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一十二章感謝黨(下)

  
  第四百一十二章【感謝黨】(下)
  秦清俏臉微紅道:“你不需要……”壯陽兩個字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了。
  秦清拿好了菜和李鳳琴一起坐下,張揚也跟了過去,王廣正端著滿滿的一盤來到張揚身邊坐下,張揚留意到他餐盤堥S有任何的海鮮。
  王廣正從張揚的目光中察覺到了他心中的疑『惑』,微笑道:“我『尿』酸高,不能吃海鮮,醫生警告過我很多次了,再吃就有可能得痛風,真要是得了病後悔也晚了。”
  張揚點了點頭:“那倒是,咱們黨員幹部是得有防範於未然的遠見卓識!”
  王廣正道:“說是這麼說,可看著這麼多的美食卻不能大快朵頤,對我而言也是一種痛苦!”他招了招手,向服務員要來礦泉水,張揚要了一杯紅酒,這次參加培訓的基本上都是處級以上的幹部,大都很注意保健,王廣正告訴張揚,過兩天會為學習班的所有成員安排一次全麵的身體檢查,看來靜海這次真的把學習班當成療養團對待了。
  張揚想起自己所住的33號別墅,他向王廣正道:“王市長,我聽說這別墅好像不太吉利!”
  王廣正聽張揚這麼一問,差點沒被礦泉水給嗆著,他咳嗽了一聲道:“哪兒聽來的啊?”
  張揚自然不能說是秦清告訴他的,他笑道:“我就納悶,這麼好的別墅別人都不去住,給我這個小字輩留著,我所以打聽了一下,有人告訴我這33號別墅不吉利,媊悁犒L人!”
  王廣正道:“咱們『共產』黨員全都是無神論者,誰相信那些東西?這次也不是故意把這棟別墅分給了你,隨機分配的,這不,我和你分到了一處,我家在靜海,所以這麼大的一棟別墅全都屬於你一個人專用,這可是最高級別的待遇。”
  李鳳琴道:“我也聽說了,據說南錫江南春的老板娘朱俏月死在33號別墅,和她一起死的還有南錫蓮花區分局副局長傅連勝,這件案子轟動一時,聽說兩人是殉情死的,傅連勝開槍打死了朱俏月,然後『自殺』。”
  王廣正的神情顯得有些不自然,畢竟把這棟別墅分配給張揚的原因是沒人願意去住,李鳳琴將真實情況說出來,讓他感覺到有些尷尬。
  張揚道:“真是凶宅啊,一下死了兩條人命!”
  秦清也歎了口氣道:“雖說咱們都是無神論者,可我是不敢去住!”她對主辦方的安排也頗有微詞,明擺著欺負張揚。
  王廣正道:“先住著吧,等過兩天有空房了,就給你調換房間!”
  張揚道:“無所謂,我不怕什麼凶宅,感覺房間還挺舒服的,我就一個要求,我喜歡清淨,這別墅奡N別安排別人入住了!”
  王廣正心中暗道:“除了你,別人誰也不願去那房間住!”他笑著點頭道:“好,反正我又不在這埵瞴A平時就你一個人!”
  張揚也是有私心,他想單獨住是方便和秦清親熱,不想別人打擾到他們。
  下午去港口參觀是集體活動,所有人都要參加,張揚雖然對這種活動沒什麼興趣,可自己已經晚來了一天,這樣的集體活動不好缺席了。跟著大隊人馬去港口視察了一圈,好在他們的參觀時間並不長,兩個小時之後就自由活動了。
  張揚和秦清兩人悄悄脫離了集體,在港口外會和,他們打了輛車去第五海濱浴場,之所以選擇第五海濱浴場是因為那兒位置偏遠,很少有遊人前往那堙A避免遇到熟人。
  秦清包堭a了遊泳衣,張揚可沒什麼準備,在浴場外的小賣部買了件遊泳褲頭,兩人去更衣室換好了衣服,秦清窈窕的身姿穿上泳衣之後更顯出眾,吸引了不少的眼球,張大官人的體型鍛煉的很好,緊繃的肌肉和古銅『色』的肌膚也收獲了不少少女窺視的目光。
  兩人還是保持著一段距離,一前一後走到海水中,在海中匯合到一處,秦清和張揚這才大著膽子,相互牽著對方的手,張揚笑道:我發現人長得太美也不是什麼好事,走哪兒都要成為別人矚目的焦點。“
  秦清道:“其實最幸福的就是做個普通人,做官做得瞻前顧後,每一步都很小心,連自己真實的感情都要掩飾起來,時刻擔心會被公眾發現。”
  張揚道:“不怕,再有人敢偷拍我們,我打扁他!”
  秦清格格笑了起來,兩人迎著海浪向大海遊去,秦清遊得很好,張揚在她身邊守護著她,兩人在水中嬉戲,相擁親吻,遠離公眾視線,終於可以呼吸到自由的空氣。
  夕陽漸漸墜入海麵的時候,他們互相依偎著坐在沙灘上,望著美麗的日落景『色』,秦清柔聲道:“我好幸福!”
  張揚道:“我會讓你一直幸福下去!”
  秦清微笑道:“我是個容易知足的女人!”
  張揚托起她曲線柔美的下頜,在她的柔唇上輕吻了一下。
  秦清道:“日出日落,朝來暮往,不知不覺已經逐漸老去了。”
  張揚捏了捏她粉嫩的俏臉,微笑道:“清姐,你還是十六歲小姑娘一般水嫩,咱們在一起,別人肯定會以為你是我妹妹!”
  秦清紅著俏臉啐道:“就會瞎說!”
  張揚道:“在我眼堙A你永遠是我美麗動人的清姐,現在這樣,以後仍然這樣,絕不會變!”
  秦清握緊了張揚的大手,嬌軀偎入他的懷中,輕聲道:“我相信你!”
  張揚道:“這次的學習班好像是專門為我們舉辦的,就像是度蜜月。”
  秦清笑了起來:“條件是自己創造的,若非我提前知道你要過來,爭取到了這次的學習機會,若非是別人都不想去住那棟凶宅,偏偏讓給了你。”
  張揚道:“我這次過來,是因為得罪了沈慶華,老狐狸對我政治流放來著!”
  秦清不禁莞爾:“反正你到了哪兒都不會太平,整天爭來鬥去的,你煩不煩啊?借著這個機會,遠離政治鬥爭,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多麼難得!”
  張揚握住秦清的纖手道:“有你在我身邊每一刻都是享受。”
  秦清道:“張揚,你變得越來越會說話了。到底幹了副市長,不一樣了。”話說出口之後意識到有些失言,俏臉微微一熱。
  張大官人大言不慚的笑道:“還別說,幹了秦副市長之後,我的政治素養提升很快, 不但動手能力提高了,而且動口的能力也提高了,過去我隻聽說過武功上有雙修之說,想不到政治上也存在雙修之術,現在看來,政治上陰陽雙修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秦副市長的引導下,我這個副市長也幹得有模有樣,多謝秦副市長栽培,多謝秦副市長滋潤。”
  秦清羞得將他推到在沙灘上,卻被張揚就勢一把給拉倒在地,翻身壓在她的身上,又給了她一個纏綿悱惻的熱吻。
  兩人在海灘一直纏綿到夜幕降臨,這才在附近找了一個海鮮燒烤攤坐下,點了些海鮮燒烤,弄了瓶二鍋頭。
  張揚不禁又問起33號別墅死人的事情。
  秦清道:“朱俏月在南錫很有名氣,江南春過去隻是一間小餐館,她高中畢業之後從母親手中接過了這間餐館,短短的十年內竟然能夠經營成南錫餐飲業的招牌,的確很不一般。”
  張揚道:“那個傅連勝跟她是不是有曖昧?”
  秦清道:“我沒聽說過那個人,我知道朱俏月這個人,主要是因為她在嵐山開了一家江南春的分店,飯店剛剛開業兩天她就死了,所以這件事在嵐山也鬧出了一些動靜。”
  張揚道:“想不透啊,買賣不成仁義在,傅連勝就算跟她有什麼權『色』交易,也不該殺了她。”
  秦清瞪了他一眼道:“你這人就是喜歡多管閑事,那件案子已經結了,據說是傅連勝有什麼把柄落在朱俏月手堙A所以惱羞成怒將她殺了。不提這件事了,你是豐澤副市長,又不是南錫副市長,這件事你管不著!”
  張揚笑了笑道:“成,不提了,咱們喝酒,小別勝新婚,咱們小酌兩杯!”
  秦清咬牙切齒道:“你這張嘴巴是越來越討人嫌了!”
  張揚道:“我怎麼沒覺得?每次我親你,你都喜歡的不得了!”
  秦清埋怨這廝始終沒有正形,一雙美眸故意不去看他,望著漆黑海麵上升起的那輪明月,輕聲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Snap Time:2018-10-18 20:01:12  ExecTime: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