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一十三章難言之隱(上)


    第四百一十三章【難言之隱】(上)

    靜海距離嵐山不過七十多公的距離,秦清參加學習班也必須要兼顧市的工作,這次發展精神文明建設培訓班,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課程,加上參加這次培訓的大都是各縣市的處級以上幹部,在紀律上也沒有太多嚴格的要求,課程表倒是排了,每周學習六天,真正課程隻有兩天,其他的四天要麼就是觀看錄像,要麼就是去參觀學習,說穿了這次就是帶薪休假,就是給這些幹部們安排的一次療養。

    學習班一共有五十人,實到四十九人,像秦清這種有工作在身的幹部又占去了十幾個,真正能夠全天候守在靜海的也不過就是三十個左右。

    大家都把這次的學習當成是忙偷閑,每年八月正是靜海的旅遊旺季,靜海市『政府』除了給這些幹部安排吃住旅遊,還特地安排了一次全麵身體檢查。

    張揚在開始的時候還算老實,畢竟秦清也在這兒,學習班剛開始課程也的確排得很密,張揚感受著秦副市長的溫柔滋味,笑看『潮』起『潮』落,感受陽光海浪仙人掌的同時,還抽空學會了一首歌,正是時下最為流行的校園民謠,同桌的你,每當他唱到誰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誰安慰愛哭的你……

    秦清就會挽住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肩頭,輕聲告訴他,這輩子誰也沒那福分,秦清倒是差一點嫁出去了,可最終還是變成了寡『婦』清,不過她現在是甜蜜而幸福的,這幸福是因為張揚,這甜蜜也是因為他。

    秦清雖然被這蜜月般的時光深深陶醉著,可是她仍然不會忘記自己的職責,在靜海呆了四天之後,秦清就返回嵐山去處理政務,連靜海安排的幹部體檢都沒參加。

    體檢安排在靜海人民醫院,這幫領導幹部得到了最高規格的待遇,靜海人民醫院院長全程陪護,王廣正也是在統計人員名單的時候發現秦清已經回嵐山了,這次培訓班有六名副廳級幹部,秦清是其中之一,王廣正隻不過是處級別,秦清當然用不著給他請假。

    不過王廣正還是找到張揚去問了一下。

    張揚揣著明白裝糊塗:“我不知道,秦市長走了嗎?”其實秦清昨天離去的時候,去33號別墅跟他請假來著,張大官人也明白工作應該放在第一位,兒女私情往後靠一靠,畢竟秦清隻是回去幾天,他們這近兩個月的時間相處的機會多了。

    王廣正笑道:“秦市長沒跟你說啊?”王廣正也是多嘴,沒事多說了這一句,這幫領導幹部來自平海各個地方, 麵不乏消息靈通人士,有人已經將秦清和張揚過去的那點緋聞透『露』了出來,雖然張揚和秦清在靜海一直都掩飾的很好,可這次學習休閑所占的比例太大了,人閑極無聊了喜歡幹什麼?喜歡聊天,聊天最喜歡八卦,什麼八卦最能引起別人的注意?自然是男女之間緋聞,其實體製內緋聞之精彩紛呈一點也不比演藝圈遜『色』。張揚和秦清在尚未知情的時候,已經有人開始悄然炒作他們過去的那點緋聞,當然張揚隻是被附帶著提起,在這次的學習班中,秦清無疑是最吸引別人目光的。

    男人成堆的地方喜歡談論女人,男『性』幹部也是一樣,他們喜歡談論女幹部,尤其是秦清這樣的美女市長,於是張揚被捎進去了,當然張揚隻是他們談論秦清情史的一部分。

    張揚聽到王廣正的這句話有些不爽,他反問道:“我是個副處級,人家是副廳級,難道人家秦市長要倒著找我請假?”他對王廣正也沒什麼意見,可這廝說話挺刺耳的。

    王廣正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嘿嘿笑道:“張市長,我不是覺著你們熟嘛!”

    張揚點了點頭:“我在她手下幹過招商辦,秦市長是我老領導!”

    王廣正笑了笑,沒多說話,張揚的難搞他也是聽說過幾次的,不過王廣正認為,張揚的很多傳奇都是人為添加誇大的,他的這種想法其實代表了多數人,沒有親自領教過誰都不會相信這個二十出頭的副處級幹部能有多大能量,認為他不過是靠著有一個當省長的未來嶽父,才能爬到現在的位置。王廣正心看不起張揚,可嘴上並沒多說什麼,他把體檢表發給張揚之後,就去忙其他人了。如果事情到此為止,張揚肯定會息事寧人。

    可王廣正千不該萬不該給靜海市委宣傳部部長榮長誌發體檢表的時候多說了一句話,其實他離開張揚已經足夠遠,把表遞給榮長誌的時候,榮長誌問了一句:“怎麼回事?小白臉得罪你了?”他的聲音也很小。

    王廣正低聲笑了笑:“此地無銀三百兩,隻是問了他一句秦清怎麼沒來?他就急了,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倆過去的那點爛事。”

    榮長誌嘿嘿笑了起來:“廣正,你也多事,你問他幹嗎?”

    王廣正道:“真是想不通,寡『婦』清看上了他哪點?”

    榮長誌一臉曖昧道:“男人隻要一點厲害就夠了!人家年輕力壯,肯定比你厲害!”

    王廣正低聲道:“那倒未必,銀樣鑞槍頭多了,我雖然年紀大了點,可某些方麵還是經驗豐富……”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他們以為自己的聲音很小,別人都聽不到,可誰都想不到,張大官人何許人也,他那雙耳朵修煉到何等地步。

    張揚聽完兩人的對話,心頭的火蹭地就躥升起來,依著張揚過去的脾氣,肯定要衝上去將兩人痛毆一番,方解心頭之恨,張大官人現在畢竟是豐澤副市長,這是靜海人民醫院體檢中心,學習班的成員是來自平海各地的處級以上幹部,如果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把王廣正和榮長誌打了,張揚就算有理也變得寸步難行了。

    張揚壓住心頭火,想做點大事怎麼都要忍一時之氣,王廣正和榮長誌雖然說話很難聽,可這還是給張揚提了個醒,自己和秦清之間的來往很多人都看在眼,他們過去緋聞也早已傳遍了。

    張揚表麵上還是談笑風生,這筆帳先給他們兩人記下了。

    張大官人的心胸並不狹隘,別人侮辱他能忍,可侮辱秦清,他就不能忍了,一時之氣,在張揚的概念就是一個小時,他忍了一個小時的怒氣,『尿』檢的時候,他和王廣正一起來到廁所,每人手都拿著『尿』杯和一根試管,按照程序,是自己往『尿』杯『尿』,『尿』完之後再倒在試管,貼好標簽放在規定的試管架上。可手又拿著『尿』杯又拿著試管,畢竟有些不方便,大家都很自覺地相互幫助。

    張揚朝王廣正笑了笑,很殷勤的說道:“王市長,我幫你拿著試管吧!”

    王廣正道:“那怎麼好意思?”

    張揚笑道:“互相幫助,等你『尿』完,再幫我拿著!”

    王廣正也沒跟他客氣,把試管交給張揚拿著,自己拉開褲門朝『尿』杯小便,可他發現張揚一雙眼睛盯著自己下麵,王廣正雖然是個老爺們,也覺著有些不好意思:“小張,你……能不能轉過身去,這樣,我『尿』不出來!”

    張揚嘿嘿笑道:“王市長居然還不好意思!都是大老爺們,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他倒也配合,轉過身去。

    王廣正準備了將近一分鍾這才『尿』了出來,他從張揚手中接過試管的時候,笑道:“謝謝啊!”

    張揚道:“小心點倒,別弄灑了,量本來就不多!”

    王廣正聽著有些刺耳,可也不好說什麼反駁的話,他把試管倒好了,也幫助張揚去拿試管。

    張揚也來了句謝謝啊。

    他往『尿』杯『尿』的時候,王廣正往他那兒看,王廣正是抱著還債的心理看的,你他媽能看我,我也能看你,讓你感受感受別人盯著你『尿』『尿』的滋味,可他看到張揚的,馬上有點自慚形穢,人家的哪一點至少尺寸上比自己厲害,而且張揚心理素質超強,無需等待,很順暢的把『尿』杯給『尿』滿了,還不忘向王廣正道:“王市長,年齡不大啊,怎麼『尿』等待『尿』滴瀝,八成前列腺有問題啊,回頭做個超聲波好好看看,是不是前列腺增生啊?”

    王廣正道:“我好的很,就是不習慣有人盯著我『尿』『尿』!”

    張揚笑道:“我也不習慣,不過是害怕女人站旁邊!”

    王廣正幹笑了兩聲,把試管遞給他。這廝卻不急著接,舒服的抖了抖,這才耀武揚威的收了起來:“『尿』完『尿』真舒服,謝謝王市長給我拿了這麼久!”他說這話的時候洗手間內有五名幹部都在那兒準備『尿』樣,都聽到了,搞得跟王廣正巴結他似的,王廣正心中不是滋味,把試管遞給他之後,匆匆離開了洗手間。

    張揚望著王廣正的背影,『露』出一絲諱莫如深的笑容。

    體檢結果要在三天後出來,可當天下午王廣正就覺著不舒服,下體瘙癢,王廣正開始的時候還覺著並不是什麼大事,可約撓越癢,癢得王廣正坐臥不寧,下午的集體觀看錄像,他也沒有參加,不過他也沒走遠,進了33號別墅,全身上下洗得幹幹淨淨,可越洗幹越癢,其他地方都好,偏偏集中在局部,兩腿內側的皮膚都撓出了一道道的血痕,癢得王廣正恨不能拿起小刀將它一切了之,讓王廣正害怕的是,下體和雙腿內側的皮膚上長滿了小疙瘩,王廣正下定決心要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了,自己怎麼會突然這個樣子,他雖然不是醫生,可對有些症狀還是聽說過的,自己難不成是得了什麼髒病?

    王廣正越想越是害怕,可他並沒有這方麵的接觸史啊?他正準備走的時候,張揚回來了,看來張揚心情還不錯,吹著那首街頭巷尾到處傳唱的校園民謠走了進來。看到王廣正有些驚喜道:“王市長,你怎麼來了?”

    王廣正雙腿緊夾在一起,強忍住難捱的瘙癢道:“我住在這兒啊,我怎麼不能來?”

    張揚笑道:“還洗澡了啊!你來得正好,我打算晚上約幾個人去吃海鮮燒烤,王市長賞個麵子吧!”

    王廣正的嘴角歪了起來,他想做出微笑的動作,可表現在臉上卻有些變形:“我……我還有事……先走了……”

    張揚道:“別介啊!我真心請你!”

    王廣正癢得再也受不了了,他轉身衝向洗手間,再次出來的時候,向張揚道:“我拉肚子,我得趕緊去醫院……”他生怕張揚再說出什麼挽留自己的話來,拉開大門奪路而出,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向停車場的方向狂奔而去。

    王廣正來到汽車內,關上車門,第一件事就是把手伸入褲襠狠撓了兩把,皮都撓破了,痛癢交織的滋味難以形容。

    他的手機鈴突然響了起來,把他嚇了一跳,顫抖著手『摸』起了手機,聲音也顫抖了起來:“誰……”

    電話是他老婆打來的,喊他今晚去母親家吃飯,王廣正有些痛苦的咬著嘴唇,過了一會兒方才道:“盧琴……學習班這忙,我得在一招住兩天……”

    盧琴道:“好好的,怎麼突然想起住賓館了?家住不開你啊?”

    王廣正又把手伸進褲襠了,一邊撓一邊道:“工作需要,對了,這兩天我不能回家,你要多注意身體,有什麼不好的,趕緊給我電話。”

    盧琴似乎聽出了什麼:“你怎麼了?好好的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沒……沒什麼……開會了,以後說!”

    

Snap Time:2018-04-22 13:01:36  ExecTime:0.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