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零九章強勢作風(下)


    第四百零九章【強勢作風】(下)

    沈慶華的強勢是與會常委人所共知的,可是他今天的表現卻讓很多人感到不舒服,沈慶華取消文教衛生改革辦,還可以用精簡機構來解釋,可他成立企改辦,重新任用劉強就有些憑喜好在做事了,至於起用關中亞為企改辦副主任,這等於給公眾傳遞了一個信號,他想用誰還是可以用誰,這件事也衝淡了前些日子截留抗旱救災資金事件的影響,意味著那幫幹部犯的錯誤並不嚴重。連關中亞這種人都可以重新被啟用,那麼其他被免職的鄉鎮幹部也有希望盡快上崗。

    孫東強今天的表現也是相當搶眼的,他居然公開跟沈慶華提出黨政分開的事情,說出這句話等於識破了臉皮,他和沈慶華已經惡劣的關係,以後更會雪上加霜,沈慶華在工作中表現出的霸道和強勢已經讓孫東強忍無可忍。

    在場的常委都不禁在想,張揚要是知道文教衛生改革辦公室被撤,他心會怎麼想?

    張揚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並沒有離開豐澤,白鷺賓館經理呂燕幫他收拾著行李,張揚剛才一直都在給家打電話說自己外出學習的事情,母親自然又千叮嚀萬囑咐,正應了一句話,兒行千母擔憂,徐立華雖然不在兒子身邊,可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著他。

    張揚和母親聊了十多分鍾,電話中母親又抱怨趙靜,小妮子放假之後隻在家呆了兩周,現在又回東江了,隻說要趁著暑期勤工儉學,徐立華猜到她一定是去東江和丁斌談戀愛去了。女兒大了,做父母的說什麼她也不想聽,徐立華讓張揚抽空詢問下妹妹的情況,最好和她見麵聊聊,張揚連連答應。

    這邊剛掛上電話,常淩峰的電話就打了進來,聽說張揚沒走,他讓張揚在白鷺賓館等著,自己馬上就到。

    呂燕把行李收拾好,又幫助張揚泡了一壺茶,輕聲道:“張市長,中午吃晚飯再走吧!”

    張揚點了點頭道:“好,簡單點,給我下點麵條就行!”

    呂燕笑道:“我讓廚房去準備,涼麵怎麼樣?”

    張揚道:“最好不過了!”

    呂燕出門的時候常淩峰走了進來,呂燕衝著常淩峰笑了笑,最近常淩峰在豐澤的名氣也是與日俱增,豐澤一中高考成績這麼好,身為校長,他的報道經常出現在各大媒體之中,自然成為最近豐澤風頭最勁的人物之一。

    張揚道:“你吃飯沒有?”

    常淩峰搖搖頭。

    張揚向呂燕道:“兩碗涼麵!”

    常淩峰在張揚身邊坐下,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喝完之後方才道:“沈書記把文教衛生改革辦取消了!”

    張揚微微一怔,他沒想到沈慶華動作會這麼快,自己還沒離開豐澤呢,他就開始下手了,看來這位市委書記的報複心可真是不小。

    常淩峰道:“取消文教衛生改革辦,成立企業改革辦公室,劉強擔任企改辦主任,關中亞擔任副主任。”

    張揚笑了起來:“沈慶華怎麼這麼沉不住氣,我還以為他要過一陣子才動手呢。”

    常淩峰道:“我還以為你知道!”

    張揚道:“有麻煩嗎?”

    常淩峰道:“沒什麼麻煩的,文教衛生改革辦隻是一個空殼,賬上沒錢,豐澤一中有帳戶,那筆助學基金是獨立帳戶,他們沒理由打基金的主意。”

    張揚道:“我巴不得有人打基金的主意,誰敢打基金的主意,我就讓他追悔莫及。”

    常淩峰道:“你是不是在做局?”除了常海心和杜天野之外,張揚沒有向任何人吐『露』自己的真實想法,包括常淩峰在內。

    張揚道:“我不習慣耍陰謀!”

    常淩峰笑道:“按照你以往的脾氣,沈慶華這麼做,你肯定會拍案怒起,今天表現的這麼淡定,證明肯定有玄機。”

    張揚正想將自己的打算告訴常淩峰。

    常淩峰擺了擺手道:“別說,我期待驚喜!”

    張揚道:“什麼驚喜?”

    “期待你回來的那一天,向豐澤所有人宣布,我南霸天又回來了!”

    張揚哈哈大笑,常淩峰道:“聽說孫市長在常委會上當場和沈書記吵起來了!”

    張揚道:“從今天起我屬於外出學習人員,豐澤發生的事情一概和我無關,你守好後方,豐澤一中是我的根據地,咱們不能把根據地丟了,等我回來,那啥……”

    常淩峰道:“相信你的能力!好好享受你兩個月的假期吧!”

    張揚道:“假期?我這人天生勞碌命,閑不住啊!”

    常淩峰道:“我對靜海很熟,要不要我幫你打招呼安排一下?”

    張揚笑道:“我是去學習,又不是長期工作,有什麼好安排的?”

    常淩峰道:“也好,反正隻是兩個月,你權當旅遊散心!”

    呂燕帶著服務員把冷麵送上來,同時還上了四道小菜。

    張揚道:“一說要走,我還真有點舍不得,在白鷺賓館我吃得好住得好,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都讓慣壞了!”

    呂燕格格笑道:“張市長,您放心,這房間我給您保留著,除了你之外誰都不讓入住。”

    張揚道:“我可不領你情,房間費我都付過一年的了,你要是讓別人住進來,我得上消協告你去。”

    呂燕自然不會當真,她笑道:“張市長這麼好的顧客我們可不敢得罪!”

    常淩峰一邊吃涼麵一邊道:“好吃,想不到你們這兒的冷麵這麼好吃,以後我常來光顧!”

    呂燕道:“歡迎!”她又向張揚道:“張市長,我讓廚房給您準備了路上吃得東西,回頭給您放車去!”

    張揚把車鑰匙給她:“少放點啊!別弄得跟搬家似的!讓服務員幫忙把行李也給我放好!”

    呂燕接過鑰匙去了。

    常淩峰吃完涼麵,在便箋上寫了一行電話號碼遞給張揚。

    張揚看了看:“誰的?”

    常淩峰道:“我大哥,常淩空!”

    張揚笑道:“南錫市常務副市長常淩空同誌!”

    常淩峰道:“靜安如果遇到什麼不好解決的事情,你給我大哥打電話!”

    張揚雖然很少求助於人,不過還是接受了常淩峰的好意,收好了常淩空的電話號碼,他去的是南錫的轄市,應該和常淩空沒什麼交道可打,再說了,南錫市市長夏伯達、市委書記徐光然他都認識,真要是遇到什麼不好解決的事情,找他們也行。

    張揚吃過飯後和常淩峰一起來到了停車場,呂燕已經把他的東西放好了,旁邊還有一個黑大個在幫忙。

    看到張揚過來,呂燕笑道:“東西都放好了,吃的東西都放車了。”

    張揚點了點頭,那黑大個很恭敬的叫了聲張市長。

    呂燕道:“他是方大同!”

    張揚聽著這名字有些熟悉,可一時間想不起方大同是哪一個。

    呂燕道:“就是上次把富國路水管給壓斷那個,幸虧張市長幫忙說話,他拘留了幾天就出來了,那些貨主也沒找他的麻煩。”

    張揚這才想起來,笑道:“原來是你啊,怎麼?不開車了?改搬行李了?”

    方大同道:“出了那事,誰還敢找我開車啊,我本打算去外地找活幹,這一家老小又拋不下,幸虧呂經理讓我在賓館幫忙!”

    呂燕道:“也沒幫什麼忙,這收入太低,你將就著幹吧!”

    張揚拉開車門,向遠處的常淩峰擺了擺手,啟動了汽車。

    方大同隔著窗戶道:“張市長,你這車應該保養了!等到了地方一定要做個全麵保養,不然傷車!”

    張揚饒有興趣道:“你怎麼知道?”

    方大同道:“我這雙耳朵還成,隻要一聽發動機的聲音就能聽出來,還有,從尾氣的味道也能聞出來!”

    呂燕道:“大同修車可是一把好手。”

    張揚點了點頭道:“等我學習回來,以後保養啥的你幫著弄吧!”

    方大同很爽快的回答道:“沒問題!”

    張揚離開豐澤,駛入省道,看了看程表,已經就快一萬公了,還沒有做過一次保養,難怪方大同會這樣說。張揚的第一站是東江,打算在東江做短暫停留之後再前往南錫靜海。

    這一路順利得很,晚上六點多的時候已經進入東江市區,張揚按照方大同的建議,先把自己的車開到東江有名的萬汽車修理廠,在那兒做了個保養。

    汽車交給修理工之後,張揚給丁兆勇打了個電話,這兒距離他的公司最近,橫穿一條馬路就到了。

    丁兆勇聽說張揚到了,馬上就從公司趕了過來,他每天走的很晚,基本上都是七點多才下班,最近隨著個人電腦在國內的熱度提升,丁兆勇公司的生意也是節節攀升,幾乎每天都要加班。

    張揚在貴賓休息室喝茶看電視呢。

    丁兆勇來到他身邊在他肩頭拍了一巴掌:“總是這個樣子,說出現就出現,讓我們一點準備都沒有。”

    張揚笑道:“我這次是路過,明天就得去靜海報到!”

    丁兆勇道:“怎麼不上我公司去坐?車壞了?”

    張揚搖了搖頭道:“保養呢,說是四十分鍾!”

    丁兆勇看了看時間:“對了,丁斌和趙靜剛走,最近他們兩人趁著暑期都在我公司幫忙,我給他們開工資,還別說,你那個妹妹口才可真不錯,來公司不久幫我談成了兩個大單,我剛獎勵了她一台電腦。”

    張揚道:“千萬別把她慣壞了!”

    丁兆勇笑道:“在我們眼中,弟弟妹妹始終都是小孩子,其實他們已經長大了。”他『摸』出手機:“我聯係下梁成龍、陳紹斌他們,今晚給你接風!”

    張揚搖了搖頭道:“算了,梁成龍和陳紹斌現在也坐不到一塊兒,兩人心中有疙瘩,不容易解開啊!”

    丁兆勇想起這事也不由得歎了口氣。

    張揚問起梁成龍和林清紅的事情,丁兆勇道:“一團糟,白燕懷孕了,林清紅知道了梁成龍和她一直都沒斷,已經向他提出離婚了。”

    張揚道:“梁成龍怎麼說?”

    丁兆勇笑道:“這廝也能耐著呢,說動了白燕,現在白燕去向不明,他一口咬定自己和白燕沒關係,堅決不同意離婚。”

    張揚道:“真要是過不下去就離唄!”

    丁兆勇道:“你說的容易,他兩口子這麼有錢,單單是財產分配就是個大問題,林清紅可不簡單,梁成龍結婚後賺了不少錢,基本上都被她捏在手,梁成龍說什麼也不會答應離婚的。”

    張揚笑了起來,他點了點頭道:“把他約出來,我開導開導他!”

    這時候門外進來了一個人,直奔張揚就走了過來,那人樂道:“我說嘛,那輛皮卡車全中國就隻有一輛,果然是你啊!”

    張揚抬頭望去,竟然是之前在路上遇到的天津飆風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馬力。張揚笑著站起身來和馬力握了握手道:“這麼巧?”

    馬力道:“這就是緣分,這家萬汽修廠是我哥們開的,我也參股了,最近我在東江忙活汽車專營店的事情,剛才來換機油,剛好看到你的那輛皮卡車,我估『摸』著你就在這,果然讓我遇到了。”

    張揚把馬力介紹給丁兆勇認識,馬力很熱情的和丁兆勇握了握手道:“這樣吧,晚上我請吃飯,大東海怎麼樣?”

    這時候萬汽修廠的總經理餘川走了過來,馬力讓餘川去大東海定位子。

    丁兆勇已經約好了梁成龍,馬力很爽快的說道:“都過來,大家認識認識,一回生兩回熟,再見麵就是老朋友了!”

    東江生意場上少有人不認識梁成龍,他一來到,餘川就慌忙站了起來,餘川沒想到張揚的朋友是梁成龍,馬力和張揚隻是萍水相逢,對張揚的背景並不了解,聽到餘川介紹,這才明白,眼前的這幾位年輕人全都來頭不小。

    梁成龍和餘川也認識,他的汽車平時都在餘川那維護保養。但梁成龍對餘川這種級別的生意人打心底是看不起的,不過表麵上也沒有表現出太多的不屑。

    在場人關注的共同焦點就是張揚,張揚免不了要多喝幾杯。

    梁成龍道:“精神文明建設學習班,我說你們這幫官僚可真夠腐敗的,精神文明有什麼學習的,立個名目就能在海濱城市療養一兩個月,腐敗啊,浪費我們納稅人的錢!”

    張揚笑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憤世嫉俗?”

    梁成龍道:“生活『逼』迫的,我這人現在變得越來越偏激了!”

    馬力道:“現在做生意的確不容易,那我來說吧,汽車貿易表麵做的還行,可風光都是表麵,背地誰知道我欠了銀行多少債務?時代在發展,過去那樣小打小敲已經不行了,我必須要擴大規模,今年的三個汽車專營店已經讓我疲於奔命了。”

    丁兆勇道:“賣汽車可是大生意,隨著我們國家經濟的發展,老百姓的收入會越來越高,你看著,要不了二十年,基本上每人都開得上汽車。”

    張揚笑了起來:“我說兆勇,你比我們這些體製內的還要樂觀,二十年讓每個人都開上汽車我看有點懸,不過每人都用上電腦問題不大。”

    梁成龍道:“說起這事兒,丁兆勇最近可發財了,到處都在退行辦公自動化,他的電腦組裝業務做得那個紅火,紅火的我都羨慕。”

    丁兆勇道:“我那是小生意,你梁總蓋一套房子夠我賣十年電腦的。”

    梁成龍道:“還說呢,我那樓才蓋到六成,何長安那邊的資金鏈斷了!”

    張揚微微一怔:“怎麼?”這件事他還從沒聽說過。

    梁成龍道:“何長安最近鬼『迷』心竅,一門心思鑽到了黃金珠寶市場,他在非洲買了幾個礦,也拿下了黃金珠寶生產經營許可證,今年要大力拓展國內的市場,八字還沒一撇呢,就開始學著星鑽建設專營店,他的錢全都用在這上麵了。”

    張揚道:“你們的商業廣場計劃總不能扔在那兒!”

    梁成龍喝了口酒道:“反正地麵的六層已經起來了,香港源百貨已經簽約入駐了,單單是他們一家,收回成本是沒什麼問題。方方麵麵的關係也已經做好,先搞經營,六層以上,等回籠部分資金以後再建設。”

    丁兆勇道:“國內這麼多半半拉拉的樓,全都是你們這幫『奸』商蓋起來的。”

    梁成龍道:“我工程質量沒問題,隻是分成兩次蓋,總比不顧質量,拉起一個爛尾樓要強得多。”

    餘川好不容易才『插』上話,向丁兆勇道:“丁老板,我這邊汽修廠也需要上幾台電腦!”

    丁兆勇道:“好啊,明天我讓業務員過來!”

    餘川和馬力很快就看出來,人家幾個人的層次並不是他們能夠夠得上的,他們說話陪著小心,盡量給張揚他們留下好印象,飯局進行了一個多小時,梁成龍就提議結束,張揚和丁兆勇也沒有反對。

    餘川和馬力一直把他們送到車上,張揚的皮卡車也保養好了,想要給錢的時候,餘川說什麼都不收,非但如此,還專門送了一些汽車用品。

    梁成龍因為離婚的事情鬧得心情不好,他早早結束並非是想回去,而是邀請張揚和丁兆勇去藍魔方喝酒。

    路上已經打了電話,梁孜給他們留好了包間,張揚對這個地方本沒有什麼好感,上次為了陳紹斌在這大打出手,丁兆勇道:“反正梁成龍有股份,看不順眼繼續砸!”

    可能梁成龍已經有了思想準備,所以沒敢讓他們兩人去大廳,直接請到了包間。

    張揚坐下後笑道:“要不給紹斌打個電話,把他也叫來!”

    梁成龍苦著臉道:“張市長,您就別難為我了,誰家開店也想被別人砸,陳紹斌現在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讓我自在點不行嗎?”

    張揚道:“怎麼著?最近情緒不高啊!”

    梁成龍歎了口氣道:“一言難盡,哥們,我現在這心,全他媽都是眼淚啊!”

    丁兆勇自己倒了一杯酒道:“反正我是不同情你,清紅多好啊,又有錢又有能力,人又漂亮,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才能娶到她,現在倒好,跟白燕居然又玩出火來了。”

    梁成龍道:“我也沒想到她能懷孕,而且這次是真的!”梁成龍有些鬱悶的灌了一口酒道:“我現在是發現了,男人不能有錢,一有錢就找不到真感情了!”

    張揚笑道:“這麼悲觀?”

    梁成龍道:“不是悲觀是事實,你們千萬別學我,錢是賺到了一些,可感情呢?我他媽找不到感情了,白燕圖什麼?圖我的錢,林清紅圖什麼?她自己有錢,可還他媽圖我的錢,”

    丁兆勇道:“你這話有點不公道了,林清紅比你有錢!”

    梁成龍道:“是比我有錢,她跟我結婚為了什麼?你以為她愛我啊?狗屁的愛情,她看中的是我在平海的關係,女人現實,生意人現實,這女生意人尤其他媽的現實,她把我隻是當成一個利用的工具,平海幫助天驕集團完成了二次騰飛,你以為是她林清紅個人的能力?狗屁!沒有我幫她,她能有今天?”

    

Snap Time:2018-06-21 08:19:45  ExecTime: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