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零七章談條件(下)


    第四百零七章【談條件】(下)

    楊峰看到張揚的皮卡車到了,慌慌張張跑過去給他開門,常海龍兄妹倆的奧迪車反而被他忽略。

    張揚道:“主客在那邊,你搞清楚好不好!”

    楊峰尷尬的笑了笑,這才走向常海龍兄妹,常海龍並不認識楊峰,微笑著跟他打了個招呼。

    梁豔也從飯店迎了出來,一路小跑來到常海心的麵前,握著常海心的手就不放,梁豔這個人本來就『性』情外放,不過太過熱情了就顯得有些誇張,她搖著常海心的手道:“海心,想死我了!”

    旁觀者清,張揚知道她倆雖然一個宿舍住過,可也沒到親如姐妹的份上,常海心在黨校期間,除了睡覺,基本上都跟自己在一塊了,想到這,張大官人不覺有些慚愧,好好的怎麼想到睡覺上了?常海心是秦清的秘書,是常頌的女兒,也是常海天、常海龍的妹妹,自己怎麼就能聯想到睡覺的事情,哥們這思想有些齷齪了。

    梁豔那邊還在煽情,眼圈居然有些紅了,不知是真想常海心,還是這陣子被楊峰的事情給堵的,反正看起來很動情。

    楊峰提醒道:“咱們進去吧!”

    張揚也點了點頭:“對,趕緊進去,站在這外麵人來人往的多招眼啊!”

    八珍居的老板耿六一直都站在門口等著呢,張揚經過的時候,耿六笑著迎了上來:“張市長,來了,今晚上特地弄了幾道野味給你嚐嚐!”

    張揚向他笑了笑,沒說話,低著頭快步走入了包間,今時不同往日,張大官人也不是初到豐澤那個少有人認識的副市長,隨著他在豐澤日久,做過的幾件事已經深入民心,民間都知道這位副市長很有本事,而且大有來頭。

    坐下之後,張揚讓常海心給常海天又打了個電話,常海天剛剛忙完廠的事情,正從江城往這邊趕呢,電話讓他們先開始不必等他。

    梁豔夫『婦』倆今晚宴請的主賓表麵上是常海心,實際上卻是張揚,大家都心知肚明,不過他們開始的話題都圍繞為常海龍兄妹倆接風洗塵開始。

    張揚道:“你們兄妹三個感情真好,一有時間就過來探望你們大哥!”

    常海龍笑道:“你還不知道吧,我這次來不僅僅是為了看望大哥,我們金典剛剛在江城接了一個裝修工程,我是來監工的!要呆一段時間!”

    張揚道:“哦,哪的工程?”

    常海龍道:“星鑽江城專營店,喬總介紹的,他們本來想用統一風格裝修,可是他們的設計總監劉慶榮認為要做出特『色』,在統一格調中要尋找不足,他是珠寶設計師,心中有個大概的構想,可是在實施上還存在問題,我來和他溝通之後,按照他的構想和我的設計理念出了一份設計圖,讓他們很滿意,星鑽方麵將江城專營店的裝修交給我們,如果裝修效果讓他們滿意的話,以後全國各大專營店的裝修全都交給我的公司負責,這可是一筆大買賣啊!”

    張揚笑道:“恭喜!恭喜!”端起酒杯向常海龍表示祝賀。

    常海龍道:“說起來還是要多謝你們這幫朋友的幫助。”

    張揚轉向常海心道:“海心,怎麼樣,秘書工作幹得還順利嗎?”

    常海心點了點頭道:“跟著秦市長走,反正不會錯!”

    張揚哈哈大笑:“應該是跟著常市長走!”

    常海心道:“我爸最喜歡批評我,還是跟著秦市長好過一些。”

    張揚道:“你已經是科級了吧?”

    常海心道:“我不像你,對官場這麼熱衷,我也沒有主政一方的能力,能在秦市長身邊踏踏實實的做個副手就行,政治這碗飯並不好吃,沒有超人的意誌是不可能在政壇上走下去的。”

    張揚和常海心喝了一杯酒道:“你也不可能永遠當副手,總會有獨當一麵的時候。”

    常海心道:“任何人不一樣,有些人就算當副手,他們一樣能夠將權力把握在手中,有些人就算當了一把手,仍然隻是一個擺設。”

    張揚笑道:“你說的是曹『操』和漢獻帝嗎?”

    常海心莞爾笑道:“我說的是誰,你比我清楚!”

    梁豔兩口子多數時間都在聽他們的談話,不是他們不想說,是人家的對話他們根本『插』不進去嘴,好不容易梁豔才有了和張揚說話的機會,她小心翼翼的問道:“老同學,我聽說市剛剛成立了一個調查組!”

    張揚笑道:“梁大姐的消息很靈通嘛,今天才決定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梁豔小聲道:“最近對這些事的確是關注了一些。”

    張揚道:“成立調查組是為了更好的查清抗旱救災款的落實問題,江城已經知道了這件事,要求我們市必須在限期內將救災款的使用去向搞清楚,不排除江城直接介入。”

    張揚的話說完楊峰的臉『色』頓時變了。

    張揚看在眼,嘴上卻說:“咱們還是別談這件事了,喝酒,今晚的主題是給海龍和海心接風洗塵!”

    梁豔連連說是,手伸到坐下悄悄捏了楊峰一把,楊峰端起酒杯,手都顫抖起來:“張……張市長,我敬你……”

    張揚道:“別介,咱們都是自己人,關起門來不用這麼客氣!”

    他越是這樣說,楊峰心越是沒底,他先把那杯酒幹了,都說酒能壯膽,可這杯酒喝到肚子,楊峰還是沒有絲毫的膽氣。

    梁豔生怕他酒後失言,在下麵不停用腿碰他。楊峰有話不能說,別人說話他又『插』不進嘴去,搞到最後就成了一個人喝悶酒。

    常海心看到眼前的狀況,知道飯局不適合進行下去了,她故意弄響了手機,裝出接電話的樣子:“什麼?哦……知道了!”

    別人聽不到,可張揚的耳力何其厲害,他聽出常海心在演戲,心中暗樂。

    常海心掛上電話道:“不好意思,我哥到了,被他幾個老同學拉著在白鷺賓館吃飯呢,讓我們也過去。”

    張揚馬上配合:“咱們這邊吃得也差不多了,趕緊過去吧!”

    梁豔挽留道:“這才剛剛開始,要不請你大哥他們都到這來!”

    常海心笑道:“不了,我大哥那個人脾氣不好,要是我們兄妹倆不過去,他肯定生我們氣!”

    梁豔何嚐不知道人家隻是托辭和借口,可她也不好繼續挽留,隻能道:“那你一定要在豐澤多留幾天,抽時間咱們姐倆好好聊聊。”

    常海心笑道:“一定!”

    梁豔兩口子把他們送出門,耿六也跟著出來送張揚:“張市長,我給您準備的特『色』野味您還沒吃呢!”

    張揚笑道:“改天再來!”

    耿六像是有什麼事情想跟張揚說,在場人太多,隻能作罷。

    常海龍和常海心上了車,張揚也上了自己的皮卡車,梁豔兩口子跟了過來,兩人的臉『色』都不好看,楊峰可憐巴巴叫了聲:“張市長……”

    張揚道:“明天你來我辦公室找我!”

    楊峰還想說什麼,張揚已經關上車門啟動了汽車。

    望著兩輛車一前一後走了,楊峰喃喃道:“完了,完了,這下張市長要拿我開刀了!”如果不是老婆還在身邊扶著他,他隻怕要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梁豔罵道:“瞧你那點出息,你有沒犯啥大錯,讓你去找他,你就去,大不了把事情全都交代了!”

    楊峰望著老婆,隻差眼淚沒掉出來了。

    常海心回到車上就給大哥打了電話,讓常海天不必來八珍居了,直接前往白鷺賓館跟他們會和。

    他們到白鷺賓館的時候,常海天也剛剛到。

    張揚把車停好了,笑著道:“都沒吃飽吧?”

    常海天道:“我到現在都沒吃飯,怎麼可能吃飽?”

    張揚讓白鷺賓館的值班經理安排了幾樣特『色』菜,其實他們剛才都沒吃好。

    常海龍道:“早知道他們兩口子那樣,還不如不去八珍居!”

    常海心道:“梁豔這個老大姐還是不錯的,過去一直都很照顧我。”她看了看張揚道:“她老公的事情嚴不嚴重?”

    張揚道:“本來沒他什麼事,可姚建設被抓後開始『亂』咬人,他過去逢年過節都給楊峰送禮!”姚建設雖然咬了楊峰,可是並沒有把女兒進鄉廣播站給他們兩口子送錢的事情說出來,他也不傻,明白萬一把女兒牽進來,搞不好女兒的工作都得丟了。

    常海心道:“這件事可大可小,過節送禮也算不上什麼大罪!”

    張揚道:“不出事怎麼都行,可出事了『性』質就不一樣了。他們兩口認為過節收點禮是正常行為,姚建設不這麼認為,他認為過節送東西是行賄,是巴結領導,這件事也不算多嚴重,可是柳集鎮最大的問題是截留抗旱救災款,這麼大一個鎮,每人五元,鎮就截留了三十二萬,他楊峰難道不知情?身為鎮長難道不要承擔責任?”

    常海心不說話了。

    常海天道:“我說,咱們吃飯能不談公事嗎?海心,你是嵐山市的幹部,怎麼『操』心起豐澤的事情來了?”

    張揚笑道:“好,喝酒不談工作!”

    當晚張揚安排常海天三兄妹在白鷺賓館住下。

    第二天常海天、常海龍兄弟倆都回江城工作去了,常海心因為梁豔的邀請又在豐澤逗留了一天。

    張揚來到辦公室發現柳集鎮鎮長楊峰已經在門口等著了,他笑道:“楊鎮長,怎麼不進去坐?”

    楊峰有些不安道:“我也是剛剛到,看到張市長的車過來,所以就在這等著了。”

    張揚點了點頭:“快請進,咱們進去說話!”

    楊峰跟在張揚身後進了辦公室,還沒來得及說話,張揚的秘書傅長征進來了,傅長征道:“張市長,紀委趙書記通知你去第四會議室開會!會議九點鍾開始。”

    張揚點了點頭。

    楊峰聽到紀委兩個字又是一陣心驚肉跳。

    張揚讓傅長征給楊峰倒了杯茶,楊峰坐在沙發上,不知從哪說起。

    傅長征離開辦公室之後,張揚道:“有什麼話,說出來吧!”

    楊峰支支吾吾道:“也沒啥……”

    張揚道:“市成立調查組,我九點鍾就要參加會議,調查組由沈書記親自掛帥,我和紀委趙書記擔任副組長,連同檢察院、審計局、公安局、財政局共同調查抗旱救災款的使用問題。”

    楊峰聽到這,一口水嗆到了,劇烈的咳嗽,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平息下來,低聲道:“張市長,我……我有個情況想說明。”

    張揚點了點頭。

    楊峰道:“柳集鎮截留部分抗旱資金並不是我的主意,是黨委書記關中亞做出的決定,我在柳集鎮隻是二把手。我承認,過去我收過姚建設送得一些東西,我錯了,我會把那些財務退回去。”

    張揚道:“你們截留的錢呢?”

    楊峰咬了咬嘴唇,似乎在做一個艱難的決定:“那筆錢已經支付鎮辦公大樓的工程費了!”

    張揚這個怒啊,他站起身瞪著楊峰道:“老楊啊老楊,你好大的膽子!”

    

Snap Time:2018-07-23 23:41:18  ExecTime:0.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