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零三章一家人

  
  第四百零三章【一家人】
  張揚本想第二天前往春陽探望母親,可查晉北的突然到來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查晉北在距離江城還有二百公堛漁伬埽僚i揚打了這個電話,張揚剛剛離開南湖木屋,聽說查晉北中午就能來到江城,也不禁喜出望外,查晉北這次過來是為了星鑽江城分店的事情,裝修已經進行了大半,他過來實地考察一下,此次和他同來的還有他的生意夥伴邱鳳仙。
  張揚留下來接待查晉北不僅僅因為他想要攀交這個珠寶大鱷,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沒有忘記國安交給自己的任務,調查查晉北的星鑽集團,搞清邱鳳仙的真實身份,還要負責查清星鑽集團的設計總監劉慶榮到底是不是他國間諜。
  查晉北此次前來還要和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開發商見麵,張揚放下電話就聯係了安語晨,可巧安語晨和喬夢媛一起正在打網球,聽說查晉北來了,安語晨興趣不大,把電話交給了喬夢媛,喬夢媛和查晉北早就認識,她笑道:“查晉北進軍江城的珠寶黃金市場,以後他的星鑽專營店必將成為江城珠寶業的龍頭,這個人的實力很強,他的入駐會讓南林寺商業廣場的發展更上一個台階。”
  張揚道:“這次他和星鑽的董事、金王府總經理邱鳳仙一起過來,作為地主,我們得做好接待工作!”
  喬夢媛十分爽快的說道:“我來接待吧,馬上讓新帝豪準備一下!”
  張揚也不跟她客氣:“成,那中午咱們直接新帝豪見!”
  張揚本想去拜訪杜天野,打電話後才知道,杜書記去清台山找他親爹去了,到底是血濃於水,杜天野是個很注重親情的人。
  查晉北在中午十二點準時來到新帝豪,他還沒有來得及入住,那輛風塵仆仆的豐田商務在停車場停下,張揚就笑著迎了上去,這廝眼毒的很,從泥巴沒有完全糊上的京字就看出這輛車是查晉北的無疑。
  查晉北第一個走了出來,一段時間不見,他的膚『色』又曬黑了許多,看到張揚,他微笑著走了上去。張揚本想跟他握手來著,可查晉北給了他一個熱情的擁抱,本來這沒什麼,可張大官人想起國安跟他提過查晉北的『性』取向可能有問題,內心中不禁有些發『毛』。
  邱鳳仙身穿淺棕『色』夏裝,金『色』腰帶束住纖細的腰身,手臂上帶著鉑金鑲嵌紅寶石的手鏈,頸上帶著一個同係列的紅寶石吊墜,這是他們公司最新推出的滿江紅係列,查晉北在天池先生遺作拍賣會上拍得的那幅滿江紅,經過京城各大媒體的渲染,果然成了最好的廣告,滿江紅飾品一經推出就在社會上形成強烈的反響。
  張揚笑眯眯來到邱鳳仙的麵前,邱鳳仙主動伸出小手,很矜持的讓張揚握了握,張揚道:“我發現這滿江紅還是戴在邱小姐的身上最襯!”
  邱鳳仙笑道:“說真心話,我不喜歡滿江紅係列的風格,可查總非得『逼』著我戴上,說我身為公司董事,有責任推廣公司的產品!”
  查晉北哈哈大笑。
  張揚引領著他們兩人來到酒店大門,喬夢媛出現在門前微笑相迎。
  查晉北笑道:“喬總,今天查某冒昧來訪,打擾了!”
  喬夢媛微笑道:“查總的來臨讓新帝豪蓬蓽生輝,您可是我們請都請不來的貴客!”
  幾人正要向媊悃咱h,忽然聽到外麵傳來汽車喇叭鳴響的聲音,一輛綠『色』的甲殼蟲一直開到了大門口,身後兩名停車場的保安氣喘籲籲的跟著過來想要製止。
  那甲殼蟲停好了,車門推開,從媊悒X來了一個高個女人,直到他開口,張揚方才發現自己看錯了,這廝原來是個男人。他嗲嵁摁薾D:“晉北、『露』絲,你們怎麼想起來這埵Y飯,這兒的飯菜不好吃!”說話的時候手掌還在鼻子前方扇了扇,顯得十分妖異。
  張揚不禁想樂,這廝頭發很長在腦後紮了個馬尾,上身穿著五顏六『色』的花t恤,白『色』牛仔褲緊繃繃的綁在他的兩條細腿上,皮膚很白,因為卡著副蛤蟆鏡,所以看不清他的麵貌,走路的時候一扭一扭,女人氣十足,也難怪張揚會在一開始把他當成女人看。
  兩名保安跟了上來:“小姐!您不能把車停在這兒!”看來跟張揚一樣看法的還有不少人。
  那男子氣得跺了跺腳:“討厭,人家是先生!”
  喬夢媛認識眼前這位,他就是星鑽的首席設計師劉慶榮,也是查晉北最好的朋友,喬夢媛擺了擺手,示意兩名保安退下去。
  查晉北笑道:“慶榮,你別鬧了,這堻ㄛO我的好朋友,咱們進去再說!”
  劉慶榮的手揚了揚,嬌滴滴道:“『露』絲,這麼久沒見有沒有想我?”
  『露』絲是邱鳳仙的英文名,她笑道:“肖恩,我一直都在想你!”兩人擁抱了一下,相互吻了吻麵頰。
  張大官人實在是看不慣劉慶榮的做派,附在喬夢媛耳邊道:“這不男不女的東西就是劉慶榮?”
  喬夢媛差點沒笑出聲來,微笑道:“咱們先進去吧!”
  劉慶榮一邊走,一邊絮絮叨叨道:“喬總,你別生氣啊,我脾氣直,你們新帝豪的飯菜,真的不好吃,上次我要了份龍蝦,我明明要的是澳洲大龍蝦,服務員居然給我端上來一盆麻辣小龍蝦,噢!天哪,我差點沒被辣死,第二天臉上就起了三個痘痘,人家都煩死了……”
  張大官人自問見過行行『色』『色』的人等,可劉慶榮這種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廝有點像過去皇宮堛漱蚨吽A可明明沒被閹過,從他的穿衣做派可以看出,他娘氣十足,八成是社會上傳聞的那種同『性』戀,想起國家美術館外記者因為采訪查晉北的『性』取向而觸怒他的事情,張揚這會兒有些明白了,他悄悄觀察查晉北的表情,查晉北望著絮絮叨叨的劉慶榮,非但沒有任何厭煩的神情,目光反而顯得十分溫柔,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啊!
  這劉慶榮的嘴巴實在太能絮叨,自打他出現了,其他人都少有說話的機會,坐下之後,張揚又發現他耳朵上還釘著耳釘,心說查晉北的口味也實在太重了一些,居然會喜歡這麼一個不男不女的東西。
  查晉北道:“安小姐沒來?”
  喬夢媛笑道:“她約了客戶,抽不開身!”
  查晉北道:“這次在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門店能夠順利簽約,多虧了喬總幫忙,我帶了一些禮物給你們!”
  邱鳳仙拿出兩套首飾送給喬夢媛,微笑道:“這是我們公司新推出的滿江紅係列飾品,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喬夢媛微笑道:“那我就收下了,卻之不恭哦!”
  邱鳳仙又拿了一套給張揚:“張市長拿去送給女朋友!”
  張揚笑道:“多謝!”
  喬夢媛端起酒杯道:“我代表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開發方歡迎星鑽集團加盟!”
  眾人一起舉杯,將杯中酒飲盡。
  查晉北道:“今年我們會大力推廣星鑽集團在國內的拓展,江城門店是我們平海的兩大重點門店之一,因為江城的特殊地理位置,不但要帶動平海北部的消費市場,還要帶動北原的市場,我們在北原目前還沒有專門的經銷店。”
  邱鳳仙微笑補充道:“台灣鑽石王朝又增加了對星鑽的注資,我們星鑽不但要成為國內最大的珠寶製造銷售集團,也要成為亞洲最大!”
  喬夢媛道:“據我說知,邱小姐是台灣鑽石王朝的未來掌門人吧?”
  邱鳳仙笑道:“我父親正當壯年,距離退休還早著呢,而且我對繼承祖業的興趣並不大,在我看來,人生最享受的應該是創業的過程,而不是躺在父輩的成果之上。”
  張揚讚道:“邱小姐說得好!”
  劉慶榮道:“『露』絲是我認識的女孩中最自強的一個,我敬你!”
  這廝一說話,張大官人就有些反胃,不過張揚還是很給查晉北麵子的,如果兩人真的是外界傳言的那種關係,張揚就是惡心也得忍著,換成別人這樣,張大官人早就一個嘴巴子抽過去了。
  劉慶榮的一雙眼睛在喬夢媛身上溜來溜去,過了一會兒他忽然從包中拿出速寫本,提筆就畫,到底是搞藝術的,來靈感了,一會兒功夫喬夢媛的形象躍然紙上,不過真正的重點還是脖子上的一條項鏈。
  張大官人湊了過去,他也不禁驚歎:“真不錯,高人啊!”
  劉慶榮不無得意道:“生活中的靈感無所不在!”他向喬夢媛道:“喬小姐,你觸發了我的靈感,等我設計出這條項鏈送給你!”
  喬夢媛笑道:“你們的禮物太貴重了,我可受不起!”
  午飯之後,喬夢媛安排他們在新帝豪客房部住下,邱鳳仙找到張揚,她輕聲道:“張市長,我想求你幫我一個忙!”
  張揚笑道:“都是朋友,隻要我能夠幫上的隻管吩咐!”
  邱鳳仙道:“我爺爺是國民黨高級將領,解放戰爭之後去了台灣,老人家今年已經九十歲了,在世之日已經不多,可是有件事他始終放不下。我有個姑姑,她和我爺爺的政治觀點不同,在年輕的時候就離家出走去了延安,尋找她的夢想和真諦,這麼多年來,隻有她結婚的時候給家媦g過一封信,告訴爺爺她結婚了,嫁給了一位『共產』黨員,一位解放軍將領,自此之後,便和家堨╞h了聯係,解放戰爭之後,爺爺帶著全家去了台灣,每每想起我的姑姑都會以淚洗麵,因為姑姑的事情,爺爺早早就退出了軍界,也勒令我們邱家,決不許有人進入政壇。”
  張揚笑道:“所以才有了鑽石王朝!”
  邱鳳仙點了點頭:“鑽石王朝最早是我爺爺一手建立的,在我爸爸手中發揚光大,直到現在爺爺都為我的姑姑保留著房間,爺爺說,無論他活著還是死了,隻要邱家在,這個家堻ㄕ釦琠h姑的位置!”
  張揚道:“從建國到現在都四十多年了,真要找起來恐怕不容易!”
  邱鳳仙道:“是啊,我通過各種途徑都沒有什麼結果,隻查到我姑姑曾經在江城生活過!”
  “她叫什麼?”
  邱鳳仙道:“邱敏!”
  張大官人聽到這名字覺著有些熟悉,好像在那媗本★L。
  邱鳳仙又道:“她留下的那封信寫著,她嫁給了一名叫陳崇山的軍官!”
  張揚聽到陳崇山這三個字,嘴巴張得能夠吞下一個鴨蛋,這世上的事情怎麼就那麼巧啊!難怪他聽到邱敏這個名字如此熟悉,邱敏可不就是陳崇山的老婆嗎?搞了半天這位風情萬種的灣灣美女竟然是陳崇山的侄女,杜天野的表妹。
  邱鳳仙看到張揚的表情已經察覺到了什麼,輕聲道:“你認識?”
  張揚哈哈笑道:“豈止認識!”他馬上拿出了電話,撥通杜天野的手機,很大聲的很興奮的告訴杜天野:“杜書記,你家表妹來看你了!”
  杜天野倒是有表妹,不過那是老杜家的,他罵了張揚一句,過了一會兒方才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杜天野當晚就返回了江城,陳崇山也和他一起過來了,杜天野和陳崇山之間的關係已經成為了公開的秘密,現在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陳崇山是他的親生父親,杜天野在這一點上也沒有隱瞞,這充分顯示出杜天野的坦『蕩』胸懷。
  邱鳳仙應張揚的要求並沒有將這件事向外人泄『露』,當晚她跟著張揚一起來到杜天野的家中。
  張揚為他們引見之後,邱鳳仙拿出了多年以前邱敏寫給家中的那封信,陳崇山哆哆嗦嗦的接過了那封信,當他辨認出這正是妻子的親筆字跡,淚水頓時模糊了雙眼,這封信的末尾還有他親筆書寫的小婿崇山敬上。他的眼前浮現出當年的畫麵,他和妻子邱敏斟酌良久方才寫下了這封信,告訴邱家他們已經結婚的事實。
  陳崇山喟然歎道:“孩子,我愧對邱家……”說完他拿著信紙默默走向二樓的陽台。
  杜天野自然明白父親心中的內疚和難過,他向邱鳳仙道:“我應該叫你表妹了,舅舅和外公的身體還好嗎?”
  邱鳳仙見到失散的親人,眼圈也有些紅了,她輕輕點了點頭道:“他們身體都好得很,不過爺爺年齡大了,精力已經越來越不濟了,他一直都說要來大陸找姑姑。”
  提起已經過世的母親,杜天野神情黯然,他低聲道:“我也從未見過母親!”
  邱鳳仙充滿感傷道:“其實人世間的事情真的不可以強求,爺爺始終期待有一天可以和姑姑見麵,不知他老人家若是知道了這件事,會作何感想。”
  杜天野道:“有時間陪外公一起過來看看吧,我母親的墳已經修好,就在清台山上!”
  陳崇山聽到身後的腳步聲,轉身望去卻見張揚走了過來,他輕聲道:“天野在這世上有多了幾個親人!”
  張揚笑道:“不是多,本來就是一家人!”
  陳崇山點了點頭,目光投向深遠的夜空:“雖然傷心,可是我卻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終於找到邱敏的家人了!”
  張揚道:“清台山的日子過得怎麼樣?”
  陳崇山笑道:“搬到後山了,紫霞觀整修,工人們在後山搭起了四間木屋,寬敞的很,老道士也搬來和我同住,等道觀修好他再搬回去,以後有時間,你可以去山上住些日子,我現在年紀一天天大了,也不可能像過去那樣終日打獵,在山間開了幾畦菜地,又養了幾隻羊,閑來寫上幾筆,倒也快活!”
  張揚道:“有時間我要去找您討要幾幅墨寶!”
  陳崇山道:“聽說天池先生過世了?”
  張揚點了點頭,想想陳雪已經放了暑假,這件事十有八九是她告訴爺爺的。
  陳崇山感歎道:“我聽雪兒說了,先生走得實在太早!”
  張揚道:“生死有命,誰都會有這一天!”
  陳崇山不禁笑道:“年紀輕輕就一副看破紅塵的樣子,既然看破紅塵又何必羈留於官場之中?”
  張揚道:“我這人生就的俗命,遠離塵世,放牧南山的日子,我過不慣!”
  此時張揚的手機響了,原來是薑亮和杜宇峰幾個,他們都到了漢江燒烤,約張揚一起過去喝幾杯,張揚趁機向陳崇山一家告辭,人家一家人敘舊,自己留在這堣]是多餘的。
  人生的事情真是奇妙,張揚沒想到邱鳳仙和杜天野會是表兄妹關係,不過邱鳳仙現在還屬於被國安懷疑的名單中,很難說她是不是台灣間諜,張揚離開杜天野家才想起這件事,如果邱鳳仙真的是台灣間諜,那麼自己幫她攀上了杜天野這門親戚,豈不是更方便她進行諜報工作?國安要是知道了這件事,肯定要找自己晦氣,張大官人從來都是個敢作敢當的人物,去他媽的,反正做過了,誰也沒規定間諜就不能有親戚,再說了人家邱鳳仙隻是可疑,還沒有證據證明她一定是。
  來到漢江燒烤,薑亮、杜宇峰兩人已經喝上了,沒看到秦白跟來,張揚多少有些奇怪:“秦白呢?”
  杜宇峰道:“陪沈薇壓馬路去了,人家剛領了證,熱乎著呢!”
  張揚笑道:“杜哥,怎麼感覺你有點春心萌動!”
  薑亮道:“是啊,這貨最近荷爾蒙亢進,上班的時候兩隻眼睛就喜歡盯女警的屁股!”
  杜宇峰老臉通紅道:“放屁吧,你就,我現在修心養『性』,根本不想那種事,你當我是張揚!”
  張揚瞪大了眼睛:“靠!我招你惹你了?你把我扯進來幹嗎?”
  這時候燒烤店老板李承乾笑著走了過來:“張主任來了,今晚你們隨便吃,全都算我賬上!“
  薑亮道:“老李,你倒是會搞關係,每次他過來你都請客,怎麼我們來沒見你請過客?”
  李承乾笑道:“張主任偶爾來一次,你們兩位每周都來那麼幾次!”
  杜宇峰笑道:“何著我們經常來照顧你生意反倒不對了!”
  李承乾也知道他們是在開玩笑,嘿嘿笑著:“所以幾位可著勁的吃,回頭我再給你們上一份特『色』烤羊頭,再來份烤魚!”
  幾個人正說著話呢,外麵又來了倆熟人,郭誌強和郭誌航兄弟倆,郭誌強今年軍校已經畢業了,回到家也沒幾天,看到張揚,這廝扯著嗓子就叫了起來:“張揚,你怎麼在這兒啊?是不是知道我要來,在這等著請我啊?”
  張揚笑著站起身來,郭誌強來到麵前,兩人同時出了一拳,雙拳碰在一起,當然都沒用力,不然郭誌強哪會是張大官人的對手,張揚道:“見過臉皮厚的,就沒見過你這麼厚的,來吧,一起坐!”
  郭誌航也和他們都很熟,自然不會客氣,李承乾慌忙給他們調了張大點的桌子。
  郭誌強喝了幾大口紮啤道:“到哪兒都吃不到這麼正宗的燒烤!”
  薑亮笑道:“其實漢江已經變味了,根本不是什麼韓式燒烤,已經根據咱們江城人的口味調整了,韓國人可不吃這玩意兒!”他把烤好的羊鞭給幾個人分了。
  郭誌航道:“動物內髒膽固醇含量高!”
  杜宇峰道:“可這玩意兒大補!”
  張揚笑道:“杜哥,您那是誤區,這玩意兒是羊鞭,我就不信你吃它的能補到你身上去,再說了,真要是補上去,你做這事兒的時候算你的還是算羊的?”
  一群人哄笑起來。
  杜宇峰臊的滿臉通紅,笑罵道:“你們這幫小子,沒一個好東西!”
  薑亮笑道:“你們別欺負老實人,張揚,有件事我還忘了跟你說,我姐家的孩子開學高一,你看看能不能安排去豐澤一中上學!”
  張揚笑道:“你的事兒我當然要給你辦,這陣子找我上學的人太多了,我都有點接應不暇了,那啥,有句話我得說在前頭,那孩子成績必須過得去!”
  薑亮道:“放心吧,學習好著呢!”
  杜宇峰深有感觸道:“豐澤一中過去就是咱們江城名校,今年一下出了文理科兩個狀元,把平海都給震了,儼然已經成為平海第一名校,誰不想把孩子送到好學校堨h啊!等我孩子長大了,也讓他上豐澤一中。”
  張揚道:“咱們別提上學的事了,豐澤一中也不是我們家開的,其實也不要『迷』信學校,孩子如果不是那塊材料,送哪兒都不成。”
  郭誌航兄弟倆深有同感的點點頭。
  郭誌強道:“聽說你們這次要重獎兩位高考狀元,真的還是假的?”
  張揚笑道:“每人一萬塊,定下來的事情!”
  薑亮道:“這樣的重獎算得上開江城之先河了。”
  郭誌航道:“別說江城,平海也是第一次!”
  張揚道:“這次我要大力宣傳一下,讓我們豐澤的教育成果廣為人知!”
  杜宇峰笑道:“應該是讓你的政績廣為人知!”
  張揚笑眯眯道:“有分別嗎?”
  兩名高考狀元的頒獎儀式就在豐澤一中小禮堂進行,張揚不但自己來了,還把常務副市長陳家年給請來了,其實這種事,請誰都願意來,這是往臉上貼金,好事兒!
  張揚和陳家年親自為兩位高考狀元頒發了一萬元重獎,當天豐澤電視台、江城電視台、甚至連平海電視台的報道組都來了,專門報道宣傳。張揚之所以這麼高調,就是想讓平海省內所有人都看看,自從他抓豐澤的教育之後,成果到底怎麼樣?借著這件事,他還要消除上次豐澤舞弊事件的不良影響。
  當然這次雖然重獎兩位高考狀元,他們也沒忘記助學基金建立的初衷,對這次高考中家庭困難又取得良好成績的部分學生也給予獎勵。
  馮璐從張揚手中接過10000元獎金的時候,心情激動無比,對她而言這筆錢可謂是雪中送炭,她的家庭條件不好,全家都依靠父親一個人那點工資生活,高考前,她還要在課餘幫著家娷\攤賺錢,不過她仍然以超人的毅力和過人的充盈獲得了全省理科總成績第一的優異成績。
  兩位高考狀元馮璐和李當陽站在『主席』台跟領導們合影,站在最中間的是張揚和陳家年。
  鎂光燈閃爍,馮天瑜一家坐在台下看著女兒如此輝煌的情景,一家人都激動地熱淚盈眶,馮天瑜難掩對張揚的感激,低聲道:“謝謝!謝謝……”如果沒有張揚他不可能住上三居室的房子,如果沒有張揚,他的燒烤攤被人砸了之後,也不會有人給他討還公道,如果沒有張揚女兒也不會獲得這一萬塊的獎學金,在馮天瑜一家人的心中,張揚無疑是他們的大恩人。
  兩位高考狀元在合影後接受了記者的采訪,發言稿都是事先寫好的,對兩位高材生來說,背誦這樣的發言稿根本是小菜一碟,讓張揚欣慰的是,他們兩人的口才都很不錯。
  原本幾家電視台都想給張揚進行一個專訪,張揚卻婉言謝絕了他們的要求,將這個專訪的機會讓給了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對陳家年而言,這可是憑空撿來的政績,陳家年感到喜悅的同時,又有些歉意,畢竟在豐澤舞弊案發生的時候,他沒有公開支持過張揚。
  張揚和常淩峰並肩站在一起,望著不遠處侃侃而談的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常淩峰不禁笑道:“找到政治盟友了?”
  張揚淡然一笑:“還在觀察考驗中,不知他合不合格!”
  常淩峰道:“這個人還算務實!”
  張揚道:“現在這個校長是不是幹出點味道來了?還想辭職嗎?”
  常淩峰道:“你這麼辛苦才保住我這個位子,我現在要是辭職,豈不是對不起你?我不給你這個機會!”
  張揚哈哈大笑。
  常淩峰道:“我和安小姐通過電話,她答應會加大對豐澤一中的投入,我在豐澤市北郊看中了一塊地方!想在那塈麉埵阬袗A一中的分校區!”
  “哪堙H”
  常淩峰道:“旭日職業學校,因為經營不善已經關門了,現在那塊地被『政府』收回,我去實地考察過,基礎設施相當的不錯,如果市堹鈰鰼N那塊地劃撥給我們,稍稍修整一下就能正式辦學!”
  張揚道:“來得及嗎?”
  常淩峰道:“來得及!”
  “好,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
  

Snap Time:2018-10-16 17:58:15  ExecTime: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