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一十一章求求你


    第四百一十一章 求求你!

    梁成龍和張揚來到省委家屬院,這已經是張揚今天第二次來到這了。

    閻國濤一家人全都在家,梁成龍的來訪他們並不意外。

    閻國濤表現的很和藹,可他妻子孔珍就沒這麼好的脾氣,孔珍道:“今兒是怎麼了?剛才交警隊的來過,現在你們又來問,都說過了,我們家小飛下午就沒出門!跟他有什麼關係?”

    梁成龍雖然心頭火很大,可在閻國濤麵前他不得不壓著,梁成龍道:“閻叔叔、孔阿姨,我來是想問那輛車的情況,我也沒說是閻飛肇事。”

    閻飛體育大學籃球專業畢業,目前分配到省體委工作,人長得高高大大,身高一米九二,他坐在旁邊的沙發上,有些不耐煩道:“都說過了,那輛車是我借朋友的,早就還給人家了,你們找我幹什麼?我媽能作證,我今天一天都沒出門!”

    梁成龍道:“我嶽母被人撞了,肇事司機開得那輛凱迪拉克就是你過去開得那一輛,現在我嶽母大腿骨折躺在醫院,我做人女婿的怎麼都要找出肇事者……”

    閻飛道:“你嶽母被撞幹我什麼事?”

    閻國濤沉下麵孔道:“小飛!”

    閻飛道:“本來就是嘛,剛才交警來調查,我什麼都說了,車又不是我開的,車也不是我的,你們找我幹什麼?是不是想訛我啊?”

    梁成龍也有些壓不住火氣了:“閻飛,你說車不是你的,可很多人都能證明那車一直都是你在開,我也沒說是你肇事逃逸,我過來是想問問情況,看看你知道什麼,能不能幫忙查到是誰做的!”

    孔珍道:“我說你們是警察嗎?小飛都說過了,警察來的時候把知道情況都說了,你們應該去找警察!”

    閻國濤笑道:“不好意思啊,我看這件事還是應該交給警方處理,走正規程序吧!”

    梁成龍也無可奈何,他和張揚對望了一眼,張揚笑著站起身來,走到閻飛麵前伸出手去:“不好意思打擾了!”

    閻飛也知道張揚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人家伸出手來,總不好當麵拒絕,於是跟他握了握,張揚在他肩頭上拍了拍道:“真高啊,比我高出這麼多!”然後又跟閻國濤握了握手。

    閻國濤對這兩個小字輩也有些不耐煩了,嘴上卻說:“真遺憾沒能幫上你們,希望警察盡快能夠查到肇事者。”

    張揚道:“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

    梁成龍一言不發的站起身,他心憋氣,這個閻飛肯定有問題,可他又找不出問題究竟出在哪兒?

    張揚和梁成龍剛剛走到門口,就聽到身後撲通一聲,隨即傳來孔珍的驚呼聲:“小飛,你怎麼了?”

    張揚沒有轉身,唇角卻『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

    梁成龍轉過身去,卻見閻飛倒在地上手足不停抽搐,口吐白沫,雙眼上翻,神情頗為駭人。

    閻國濤就這麼一個兒子,也嚇得臉『色』都變了,駭然道:“小飛!小飛!”兩口子想扶起閻飛,可閻飛這麼大的個子,他們根本做不到。

    孔珍也慌了神,尖叫道:“你們快來幫忙啊!”

    梁成龍和張揚對望了一眼,兩人走了過去,幫忙把閻飛扶到沙發上。

    孔珍忙著去打電話。

    張揚道:“來不及了,還是趕緊送醫院!”

    梁成龍道:“我去開車!”

    張揚道:“得,我來抱他吧!”閻飛一米九多的身高,近二百斤的體重,張大官人輕輕鬆鬆給抱了起來,閻飛雖然痛不欲生,可心明白,張揚抱著他的時候,居然來了一句:“乖!聽話啊!”分明把他當成孩子待了。

    好在他們開張揚的皮卡車過來的,閻飛這麼大個隻能放在拖鬥,閻國濤兩口子在前麵坐了,梁成龍開車,張揚主動要求在後麵坐著照顧閻飛。

    其實閻飛這樣子就是他給鬧的,趁著握手拍肩的時候,張大官人就對他動了手腳,可別人不知道,隻當是閻飛突然發病。

    張揚在後麵陪著閻飛,這下可得到了機會,他笑眯眯看著閻飛,手指頭卻毫不留情的戳在閻飛的『穴』道上。

    閻國濤兩口子也不放心兒子,轉頭從窗口向後麵看,看到的是張揚摟著他兒子,很關心很關切的樣子。兩口子都有些感動,都認為這個張揚真不錯,真是個熱心腸。

    閻飛疼得百爪撓心,雙眼看著張揚,他也不是傻子,猜到十有八九就是眼前這位笑麵虎對自己動了手腳,張揚用傳音入密的功夫道:“閻飛,你想保住這條命就老老實實向我交代,那輛車藏到哪兒了?人是不是你撞的?”

    閻飛疼得就快閉過氣去,可偏偏又差這麼一道勁,不得不忍受這樣的痛苦。他倒也硬朗,強忍疼痛,雙目怒視張揚。

    張揚心中暗道:“看不出你還挺硬氣,可惜你遇到了我,硬漢也要變成軟蛋!”

    閻飛雖然痛不欲生,可偏偏一句話說不出口,他並不知道這是因為啞『穴』被張揚製住的緣故,耳邊又響起張揚的聲音:“告訴我,那輛車是不是你的?”

    閻飛終於扛不住疼痛,他點了點頭。

    張揚繼續追問道:“人是不是你撞的?”

    閻飛又搖了搖頭,臉『色』都已經發青了,此時總算到了省人民醫院急診室,梁成龍停下車,閻國濤夫妻倆匆匆從車內出來。

    依然是張揚把閻飛從車上抱了下去,放在輪椅上。就勢解開了閻飛的『穴』道,閻飛憋了老半天,這會兒才算能叫出聲來,他慘叫道:“哎呦,疼死我了!”

    張揚推著輪椅把他往急診室送,閻國濤兩口子跟在兩邊,孔珍急得連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閻飛道:“讓他……他們……兩個走開……他們想……害我……”

    梁成龍也火了,反正將這廝送到了醫院,心說你他媽當我們想救你啊?他向張揚道:“張揚,咱們走!”

    張揚笑道:“既然送過來了,也不差這一會兒,聽聽醫生怎麼說!”

    反倒是閻國濤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沒有梁成龍和張揚幫忙,他們也不能這麼快把兒子送到醫院。

    來到急診室,醫生趕到閻飛的麵前,正準備給他觸診呢,閻飛蓬蓬放了兩個響屁,熏得周圍人都是鼻子一皺,張揚早有準備,拉著梁成龍提前閃到了窗口。

    說來奇怪,閻飛放完屁頓時覺著通體舒泰,剛才那種難捱的疼痛一掃而光。這小子站起身道:“我不疼了!”

    “不疼了?”閻國濤兩口子同時詫異道。

    閻飛點了點頭。

    那醫生道:“我看也就是腸痙攣,一過『性』的,沒什麼!”

    閻國濤道:“穩妥起見,還是做個全麵檢查吧!”

    那醫生看到他們態度堅決,點了點頭道:“我這就去開檢查單!”

    閻飛活動了一下手腳,感覺自己的身體並無異常,目光落在不遠處張揚的身上,他的目光『迷』『惑』和怨毒相互交織,剛才他雖然痛不欲生,可張揚的那番話他卻聽得清清楚楚。閻飛認定張揚在自己身上動了手腳,他向張揚走了過去。

    閻國濤兩口子以為兒子要向張揚道謝呢,畢竟是張揚把他抱上抱下的,張揚的辛苦他們都看到了,他們並不知道,張大官人那些都隻是表麵功夫,事實上,張揚就是把閻飛害成剛才那副慘狀的人。

    閻飛來到張揚麵前,怒視張揚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張揚笑眯眯看著閻飛,嘴唇動了動,卻沒發出聲音,別人聽不到,可閻飛聽得清楚,張揚這是用傳音入密的功夫向他說:“小子,就是我害你,你他媽敢怎麼著?”

    閻飛聽到這句話,怒從心來,他朝著張揚當胸就是一拳。

    張揚根本沒有躲避,硬生生受了他的一拳,在場所有人都聽到!地一聲悶響,閻飛這一拳打得可夠重的,張揚沒事人一樣笑眯眯看著閻飛:“我說閻飛,恩將仇報沒有這麼玩的!”

    張揚不急,梁成龍急了,他怒道:“你憑什麼打人?”想要衝上去找閻飛理論,卻被張揚伸手攔住,張揚繼續以傳音入密的功夫向閻飛道:“就你這力量,連女人都不如,有種再打我一拳試試!”

    閻飛平時沒有這麼衝動,可剛才疼痛折磨了他這麼半天,這口惡氣無論如何也咽不下,他並不知道,張揚現在說的話隻有他才聽得到,以為所有人都聽見了,怒吼道:“你居然敢罵我!”上前又是一拳打在張揚小腹上。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包括他爹媽在內,所有人都沒聽到張揚罵他,甚至連他打人家,張揚都是笑眯眯的,不但在場的醫生護士,連閻國濤兩口子都看不過去了,他們衝上去拉住兒子的胳膊,閻國濤怒道:“小飛,你幹什麼?”

    再看張揚仍然沒事人一樣,歎了口氣道:“閻秘書長,看來您們家兒子對我有些誤會!”

    閻國濤歉然道:“對不起,對不起,都怪我管教不嚴!”

    張揚望著閻飛道:“孫子噯!你他媽給我記住了,老子饒不了你!”當然他這句話還是傳音入密。

    閻飛臉紅脖子粗的吼叫道:“你他媽罵誰呢?”

    向來疼愛他的母親孔珍臉上也掛不住了,怒斥道:“小飛,不許你這麼沒禮貌!”張揚的話她聽不到,可兒子呃話她卻聽得清清楚楚。

    梁成龍拉了拉張揚道:“走吧,別傻站在這兒等著挨揍了!”

    閻飛怒視張揚,忽然感覺雙手發癢,他低頭望去,雙手似乎沒什麼異樣,可沒多大點功夫,就癢得他無法忍受,雙手相互抓撓起來,更讓他痛苦的是,這種瘙癢感從雙手迅速擴展到全身,到後來他癢得受不了,把手伸到t恤內去抓癢。閻國濤發現了兒子的不對,看到他的一雙手竟然變得又紅又腫,手背高高鼓起,沒多久皮膚就變得發亮。閻國濤驚聲道:“醫生!醫生!”

    閻飛一邊抓癢一邊望向張揚。

    張大官人繼續以傳音入密的功夫向他道:“孫子,你報應來了吧,沒錯,還是我害你!”

    閻飛宛如一頭憤怒的雄獅一般向張揚衝了過去,閻國濤和妻子想要拉住他,可他們兩口子哪能拉住身高體壯的兒子,閻飛轉瞬間就衝到了張揚的麵前,揮拳向他臉上打去。

    張揚這次可不能像剛才那般淡定了,男人最看重的就是這張臉皮,這麵子說什麼不能丟,他抬手就架住了閻飛的手臂,輕輕一掌拍在閻飛的胸口,閻飛隻覺著一股大力傳來,蹬蹬蹬蹬連退數步,一屁股坐回了輪椅上。不過說來奇怪,張揚打了他一巴掌,卻讓他感到十分的舒服。

    閻國濤兩口子衝上來摁住他,閻國濤怒道:“別胡鬧了!”

    醫生趕了過來,對閻飛的奇怪症狀他也束手無策,閻飛癢得百爪撓心,身上已經被自己撓出了無數血道,他大叫道:“張揚,你害我!”

    張大官人一臉的無辜,他攤開雙手道:“幹我什麼事?明明是你打我?”

    閻飛叫道:“你侮辱我……”話還沒說完呢,他老子甩手給了他一個耳光,閻國濤這個耳光打得很有力道,把閻飛打得懵在那,不過這巴掌打在臉上,感覺身上的瘙癢忽然減輕了許多。

    閻國濤這一巴掌隻是做個樣子,他也看出今天的事情有些蹊蹺,兒子的病來得太奇怪,難道張揚真的動了手腳,可剛才自己一直都在旁邊,沒看到張揚做什麼,閻國濤向張揚和梁成龍歉然笑道:“今天的事情讓兩位見笑了,小飛如有得罪的地方,還望兩位世侄多多諒解。”

    張揚笑道:“閻秘書長客氣了!”

    閻國濤正想說話呢,忽然聽到兒子叫道:“爸……求求你……”

    閻國濤轉過身去,卻見兒子可憐巴巴的看著自己:“爸……求求你再打我一巴掌!”

    所有人都愣了,誰都沒想到閻飛竟然會提出這樣匪夷所思的請求。

    梁成龍也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低聲向張揚道:“怎麼回事?”

    張揚道:“你問我我問誰?這世上犯賤的人多了去了,大概人家就喜歡這樣。”

    梁成龍似有所悟,點了點頭道:“嗯,對,很多人就有被虐傾向!”看到閻飛的慘狀,這廝也顧及到十有八九和張揚有關,不過他也沒看出來張揚在什麼時候動的手腳,梁成龍現在有些舍不得走了,這麼好的戲,錯過了多可惜。

    閻國濤望著兒子可憐巴巴的眼神,終於揚起手,給了一巴掌,這次的力度明顯和上次有了差距。

    閻飛道:“爸……大力點!”

    閻國濤有生以來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孔珍眼淚巴巴的看著兒子,當媽的心疼兒子,看到兒子這幅模樣真的是於心不忍。

    閻國濤禁不住兒子苦苦哀求,終於揚起手狠狠抽了他一個嘴巴子,這巴掌打得又響又脆,閻國濤真下了狠手,孔珍看到兒子的半邊麵頰都腫起來了,眼淚頓時落了下來。

    閻飛卻低聲道:“好舒服!”

    周圍小護士聽到,強忍著笑把臉轉了過去,都說皮癢欠揍,今天算是見到了現實版。

    閻飛身上的瘙癢感減輕了一會兒,可很快又來了,他向父親道:“爸接著打,接著打!”

    周圍的醫護人員開始覺著好笑,可等到閻國濤連續打了閻飛幾巴掌後發現這件事越來越不好玩了,閻國濤眼睛也有些發紅了,不知是生氣還是心疼,他再揚起手臂的時候,妻子撲了上來拽住他的手臂道:“老閻,別打了,別打了!再打就把兒子打死了!”她向醫生道:“醫生,我求求你想想辦法!”

    閻飛又聽到了張揚的聲音。

    張揚用傳音入密冷冷道:“小子,把事情給我說清楚,我馬上讓你恢複正常!”

    閻飛再也受不了這份折磨了,他大聲叫道:“饒了我吧,我說,我全都說,撞你嶽母的車是我的,但是……車不是我開的……真的不是……我把車借給女朋友鍾雲秋用……誰曾想出了這件事……我……我錯了……我馬上向交警大隊自首交代,我賠償一切損失……”

    孔珍傻了,閻國濤一張臉氣得鐵青,他揚手又是一巴掌打了過去,這次可不是為了幫兒子止癢,他是動了真怒。

    梁成龍指著閻飛的鼻子罵道:“混蛋,你有沒有道德,有沒有良心?你明明知道這件事的經過,為什麼不站出來?你那個女朋友也是個畜生,撞了人想要一走了之?這世上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嗎?”

    張揚歎了口氣道:“算了,人家都交代了,殺人不過頭點地,閻秘書長還在這!咱們先出去吧!”

    兩人來到外麵,閻國濤緊跟著走了出來,在身後把他們兩人叫住。

    閻國濤一臉歉意道:“小梁、小張,真是對不住,事情果然和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有關!”

    張揚道:“事情搞清楚了就好,反正有交警處理,我們也沒打算為難閻飛,閻秘書長,我們走了!”

    閻國濤聽他這麼一說頓時著急了:“小張,別走,別走!”

    張揚笑道:“閻秘書長找我還有事嗎?”

    閻國濤道:“我會親自去莊校長那道歉,小飛的事情我會督促他去相關機構說明情況,一定會承擔應該負有的責任。”閻國濤的這番話實際上是在提條件,他也猜到今天兒子這樣應該和張揚有關,兒子自從打完張揚兩拳之後,手上身上就癢了起來,估計張揚做了手腳。

    張揚道:“可憐天下父母心,希望閻飛以後能夠明白閻秘書長的苦心才好!”

    閻國濤陪著笑道:“天下間又有誰家的父母不辛苦的?”

    梁成龍道:“閻秘書長,我們也不想鬧事,也不是想要什麼賠償,可我做女婿的,嶽母被人撞了,這口氣我也咽不下去啊!”

    閻國濤何等身份,如果不是為了兒子,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在兩個小輩麵前低頭,閻國濤道:“等小飛好了,我馬上帶他去莊校長那道歉,莊校長的醫『藥』費我們家全部負責。”

    梁成龍心說老子缺錢嗎?可他畢竟還是要給閻國濤留幾分情麵,他歎了口氣道:“隻要我嶽母平安就好!”

    張揚道:“閻秘書長,您回去照顧閻飛吧,我們先走了!”

    閻國濤聽說他還要走,再也顧不上什麼含蓄了,他低聲道:“小張,你能幫幫閻飛嗎?”

    張揚明知故問道:“閻秘書長的意思是……讓我幫忙打他?”

    閻國濤愣了一下,可他畢竟是見慣風浪之人,他望著張揚的眼睛道:“小張,你幫幫他吧!”

    張揚點了點頭,轉身走入急診室內,閻飛還在那兒拚命撓著呢,一雙手都被他撓得血糊糊的,模樣慘不忍睹。他母親孔珍坐在一旁掉眼淚,醫生到現在也沒有什麼好辦法,隻是抽了幾管血去化驗了。

    張揚來到閻飛麵前,俯下身道:“閻飛,你剛才打了我兩拳,我也還你兩拳,以後你最好學會怎麼做人!”說完,他就揚起拳頭輕輕在閻飛的胸膛上捶了兩拳,然後就和梁成龍兩人揚長而去。

    閻飛挨了這兩拳之後,隻覺著身體的瘙癢感漸漸褪去,他木呆呆坐在那,過了好久方才反應了過來,站起身怒吼道:“我跟你拚了……”想要追出去,卻被父親厲聲喝止。

    閻國濤怒視兒子道:“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去承擔!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就算你逃得過法律的製裁,也逃不過良心的譴責!”

    皮卡車駛出醫院的大門,梁成龍笑得前仰後合,他向張揚豎起大拇指道:“高!實在是高!張揚,我現在算是服了你了,你究竟用了什麼法子能讓這小子把真話全都說出來?”

    張揚道:“這事兒跟我沒關係,你別往我身上栽!”

    梁成龍道:“少跟我來這套,你我還不了解!”張揚不願說,他也沒繼續往下問,停頓了一下,歎了口氣道:“不過這樣一來閻國濤算是讓我們給得罪了!”

    張揚道:“至於嗎?犯錯的是他兒子,我們是討還公道,他一個省委秘書長,連這點胸懷都沒有,我看這個官也不用當了。”

    梁成龍道:“閻飛畢竟是他兒子,誰沒點私心,今晚你這麼折騰他們父子,閻國濤要是不記恨你才怪!”他拍了拍張揚的肩頭道:“哥們,我對不住你啊!”

    張揚道:“我不是幫你出頭,我是幫莊校長,就算沒有你和林清紅這層關係,我一樣會這麼做,他閻國濤官再大,大不過一個理字,今天這件事表麵上是他丟了點麵子,可我們實際上是幫了他,如果閻飛這次僥幸逃脫了罪責,以後還不知道要幹出怎樣喪天害理的事情。”

    梁成龍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他想起丁兆勇幾個還在吳越人家等著他們,梁成龍道:“張揚,通過今晚的事情我明白了一件事。”

    “什麼事?”

    “真正的友情是金錢無法買來的。”

    張揚道:“感情亦然,你和林清紅的事情我不想多說,你自己掂量去吧!”

    梁成龍道:“我真不適合玩感情,這方麵,我連你十分之一都趕不上!”

    “寒磣我?”

    “真心話!”

    張揚歎道:“我算看出來了,這世上最多的就是恩將仇報的家夥!”

    第二天一早,閻國濤夫『婦』二人就帶著兒子,拿著禮品去探望莊曉棠,張揚和梁成龍並沒有把這件事宣揚出去,考慮到閻國濤的身份,他們還是要給對方留有一些餘地,當然這主要是梁成龍的想法。

    林清紅聽說閻飛就是肇事車主,態度有些激動,不免說了一些不中聽的話,反倒是母親莊曉棠表現的極其大度,莊曉棠道:“年輕人誰不會犯錯?孩子嘛,犯了錯改正就行了,再說了,肇事者又不是你,你能夠來到這向我道歉,足以證明你的心腸還是好的。”

    閻國濤道:“莊校長,都怪我們平時對兒子的約束不夠,讓您受苦了!”

    閻飛始終低著頭,在這種時候他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費了好大勁方才說了一句:“莊校長,對不起……”

    莊曉棠笑了笑,她說了這會話也累了。林清紅道:“對不起,我媽需要休息了!”

    閻國濤對林清紅的逐客令並沒有生氣,他起身道:“我們也該走了,莊校長,你要好好休息,我們以後還回來看你。”

    莊曉棠道:“清紅,你送送閻秘書長。”

    閻國濤道:“不用,還是讓她留下來照顧你吧!”

    林清紅隻是站起身來,絲毫沒有挪動腳步的意思:“閻秘書長走好!”

    閻國濤父子走了沒多久,梁成龍就來了,他今天專門理了發光了胡子,整個人也顯得精神抖擻,仔細聞,還能聞到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兒,當然不是女人身上的那種味道,是男士專用。

    林清紅見他也強作歡顏,梁成龍將自己親手煲的骨頭湯放在床頭櫃上:“媽,我給您煲了骨頭湯,您嚐嚐!”

    莊曉棠笑道:“你這孩子倒是有心!”

    梁成龍親手給莊曉棠盛了一碗,林清紅接了過去,喂母親吃。

    莊曉棠一邊喝一邊讚道:“好香,想不到你的廚藝這麼好!”

    梁成龍道:“我從小就學會做飯了,媽要是喜歡吃,以後我經常給你煲湯喝,對了,我想過了,等您拆線穩定後,就去我們家住,特護我都聯係好了,醫院雖然好,可畢竟沒有在家心情舒暢,有助於病情恢複。”

    莊曉棠見到梁成龍考慮的如此周到,臉上也『露』出會心的笑意。

    梁成龍等到莊曉棠吃完,起身道:“媽,我不耽誤你休息了,回公司看看!”

    莊曉棠道:“公司要是忙就不要過來了,身邊有這麼多人照顧,沒事的!”

    林清紅道:“媽,他有這份心你就讓他孝敬!”

    兩人在莊曉棠麵前表現的還是很好的,可出了門林清紅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她質問道:“誰讓你自作主張要把我媽接回去的?”接回去就意味著兩人還得無限期的表演下去,林清紅一想到這件事不由得有些頭疼。

    梁成龍道:“把她老人家接回去,咱們也方便照顧!”

    林清紅怒道:“誰跟你咱們?我跟你說得明明白白,你是你我是我,你趁早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拖下去也沒有任何的意思。”

    梁成龍道:“這件事咱們以後再說好嗎?”

    林清紅道:“梁成龍,我知道你這兩天做了不少的事情,可有些發生過的事情是無法抹去的,就像擦不去的墨跡,我不是沒給過你機會,這次我徹底死心了,等我媽康複之後,我會向她徹底坦白!”

    梁成龍歎了口氣,低聲道:“你先照顧好咱媽再說!”

    

Snap Time:2018-04-27 14:57:21  ExecTime: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