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零六章分擔火力(上)


    第四百零六章【分擔火力】(上)

    姚建設兩隻腳不安的在地上摩擦著。

    張揚道:“你等著判刑吧!”說完這句話他站起身來,準備離去。

    姚建設明顯有些慌了,他大聲道:“這樣幹的不止是我一個,各村都有這麼幹的,報空頭的作假賬的多得是,鎮給我們的本來就不多,市說是每人二十,可鎮發下來的隻有十五塊,五塊錢留著作為抗旱基金,鎮能這麼做,我們為什麼不能這麼做?”

    張揚轉過身:“你說的都是實話?”

    姚建設用力點了點頭道:“你要是不信可以去調查,光我知道的,周圍三個村都是這麼幹的,那錢我沒動,我可以全都退回去!”

    張揚冷笑了一聲,再不理會姚建設,舉步離開了審訊室。

    程焱東跟著張揚走了出來,他也意識到這件事變得越發複雜了,抗旱救災款不是一個人截留,也不是一個人在挪用,按照姚建設的話,救災款下發之後,一層層遭遇到盤剝,姚建設之流隻是最後經手,被他們盤剝之後,才下發到每一個老百姓的手。

    程焱東道:“張市長,這件事可能要勞動紀委和檢察院了。”

    張揚道:“找他們有用嗎?我去找沈書記,看他有什麼話說!”

    張揚去找沈慶華之前先去找了孫東強,他之所以這樣做是有原因的,來到豐澤已經有一段時間,張揚對沈慶華的為人也有所了解,這次因為姚建設的事情而掀出了貪汙抗旱救災款的事情,這起事件牽涉之廣,涉及人員之多隻怕不可想象,如果堅持查下去,勢必會觸及很多人的利益,張揚並不怕孤軍奮鬥,但是想要更好的解決這件事必須要有幫手,張揚選擇孫東強的原因是,孫東強和他一樣從江城過來,在豐澤並沒有太多的利益牽扯,而且孫東強是『政府』一把手,他和沈慶華之間也沒有那麼和睦。雖然孫東強表麵上表現的低調軟弱,可張揚知道,這廝心一定憋著一股氣,沒有人甘心久居人下,孫東強也不會例外。

    張揚走入孫東強辦公室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在政治上又取得了可喜的進步,居然可以放下心中的好惡,有目的的去團結政治盟友了。

    張揚把自己了解到的情況向孫東強做了匯報,孫東強對張揚這兩天的作為雖然有所耳聞,卻並不知道這件事和抗旱救災的事情有關,聽說抗旱救災款被貪汙,孫東強也憤然道:“這還了得?這幫基層幹部膽子這麼大?”

    張揚道:“根據姚建設所說,像他這麼幹的村幹部很多!”

    孫東強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他低聲道:“沈書記知不知道?”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先過來和你商量,這件事不好處理,因為姚建設的事情,婁副市長都找我說情,像姚建設這種人,官不大,可在基層的影響不小,加上他們都是豐澤土生土長的老百姓,關係錯綜複雜,有道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影響很難估計。”

    孫東強明白了,張揚啊張揚,我就知道有好事你不會找上我,現在這件事要得罪人了,要跟豐澤廣大幹部對著幹了,你來跟我聯絡了,好事你怎麼沒想到我?孫東強心這麼想,嘴上卻不好說出來,他沉『吟』了一下道:“你掌握確實的證據了嗎?”

    張揚點了點頭。

    孫東強道:“這件事是不是跟市打個招呼?”

    張揚道:“我看還是先去找沈書記,看看他的態度,畢竟他才是豐澤的一把手!”這句話在孫東強聽來極為刺耳,孫東強道:“這樣吧,等會兒開常委會,我先把這件事拿出來討論一下,看看沈書記怎麼說。”

    張揚對孫東強有點失望,這廝的確沒什麼膽『色』,他點了點頭道:“成,那我等你消息!”

    張揚離開之後,孫東強馬上給嶽父趙洋林打了個電話,他也不想一遇到事情就請示老嶽父,可今天這件事讓他拿不定主意,張揚攪事的本領他不止一次領教過,他今天來找自己的目的也很明確,想找一個人分擔火力,孫東強實在看不清這件事對自己到底是利多還是弊多,隻能問問嶽父的意見。

    趙洋林對女婿的求教從來都是很耐心,聽孫東強把這件事說完,趙洋林馬上就得出結論,張揚這次的事情要搞大了,雖然是一個村支書貪汙救災款,這件事極有可能是豐澤基層廣泛存在的事情,隻要查下去,勢必會牽動到豐澤體製內相當一部分人的利益,趙洋林低聲道:“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啊!”

    孫東強不知嶽父為何會這樣說。

    趙洋林道:“老沈在豐澤之所以有今天的權力,和他深厚的根基不無關係,你想要在豐澤獲得認同,想要以後開展工作,就必須要動搖他的根基,張揚挑起這件事,可能是自沈慶華執政以來最激烈的一次鬥爭,你不可能作壁上觀,也不應該作壁上觀。”

    孫東強因為嶽父的這番話而激動了起來,他低聲道:“那就要站出來和沈書記唱對台戲!”

    趙洋林道:“該唱就唱!站在張揚的立場上就是站在反腐倡廉的立場上,沈慶華無論支持你們查下去還是反對你們查,這件事他都不會好看,下麵的鄉鎮幹部,又有幾個不是他提拔起來的?”

    孫東強道:“我明白了!”

    趙洋林道:“張揚想利用你分擔火力,這種利用對你並非沒有好處,你去豐澤這麼久,又有幾個老百姓知道你這位市長的存在?是時候證明你的實力了!”

    孫東強道:“爸,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趙洋林道:“人一輩子,重要不停的選擇,不停的站隊,永遠站在中間,最後隻能接受被孤立的命運。”

    孫東強握著電話,仔細品味著嶽父的這句話,他低聲道:“爸,我明白了!”

    趙洋林最後又道:“我討厭貪汙,討厭那幫國家的蛀蟲!”

    豐澤的常委會總是顯得很沉悶,沈慶華始終用他那不急不緩的語氣發表著講話,肯定了近期教育係統取得的成績,又欣慰的看到豐澤旱情終於出現了緩解,他說的事情大都是每個人都清楚的,所以也沒有了太多的吸引力,等沈慶華說完,他微笑道:“你們還有什麼事情嗎?”

    這是讓孫東強最不爽的,在豐澤,自己才是第二領導人,你沈慶華雖然是市委書記,可怎麼也要對我這個市長表示一下起碼的尊重,就算是發言,也應該先征求我的意見,你倒好,直接把我包括在你們之中了,這根本是在無視自己。

    孫東強想說話,可紀委書記趙金芬先說話了:“沈書記,我想反映一個情況!”

    沈慶華點了點頭。

    趙金芬道:“領導班子想要穩定,想要提高效率,就必須明確彼此的分工,就必須服從上級的領導,我是主持紀委工作的,我就不會去『插』手經濟,同樣,一個主管文教衛生的也不應該去幹涉法律上的事情,紀律上的事情。”

    孫東強聽出來了,趙金芬這番話是指向張揚的,看來她也聽到了一些風聲。

    沈慶華笑道:“金芬同誌,這都是自己的同誌,你隻管說出來吧,到底是那位同誌職責不分,幹涉他人的工作呢?”

    趙金芬清了清嗓子道:“我不是搬弄是非,我說的這個人就是副市長張揚,他的分管工作是文教衛生,可事實上,他管得事情不僅如此,經濟他要『插』手,公安他要『插』手,紀委工作他也要『插』手,我想問問,到底是誰賦予他的權力?這兒有我收到的幾封人民來信,有反映他生活腐化的,有反映他經濟問題的,也有反映他作風上存在問題的,還有幾封剛寫來的人民來信,說他為了女學生跟老百姓爭風吃醋,對老百姓大打出手!單單是舉報他的人民來信就是這麼厚厚一摞!”

    趙金芬將二十多封人民來信一股腦展示了出來。

    沈慶華的眉頭皺得更加厲害了。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道:“別的事我不清楚,可夏季經貿會是我們通過討論才讓他出麵組織的,這應該沒有問題。”陳家年得過張揚的不少好處,關鍵時刻還是站出來為他說了句話。

    沈慶華低沉的嗯了一聲,目光卻冷冷掃了陳家年一眼,透著不高興,陳家年知道自己多嘴了,有些惶恐的閉上了嘴巴。

    看到陳家年這樣,其他人都不再說話了。

    沈慶華道:“這個……張揚同誌的問題嘛……”他的話還沒說完,有人突然打斷了他。

    孫東強道:“我覺著趙書記反映的這些情況並不符實!”

    所有人都愣了,誰都沒有想到,積怨頗深的孫東強會在這種時候站出來為張揚說話。

    沈慶華也有些錯愕,同時又感到難言的憤怒,孫東強竟然敢打斷他的話,這在近年來的常委會上還從沒有過。

    孫東強道:“紀委接到舉報信並不稀奇,但是鑒別舉報的真偽卻是你們的工作,趙書記把這麼多的舉報信拿到這來做什麼?這是常委會,你這樣做是不是職責不分?把常委會當成你們紀委的內部會議了吧?”他的語氣雖然平緩,可是這番話卻一點都不客氣。

    趙金芬也想不通孫東強為什麼會出頭,在她的概念,孫東強和張揚並不對戶。

    沈慶華道:“東強同誌,你說金芬同誌的話並不符實,那你說說自己的看法?”

    孫東強道:“其實當領導幹部的,誰沒有被舉報過?開展工作的過程中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有不同意見也是難免的,我也不是對趙書記有什麼意見,我隻希望紀委方麵的工作能夠更細致一些,沒有確實證據的事情最好不要拿到常委會上說。”

    趙金芬有些沉不住氣了,雖然孫東強是市長,可是在她的心中這個市長並沒有什麼威懾力,她分辯道:“怎麼叫沒有證據?張副市長的那輛車大家都看到了吧,一個市長開著這麼豪華的汽車到處招搖,給群眾造成什麼影響?”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說話了:“我說金芬同誌,這我可得替張揚說句公道話,那輛皮卡車過去屬於我們市『政府』的,因為使用率太低,所以長期擱置在車庫,張揚通過正規手續把那輛車買下來了,車輛經過合法評估,手續齊全,現在皮卡車是他自己的私車,一輛幾萬塊的皮卡車也叫豪華了?”

    孫東強心說,張揚那輛皮卡車可不是普通的皮卡車,不叫豪華才怪。他發現張揚做人的確很有一套,連沈慶華的忠實助手陳家年也替他說話,這樣的手段他可沒有。

    趙金芬臉『色』很不好看。

    孫東強道:“至於趙書記所說的紀委工作,開會之前,我和張揚交流了一些情況,本來這件事想找沈書記先反映一下,既然趙書記提起,我就說出來跟在座的常委一起討論一下。”他轉向市委書記沈慶華,微笑道:“沈書記,可以嗎?”

    沈慶華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但是他的目光中卻充滿了冷意:“東強說吧!”

    

Snap Time:2018-08-15 20:45:46  ExecTime:0.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