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九十六章項鏈(下)


    第三百九十六章【項鏈】(下)

    張揚拉著查薇向皮卡車跑去,他臉『色』嚴峻,查薇的那串項鏈市價五百萬,這顯然是一起有預謀的搶劫,張揚啟動皮卡車高速向前方追去。

    查薇用紙巾擦去臉上的水漬,這會兒情緒才鎮定下來,張揚道:“係好安全帶,咱們把東西追回來!”

    查薇道:“要不要報警?”

    張揚已經看到遠處那輛別克商務車,冷笑道:“不用,我倒要看看,誰他媽吃了雄心豹子膽,居然敢搶你的東西!”

    查薇望著張揚自信篤定的眼神,心中忽然感到無比的踏實,這就是一種安全感。在很多人麵前查薇是個強勢的女孩兒,可她在張大官人麵前卻很少表現出自己的強勢,也隻有在張揚的麵前她才會發覺自己擁有著這麼多女『性』細膩溫柔的成分。

    前方的劫犯顯然發現了後麵緊跟不舍的這輛皮卡車,別克車開始加速。

    張大官人的車技在不斷地鍛煉中提升很快,至少已經超出了他在大隋朝時候駕馭馬車的水平,尼桑皮卡在接近別克商務的時候,一個猛然退檔,發動機轉速迅速提升,皮卡車一個急速前衝,車頭部分超越了別克商務車。

    對方猛打方向,別克車的車身撞擊在尼桑皮卡的右側,劇烈的撞擊讓尼桑皮卡偏離出原來的方向,副駕駛側的玻璃也四處紛飛。查薇驚叫著埋下頭,避免被碎裂的玻璃劃傷。

    張揚好不容易才將皮卡車控製住,開回原來的軌道,怒罵道:“媽的,老子抓住你們再說!”

    查薇俏臉煞白道:“要不……算了……”她雖然膽大可畢竟是女孩子,遇到了這樣的場麵也感覺到有些害怕。

    張揚搖了搖頭道:“想跑?沒那麼容易!丫頭,你來開車!”這廝熟練的把座椅後撤,讓查薇從副駕爬了過來,將方向盤和油門一點點交給了她,查薇豐滿而充滿彈『性』的玉『臀』隨著汽車的顛簸在張大官人的敏感處不停摩擦,這廝可憐的自製力又崩潰了,查薇也敏銳的覺察到了身後的變化,她咬了咬櫻唇,雙手終於將方向盤完全把握住了。

    張揚深吸了一口氣,推開車門,讓開座椅,依依不舍的完成了這次換位。

    查薇的俏臉紅紅的,目光盯著前方漸行漸遠的別克商務車,腦子卻一片空白。

    張揚提醒她道:“加大油門追上去!”他爬到皮卡車的車頂,然後躍入後車廂中,向查薇大聲鼓勵道:“你一定行!”

    查薇鼓足勇氣,油門深踩,駕駛著皮卡車再度追趕了過去。

    劫匪從反光鏡中看到皮卡車再度追來,也是無可奈何,他們也沒想到今天遇到了這麼難纏的主兒,真可謂是陰魂不散。

    兩輛車即將並行的時候,別克商務車駕駛側的玻璃窗落下,司機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舉起一把五四式的手槍。

    查薇看得真切,猛然一個急車,張揚卻借著慣『性』騰空飛躍出去,穩穩落在別克商務車車頂上方。

    別克商務車一個急速的擺尾,試圖將張揚摔下去,張揚的身體宛如吸附在車頂之上,他揚起右拳一拳砸向天窗,蓬!地一聲巨響過後,天窗全都崩裂開來,車內一人舉槍向張揚『射』擊,張揚閃電般抓住他的手腕,子彈打空,從聲音可以聽出,這隻是仿五四式鋼珠槍,並非真正意義的手槍,張揚右臂用力,竟然將這名歹徒從車內拖了出來,不等他做出反應,一拳砸在他的麵門上,打得他鼻破血流,頓時昏厥過去。

    開車的歹徒也顧不上同伴還在上麵,不斷變換方向,汽車以s形路線行進,張揚牢牢釘在車頂之上,那名被他打暈的歹徒就沒那麼幸運,從車頂滾落下去。

    查薇開著皮卡車緊跟在後麵,忽然看到從別克車上滾下來一個人,還以為是張揚,嚇得就快哭起來,她猛打方向躲過那人,看到別克車上張揚伸手向她豎起了拇指。

    一柄雪亮的軍刀刺破車頂,刺向張揚的腹部,張揚閃身避過。

    一名劫犯從天窗內探出半個身子,揮動開山刀砍向張揚,張揚兩腿分開,開山刀砍了個空,在車頂之上砍開了一道深深地刀痕,張揚抬腳踹在那名劫犯的臉部。

    別克商務一個急車,張揚的身體因為慣『性』而向前滑動,他順著車頂溜到引擎蓋上,一拳砸落在擋風玻璃之上,這一拳並沒有用盡全力,力量控製得很好,將擋風玻璃砸得如同蜘蛛網一樣裂開,可是卻沒有完全破碎,司機踩下油門,別克車沒頭蒼蠅一樣向前方衝去,張揚聽到皮卡車的喇叭鳴響,轉身望去,卻見別克商務車距離前方的一輛載貨卡車隻剩下不到十米的距離。

    張揚騰空飛躍穩穩落在皮卡車的貨箱中,那輛別克商務車因為司機的事先被擋,當他發現即將撞到前方卡車的時候車已經來不及了,輪胎在地麵上摩擦發出刺耳的鳴響,不及減速的別克車重重撞擊在大貨車的尾部。

    查薇停下車,張揚跳了下去,來到別克車前,將車門拉開,因為劇烈的衝撞,車內的四名歹徒都已經一動不動的趴在那,不知是死是活,張揚從其中一人身上搜到了那串項鏈,拿回項鏈的時候,隨手『摸』了『摸』他的頸部,卻發現這名歹徒已經死了。

    張揚暗叫不妙,雖然他今天是正當防衛,可這件事仍然有些麻煩,遠處已經傳來警笛聲,查薇有些擔心的看著張揚:“怎麼辦?”

    張揚笑著安慰她道:“沒事兒,咱們是正當防衛!”查薇還不知道車內有人死了的事情,張揚想來想去想到了一個人,國安局的邢朝暉,這種事情由國安局處理最好不過,雖然他已經退出了國安,可遇到了這種麻煩,也不得不主動給邢朝暉打了個電話。

    警察趕到後檢查了現場,一共兩死三傷,剛才從別克車上摔下去的那名劫匪也死了。

    查薇聽說死了人,不由得害怕起來,正要給家打電話,一輛黑『色』吉普車來到了現場,邢朝暉和趙軍一起過來了,張揚見到他們來了,向查薇道:“不用聲張,這件事我來處理!”

    趙軍向現場負責的警察走去,邢朝暉則笑眯眯來到張揚的麵前,一團和氣道:“怎麼?來京城也不跟我打招呼,現在遇到麻煩了想起老朋友了!”

    張揚笑道:“我壓根就沒把你當成朋友,一直都將你當領導!”

    邢朝暉道:“領導是用來尊重的,你小子怎麼不尊敬我?”他回身看了看撞得麵目全非的別克商務車,嘖嘖歎道:“真是火爆,你到哪兒都不太平!”

    查薇維護張揚道:“你怎麼說話呢?又不是我們惹事,是這幫劫匪衝上來搶我項鏈!”

    邢朝暉道:“你是查部長的女兒吧,你爸要是知道你在街頭跟人飆車,還不知要有什麼反應!”

    查薇聽出邢朝暉認識她父親,頓時有些心虛了,小聲道:“你別告訴我爸!”

    邢朝暉笑了起來。

    趙軍把事情搞定後轉身回來了,指了指吉普車道:“上車吧!”

    張揚道:“我有車!”他那輛皮卡車也被撞得慘不忍睹。

    趙軍道:“你那輛車是證據,警方調查取證之後才能歸還給你,先上我們的車!”

    張揚歎了口氣,原本和陳雪說好了明天回江城呢,看眼前這局麵隻怕是回不去了,他將車鑰匙交給趙軍,和查薇一起上了國安的吉普車。

    趙軍又去和警方交代了一下,這才回到車內,邢朝暉啟動了吉普車,沿著街道緩慢的向正北方向駛去。

    張揚低聲道:“怎麼說?”

    趙軍道:“幾名劫匪都是慣犯,其中一人應該是參予月初德勝金店搶劫案的,你放心吧,應該沒什麼麻煩,我們會處理!”

    查薇充滿好奇道:“你們是警察?”

    邢朝暉道:“公安部的,我們和張揚是朋友!”他畢竟是久經風浪,假話張口就來,想都不用想。

    張揚向查薇道:“先送你回家吧!”

    查薇經曆了這麼大的一場風波居然並沒有表現出太多驚恐,小聲嘀咕道:“我還沒吃飯呢!”

    邢朝暉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笑了起來:“去我們那吃!”

    張揚慌忙道:“不用了,哪能再麻煩你們!”他是害怕查薇知道自己和國安之間的關係。

    邢朝暉笑道:“沒事兒,不麻煩,咱們是老朋友,法國菜怎麼樣?”

    張揚正要拒絕,卻聽查薇道:“好啊!不過這麼晚哪去吃法國菜?”

    邢朝暉道:“香榭麗舍大酒店,有牛排有龍蝦有紅酒!”

    查薇搖了搖頭道:“我從沒有聽說過什麼香榭麗舍大酒店!”

    邢朝暉笑道:“是嗎?”他轉過身,一塊鋼板落了下去將後麵的座椅和駕駛室隔離開來,查薇還沒搞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鼻息間就聞到一股甜甜的味道,頓時感覺到頭昏腦脹,一頭栽倒在張揚的身上。

    張大官人相對好一些,可也吸入了不少麻醉氣體,他裝出頭暈腦脹的樣子,軟綿綿歪倒在座椅上,暗中卻悄悄調息化去體內的麻醉成分。

    邢朝暉看了看手表:“這混小子,總是破壞我吃飯的興致!”

    一個多小時後吉普車緩緩停下,車門被拉開了,邢朝暉望著躺在後座椅上的張揚道:“別裝了,這點氣體麻不倒你!再不起來我用電棍擊你了!”

    “你敢!”張大官人鬱悶的坐直了腰,伸了個懶腰,卻見查薇躺在自己的大腿上,仍然人事不省。

    邢朝暉道:“想吃法國菜,就要到這來!抱她出來吧!”

    張揚抱著查薇離開吉普車,方才發現他們處在一座碼頭之上,夜幕之下燈火點點,海浪拍打海岸的聲音無比清晰,邢朝暉和趙軍走向前方,在他們麵前停靠著一艘巨大的貨船。

    張揚抱著查薇跟在他們身後進入了貨船的升降機,邢朝暉微笑道:“歡迎光臨,國安的法國餐廳!”升降機在轟隆隆的聲音中向上行進。

    走上甲板,卻看到甲板之上果然擺著一張餐台,潔白的餐布,巴洛克風格餐桌椅,雖有燭台,可是並沒有點燃蠟燭,這是因為海風太大的緣故。

    國安十局主任章碧君身穿黑『色』晚裝氣質優雅的坐在餐台前,微笑道:“張市長,你可真難請啊!”

    張大官人此時也有些『迷』糊了,今晚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把查薇放在椅子上,查薇神誌不清根本無法坐穩,張揚隻能把一個肩膀借給她,他詫異道:“這麼大陣勢,到底怎麼回事兒?”

    邢朝暉坐下道:“我和章局原本就約好了在這吃飯,你打擾了我的飯局!”

    張揚知道國安這幫人從不按常理出牌,他笑道:“我是說,我來到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章碧君道:“本來沒你的事情,可你既然來了,就有了你的事情!”

    張揚道:“我早就辭職了,現在我和你們國安沒有任何關係!”

    邢朝暉道:“你的確遞了辭職信,可我沒有批準,你的工資我們每月還是造照舊支付,在人事上,你仍然屬於我們國安管理!”

    張揚苦笑道:“我說你們怎麼陰魂不散,敢情你們國安都是那麼無賴嗎?”

    

Snap Time:2018-08-20 16:55:11  ExecTime:0.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