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九十七章改裝


    第三百九十七章【改裝】

    章碧君和邢朝暉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他們的心態早已水火不侵,張揚的話根本沒有激起他們的情緒波動。

    一位身穿白『色』襯衫黑『色』馬甲的侍者走了過來,將菜單放在張揚麵前。

    張揚笑了起來,無論他們今晚的目的如何,這種場麵張揚還是第一次見到。

    邢朝暉揚了揚下頜道:“喜歡吃什麼,隻管點,正宗的法國菜!”

    張揚發現菜譜全都是法文,他皺了皺眉頭:“玩我啊?明知我不懂法文,還拿鵝腸子給我看!”

    章碧君笑道:“我幫你點!”

    張揚道:“其實我不喜歡吃西餐,用不慣刀叉!在我的概念,刀是用來殺人的!”

    邢朝暉笑道:“所以說,你適合留在國安!”

    張揚道:“您先打住了,吃人家的嘴軟,咱們還是先把話說明白嘍,免得我這頓飯吃得不踏實!”

    邢朝暉向章碧君道:“還是章主任說吧!”

    張揚心中暗樂,這邢朝暉還是不失老狐狸本『色』,什麼事情都把別人往前推,自個往後退。想想邢朝暉是四局的主任,章碧君過去還是他的副手,新近才擔任了十局的主任,可從邢朝暉的表現來看,他一直都對章碧君頗為尊敬,這可不是什麼紳士風度,這讓張揚看不透,章碧君在國安內部的地位或許高於邢朝暉。

    章碧君遞給張揚幾張照片,第一張是查晉北,第二張是查晉北和邱鳳仙的合影,第三張是查晉北和一名男子手挽手站在埃菲爾鐵塔下的合影,照片上的查晉北笑得很開心,另外那名男子張揚並沒有見過,章碧君道:“查晉北和邱鳳仙你應該認識,邱鳳仙是台灣鑽石王朝當家人邱作棟的女兒,她的爺爺是國民黨知名將領丘鶴生。”

    張揚皺了皺眉頭:“你不是懷疑她是台灣間諜吧?”

    章碧君用手指著第三幅照片上的男子:“這個人你沒見過,他叫劉慶榮,是星鑽集團的首席設計師,查晉北在歐洲求學時候認識的,劉慶榮出生在台灣,三歲時隨同父母移民法國,在少年時就表現出過人的藝術天賦,十六歲時就進入法蘭西國立藝術學院學習,後來又先後前往美國、意大利、等多個時尚之都深造,二十五歲的時候認識查晉北,並和他成為知己好友,查晉北成立星鑽集團,和台灣鑽石王朝合作,劉慶榮居功至偉。”

    張揚道:“我不認識什麼劉慶榮,對他也沒有興趣!”

    章碧君道:“我們長話短說,我得到消息,劉慶榮是台灣諜報人員,這個人和你認識的王展在歐洲曾經有過接觸!”

    張揚本來對劉慶榮沒什麼興趣,可是聽到王展的名字不由得內心一震,張大官人的歐洲之行,王展留給他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

    章碧君道:“你在歐洲和王展結下了很深的仇隙,就算你不對付他,恐怕他也不會放過你!”

    張揚笑道:“老一套,又用這種方法恐嚇我!”

    章碧君道:“這次我們並不要求你從事太危險的工作,你隻要幫我們調查清楚劉慶榮到底在進行何種行動,查晉北、邱鳳仙兩人和諜報工作有沒有關係?這件事對你並不困難吧?”

    張揚有些奇怪道:“為什麼會挑中我?我和他們隻不過是剛剛認識!”

    章碧君道:“星鑽不久以後會在江城開一家專營店,這是平海第二家店,按照他們以往的經營方式,專營店的一切全都會有劉慶榮親力親為,你和他接觸的機會肯定很多,再說,你和查晉北的侄女這麼熟悉,以你現在的身份取信於他並不難。”

    張揚道:“既然他和王展認識,你怎麼就能肯定他不是王展派來查我的害我的?”

    章碧君道:“所以才讓你調查,調查清楚劉慶榮的底細,這樣才可以防患於未然,我好心提醒你,不然人家殺到你家門口你都不知道呢!”

    張揚笑了一聲,把章碧君的這句話當成了危言聳聽。

    查薇的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麻醉的『藥』效即將過去,她就要醒來了,章碧君將一顆『藥』片交給張揚,起身向他眨了眨眼睛道:“和查小姐一起好好的享受這頓法國大餐吧!吃晚飯,別忘了給她吃『藥』,讓她做個好夢!”說完,章碧君和邢朝暉、趙軍一起離去了,趙軍臨行時將吉普車的鑰匙放在餐桌上。

    查薇悠然醒來,她『揉』了『揉』雙眼,眼前的一切才從模糊漸漸變成清晰,看到張揚那張陽光燦爛的笑臉,查薇這才安定下來,她坐直了身子,望著眼前的一切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是哪?”

    張揚笑道:“自己看!”

    查薇站起身圍著餐桌在甲板上走了幾步,她感受到迎麵吹來的海風,靜夜中的海浪聲,還有海水鹹腥的味道,查薇興奮的原地轉了個圈兒:“我們在船上!我們在海邊!”

    張揚從冰桶拿出紅酒,很瀟灑的打開了瓶塞,微笑道:“這,就是香榭麗舍大酒店!”

    服務生送上精美的法國菜,有蝸牛、有龍蝦、有牛排。

    張揚不得不佩服國安的能耐,無論今晚是不是章碧君事先的一場布局,這個人都是相當的有心。製造了一場如此浪漫的星光晚餐。

    舒緩而悠揚的小提琴聲輕輕響起,一名身穿燕尾服的男子悄然奏響了浪漫的夜曲。

    查薇的俏臉上充滿了驚喜和幸福,這個世界上又有哪個女孩子不期待這樣的場景?

    張揚端起酒杯,紅酒在杯中搖曳:“幹杯!”

    查薇點了點頭,她端莊而嫻靜的坐在張揚對麵,輕輕碰了碰杯,少女期待並享受這種浪漫,她們甚至幸福的忘記去問這浪漫的由來。查薇的眼波如天上的星光一般溫柔,輕聲道:“我好喜歡……”

    略去的詞語中包含著太多的意義。

    張大官人笑道:“喜歡什麼?海浪、沙灘、仙人掌還是我這位老船長?”

    查薇格格笑道:“都有!”她轉向一旁拉琴的琴師道:“來一首莫紮特的小夜曲!”

    琴師禮貌的向查薇示意,然後奏響了莫紮特的小夜曲。

    張揚伸出手去:“小姐,可以邀請你跳支舞嗎?”張大官人是個很懂情趣的人,這廝的表現隻會讓氛圍更加的完美,在查薇的心中編製一個最完美的景象。

    星光之下,這對年輕的男女翩翩起舞,他們的舞姿曼妙,和樂曲夜『色』交融在一起,共同演繹出一曲完美的浪漫旋律……

    查薇端起酒杯:“張揚,謝謝你帶給了我一個這麼美好的夜晚!”

    張揚再次跟她碰了碰酒杯,看著查薇將紅酒喝了下去,查薇眼前的一切忽然變得模糊,她用力眨著美眸試圖看清楚麵前的張揚,試圖讓浪漫的情景留的更久一些,可很快她就無法支撐下去,趴倒在餐桌之上,失去了意識。

    張揚歎了口氣,章碧君給他的『藥』片果然給力。

    他輕撫查薇額前的發絲,柔聲道:“丫頭,做個好夢!”

    查薇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她發現自己躺在自己的房間內,頭腦昏昏沉沉的,努力去想,依稀記得自己和張揚在星光下起舞的情景,至於其他卻都不記得了。

    房門被輕輕敲響,她的父親中組部部長查晉南走了進來,微笑道:“醒了?”

    查薇點了點頭:“我……怎麼回來的?”

    查晉南道:“你叔叔和邱小姐把你送回來的,說你喝多了酒!”

    查薇『揉』了『揉』太陽『穴』道:“我記得好像是在船上……”

    查晉南伸手『摸』了『摸』女兒的額頭:“你不發燒啊!”

    查薇望了望陽光明媚的窗外,悵然若失道:“難道……隻是一個夢?”

    張揚去國安總部麵見了章碧君,審慎考慮之後,他決定接受國安的任務,這也早就在章碧君的預料之中。

    章碧君將預先準備好的一些資料交給張揚:“昨晚的事情已經全部解決,那起搶劫事件並非偶然,有人提前泄『露』消息給這幫劫匪,說當晚查薇會戴玫瑰之光赴宴,所以這幫劫匪才會跟蹤查薇中途下手。”

    張揚皺了皺眉頭:“有沒有查到幕後主使?”

    章碧君搖了搖頭道:“很難查,落網的劫匪也隻是從電話中得到消息,並不知道是誰把消息透『露』給他們的。”

    張揚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章碧君道:“這件事睿融並不知道,所以我希望你暫時瞞著她!”

    張揚笑道:“你該不是打算把這個侄女就留在我身邊做事吧?”

    章碧君道:“這孩子的『性』情棱角分明,需要多多磨礪,我隻有一個侄女,不想她太過冒險!”

    “你不想她冒險,倒是挺喜歡把我往火坑推!”

    章碧君笑道:“這件事並沒有什麼風險,隻是讓你幫忙搞清他們的底細,你知道的,邱鳳仙是台灣商人,又是台灣最大珠寶商丘作棟的女兒,而查晉北是查部長的弟弟,身份也是極其敏感,我們必須慎重對待。”

    張揚道:“那個劉慶榮到底是不是間諜,你們有沒有確定?”

    章碧君搖了搖頭道:“隻是得到了一些消息,如果確實我們就對他采取行動了!”

    張揚道:“我答應了,不過你們總得給我一點好處!”

    章碧君知道這廝坐地起價的老『毛』病又犯了,不覺笑道:“行政級別上我們不適合幫你,活動經費上可以相對寬鬆一些,昨晚的法國菜和紅酒不錯吧?”

    張揚笑道:“希望你給我的『藥』片不會殺死查薇太多的腦細胞!”

    章碧君道:“放心吧,『藥』片隻是造成她對昨晚的一段記憶模糊,不會影響她的身體。”她想起了一件事,從抽屜中拿出了一份名單:“最近國內有不少幹部前往澳門賭博,我們掌握了一些資料,豐澤市也有幹部在前往香港考察期間進行賭博,這份名單,對你應該有些幫助。”

    張揚大喜過望,章碧君的這份禮還是那麼回事兒。

    拿起那份名單看了看,豐澤市副市長婁光亮赫然在列,上麵記錄的很詳細,連婁光亮何時去的澳門,去的哪家賭場,幾點進門,幾點離開,輸了多少都記錄的清清楚楚,張揚小心收好了這份證據。

    章碧君道:“希望你盡快把這件事查清楚!”

    離開章碧君的辦公室,張揚去找趙軍去要自己的皮卡車,皮卡車雖然領回來了,可汽車撞得麵目全非,趙軍陪著他將車開到了國安的秘密工廠。

    張大官人對在這修車還是很有抵觸的,天知道這幫人會不會在自己車內裝上攝像頭竊聽器之類的東西?在趙軍麵前他也沒必要掩飾,提醒趙軍道:“千萬別在我車上動手腳啊!”

    趙軍笑了起來:“放心吧,你這皮卡車需不需要改裝一下?”

    張揚一聽頓時來了興趣:“怎麼改裝?”

    趙軍道:“比如說換個發動機,改改排氣,增強下車身結構,車內加裝個導航定位,還有……”

    張大官人兩眼放光,我靠!我怎麼就沒想到呢,他連連點頭道:“要!要!要!我還要全套真皮運動坐椅,機頭音響改造,必須加個低音炮,空調不太好用,最好全部換新的,對了,我看007那電影麵,汽車能裝機關槍火箭炮啥的,要不也給我裝上兩台!”

    趙軍後悔了,自己這不是沒事找事嗎?怎麼當著這個貪得無厭的家夥提起了這件事。他是好心,可人家不跟自己客氣啊,趙軍咳嗽了一聲道:“那啥……還是先鈑金補漆吧,別耽誤了你回江城!”

    張揚笑眯眯道:“沒關係,我明天再走,反正有你的吉普車先開著,輪胎給我裝個胎壓監測,安全,噴完漆別忘了再做一個全車封釉!”

    趙軍道:“你放心吧,我一定讓他們照最好的改裝!”

    張大官人苦思冥想,逮著這種機會,不要白不要:“那啥……我看見剪刀門也不錯!”

    趙軍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你見過誰家的皮卡車裝剪刀門的?”

    “天窗,天窗!要大,開一全景的!”

    為了車輛的改裝,張揚又在京城多呆了一天,這廝抽空去了平海駐京辦,和郭瑞陽打個招呼,巧的是,平海各下屬市縣駐京辦來這開會,張揚在門口遇到了於小冬。

    一陣子不見,於小冬顯得更加時尚了,這也並不奇怪,她現在已經融入了京城的生活圈,變成了大半個京城人士,於小冬看到張揚,眉開眼笑的迎了上來:“張市長,您什麼時候來的北京,怎麼也不打聲招呼?”

    張揚笑道:“來半點小事兒,明兒就走了!”

    於小冬道:“找郭主任的?”

    張揚點了點頭,於小冬揚起手中的文件道:“剛給我們開完會,強調駐京辦自律『性』的!”

    張揚道:“是該強調強調!”

    於小冬道:“我就不耽誤您了,估計今天中午郭主任肯定要安排,要不,晚上來春陽駐京辦吃頓飯吧,故地重遊,現在都流行懷舊!”

    張揚笑了起來:“成,你幫我準備準備,晚上我約幾個朋友過去喝酒,今晚就住在你們那兒,明晨出發返回江城。”

    “好!”

    郭瑞陽其實從窗口就看到張揚來了,換成平時他早就迎了出去,可這次不同,平海省內各縣市駐京辦的主任副主任散會還沒有走完,自己一個廳級幹部去迎接張揚這個副處,讓別人看到肯定笑話,郭瑞陽也害怕影響。

    張揚走入主任辦公室,郭瑞陽裝出喜出望外的樣子,伸出雙手迎了上去:“張老弟!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張揚笑著跟他握了握手:“來京城辦點事,特地過來跟老大哥打個招呼!”

    郭瑞陽邀請張揚在茶海前坐下,親自起身去沏了壺碧螺春,他笑道:“今天中午哪兒也不能去,留下來吃飯!”

    張揚道:“別麻煩了!”

    郭瑞陽道:“不麻煩,梁副省長也來了,剛好一起吃飯!”

    張揚倒是沒想到梁天正來了,時間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了,張揚就是奔著飯時來得,他點了點頭道:“好吧!”

    郭瑞陽給張揚倒了杯茶:“前兩天顧書記來京城,我想邀請他在這住,可顧書記說什麼都不願意,說是自己退了就不能占公家的便宜,還是在外麵住下了,我請他吃了頓飯,顧書記真是好人啊!”

    張揚抿了口茶笑道:“這話可別被喬書記聽到!”

    郭瑞陽正『色』道:“怕什麼?就算喬書記在這我一樣會這麼說,誰也不能忽略顧書記對咱們平海的貢獻啊!”他問起張揚這次前來京城的原因。

    張揚將天池先生去世的事情說了,其實郭瑞陽早就猜到了這一層,駐京辦工作,別的不敢說,京城大小事,他們都會聽到一些風聲,羅慧寧是天池先生的親傳弟子,張揚是羅慧寧的義子,想通了這一層關係,他過來吊唁再正常不過。

    郭瑞陽道:“天池先生的確是一代大家啊!”

    張揚喝了口茶道:“你對查晉北這個人有了解嗎?”

    郭瑞陽點了點頭道:“了解過一些,查晉北是中組部副部長查晉南的親弟弟,國內最大的珠寶商,星鑽聯盟就是他的產業,好像是和台灣合資,怎麼突然問起這些?”

    張揚笑道:“星鑽將分店開到了江城,他在店址方麵遇到了一些麻煩,我幫他解決了!”

    郭瑞陽道:“這個人可交,不但背景深厚而且財雄勢大!”

    張揚笑道:“說得我跟趨炎附勢似的!”

    郭瑞陽慌忙解釋道:“我可沒有這個意思!”這時候他的秘書過來,通知午飯已經準備好了,郭瑞陽拉著張揚一起起身去吃飯。

    平海省副省長、東江市委書記梁天正幾乎和他們一起來到了餐廳門前,梁天正看到張揚頗有些意外。張揚笑道:“梁叔叔,不好意思,我來蹭飯了!”他這聲叔叔是衝著梁成龍喊的。

    梁天正哈哈大笑,上前抓住張揚的手:“我正說呢,這幫駐京辦的沒有一個好酒量,郭瑞陽的酒量也每況愈下,你陪我喝,真是雪中送炭!”

    張揚笑道:“梁叔叔把我當成炭了,那好,今兒我就燃燒自己照亮別人,不過這三伏天你們得做好中暑的心理準備。”一群人全都跟著笑了起來。

    梁天正這兩天來京城辦事,一直處於連軸轉的狀態,今天上午方才把事情解決,所以中午想好好放鬆一下。

    他們一桌七個人坐下,郭瑞陽讓人先拿了一箱五糧『液』,梁天正也是出了名的海量,讓所有人把杯子都滿上,先幹了三杯,梁天正向張揚親切道:“我來京城之前,和宋省長喝了一場,席間提起你,宋省長也是倍感欣慰啊!”張揚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所以梁天正會這樣說。

    張揚笑道:“梁叔,您別誇我,我慚愧著呢,到現在才混了個副處,進步太慢!”

    梁天正哈哈大笑:“你才多大就已經是副處了,你要是慚愧,我們中的有些人不得更加難過?”

    郭瑞陽笑道:“我難過,都五十大幾的人了,還是一廳級幹部,我想找塊豆腐撞死!”他的話又引來滿屋笑聲。

    梁天正道:“豆腐可撞不死,老郭就是狡猾!”他端起酒杯道:“你們幹駐京辦的,躲酒的功夫都是一流,來,咱們喝兩杯!”

    郭瑞陽陪梁天正喝了兩杯道:“我真不是躲酒,進入今年酒量不斷往下掉,前兩天去醫院體檢,脂肪肝、膽囊炎、血壓高、血脂高,我也明白,自個兒的『毛』病全都是公款吃喝落下的,可我的工作就是吃喝搞關係,不吃不喝什麼事兒也辦不成,梁省長,您得給我做主,省是不是給我算個工傷啊!”

    梁天正笑道:“沒問題,哪天你喝死了,我給你算因公殉職,再追認一個烈士!”

    郭瑞陽誠惶誠恐道:“不敢當,不敢當,打明兒起,我還是鍛煉吧!”

    大家又笑了起來。

    梁天正知道張揚前來的目的,他輕聲道:“我昨天去過文總理家,聽文夫人說起了這件事,慈善義拍這種事,我也想支持,可惜我們這些國家幹部,兩袖清風,心有餘而力不足!”

    張揚笑道:“慈善義拍很成功,當場募集了一千多萬,按照天池先生的意思,全都捐給希望工程,以後每年還會拿出一部分作品拍賣,我打算下次拍賣的時候,把梁成龍他們全都拽過來,取之於民用之於民,賺了這麼多錢,也該他們回報社會了。”

    梁天正笑著點頭道:“好提議!”

    郭瑞陽一旁悄悄看著親切交談的梁天正和張揚,心中對張揚是越發佩服了,這廝如此年輕,就能夠和上上下下打成一片,的確有過人的能力,人的官途運道不同,自己在駐京辦主任的位置上可能已經到頭了,張揚這個年輕人前途不可限量。

    午飯之後,梁天正邀請張揚到自己的房間喝茶,張揚知道梁天正肯定有話單獨跟自己談。

    他跟著梁天正來到房間內,梁天正的秘書泡好茶後離開,梁天正也沒有做太多的掩飾,直奔主題道:“張揚,我想問一些成龍生活上的事情。”

    張揚點了點頭:“梁叔叔請說!”

    梁天正道:“我聽說成龍和清紅的關係並不太好,兩口子正在冷戰,你知道嗎?”

    張揚微微一怔,最近他一直忙於豐澤的事情,對梁成龍的感情事並沒有太多關注,梁天正這麼一說,他也有些奇怪,低聲道:“前兩天豐澤夏季經貿會的時候他們兩夫妻一起來的,我看挺好的,沒覺得有什麼異常!”

    梁天正道:“成龍在外麵是不是有人?”

    張揚咕嘟喝了一大口水,這不是讓他出賣自己哥們嗎?雖說梁天正是梁成龍他親叔叔,這件事也不能隨便說。

    梁天正看出張揚在猶豫,繼續道:“我聽說是省歌舞劇院的獨唱演員,好像叫白燕!”

    張揚笑道:“生意場上逢場作戲也是難免的!”

    梁天正低聲道:“那個女演員懷孕了!”

    張揚被梁天正的話嚇了一跳,之前白燕曾經搞過一出這樣的事情,本以為這件事就此過去,想不到事情居然會再度重演。

    梁天正道:“你和成龍是好朋友,我想你勸勸他,這件事必須要好好處理!”

    張揚道:“他自己知道嗎?”

    梁天正點了點頭道:“我估計清紅也知道了這件事,他們兩夫妻現在是麵和心不合,作為長輩,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他們夫妻因此而分手!”

    張揚點了點頭道:“梁叔叔,你放心,我會找機會勸勸他們!”

    陳雪收拾好東西之後也來到了春陽駐京辦,她準備明天一早搭張揚的車一起返回江城,她不喜歡人多的場合,一個人在外麵吃了點麵就回房間休息了。

    於小冬準備的很豐盛,張揚邀請的客人有邢朝暉、趙軍、還有轄區分局的局長程誌偉和副局長梁聯合,邢朝暉和程誌偉是老戰友,梁聯合卻是八卦門的,他和張揚算得上不打不相識,過去曾經因為小師弟喬鵬飛的事情鬧過不快,曾經鬧出過率隊圍堵春陽駐京辦的事件。不過現在他和張揚之間的關係已經得到改善,居然可以坐在同一張桌子旁喝酒了,人生真是奇妙啊!

    趙軍和邢朝暉開著張揚的皮卡車過來,皮卡車駛入大院,張揚就走了過去,皮卡車已經重新噴漆,煥然一新,四條輪胎輪轂也重新換過,趙軍和邢朝暉走下皮卡,關門時發出蓬蓬的悶響,這車重新做了隔音。

    趙軍向張揚介紹道:“全套減震都更換了,驅動係統也改成了四驅,變速箱發動機全都換了一遍!”

    張大官人笑眯眯『摸』了『摸』車身的烤漆:“這漆噴得不錯,看起來跟新的一樣!”

    趙軍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打開引擎蓋,不無驕傲道:“5.0升v8發動機,最大功率431馬力,最大扭矩500nm,七速手自一體變速器,電子製動力分配的四通道防抱死製動係統、緊急製動輔助係統、胎壓監控係統、隻能巡航控製係統。”

    張揚拉開車門,車廂內座椅內飾也全部更換一新,全黑內飾,打孔真皮坐椅,中控台也明顯更改了,新增添了衛星導航係統。

    趙軍又道:“空調係統已經重新更換過,帶有等離子空氣淨化器,以及葡萄多酚過濾器,音響給你換上了11個揚聲器組成的boss音響係統,sh-awd全時四驅係統,車身重新經過加強,所有玻璃都更換過!”

    張大官人喜孜孜的拉開車門坐了進去,雙手伏在雙向盤上,習慣『性』的伸手向下拉想去調節座椅。

    趙軍道:“左邊,正副駕駛座椅都改成了八方向電調,帶電加熱!”

    

Snap Time:2018-07-19 16:03:39  ExecTime:0.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