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四百零二章慶功宴


    第四百零二章【慶功宴】

    孫東強也不免對張揚的這輛皮卡車品頭論足了一番,沒辦法,這車被國安改裝的太拉風了,孫東強也是個玩車的內行,坐在車內,單從內飾天翻地覆的變化就已經知道,這輛皮卡已經在張揚的手上變成了超級豪華高檔皮卡,不過再豪華再高檔仍然還是皮卡,孫東強本來還有些酸葡萄心理,可張揚踩下油門,那瞬間強烈的推背感,和源源不斷的動力馬上顛覆了他的這個概念。

    孫東強由衷感歎道:“這不是皮卡,這是野馬!”

    張揚笑了起來:“我這次去北京,一搞汽車改裝店的哥們幫我改的!”

    孫東強道:“這車是公戶吧?”

    張揚看了他一眼,這皮卡車過去屬於市『政府』不假,不過改裝之後,張揚也明白以後肯定會有人在這輛車上做文章,通過正規渠道將這輛皮卡車買下來了,正兒八經的手續,一共花了六萬五,現在已經公轉私了,車牌號都拿下來了,還是他過去的平a12345,不過張揚先掛著過去的牌子,出來進去的方便,在江城範圍內,他也不怕有人查,張揚道:“這車現在是我的私車了,買下來了,車牌還沒有來得及掛上去。”

    孫東強笑道:“我覺著呢,要是公家的車,你也不會下這麼大的本錢去折騰!”他伸手動了動座椅的電調按鈕,尋找了一個最舒服的位置,靠在座椅上很舒服的動了動身子:“張揚,你這皮卡車可能全中國也找不出第二輛!”

    張揚笑道:“全世界都沒有第二輛!”

    孫東強伸手打開了音響,蔡琴低沉沙啞的歌喉響徹在車內的空間中,孫東強的頭隨著節奏輕輕搖動著,看起來很陶醉,這廝內心中還是有些感慨的,同樣都是當市長,自己還是正職,來到豐澤也比張揚要早,可到現在自己沒有做出任何的成績,反觀張揚,雖然遇到過幾次挫折,可每次都是越挫越勇,在豐澤的勢力和影響也是在不斷壯大,雖然孫東強很不甘,但卻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張揚比他更能適應豐澤的官場。

    孫東強道:“忘記恭喜你了,豐澤一中出了文理科雙狀元,你這次可在平海『露』臉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說起來,這教育工作真是不好抓,我在教育上吃過虧,犯過錯,挨過批,遭過罪,可現在我發現,我的辛苦付出是值得的,總算把豐澤的教育搞出了一些成績,能給豐澤爭光是我的最大欣慰。”

    孫東強笑眯眯看著張揚,心中卻冒出一絲絲的冷意,裝!叫你丫裝『逼』!這次出了文理科雙狀元跟你有個『毛』的關係?是你命好,豐澤這麼多年的教育成果在最紅火的時候讓你趕上了。

    張揚道:“不容易啊!”

    孫東強笑了一聲:“幹什麼工作都不容易,咱們先後來到豐澤,就趕上豐澤大旱,這幾個月都忙著抗旱了,幸好最近的幾場雨緩解了旱情。”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們剛好從豐澤湖邊經過,兩人都向豐澤湖的方向看了看,發現湖麵明顯比前一陣子擴大了許多。

    張揚道:“聽氣象台說,最近降雨不少,豐澤湖這口氣算是緩過來了。”

    孫東強道:“今年農業生產的形勢不容樂觀,畢竟受到了長時間幹旱的影響,農業產值比起去年會有一個幅度不小的滑坡,市肯定要點名批評了。”

    張揚道:“咱們國家都喜歡看數據,gdp、cpi雜七雜八的數據一大堆,我覺著挺沒勁的,搞那些枯燥無味的東西幹什麼?老百姓的收入提高了,購買力提升了,幸福感自然而然就提升了,圍著數據打轉轉,那玩意兒能當飯吃嗎?”

    孫東強道:“你這話可不對了,國家這麼大,沒有科學的數據怎麼管理?你分管教育,也講究升學率過線率!”

    張揚聽他這樣說不由得笑了起來:“那倒是!”

    兩人一路之上倒也談笑風生,來到江城,孫東強讓張揚把他在市委家屬院門前放下,笑著和他揮手告別,張揚開著皮卡車離去的時候,市人大主任趙洋林坐著紅旗車剛巧來到門前,看到女婿回來了,趙洋林落下車窗向他揮了揮手。

    孫東強來到車前叫了聲爸。

    趙洋林推開車門走了下去,讓司機走了,翁婿倆的感情很好,孫東強專門從豐澤給老嶽父帶來了一些土特產,趙洋林道:“誰送你來的?”

    “張揚!”

    趙洋林哦了一聲,兩人並肩而行,趙洋林道:“聽說今年高考的文理科狀元都出在你們豐澤一中?”

    孫東強道:“消息傳的真快,連爸都知道了!”

    趙洋林哈哈笑道:“誰不知道啊,這可是咱們江城今天最大的新聞了,我那個乖外孫也說將來要上豐澤一中了,幼兒園的孩子都知道。”

    孫東強感歎道:“真的是轟動了,文理科狀元出在同一學校,在平海都是第一次!”

    趙洋林道:“張揚的運氣真是好啊!”

    孫東強默然無語,非但是好,簡直是好到了極點,他覺著老天爺真的很不公道,怎麼便宜都讓張揚一個人給占了呢?

    張揚抵達新帝豪比約定時間晚了半個多小時,安語晨、喬夢媛、胡茵茹、時維、蘇小紅全都在麵等著他,張大官人進門嚇了一跳,他倒吸了一口冷氣道:“今兒是怎麼了?清一『色』的女將,我哪來的這麼大的豔福?”

    時維白了他一眼道:“臭美吧你!”

    蘇小紅笑道:“別人哪有這份待遇,張市長快請坐下,今晚可是你的慶功宴!”

    張揚也沒空手來,送給每人兩盒豐澤生物化學製品廠出產的玫瑰口服『液』,美容的,不論功效如何,權當飲料喝著玩玩。

    安語晨道:“今天本來是我要做東的,可夢媛姐一定要她來請客!”

    張揚道:“喬總請客是應該的!”

    時維道:“怎麼說話呢?憑什麼我姐請客就是應該的?”

    張揚道:“最近我被喬書記點名批評了,咱們這麼好的朋友,喬書記都沒給我留點情麵,喬總肯定覺著對不起我,所以才請我吃飯,沒事兒,公是公私是私,你的道歉我心領了,千萬別放在心上!”

    滿桌人都笑了起來,喬夢媛也忍不住啐道:“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我這人從來都是公私分明,你工作上的事情少往這帶!”

    胡茵茹道:“是啊,今天晚上吃飯,不許談工作,誰再談工作,咱們就罰酒三杯!”

    安語晨道:“什麼三杯,一大杯才對!”

    時維道:“張揚從來到就開始把話題往工作上引,先罰他!”眾女一起響應。

    張揚舉手作投降狀:“我錯了,咱們下不為例!”

    蘇小紅笑道:“不行,沒有規矩不能成方圓,對你這個國家幹部就應該嚴格要求!”

    張揚道:“我先壓著,那啥……從豐澤顛顛的跑到這兒,真有點餓了,喬總,讓廚子揀拿手菜趕緊上兩道,我餓了!”

    喬夢媛這才安排上菜,涼菜上來的時候,常海天到了,薑亮、杜宇峰和秦白也到了,常海天是工廠有事情要處理,薑亮他們三個是趕上開會了,所以都來晚了。

    胡茵茹道:“既然是慶功宴,怎麼能少得了你的這幫酒友,張市長,今天你們這些男同胞可是集體遲到!”雖然和張揚之間有了深層親密關係,可是在外人麵前胡茵茹仍然把握著很好的分寸。

    杜宇峰率先作出表率道:“凡是來晚的全都罰酒三杯!”

    五位男同胞同時喝了三杯罰酒,喬夢媛笑盈盈端起酒杯道:“今晚把大家請來,主要是給張市長慶功,恭喜張市長在豐澤教育界取得了讓人矚目的成績,咱們一起喝了這一杯!”

    張揚端起小酒杯響應,薑亮道:“你可不能用小杯,今晚你唱主角!得起帶頭作用!”

    張揚豪氣幹雲道:“好!不就是喝酒嘛,多大點事兒!”,這廝將三杯酒又倒回了酒杯,在眾人的歡呼聲中一飲而盡。

    杜宇峰感歎道:“看你喝酒真沒勁,別管喝多少都跟白開水似的,人家都喝醉了,就你一人沒事,你有意思嗎?”

    張揚道:“有意思,我巴不得把你們全喝到桌子底下去。”

    薑亮笑道:“喝酒別這麼暴力,對了我再給大家說件喜事兒!”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薑亮,薑亮道:“秦白今年十一結婚,證都領過了!”

    秦白一張麵孔窘得通紅,他居然還有點不好意識。

    張揚哈哈笑道:“行啊,你小子實打實幹真事,跟隨結啊,是不是那個精神病院的小護士沈薇?”

    秦白點了點頭:“我爸我姐都挺喜歡他!”

    安語晨啐道:“什麼話,你爸你姐都喜歡她你就娶她啊,得你自己喜歡才行!”

    秦白點了點頭。

    所有人的焦點頓時又對準了秦白,秦白可沒有張揚的酒量,不一會兒就喝得臉紅脖子粗了,已然有了幾分酒意。

    時維道:“我說秦白,你姐還沒結婚呢,你搶先了,按照規矩這不對啊!”

    秦白道:“我姐以事業為重,說暫時不考慮婚姻了……”說這話的時候,他向張揚看了看。

    張揚慌忙端起杯子喝茶,這事跟他有關,美人兒市長的身心早已屬於自己,這世上除了他以外,秦清隻怕再也看不上別人了。

    時維道:“你姐的條件這麼好,按理說追求者應該很多啊!”

    秦白道:“我姐眼界很高!”

    在場的不少人對秦清和張揚之間的曖昧都心知肚明,這時候都明智的保持沉默,蘇小紅擔心時維這傻丫頭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來,慌忙出來搭茬道:“誰規定女人離開男人就不能活?秦清活得好好的,我活得好好的,我們在場的每個女人都沒有男朋友,一樣活得瀟灑活得自在!”

    張揚嬉皮笑臉道:“錯,我是你們男朋友!”

    安語晨道:“少臭美了你,我們這麼多美女就你一個男朋友,你便宜可占大了!”

    張揚道:“在場的又不是我一個男人,你們隨便挑選!”

    杜宇峰道:“我可不跟著你摻和,我有家有口的!”

    常海天也笑道:“我有女朋友了!”

    薑亮道:“我也是有家室的人!”

    秦白道:“我要結婚了!”

    張揚樂道:“看來,也隻有我一人夠條件!”

    時維道:“夠條件也不選你,瞧你那一臉猥瑣樣,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張大官人陰測測一笑:“時維,你小心點啊,我這人是很記仇的!”

    時維挺起胸膛:“怕你不成?”

    喬夢媛不禁莞爾道:“你們都少說兩句,一見麵就鬥嘴鬥個沒完,對了,咱們還得恭賀豐澤這次出了平海的文理科狀元,張市長政績卓著啊!”

    張揚笑眯眯端起酒杯道:“那啥……喬書記前陣子還點名批評我呢,喬總,要不你跟他說說,讓他再點明表揚我一次,跟上次扯平?”

    喬夢媛咬了咬櫻唇道:“說了喝酒不談工作,你居然還要提起,時維,給他倒酒!”

    當晚大家喝得很盡興,酒足飯飽之後,蘇小紅安排所有人去皇家假日唱歌,薑亮、杜宇峰和秦白三人畢竟是公安係統的人,他們不方便出入這種公眾娛樂場合,推說單位還有任務,先行告退了。

    常海天開車來了,蘇小紅上了他的車,其他女孩子全都鑽進了張揚的皮卡車內,常海天不禁苦笑道:“他的女人緣怎麼這麼好?”

    蘇小紅笑道:“你別失落,要是你弄一輛帶全景天窗的皮卡車,說不定就都到你車來了!”

    常海天笑著搖了搖頭,張揚就有那種吸引力,就算這廝開著一輛手扶拖拉機,這幫女孩子一樣會上他的車。

    因為張揚喝酒了,所以時維搶過了駕駛任務,這輛皮卡車的『性』能讓她感到驚歎,安語晨和喬夢媛也感到十分的新奇,不停的問這問那,胡茵茹靜靜坐在那,悄悄望著張揚側麵的輪廓,張揚一回身,如星辰般閃爍的眼睛向她笑了笑,胡茵茹的內心中一股默默地溫馨在流動。

    皮卡車來到皇家假日門前停車場的時候,一道黑影忽然衝了上來,時維嚇得尖叫一聲,猛然踩下了車,然後他們聽到外麵傳來驚天動地的慘叫聲。

    誰都沒有想到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時維臉『色』蒼白道:“我……我好像撞人了……”

    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因為他也坐在車內,對外麵的情況並不是太清楚,來到外麵,看到一名中年男子坐倒在地上,捂著腳,痛苦不堪的叫著。

    張揚這邊還沒有開口說話呢,周圍十多個人已經圍了上去,他們七嘴八舌道:“撞人了!出人命了!趕緊送醫院!”

    張揚躬下身想要幫那男子看看傷勢,那男子慘叫道:“我腿可能斷了,哎呦,哎呦!疼死我了!”

    這時候蘇小紅和常海天也聽到動靜趕了過來,張揚觀察著那男子的表情,他臉上痛苦的表情十分誇張,剛才時維開車的速度並不快,這名男子根本是從旁邊撲上來的,張揚心中疑竇頓生,他冷冷道:“讓我看看!”不由分說的扯開那男子的褲腿,發現他的腿隻是擦破了一層皮,其實這層皮也是他自己往地上倒的時候摔破的,時維根本沒有撞到他。

    那男子道:“我得上醫院,報警,報警!”

    張揚冷笑了一聲道:“你想報警啊,行,咱們報警!”

    那男子看到張揚掏出手機要報警,明顯有些慌了,低聲道:“還是私了吧,我也不想麻煩,你們拿五千塊錢給我看病!”

    張揚合上電話:“你他媽怎麼這麼賤呢?好好的人行道不走,你往汽車上撲什麼?”

    那男子聽到張揚的語氣突然強硬起來,頓時火了:“你撞人還有理了?”周圍十幾個漢子同時圍了上來:“賠錢,我們都看不過去了,哪有撞人還這麼橫的?揍他!”

    張揚這個無奈啊,這幫孫子不是倒黴催的嗎?沒事學人家碰瓷兒,你們碰瓷兒也選準對象,居然選到了老子頭上,這不是欠揍嗎?

    那邊蘇強也帶著六名保安趕了過來,蘇小紅向他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過來了,自己也和喬夢媛她們幾個向後退,誰不知道張揚的『性』子,這廝從來都是個欺負人的主兒,今天當著這麼多朋友的麵,他哪能咽下這口氣啊!

    張揚掏出皮夾,從麵拿出兩張老頭票,扔在地上:“醫『藥』費是吧?”

    那中年男子這會兒也不裝了:“二百?你他媽打發叫花子呢?”

    張揚道:“這是給你們的醫『藥』費!”他反手就是一個耳光打了過去,這叫抽,所有人都聽到那聲脆響,啪!然後中年人的身體騰空飛了出去,足足斜飛出去三米多,方才落在地上。

    圍觀者中有十多人衝了上來,不用問,他們全都是一夥的。

    張揚這邊正準備舒緩筋骨,安語晨已經飛躍而出,小妮子的腿功著實了得,連續兩腳踹飛了兩個,身體在空中沒有落地之時又是一腳踢出,一名足有二百斤的大漢被她踢得仰頭就倒了下去。

    安語晨這空中三腳踢一出,嚇得其他人不敢上前了。

    張揚歎了口氣,用手指著他們道:“我說你們這幫人,怎麼不學好?喜歡碰瓷兒,也得專門培訓培訓,業務不熟練,幹什麼都不行!”

    他轉身上了皮卡車,那中年人被他抽了一巴掌,好半天才緩過氣來,這邊正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呢,忽然聽到引擎的轟鳴聲,皮卡車被張揚啟動之後,高速朝他行駛而來。

    嚇得這名中年人連滾帶爬,隻差把爹媽給喊出來了,張揚及時踩下車,皮卡車停下的時候,車頭距離中年人的胸膛隻剩下不到五十公分的距離,中年人的慘叫聲響徹夜空。

    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來,伸手在他腦袋上拍了兩記:“知道怎麼碰瓷兒了嗎?”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這時候蘇強帶著保安走了過來,向張揚笑道:“張市長,這些人交給我了!”

    張揚點了點頭,一群人跟著蘇小紅走進了皇家假日。

    碰瓷事件畢竟發生在皇家假日的門前,這讓蘇小紅有些不舒服,算上這一次,已經是這個月發生的第三次了,她意識到這群人的背後可能有人指使,不過當著張揚和喬夢媛這麼多客人的麵,她不好提及,安排好張揚他們之後,蘇小紅來到辦公室,蘇強走了過來,他已經將抓住的幾個人送到了轄區派出所。

    蘇小紅道:“小強,你仔細查查他們的來路,這個月咱們門口已經發生了三次這樣的事情了,這幫人的背後一定有人指使!”

    蘇強道:“還是給薑亮打個招呼,讓他幫忙!”

    蘇小紅點了點頭,歎了口氣,輕聲道:“做這行沒完沒了的是非,咱們不去惹人家,總有人要惹到咱們門口!”

    蘇強道:“做生意還不都是這個樣子,哪行哪業都有難處!可惜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那個鋪麵沒有拿下,不然你的百貨公司就開起來了!”

    蘇小紅淡然一笑:“現在想一想,百貨公司的想法並不可取!”

    蘇強卻知道姐姐之所以放棄那個計劃,全都是因為張揚的緣故,查晉北的星鑽集團看中了同一個地方,所以找到了張揚,蘇強道:“想不到查晉北和張揚也認識!”

    蘇小紅道:“沒有張揚就沒有我們的皇家假日,別說他要這間鋪麵,就算要皇家假日,我也會雙手奉還給他!”

    蘇強知道姐姐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他笑道:“姐,我可沒有對張揚不滿,你對他這麼好,他知道嗎?”

    蘇小紅瞪了他一眼道:“我跟張揚可沒什麼,在我心他跟你一樣,都是我的好兄弟!”說這話的時候,蘇小紅的眼前浮現出一張英俊方正的麵孔,市委書記杜天野,在蘇小紅心中真正欣賞的人就是他,可這份感情隻能她獨自體會,不可以讓外人知道。

    碰瓷事件並沒有影響到張大官人的好心情,他和安語晨、胡茵茹玩著骰子喝酒,這遊戲還是安語晨教給他們的。

    喬夢媛坐在一旁很文靜,默默聽著時維的歌聲,目光卻變得有些『迷』惘。

    張揚不知何時來到了她的身邊,遞給喬夢媛一杯紅酒,微笑道:“喬總有心事?”

    喬夢媛道:“想工作上的事情,可能我生就的勞碌命!”

    張揚道:“南林寺廣場已經成為江城的商業熱點,你和小妖都賺大發了!”

    喬夢媛笑道:“語晨才是福將,這次投資豐澤教育,又走對了一步棋!”

    張揚道:“你們兩人合作的還蠻默契的,小妖這人脾氣太直,生意場上欠缺火候,幸虧遇到了你!”

    喬夢媛白了他一眼道:“我是個『奸』商嗎?”

    張揚哈哈大笑,將手中的酒杯和喬夢媛碰了碰。

    喬夢媛抿了口紅酒道:“我爸點名批評你,並非是對你有成見,有些事公私必須要分開!”

    張揚笑道:“我分得清楚,過去的事情就別提了,對了,有沒有許嘉勇的消息?”

    喬夢媛搖了搖頭,內心中卻沒有感到以往的痛楚,她都有些奇怪,自己現在為何對這個名字會表現出這樣的淡漠,許嘉勇這三個字已經讓她掀不起太大的波瀾,難道是因為許嘉勇離開的太久,昔日的那份感情也隨著時光褪『色』。

    張揚並不是偶然問起許嘉勇的事情,他提起許嘉勇名字的時候留意觀察喬夢媛的表情,喬夢媛表現出的古井不波讓他感到一絲寬慰,同時張大官人又感到自己有那麼一點點的自私,按照時下流行的話來說,自己的占有欲是不是有些強了?

    喬夢媛道:“其實人生並不是很長,像你這樣開開心心的活著就好!”

    張揚道:“其實我也有煩惱,隻不過,我是打落門牙往肚咽!”

    喬夢媛笑道:“少來了,你活得滋潤的很!”

    一場暴雨又在半夜時分悄然而至,震耳欲聾的雷聲驚醒了睡夢中的胡茵茹,她從張揚的懷抱中抬起頭,發現窗戶仍然開著,窗簾被風吹揚而起,夜風帶著雨霧潛入室內,她悄悄坐了起來,生怕驚醒了夢中的張揚,閃電勾勒出她姣美的身姿,胡茵茹一手掩著深紅『色』的長巾,赤『裸』的美足踩著有些『潮』濕的地板躡手躡腳走到窗前,悄悄關上窗戶。

    一道耀眼奪目的閃電撕裂了黑沉沉的天際,隨即一個悶雷在低空炸響,嚇得胡茵茹的嬌軀顫抖了一下,可旋即她感覺到一雙有力的臂膀抱緊了自己,將她包容在溫暖的懷抱中。

    胡茵茹向後靠在張揚的胸前,張揚的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胸膛:“別怕,我就在你身邊!”

    胡茵茹偏轉俏臉,在張揚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外麵電光閃爍,南湖的景『色』時隱時現。

    胡茵茹道:“豐澤的市長也不是那麼容易當吧!”

    張揚笑道:“世上最怕的就是認真二字,隻要我認認真真的去做,沒有做不好的事情!”

    胡茵茹靠在他的懷中,兩人的手握在一起,胡茵茹道:“現在想想,你不但洪福齊天,還真的有先見之明,當初的助學基金和獎學金就為今天的事情埋下了伏筆,這次豐澤一中出了文理科高考狀元,你剛好可以借著這件事一掃前些日子的頹勢!”

    張揚道:“我的運氣從來都很不錯,否則又怎會認識你們這些紅顏知已。”

    胡茵茹撅起櫻唇道:“你不但是運氣最好的人,也是最貪心的人!”

    張揚笑了一聲,他的目光投向電光雷鳴籠罩下的南湖:“貪心才能進步,如果看淡這世間一切,我不如去出家當和尚。”

    胡茵茹幽幽道:“你若是當了和尚,不知要有多少人為你傷心難過!”

    張揚笑道:“那就在我修行的寺廟旁再修一座尼姑庵,凡是為我傷心為我難過的全都去削發為尼,這樣咱們白天就可以一起禮佛誦經,晚上就可以大被同眠,慰藉心中的相思之苦!”

    胡茵茹啐道:“天下間有這麼當和尚的嗎?”

    張揚哈哈大笑:“我這樣的和尚隻怕要被佛祖五雷轟頂!”話沒說話,又是一個滾地雷炸響,嚇得胡茵茹慌忙掩住他的嘴巴:“別胡說八道,『亂』說話會遭天譴的!”

    張揚握住胡茵茹的纖手,擁緊她的嬌軀道:“我不怕!”

    

Snap Time:2018-06-25 20:12:08  ExecTime:0.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