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零七章談條件(上)


    第四百零七章【談條件】(上)

    齊國遠道:“無論他願不願意,我也得去找他,沈書記下達的任務,我總不能推辭!”

    陳家年道:“你以為那個女學生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夠引起省電視台的注意?專門為她的事情做新聞專訪?”

    齊國遠苦笑道:“有些事大家都明白,沒有人給她撐腰,事情鬧不了這麼大,可這樣搞下去,對豐澤沒有好處,貪墨抗旱救災款的事情影響太壞,這件事傳出去,我們豐澤市委市『政府』還有什麼公信力?”

    陳家年道:“我跟你去,不過話得你來說,我幫著敲敲邊鼓!”

    楊文月接受省台專訪的事情的確是張揚一手策劃的,在抗旱救災款被貪汙一事上,沈慶華含糊不清的態度讓張揚不滿,他將這件事交給紀委趙金芬處理,已經證明,沈慶華並不想從根本上解決這件事,沈慶華在豐澤呆得時間太久,基層幹部多數都是他提拔起來的,這件事查下去勢必損害到他身邊人的利益,在沈慶華看來,這是一種政治上的自殘行為。

    江城市方麵並不是張揚捅上去的,市長孫東強被沈慶華排除在這件事之外也頗為怨念,這次他和張揚堅定的站在了統一戰線上,他要拿著抗旱救災款的事情做文章,不但要給老百姓一個公道,也要給自己一個公道,發揮自己在豐澤政壇上應有的作用,從而獲得他本來就應該擁有的政治權利,一舉兩得的事情,孫東強自然上心。

    齊國遠和陳家年兩人針對楊文月的事情去找張揚,當齊國遠說出自己的目的之後。

    張揚的回答讓兩人瞠目結舌,張大官人很坦誠的回答道:“楊文月的專訪是我安排的!”

    齊國遠不解道:“為什麼?張市長,難道你不清楚,這件新聞播出之後會對我們豐澤市的整體形象造成怎樣的影響?會影響到我們『政府』的公信力!”

    張揚笑了起來。

    陳家年也急了:“你還笑得出來,你也是豐澤市『政府』的一員,出了事情,你也不好看!”

    張揚道:“這次楊文月的新聞專訪是針對姚建設這個土霸王,而不是針對我們豐澤市委市『政府』,采訪稿我都看過,有可能影響豐澤形象的問話全都被過濾了!”

    齊國遠道:“話雖然這麼說,可這種負麵新聞畢竟對豐澤沒有任何的好處,張市長,你看能不能把這則新聞給撤下來?”

    張揚道:“齊秘書長、陳市長,你們可能不清楚楊文月的事情,一個十八歲的女學生,對她來說,高考無疑是人生最重要的轉折,可因為姚家的毆打,她不得不放棄,看到父兄多次被打,她想要去申訴,又遭遇非禮,如果不是她選擇了跳樓,可能已經遭到了姚金龍的淩辱,你們都是有孩子的人,如果這件事發生在你們孩子的身上,你們還要保持沉默,還會口口聲聲的說要注意影響嗎?”

    陳家年和齊國遠都沉默了下去。

    張揚道:“我不是想抹黑豐澤的形象,也不是為了跟誰過不去,豐澤的抗旱救災款是怎樣募集到的,你們應該都清楚,這筆錢是用來幹什麼的?大家心誰都明白,可錢募集到了,卻發不到老百姓的手,成了少數人斂財致富的途徑,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想,我唯一清楚的就是,我很生氣,這幫蛀蟲在盤剝老百姓,在挑戰『政府』的尊嚴,他們才是給黨旗抹黑的人,已經抹黑的地方想要蓋是蓋不住的,除非我們下定決心將他們徹底清除掉!”

    陳家年歎了口氣道:“我對這些腐敗分子也是深惡痛絕!”

    齊國遠道:“我們誰也不想看到這種現象出現,可是沈書記的意思是要照顧大局!”

    張揚道:“貪汙腐敗好比病毒,你如果不去及時處理它,它會以驚人的速度蔓延開來,在發現之後,必須要采取果斷堅決的措施,姚建設的貪汙不是個別現象,根據我們初步調查,僅僅是柳集鎮就有五個行政村發生了克扣救災款的事情,雖然名目不同,可『性』質全都是一樣,截流公款,中飽私囊!”

    齊國遠道:“可這件事的處理還是盡量不要驚動省為好!沈書記也很重視,讓紀委趙書記親自抓這件事,力求在短期內將這件事查清楚!”

    張揚不屑笑道:“趙書記?她這麼有本事,為什麼首先披『露』這件事的不是她?之前車子河村民就有過上訪,往信訪局往紀委都有過舉報,為什麼到今天她才去抓這件事?豐澤最近出事的幹部不少,公安局長趙國棟、豐澤一中校長孟宗貴、還有教育局長劉強,又有哪個是紀委查出來的?別人的錯誤她沒發現可以用工作疏忽這個理由解釋,可劉強是她男人,她男人的問題她也毫無察覺?說出去誰信?”

    齊國遠和陳家年對望了一眼,兩人都從張揚的這番話中意識到了什麼,沈慶華將張揚排除在這件事之外可能才是觸怒他的根本原因。

    張揚道:“我不相信趙金芬能夠處理好這件事,這件事涉及麵很廣,很複雜,正確的處理方法是多部門成立調查組,徹底查清這件事,身為這一事件的親曆者,我必須是調查組成員之一!”

    齊國遠明白,張揚這是在提條件,齊國遠覺著自己現在扮演的角『色』很尷尬,在沈慶華和張揚之間充當傳話人,他看了看陳家年。

    陳家年道:“小張提出的這件事也很有道理,回頭我們去找沈書記反映一下。”

    齊國遠道:“楊文月專訪的事情……”

    張揚道:“晚上八點才播出呢,不急!”他的意思已經表達的相當明確。

    齊國遠和陳家年兩人離開張揚的辦公室,齊國遠苦笑道:“你說這一老一小較勁,把我給難為壞了!”

    陳家年頗為不滿道:“你自己難為,幹嘛把我捎上?”

    齊國遠道:“誰讓咱們倆關係好呢!”

    陳家年道:“你少跟我套近乎,還是趕緊找沈書記交差吧!”

    齊國遠不無感慨道:“張揚這小子還真有能耐,他鬧了這一出,沈書記有點騎虎難下了!”

    陳家年道:“一老一小較勁,咱們都惹不起,還是別跟著摻和了!”

    齊國遠道:“我們不摻和,有人跟著摻和!”

    陳家年聽出他說的那個人就是孫東強,陳家年道:“有人從其中看到了政治利益,想趁著這件事樹立威信,不過這次機會選的還真的不錯!”

    齊國遠不屑道:“隻不過是張揚利用的一個棋子而已!”

    陳家年道:“誰利用誰還很難說,也許是相互利用,但是有一點應該肯定,反腐倡廉是對的,咱們沈書記也說不出什麼不字來。”

    齊國遠道:“沈書記也難做,最近他提拔的幹部接連出事,這次少不得又有人被牽涉進去。”

    陳家年道:“有些官員的確應該教訓一下了,張揚有句話沒說錯,就我們紀委那辦事效率,這件事真要交給他們,還不知要弄成什麼樣子。”

    沈慶華聽齊國遠匯報完,手中不停玩弄著那支鋼筆,他現在已經完全平靜下來了,張揚和孫東強這次明顯是同氣連枝,兩人聯手向自己發難,他將這件事交給紀委,就是要排斥孫東強,可他們不但將事情捅到了市,還想利用省台新聞將這件事張揚出去,沈慶華不可能沒有壓力,可以說,自從他擔任豐澤市委書記以來,最近一段時間是他壓力最大的時期,張揚本身就是個混世魔王,他來到豐澤好像專門是為了跟自己作對來的。現在一向低調處事的孫東強也蹦躂起來了,孫東強自身的能力雖然不如張揚,可是他的背後有江城市的一幫老人撐腰,其實力也不可忽視。

    齊國遠看到沈慶華許久沒有反應,低聲道:“他說,新聞專訪晚上八點鍾才播!”

    沈慶華唇角泛起一絲冷酷的笑容:“這是在跟我談條件啊!一個負責文教衛生的副市長,現在居然要『插』手紀委的事情,你說可不可笑?”

    齊國遠沒說話。

    沈慶華眼皮翻了翻:“你有什麼意見?”

    齊國遠道:“反腐倡廉沒有什麼不對,有句話我早就想說,紀委的工作效率一直都不怎麼樣,紀委趙書記畢竟是個女人,心胸方麵差了點。”

    沈慶華皺了皺眉頭:“你讚同成立聯合工作組?”

    齊國遠道:“未嚐不是好事,借著這件事整頓一下紀律,沈書記可以親自掛帥,副組長由趙書記和張揚擔任!”

    沈慶華道:“市要求我們把抗旱救災款的支出明細報上去,還會派審計人員核查。”

    齊國遠低聲道:“沈書記對豐澤的這些基層幹部沒有信心嗎?”

    沈慶華抿起嘴唇,過了好久他方才歎了一口氣道:“我一直強調清廉二字,可還是有人做出這樣的事情,對我真是一個莫大的諷刺!”他緊緊攥著那支鋼筆,低聲道:“成立調查組,告訴張揚,由他擔任調查組副組長!”

    張揚接到通知之後不覺『露』出會心的微笑,沈慶華屈服了,不過老沈還是采取了一些手段,將孫東強摒棄在調查組之外。

    張揚正準備將這個消息告訴程焱東的時候,常海龍和常海心兄妹倆從門外走了進來。

    張揚驚喜道:“什麼風把你們兄妹倆給吹來了?”他起身樂迎了出去。

    常海龍笑著跟他握了握手:“來看我們大哥,順便到你這兒拜訪拜訪,聽說張市長在豐澤很威風!”

    張揚笑道:“狐假虎威而已!”他向常海心笑了笑:“海心,怎麼不提前打個電話,想給我突然驚喜啊!”

    常海心笑道:“我們兄妹倆隻怕引不起你的驚喜!”

    張揚道:“很驚喜!海天呢?”

    常海心道:“我大哥還要處理一些事情,晚一會才能過來!”

    張揚把傅長征叫來:“小傅,給白鷺賓館打個電話,讓他們準備一桌飯!”

    常海心卻道:“不用了,已經準備好了,八珍居,你人過去就行了!”

    張揚微微一怔,馬上就意識到十有八九是梁豔兩口子準備了那桌飯,在黨校的時候,常海心和梁豔住一個宿舍,現在楊峰遇到了麻煩,梁豔可能想通過常海心這層關係找自己說情。想到這,張揚不禁笑道:“我是地主,應該我準備才對,你怎麼可以搶我的先?”

    常海心道:“梁大姐準備的,你要是覺著不方便,我就推了!”

    張揚笑道:“有什麼不方便,吃飯而已,去!”

    梁豔兩口子在八珍居借著為常海心接風敘舊的理由,其實是想探探張揚的口風,順便想找張揚說說情。

    常海心也知道這件事有些為難張揚了,但是礙於麵子她不好拒絕梁豔,好在張揚也沒有表示任何的不悅,很愉快的跟著他們兄妹倆一起去赴宴。

    

Snap Time:2018-04-25 16:02:39  ExecTime:0.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