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一十章俠客行(下)

  
  第四百一十章【俠客行】(下)
  這時候手術室的燈滅了,主刀醫生從麵走了出來,丁兆勇和張揚兩人迎了過去,丁兆勇道:“薛主任,莊校長的傷勢怎麼樣?東江農業大學的幾名領導也圍了上去。”
  那位薛主任欣慰笑道:“還好,沒什麼內傷,隻是左股骨幹骨折,人年紀大了,骨質相對疏鬆一些,不過預後應該不存在任何問題。”
  所有人都放心下來,張揚和丁兆勇跟著把莊曉棠推到病房。因為莊曉棠目前並無親人在身邊,所以農學院派了一名女教師暫時照顧她。
  安頓好了莊曉棠,丁兆勇和張揚來到病房外輪番撥打梁成龍的電話,可怎麼打都是關機。丁兆勇歎道:“林清紅估計下午就能趕到,她要是看到梁成龍不在這,準保要氣瘋了!”
  張揚道:“好在莊校長沒事,你先給林清紅打個電話,讓她別慌!”
  兩人說話的時候陳紹斌和袁波都來了,他們和梁成龍兩口子的關係都不錯,陳紹斌雖然和梁成龍最近有些芥蒂,可林清紅是他的老同學,衝著這層關係他也不能裝作不知道。
  陳紹斌剛剛問過警察了,義憤填膺道:“肇事司機也太他媽沒有道德了,撞了人家老太太開車就走!”
  張揚這才想起車禍的事情:“怎麼回事兒?肇事司機找到了嗎?”
  陳紹斌道:“哪兒找去?警察正在調查,現場倒是有個目擊證人,看到了車牌號!”
  丁兆勇道:“看到車牌號就能找到人!”
  陳紹斌道:“你把公安想得太有能耐了,肇事車輛是一輛黑『色』凱迪拉克,可那車牌號屬於一輛桑塔納,那輛桑塔納停在輕工局車庫都半個月了。”
  丁兆勇明白了,怒道:“套牌啊!”
  袁波道:“先別管這件事了,重要的是莊校長沒事!”
  丁兆勇道:“梁成龍的手機還是打不通,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不在場,回頭林清紅到了可怎麼交代!”
  陳紹斌對梁成龍還是很了解的:“想找他還是跟梁孜聯係。”
  丁兆勇經他一提醒,拍了拍自己的後腦勺道:“你看我這腦子,怎麼就沒想起梁孜呢!”他沒有梁孜的電話,陳紹斌有,把梁孜的號碼告訴丁兆勇。
  丁兆勇走到一邊去打電話,回來的時候表情輕鬆了許多:“梁孜去找他了!”
  張揚道:“這個梁孜跟梁成龍什麼關係?”
  袁波道:“生意夥伴關係!梁孜的能耐很大,她姐夫是省電力局局長劉曉忠,梁成龍通過她在省電力係統接了不少的工程,藍魔方是梁成龍和她一起開的。”
  陳紹斌對此知道不少,他冷冷道:“梁孜沒出幾個錢,多數都是梁成龍出資,梁孜出麵經營,利益兩人均分。”
  張揚道:“這個梁孜的確有些本事!”
  陳紹斌不屑道:“什麼本事?還不是靠他姐夫,如果不是劉曉忠一直罩著她,她在生意場上也不會有現在的成績,你們知道嗎?外界傳言劉局對這位小姨子可比對他老婆梁紅好得多。”
  幾個人都明白陳紹斌是什麼意思,都曖昧的笑了起來。
  張揚道:“梁成龍跟她不會有什麼曖昧吧?”
  陳紹斌道:“應該沒有,不過藍魔方經營的時間不長,可名氣很大,隱然有超出當年百樂門的勢頭,麵漂亮姑娘這麼多,梁成龍可方便了!”
  幾個人聊得熱烈,陪護莊曉棠的那位老師走了出來,她有些緊張道:“莊校長有點疼的受不了,還是讓醫生過來一趟。”
  張揚道:“我過去看看!”
  袁波道:“我去叫醫生!”
  莊曉棠躺在病床上,臉『色』十分蒼白,額頭之上布滿冷汗,手術過去一段時間了,麻醉的效力也逐漸消失,所以疼痛開始變得劇烈起來。
  張揚來到床邊,微笑道:“莊校長,我來看您來了!”
  莊曉棠想要擠出一絲笑容,可疼痛卻讓她無法完成這個簡單的動作。
  張揚握住她的右手,悄然將一股內息送了過去,莊曉棠隻覺著一股清涼的氣流順著她的經脈很快行遍全身,剛才難忍的疼痛感頓時消失。
  莊曉棠有些驚奇的睜大了雙眼,張揚向她微笑道:“睡吧,很快就會好起來的!”他的聲音似乎有種魔力,莊曉棠聽了之後隻覺著昏昏沉沉,竟然『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醫生來到病房內看到莊曉棠已經睡了,自然不用再給她打止痛針,那名女教師也覺著奇怪,明明剛才痛不欲生,可一轉眼就睡了過去,她並不知道,張揚悄然對莊曉棠做了一些手腳,幫她止痛入睡。
  林清紅在下午四點的時候匆匆趕到,她來到的時候,剛巧在停車場遇到梁成龍,梁成龍昨晚喝多了,跟那個身材嬌小的陪酒女郎一起開了房,一直睡到中午才醒來,手機也沒電了,所以丁兆勇他們一直都打不通電話,梁孜知道內情,打了那陪酒女郎的電話,這才找到了梁成龍。
  梁成龍見到林清紅心多少有些慚愧,他低聲道:“清紅……”
  林清紅聞到他身上濃烈的酒氣,還夾雜著一股香水的味道,林清紅厭惡的皺了皺鼻子,她冷冷道:“你走開!”
  梁成龍道:“我正在和客戶談生意,剛剛接到電話……”
  林清紅怒道:“談什麼生意,什麼生意比我媽的事情重要,你不必騙我,我對你的事情不感興趣!”
  梁成龍也不再說話,跟在她身後慢慢走著。
  來到病區前,林清紅停下腳步道:“我們之間的事情不要讓我媽知道!”
  梁成龍很配合的點了點頭道:“你放心,我知道應該怎麼做!”
  兩人來到病區走廊,張揚丁兆勇一幫人全都站在門外等著呢,看到他們過來了,丁兆勇迎了過去:“危險期已經度過了,莊校長在麵睡了!”
  張揚道:“趕緊去麵看看去吧!”
  林清紅點了點頭,她現在還算鎮定,可一走進病房,看到母親蒼白的麵孔,林清紅眼淚就落了下來,梁成龍伸手拍了拍她的纖腰表示安慰,卻被林清紅厭惡的躲開。
  也許是感覺到了周圍的細微動靜,莊曉棠緩緩睜開雙目,看到女兒,她的唇角浮起一絲蒼白的笑容。
  林清紅隻叫了一聲媽,就泣不成聲了。
  莊曉棠笑道:“你這丫頭……我都不記得……你上次掉眼淚是什麼時候了……別哭……媽沒事……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了?”
  林清紅用力搖頭。
  莊曉棠的目光落在梁成龍臉上:“你有沒有欺負我女兒?”
  梁成龍的頭搖得跟波浪鼓似的:“媽,借我一個膽子我也不敢,我對她好著呢!”
  林清紅心中無比怨念,可臉上卻擠出一絲笑容道:“媽,你放心,我們好著呢!”
  莊曉棠點了點頭道:“成龍,過去……我一直都不喜歡你,因為我害怕女兒跟著你吃虧,今天……發生了這事兒,我忽然明白了,無論我喜不喜歡都不重要,隻要清紅喜歡,隻要清紅能夠過得快樂,我這個當媽媽的也就快樂……我的女兒,我知道,她『性』子倔了些,好強了一些,你小事上要忍著她……讓著她,要看到她的優點……如果她欺負你了,你來找我……我批評她……”
  梁成龍聽到丈母娘的這番話,心頭忽然感到一陣內疚,身邊的林清紅哭得越發厲害了,梁成龍上前握住嶽母的手道:“媽,你放心,我和清紅一定會白頭偕老,相敬如賓的,她對我很好,我很知足……”
  “那就好……那就好……”莊曉棠點著頭竟然又『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眾人退出病房,梁成龍憤憤然道:“誰他媽肇事逃逸?讓我查出來,我非弄死他不可!”
  林清紅用紙巾擦淨了眼淚,冷冷看了梁成龍一眼道:“別裝了,我家的事情用不著你管!”
  梁成龍道:“咱們之間用得著分得這麼清楚嗎?媽被人撞了,我也擔心啊!”
  丁兆勇道:“已經讓人去查了,套牌車,不過那輛凱迪拉克應該能夠找到!”
  幾個人同時望向他,丁兆勇道:“隻要那車是東江的,他就跑不了!”
  梁成龍道:“找目擊者好好問問,給他們點錢也行,要是有人能夠提供線索,我重獎五萬,媽的,居然撞到我媽頭上來了,我要讓他跪在我媽麵前磕頭認錯!”
  林清紅穩定了一下情緒,她輕聲道:“這用不著那麼多人,你們都辛苦這麼久了,去吃飯吧,梁成龍你去招待他們!”說完她轉身進了病房。
  梁成龍苦笑道:“看到沒有,把我當小二使喚。”
  陳紹斌譏諷道:“你自己犯賤怨誰?”
  梁成龍理虧,居然沒敢接話。
  袁波道:“都去我店吧!莊校長住院期間吃飯的問題我承包了!回頭讓廚子多買點大補的食材做出來。”
  這距離吳越人家不遠,幾個人也沒開車,步行來到吳越人家,這間店是袁波發家的根本,當初張揚結識他也是在這家店,記得當時還是通過了方文南,可現在方文南正在獄中服刑,已經是物是人非。
  上菜之後,丁兆勇忍不住問:“梁成龍,你小子跑哪兒去了?”
  梁成龍有些尷尬道:“昨晚喝多了,手機又沒電,所以斷了聯係!”
  張揚道:“我本不想說你,可你最近這狀態也太差了點,就算你和林清紅鬧矛盾,也不能自己作踐自己啊!”
  陳紹斌道:“這叫自甘墮落,吃喝嫖賭,樣樣精通!”
  梁成龍今天一肚子氣,別人說他他還忍了,陳紹斌說他,他火蹭地就上來了,他指著陳紹斌的鼻子罵道:“你丫說誰啊?我他媽早看你不順眼了!”
  陳紹斌道:“你看我不順眼?我他媽還看你不順眼呢!”
  梁成龍一拳就打了過去,張揚在一旁本來能夠攔住,可他居然無動於衷。
  陳紹斌挨了一拳,怒吼一聲衝了上去,摟住梁成龍把他摔倒在地上。
  丁兆勇和袁波想上去拉架,張揚卻道:“別管他們,幫忙抬桌子,給他倆挪開點空,小心打爛了東西!”
  梁成龍和陳紹斌兩人扭做一團,當著幾個人的麵你一拳我一腳的打了起來,可打架這活特耗體力,不一會兒兩人都累得氣喘籲籲,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看著對方,梁成龍率先鬆開了手,陳紹斌也放開了梁成龍,兩人都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毯上,幾乎同時哈哈笑了起來,梁成龍罵道:“都不是東西,一個勸架的都沒有!”
  陳紹斌道:“把我們當猴耍呢!”
  他們兩人居然相互攙扶著站了起來。
  張揚笑眯眯道:“第一回合就打和了,我靠,忒沒勁了!”
  陳紹斌和梁成龍同時向張揚豎起了中指。
  袁波笑道:“煙消雲散,咱們抬桌子吃飯!”
  人很多時候需要宣泄,梁成龍和陳紹斌之間的矛盾已經積攢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這次他們打了一架,把心中的怨氣都發泄出來,兩人之間的關係反倒融洽了許多。
  梁成龍道:“我發誓,我以後認認真真的生活,再不過花天酒地的日子!”
  丁兆勇道:“這話你應該衝著林清紅說!”
  陳紹斌道:“你跟白燕現在怎麼樣了?”
  梁成龍歎了口氣道:“媽的,提起這個女人我就頭疼,找我要一千萬,我他媽哪有這麼多錢!”
  陳紹斌道:“你應該不止這個數吧!”
  梁成龍道:“現金!我公司賬上哪有這麼多現金?好說歹說跟她講到了三百萬,昨天給她了,喜孜孜拿著那筆錢下深圳去了!”
  丁兆勇道:“不是說她懷孕了嗎?”
  梁成龍道:“她不會流啊?”
  張揚歎了口氣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們都多少日了,怎麼彼此間的感情還這麼脆弱?”
  梁成龍冷笑道:“要是相信這幫演藝圈的會動真感情,還不如相信母豬會上樹!”
  幾個人邊喝邊聊,丁兆勇此時接到了交警隊的電話,這次處理事故的是他朋友,再說丁兆勇的父親是平海政法委書記,撞得又是梁成龍的丈母娘,人家自然盡力。
  丁兆勇接完這個電話,表情顯得有些嚴肅,他向梁成龍道:“肇事車輛查到了!”
  所有人都望向丁兆勇:“誰的車啊?”
  丁兆勇道:“閻國濤的兒子閻飛!”
  梁成龍內心一怔,閻國濤是新任省委秘書長,省辦公廳主任,還是省委常委,他省委書記喬振梁的班底。
  陳紹斌望著梁成龍道:“你不是要把人家給弄死嗎?怎麼?啞巴了?”
  梁成龍道:“確定?”
  丁兆勇道:“確定,被套牌的車是輕工局的,輕工局內部舉報的!閻飛的那輛車買來沒幾天,手續正在辦理,他一直都在套牌行駛!”他頓了一下又補充道:“事故大隊去找他了,他來了個一改否認,那輛凱迪拉克也不知被他弄哪去了,找不到車就沒證據指證他。”
  張揚道:“這東江的衙內真是一撥接著一撥,一代新人換舊人,你們這幫老衙內就要退出曆史舞台了!”
  陳紹斌道:“要是撞了我嶽母,我他媽是不能忍!”
  丁兆勇斥道:“你小子少說兩句!”
  梁成龍端起酒杯把酒喝完了,起身道:“我去找他!”
  陳紹斌站起身道:“你等等,我跟你一起過去!”關鍵時刻,革命情義顯現出來了。
  丁兆勇道:“我也去!”
  張揚道:“這事兒你們誰都不適合去!”
  丁兆勇和陳紹斌望向張揚道:“怎麼了?”
  張揚道:“你們兩個的老爺子都是省常委,你們去了,別人肯定會多想,這是三個省常委的家人聯合區欺負閻秘書長的兒子,『性』質就改變了,這麼著吧,我跟梁成龍一起過去,問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袁波知道張揚也不是什麼好脾氣,他叮囑道:“事情還沒查清楚之前,千萬別衝動!”
  張揚道:“你們都在這兒等消息吧,我們去去就來!”
  

Snap Time:2018-12-13 07:15:57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