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零九章強勢作風(上)


    第四百零九章【強勢作風】(上)

    張揚笑道:“矛盾是客觀存在,終有一天會激化爆發,既往的經驗告訴我們,爆發的越早越好,造成的危害會越小,如果矛盾始終積累,到了將來爆發的時候,隻怕危害會更大。”

    杜天野也不得不讚同他的這句話有道理,看到張揚信心滿滿的樣子,不禁有些好奇道:“你是不是掌握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張揚神秘道:“請允許我暫時保密,天機不可泄『露』!”

    張揚盤算著自己是應該請病假還是事假,可他沒想到的是,沈慶華主動找上了自己,沈慶華顯得很和藹:“小張啊,省黨校下月有個大力發展精神文明建設的幹部培訓班,我考慮了一下,還是你去最合適,年輕人容易接受新鮮事物。”

    張揚愣了一下,他還想主動回避呢,這倒好,人家沈書記看自己礙眼,想辦法要把自己給支開了。

    張揚笑道:“多長時間啊?”

    沈慶華笑道:“兩個月,學習班位於南錫靜海市,海濱小城,風景美麗得很,這次過去的基本上都是副廳級幹部,你是個特例,要珍惜這個學習機會。”

    張揚心說老沈啊老沈,你可真夠狠的,一下就把我給發配兩個月,精神文明建設幹我屁事,你派個副書記過去就是,人有時候心理很奇怪,明明自己想走開,可一旦人家想支開他,心態就產生了變化,張大官人心有些不爽。

    沈慶華道:“這陣子你工作的很努力,又是忙招商又是忙教育,我全都看在眼,雖然你年輕,可身體也重要啊,都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要是累垮了,我哪兒去找這麼好的幫手去?”沈慶華這番話說得虛偽之極,他恨不能張揚離開之後,再也不要回到豐澤來,他算是看清了,這小子就是一掃把星,來豐澤專門是為了跟自己做對的。他之所以這麼急著把張揚支開,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他看出最近苗頭不對,一向低調做人的孫東強有抬頭的趨勢,孫東強表現出越來越強的權力欲,而且他和張揚之間似乎有種默契,這兩個人要是聯起手來,沈慶華肯定頭疼,所以沈慶華想讓張揚離開一陣子,利用這段時間,穩固陣腳。

    張揚道:“我身體挺好的!”,這會兒他的心態已經調整了過來,雖然沈慶華的安排正中下懷,表麵上還要裝出不情願的樣子。

    沈慶華故意板起麵孔道:“這次的機會很難得,別人想爭取這個機會我都沒有答應,小張,你一定要珍惜這次的學習機會,好好學習,回來把學到的知識和經驗在豐澤推廣開來。”

    張揚道:“可文教衛生工作也很忙。”

    沈慶華笑道:“你這種有責任心的年輕幹部真是難得,我會將你的工作安排好,放心吧,你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學習,學習回來還有更艱巨的任務,更重要的工作等著你。”

    張揚暗罵沈慶華老『奸』巨猾,不過由他提出來最好,孫東強方麵也不能說自己臨陣脫逃,自己離開豐澤,沈慶華和孫東強之間的矛盾肯定要變得更加直接和尖銳。

    張揚把這件事告訴了孫東強,裝出非常委屈的樣子:“沈書記分明是要把我給支開啊,這根本就是政治流放。”

    孫東強雖然一直都不喜歡張揚,可最近一段時間,他們之間的關係有所改善,共同的政治對手,讓他們前所未有的團結在了一起。孫東強道:“沈書記這個人心胸實在有些問題!”

    張揚道:“精神文明建設跟我的工作有關嗎?他為什麼非得派我過去?”

    孫東強道:“既然已經決定了,你就去安心學習兩個月吧,反正兩個月很快就過去了,又不是永遠留在靜海。”

    張揚道:“孫市長,有句話我不知當說還是不當說。”

    孫東強道:“咱們之間還有什麼不能說的,你說!”連他自己都覺著好笑,他和張揚之間什麼時候變得無話不談了?政治鬥爭果然是件奇妙的事情。

    張揚道:“我覺著沈書記這麼做是在搞分化,他認為抗旱救災款的事情是我們聯手在做文章,所以想分化我們,孤立我們之後然後逐一對付。”

    孫東強其實也是這麼想,他淡然笑道:“別把沈書記想得這麼陰險!”

    張揚道:“不是想,本來就是!孫市長,我敢保證,等我走了之後,沈書記肯定會針對你!”

    孫東強道:“大家都是為了工作,哪有什麼針對不針對的?”心中卻對沈慶華的作為相當的反感。他忽然想起張揚給他的那份材料,心中頓時安穩了起來,那份材料可謂是抓住了沈慶華的脈門,婁光亮那些人出去參觀學習,是沈慶華批準的,沈慶華又是婁光亮的恩師,如果沈慶華敢針對自己,大不了將這件事捅出來。

    張揚道:“兩個月,市打算讓誰代理我的工作?”

    孫東強道:“王華昭吧,他整天閑著沒事做,本身和豐澤的牽扯又不大。”

    張揚點了點頭,王華昭無疑是個最好的選擇,此人是個掛職副市長,眼看任期就要滿了,他在豐澤市領導層內獨來獨往,和其他人都沒有牽扯。

    張揚即將外出學習的事情在外人的眼中看來,是沈慶華對他的變相流放,因為張揚的原因,豐澤撤掉了五名鄉鎮黨委書記,對豐澤這座小城來說,可謂是一場政治風暴。

    常淩峰和程焱東都意識到張揚外出學習,是沈書記表達對他近期行為不滿的一種方式,兩人湊巧一起來到張揚的住處詢問情況。

    張揚笑道:“不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習,怎麼搞的我跟被流放似的?”

    程焱東道:“是不是因為抗旱救災款的事情?”

    張揚道:“你們千萬別多想,就是正常學習,幾位副市長都搶著去,沈書記考慮到我工作成績突出,最近又實在太累,擔心我身體出問題,所以才把這個療養的機會交給我了,靜海你們知道嗎?好地方,海濱城市,風景宜人,我現在去正是時候。”

    常淩峰道:“豐澤一中分校區還等著你剪彩呢!”

    張揚微笑道:“請孫市長去!”,他是想『露』臉的事情都讓給孫東強,越是這樣,越是把他往火坑推。

    程焱東道:“姚建設一家的案子已經水落石出了,法院過幾天就會開庭宣判。”

    張揚點了點頭,雖然這次沒有達到他想要的效果,可畢竟還是成功打掉了姚建設這個惡霸村支書,他感歎道:“他們家雖然受到了法律的製裁,可楊文月的高考卻被他們給耽擱了。”

    常淩峰道:“學校經過討論做出決定,歡迎楊文月來我們學校免費複讀一年,參加明年的高考。”

    張揚道:“應該的,聽說楊文月成績不錯,如果不是這件事耽擱,也是一類大學的好苗子。”

    常淩峰道:“對了,兩位高考狀元都選擇了去京城上大學,李當陽被北大中文係錄取,馮璐上了協和醫科大!”

    張揚想起馮璐之前想要學醫的事情,不覺笑了起來,以馮璐這種刻苦學習的盡頭,日後極有可能在醫學上有所成就。

    張揚道:“兩個月很快就過去了,說實話,就算沈書記不讓我去學習,我也打算請假,最近一段時間我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自己的私事不好意思占用公家的時間,出去學習就不同了,這種學習,不過是打著學習的名目去療養。”

    程焱東笑了起來:“靜海我去過,那地方風景不錯,現在這麼熱,去海邊絕對是度假首選。聽說旅遊雜誌搞了個中國最美麗的海灘評選,靜海排名第五。”

    常淩峰道:“出去調節下心情也好。”

    張揚的心情並不需要調整,暫時離開隻是政治策略的需要,他走後,沈慶華和孫東強之間的矛盾勢必會變得越發尖銳起來,這是張揚早就預見到的事情。離開豐澤之前,張揚抽時間把牛文強貸款的事情搞定,既然老朋友真心想要創業,張揚還是要盡心幫助他。

    抗旱救災款事件之後,豐澤暫時陷入平靜之中,隻有身處局中,才能夠體會到這種平靜隻不過是暴風雨來臨前的醞釀過程。

    市長孫東強在經曆了抗旱救災款時間之後,他的工作作風變得越來越強硬了,這一點從他在常委會上越來越多的發言可以看出,他改變了低調忍讓的作風,孫市長開始初『露』崢嶸。

    誰都沒想到孫東強和沈慶華之間的衝突來得這麼快,事情從沈慶華的一樁提議開始,張揚的文教衛生工作暫時交給王華昭負責並沒有任何異議,可沈慶華接著又提出了一件事:“現在黨中央國務院提倡精簡機構,我們也要響應上麵的號召,我看豐澤有些職能部門就有些多餘,比如說,這個文教衛生改革辦?我認為沒有存在的必要,教育局和衛生局本身就負有有改革的職責,現在多出了文教衛生改革辦?這分明是混淆職能,搞雙重領導嘛,我看文教衛生改革辦可以取消了!”

    所有常委都沒說話,沈慶華這一棒子明顯是打在了張揚的頭上,誰都清楚文教衛生改革辦是張揚努力下的結果,辦公室主任常淩峰又是張揚的左膀右臂,沈慶華撤掉文教衛生改革辦就是拿走常淩峰的部分權力。當初張揚成立文教衛生改革辦的初衷,一是為了給常淩峰一個位置,而是為了更好的把文教衛生工作掌握在手中,還有重要的一點是,文教衛生辦擁有獨立帳戶,也就是財權,張揚剛外出學習,沈慶華就來這麼一手,他的動機不言自明。

    孫東強也沒說話,畢竟沈慶華的這一棒沒有打向自己,為了常淩峰出頭好像並不值得。

    沈慶華又道:“成立企業改革辦公室,我提議由劉強同誌擔任企業改革辦公室主任!”

    孫東強冷冷看著沈慶華,他語氣生硬道:“我反對!”

    沈慶華微笑道:“東強同誌,還沒有輪到你發表意見,等我把話說完行嗎?”他繼續道:“關中亞同誌擔任企業改革辦公室副主任!”

    這次不但是孫東強,與會所有人員都聽出沈慶華這是在示威,不,這是在發飆,他在通過這種方式強調自己在豐澤的絕對統治權,老子就是說一不二。

    孫東強又道:“沈書記,劉強在高考舞弊事件中犯了嚴重的錯誤,所以才被免去教育局局長的職務!”

    紀委書記趙金芬道:“孫市長,難道國家幹部就不會犯錯?任何人都會犯錯,總不能因為一件事就否認別人的成績,讓別人一輩子都在懲罰和自責中渡過!”

    孫東強道:“趙書記,在劉強的問題上,你好像沒有發言權!”

    趙金芬被孫東強一句話噎得滿臉通紅,她原本就不大的胸膛劇烈起伏著:“孫市長,在場的所有同誌都知道,我向來公私分明,我說這句話,不僅僅是因為劉強是我丈夫,而是從公平的角度來說,對於黨內同誌,我們幫助他們認識到錯誤,還要給他們改正錯誤的機會。”

    孫東強道:“好,劉強的問題咱們不說,關中亞算什麼?一個截留抗旱救災款的幹部,剛剛拿下,現在又要任用,這樣的幹部拿什麼去取信於老百姓?”說這句話的時候他一雙眼怒視沈慶華,孫東強現在的底氣不僅僅是因為他的背後有一幫老常委給他撐腰,更重要的是,張揚給了他一張王牌,現在還不是他拿出王牌的時候。

    沈慶華道:“劉強的問題不僅僅是一個人的問題,可以說在高考舞弊的事情上,應該承擔責任的有很多人,但是劉強同誌主動站了出來,要求承擔責任,平息帶給豐澤教育界的負麵影響,這就是大局觀,他的確有錯誤,可他也做出了實際行動去改正錯誤。至於關中亞同誌,他的問題出現在認識上,他截留抗旱救災款的目的並非是為了挪作私用,而是為了未雨綢繆,作為柳集鎮的抗旱基金。錯誤是嚴重的,但是我們不能因為錯誤,就抹煞他們過去的成績和功勞,也要給他們一個改正錯誤和證實自己的機會。”

    孫東強道:“我保留我的意見,關中亞絕不可用!”事實上孫東強已經做出了讓步,僵持下去毫無意義,在豐澤的常委會上,沈慶華占有壓倒『性』的優勢,自己一個人的力量畢竟太薄弱了一點,他讓步也是為了給自己一個台階。

    沈慶華卻很淡然的笑了笑:“這件事暫時先這樣吧,有不同的意見,私下找我!散會!”

    孫東強心中的怒火無可遏止,沈慶華的態度充分顯示出對自己的蔑視,他在向所有人表明,在豐澤的一畝三分地上,他沈慶華說話才算數,自己這個市長根本就是一個擺設。

    孫東強道:“沈書記,企改辦屬於『政府』管理的範疇!”他這句話說得清晰無比,所有常委原本要走,屁股剛剛離開了板凳,又馬上坐了下去,誰都聽出孫市長火了,他在跟沈書記強調黨政分開呢。

    沈慶華仍然在笑,不過笑容顯得有些冷淡:“東強同誌,你是黨員,難道不清楚黨的領導地位?”他站起身,短促而有力的宣布道:“散會!”

    

Snap Time:2018-04-20 22:41:40  ExecTime: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