掩藏得住。

    秦清泡好茶放在張揚床邊,然後坐在張揚的身邊,重新靠在他的懷中。

    張揚道:“你猜這兩天我遇到誰了?”

    秦清道:“張副市長交遊滿天下,你遇到誰都不奇怪。”

    張揚道:“都說33號別墅是凶宅,昨晚就有一女鬼跑到我房頂上去了。”

    秦清隻當他是在開玩笑,輕聲道:“這世上哪有什麼女鬼?”

    張揚道:“有,真有,還被我抓住了,結果竟然是朱俏月的妹妹朱俏雲。”

    秦清有些驚詫的啊了一聲,她充滿『迷』『惑』道:“朱俏月的妹妹為什麼要裝神弄鬼?”

    張揚這才將前因後果向她講了一遍。

    秦清秀眉微顰,她輕聲道:“朱俏雲顯然是蓄意想要接近你,她想通過你為她姐姐伸冤。”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也這麼想。”

    秦清道:“南錫政法委書記唐興生政績相當突出,這個人的官聲向來還不錯,你是豐澤副市長,要考慮清楚,究竟應不應該趟這趟渾水。”

    張揚道:“我也不想惹麻煩,可我在想,萬一這個朱俏雲拿出證據,我究竟幫不幫她?”

    秦清道:“你的脾氣『性』格已經告訴了我答案,就算我說不幫,你也一定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更控製不住心中的正義感。”

    張揚摟住秦清的香肩道:“還是你了解我!”話音剛落,他的手機就響起來了,張揚拿起電話,電話是朱俏雲打來的,當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朱俏雲的語氣顯得有些緊張:“張市長……我找到一些證據!”

    張揚道:“什麼證據?”

    “電話不方便說,你能不能盡快回來?”

    張揚真是哭笑不得,自己怎麼惹上這個麻煩?朱俏雲偏偏找上了自己,張揚道:“我事情還沒辦完……”

    秦清卻抓住他的手腕,向他點了點頭。

    張揚明白了秦清的暗示,歎了口氣道:“這樣吧,我明天上午返回靜海!”

    朱俏雲道:“我明天清晨給你電話。”說完她就掛斷了電話。

    張揚道:“好好的一次旅行被她給攪和了。”

    秦清莞爾笑道:“明天中午我也要回嵐山,這陣子嵐山在創建衛生城,事情很多,要加班加點的工作。”

    張揚有些心疼的看著秦清,捧住她的俏臉道:“寶貝兒,悠著點,千萬別累著了。”

    秦清美眸含春道:“這世上隻有你能讓我累著!”

    朱俏雲說到做到,第二天清晨七點鍾就打來了電話,把張揚想睡懶覺的願望也給破壞了,張大官人正想發兩句牢『騷』,卻聽朱俏雲道:“張市長,好像有人跟蹤我,我懷疑他們想害我!”

    張揚道:“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我們的國家安定團結,怎麼會有人想害你?”

    “真的!昨晚有人想潛入我的房間,被我的叫聲嚇走了,我不敢在一招繼續住下去,現在已經出來了,從出門就有人跟蹤我,我一連換了好幾輛車,才擺脫跟蹤。”

    張揚聽她這樣說,也意識到問題有些嚴重:“你現在在哪?我去接你!”

    朱俏雲道:“我在前往南錫的汽車上,八點半到南錫客運站。”

    張揚看了看時間道:“好,我八點半在客運站出口等你!”

    秦清早已醒了,剛剛沐浴完畢,芙蓉出水般出現在張揚的麵前,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道:“怎麼?這就要走?”

    張揚點了點頭道:“她說被人跟蹤了,看來真的是遇到麻煩了。”

    秦清道:“趕緊去吧,我吃完早飯就走!”

    張揚點了點頭道:“成,反正過兩天咱們又見麵了。”

    秦清走過來湊在他唇上吻了一下,張揚的手卻趁機探入她的胸前『摸』了一把,秦清尖叫了一聲,揚起手想要打他,這廝卻靈巧躲過,躲到了洗手間內。

    八點半,張揚已經準時出現在南錫客運站,他手拿了個糯米滋飯啃著,眼光卻一刻不停的盯著出口處,終於朱俏雲的身影出現在出口處,張揚向她揮了揮手,朱俏雲警惕的向兩旁看了看,這才加快步伐向張揚走了過來。

    朱俏雲走了幾步,臉『色』卻突然變了,她看到兩名中年男子正向自己衝了過來。

    朱俏雲拚命向張揚跑去,張揚看到了那兩名男子,大步向朱俏雲迎去,可他距離朱俏雲畢竟遠一些,那兩名男子先他一步將朱俏雲抓住,擰住朱俏雲的手腕。

    張揚也出現在他們麵前,怒吼道:“幹什麼?你們憑什麼抓人?”

    其中一名男子向張揚亮了亮警官證:“我們是警察,你最好不要妨礙公務,剛才在汽車上,我們盯了她很長時間了,其中一名男子搶過朱俏雲的手袋,從其中『摸』出一個錢包,冷冷道:“年輕輕的學什麼不好,居然偷東西!”

    此時聽到一名女子的尖叫聲:“我的錢包,我的錢包!”

    那名男子拿著錢包走到那女子麵前:“你看看,這是不是你的錢包?”

    那胖女人點了點頭,將麵的東西說了一下,那名便衣警察將錢包還給了他,胖女人雙眉倒豎,指著朱俏雲罵道:“小賤人,竟然敢偷我的東西,我撕爛你這張臉皮子。”她想衝上來卻被那名警察攔住。

    朱俏雲一雙美眸眼淚汪汪,求助的望著張揚:“我真沒偷東西!”

    張揚相信,拋開朱俏雲的身份不論,單單是她的手包也得好幾萬,她大老遠從澳洲過來,不可能是為了偷東西。

    兩名便衣警察一人抓住朱俏雲的一條手臂,一人道:“有沒有偷東西,跟我們回警局再說。”

    朱俏雲道:“我是外籍華人,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

    一名便衣警察冷冷道:“這是在中國的土地上,任何人犯法都要受到法律的嚴懲。”一句正義凜然的話引來周圍不少喝彩聲。

    朱俏雲望著張揚,無聲的說了句:“救我!”

    張大官人從她的口型讀懂了她的意思,張揚的內心也在激烈的交戰中,這種時候如果出手相救,等於公然和警方作對,朱俏雲隻是說她有證據,可這一點尚未證實。

    就在這時候,朱俏雲忽然一腳狠狠踩在那名抓住自己手臂的警察腳上,然後用後腦撞擊在那名警察的鼻梁上,另外那名警察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朱俏雲一腳踢中下陰。

    張揚一旁看得笑逐顏開,幸虧自己沒出手,這朱俏雲的跆拳道還真不是蓋得,不過這兩名警察也太廢柴了一點。朱俏雲不顧一切的向馬路對麵衝去。

    被她撞得鼻血長流的那名警察竟然掏出了手槍,張揚眼疾手快,搶在那名警察沒有開槍之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蓬!子彈飛向空中,現場頓時『亂』成一團,從出站口出來的旅客們尖叫著到處逃竄。

    朱俏雲已經逃到馬路中心,一輛深藍『色』桑塔納轎車高速向她撞擊而來,朱俏雲騰空跳起,越過那輛桑塔納的引擎,躲過了這致命的撞擊,她高速衝入馬路對麵的街巷。

    張揚也趁著混『亂』離開了現場。

    朱俏雲慌不擇路的在小巷中穿行,終於來到了相鄰的大街,張揚駕駛著他的皮卡車及時出現在朱俏雲的麵前,推開車門道:“上車!”

    朱俏雲毫不猶豫的躍入汽車之中,張揚開著皮卡車消失在滾滾車流之中。

    確信沒有人跟蹤而至,朱俏雲方才急劇的喘息了幾下,掏出紙巾擦去額頭上的汗水:“他們誣陷我!”

    張揚沒說話,表情卻十分嚴峻。

    朱俏雲道:“我發現了一些證據,這麼多年以來,我姐的江南春一直都在替一些領導洗黑錢,她死亡的原因是掌握了太多的證據。”

    張揚道:“證據呢?”

    朱俏雲道:“事情和唐興生有關,你有把握將他治罪嗎?”

    張揚道:“隻要有足夠的證據,不管是誰,我一樣會把他繩之於法。”

    朱俏雲指了指前麵的車站:“你在那兒放下我!”

    張揚道:“你不怕警察抓你?”

    朱俏雲搖了搖頭道:“我既然敢回國,就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你放心,我很快就會拿到證據。”

    張揚道:“你要小心!”

    “放心吧,不把我姐姐的事情查清楚,我決不罷休!”

    張揚按照朱俏雲的指示把她放在車站,朱俏雲交給張揚一封信,輕聲道:“看了這封信,你就會明白。”

    張揚目送朱俏雲離開,這才展開那封信,信是朱俏月寫給朱俏雲的,信中寫了她和唐興生的關係,談到她心情的糾結,談到她知道了許多不該知道的事情,字行間中可以感受到她很害怕,信中寫著現在她住在靜海市一招的33號別墅,想起了姐妹倆小時候的事情,想起在海灘邊玩耍,腳擰了,妹妹一直把她背回家,最後道——如果可能好想姐妹倆一起去過去的那片沙灘。

    張揚合上那封信,心中暗道:“難道信中的沙灘藏有所謂的證據?不過從朱俏雲險些被警方抓起的經曆來看,這件事顯然有著不為人知的內幕。”張揚到現在還是有些矛盾的,他想了想這件事也許應該征求一下宋懷明的意見,畢竟涉及到南錫市政法委書記唐興生,萬一處理不慎,會惹火燒身。

    張揚拿起手機撥通了宋懷明的電話,在他的個人感情上和宋懷明無疑要更親近一些。

    宋懷明接到張揚這個電話的時候正在家休息,他還以為是羅慧寧來了,張揚把這件事的前後原委向他講了一遍,電話那頭宋懷明陷入長久的沉默之中。

    聽到宋懷明不說話,張揚的內心不免忐忑了起來,或許宋懷明並不喜歡自己多事。

    宋懷明的沉默並非是因為責怪張揚多事,就在昨天省常委會議上,省委書記喬振梁還提出了省公安廳副廳長的人選,其中一人恰恰就是南錫市政法委書記,南錫市公安局長唐興生,當然提名唐興生的是現任公安廳長王伯行,唐興生是王伯行的門生,喬振梁對唐興生也頗為賞識,可以說整個平海公安係統內,有兩個風頭最勁的人物,一個是江城市公安局長榮鵬飛,另外一個就是南錫市公安局長唐興生。宋懷明和榮鵬飛是老交情,他提名了榮鵬飛,不過昨天常委們的初步討論情況還是傾向於唐興生,畢竟南錫市這幾年的良好治安情況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江城雖然在榮鵬飛過去之後有所好轉,可和南錫相比仍然差上不少。

    宋懷明從常委會後心情並不好,公安廳副廳長這個位置從表麵上看無關緊要,可現任公安廳廳長王伯行明年初到點,副廳長田慶龍的年紀也不可能受到提拔了,其他幾個副廳長年齡普遍偏大,在如今提倡幹部年輕化的前提下,新任副廳長無疑將會是未來平海公安係統的當家人。宋懷明和喬振梁都很看重這次人事調整,倘若唐興生上位,宋懷明在省內的話語權將會進一步削弱。

    張揚在這個時候反應唐興生的問題,無疑讓宋懷明產生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宋懷明斟酌良久,輕聲道:“張揚,這件事非同小可,本著對黨對人民負責的態度,你務必要查清證據,在我們的社會決不允許冤情的存在,在我們的黨內決不允許黑惡勢力的存在,你隻管查下去,出了任何事,我給你頂著!”

    張揚沒想到會得到宋懷明這麼積極的恢複,這廝頓時有些熱血沸騰了,有了宋懷明這句話,他可就敢甩開膀子大幹了。可張揚考慮事情已經越來越全麵,盲目樂觀是不可取的,他隻是豐澤市副市長,憑什麼去查人家南錫市政法委書記,張揚心眼兒也極其活絡,他低聲道:“宋叔叔,要不,你給劉書記打聲招呼,臨時再把我借調到省紀委幾天。”

    宋懷明哈哈笑出聲來:“張揚啊張揚,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縮頭畏尾了?讓你做,你隻管放大膽子邁開步子去做,不要考慮後路,我就你的後路!”這句話等於給張揚了一顆定心丸。

    張揚道:“好!我一定把這件事查他個水落石出!”

    宋懷明放下電話,抬頭看了看清晨的陽光,今天的陽光格外明媚,也許他和喬振梁之間遠未到磨合成功的地步,他們的鬥爭仍將繼續,不同的是,這次首先宣戰的是他!

    張揚聽到了警笛聲,兩輛警車一前一後將他圍堵了起來,從車內下來三名神情威嚴的警察,他們來到張揚的車前看了看牌號,然後敲了敲張揚的車窗。

    張揚落下車窗,一副蠻不在乎的表情:“有事兒嗎?”

    帶隊的警察冷冷看著張揚:“你是平a12345的車主?”

    張揚點了點頭。

    “把你的駕駛證和行駛證拿出來!”

    張大官人還是表現的很配合,將駕照和行駛證遞了出去,不過他沒有下車的打算。

    那名警察仔細看了看他的證件,然後道:“下車!”

    張揚沒理會他。

    他的口氣頓時變得嚴厲起來:“聽到沒有,馬上給我下車!”

    張揚道:“你跟我說話啊?”

    “你最好配合我們的工作,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張揚哈哈笑道:“警察我見多了,可見到的都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是人民的朋友,見到我這樣遵紀守法的人首先要客氣,要有禮貌!”

    一旁的小警察火了:“就你也配!賊眉鼠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

    張大官人還是頭一次聽到別人這麼形容他,他推開車門,指著那小警察道:“你他媽說什麼?再給我說一遍!”

    

Snap Time:2018-08-19 06:12:23  ExecTime: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