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九十六章項鏈(上)


    第三百九十六章【項鏈】(上)

    張揚對查晉北的認識也深入了一層,武功上講究修為,官場上講究修為,這生意場上也講究修為,查晉北和何長安顯然就是兩個生意場上的高手,這兩個高手之間的博弈和碰撞充滿了激情。張揚鼓掌的時候,自然而然把目光投向今晚競拍的落敗者何長安,發現何長安已經離席而起,他並沒有離開拍賣現場,而是走向舞台,和查晉北握手表示祝賀。

    查晉北臉上帶著勝利者的微笑,他握著何長安的手道:“何總,真是不好意思,查某橫刀奪愛了!”

    何長安微笑道:“天池先生的墨寶雖好,可是在我心畢竟還有價值,查先生的出價已經超出了我的心理價位,我敗得心服口服!”

    查晉北道:“其實何先生再多出五千塊,我就會放棄了!”這句話有些往傷口上撒鹽的意思。

    何長安笑道:“天池先生若是知道你利用滿江紅推介自己的產品,想必也會有些遺憾!”他走向麥克風前,也事先征求了羅慧寧的意見:“文夫人,我可以說句話嗎?”

    羅慧寧早就看出了今晚他們兩人圍繞著拍賣會進行著明爭暗鬥,可羅慧寧並不介意他們的這種爭鬥,如果沒有他們的對峙,今晚那幅《滿江紅》也不會拍出千萬的天價,這筆錢用於慈善事業,對天池先生來說也是一種安慰。羅慧寧一樣微笑著點了點頭道:“何總請說!”

    何長安道:“各位好,今晚是天池先生作品的慈善義賣會,拍賣隻是一個形式,更主要的是利用這種形式,讓大家聚在一起,為那些失學兒童奉獻愛心,我決定以個人的名義向慈善基金會捐贈兩百萬元!”

    現場響起了一些掌聲,可是有查晉北剛才的一千萬,珠玉在前,這二百萬就無法驚起太大的波瀾。

    羅慧寧微笑點頭,對何長安的善舉表示感謝,可何長安又道:“不過我還有一個請求!”

    羅慧寧笑道:“何總,做慈善可是沒有回報的啊!”

    何長安笑道:“我今天沒有拍到天池先生的那幅《滿江紅》,心還是頗為遺憾的,大家都知道我是個商人,所以我想讓我的善舉獲得那麼一丁點的回報!”

    在場所有人都笑了起來,何長安的這句話很坦白,也成功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他捐出這二百萬究竟想要得到怎樣的回報?

    何長安的目光掃視著人群,最終落在張揚的身上。張揚內心一震,心中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

    何長安道:“我想請文夫人的義子張揚先生現場寫一幅《滿江紅》送給我,填補一下心中的失落,不知文夫人意下如何?”

    羅慧寧明白何長安想要通過這種方式找回一些麵子,同時轉移一下公眾的焦點,不想讓查晉北一人獨美,文家和何長安的關係一直都很好,羅慧寧當初拒絕何長安五千萬購買天池先生全部作品的要求,也是本著對天池先生負責的態度,可對何長安畢竟還是有些歉意的。既然何長安提出了這個要求,幹脆就利用這種方式給他一些補償,羅慧寧笑道:“張揚,既然何總這麼抬愛,你就現場寫一幅《滿江紅》給他!”

    幹媽既然發話,張大官人唯有遵從,他起身的時候卻被查薇拉了一下,查薇小聲道:“別理他!”

    張揚哪敢駁幹媽的麵子,再說了他還欠何長安一個人情,現在競拍已經塵埃落定,他就算寫一幅字也掀不起多大的浪花,張大官人向查薇無奈的笑了笑,大步走上前台。

    現場很快就準備好了書案和文房四寶。

    羅慧寧意味深長的向張揚道:“這書法界高手雲集,你可要好好表現啊!”

    張揚點了點頭,他倒是想過敷衍一下,可這念頭稍閃即逝,羅慧寧說得不錯,現場多數都是內行,自己要是敷衍,豈不是失了羅慧寧的麵子,想透了這件事,張揚笑道:“幹媽放心!”

    來到書案前,張揚拿『毛』巾擦了擦雙手,笑道:“獻醜了!”撚起『毛』筆,閉上雙目,嶽飛的那闕滿江紅一句句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所有詞句在腦海中回憶一遍之後,張大官人蘸墨起筆,他的書法鋒芒畢『露』,如長江大河一瀉千,字行間充滿了一往無前的激情和霸氣,憑心而論,張揚的書法更適合這首滿江紅,雖然單就書法而言無法比肩於天池先生,可氣勢和風格和這首詞作相得益彰。

    張揚筆走龍蛇、一氣成,寫完之後,胸口微微起伏,唯有傾注熱情方能寫得淋漓盡致。

    何長安如獲至寶,一旁讚道:“好字,好一幅《滿江紅》!”說這話的時候他笑眯眯看著在一旁觀賞的查晉北。

    查晉北也暗讚好字,讚賞的同時也不得不佩服何長安反擊的手段,何長安是利用張揚轉移眾人的注意力,化解剛才競拍落敗的尷尬,張揚的書法的確驚豔,可張揚被何長安的利用充滿了無奈的成分,查晉北笑眯眯點了點頭道:“果然好字!”

    無論何長安和查晉北的爭鬥結果如何,當晚的慈善義拍無疑是極其成功的,天池先生的二十件書法作品,一共募集到了一千五百三十萬的款項,當然其中也有張揚的功勞。

    查晉北無疑是眾人眼中的贏家,他利用慈善義賣成功的推介了自己的新品,這一係列珠寶原本命名為紅『色』風暴,正是這次的慈善拍賣會讓他改變了念頭,滿江紅更加琅琅上口。

    查晉北和邱鳳仙並肩走出國家美術館的時候,守在門外的記者圍攏了上來,有記者問:“請問查先生,您今晚的推介會是早有準備嗎?”

    查晉北微笑道:“請不要忘記,今晚是慈善義拍,我前來的目的是為了做慈善!推介會隻是一個小『插』曲!”

    “查先生,請問您是什麼時候將這係列珠寶命名為《滿江紅》的?”

    查晉北道:“靈光閃現,應該說是天池先生給我的啟示!”久經沙場的查晉北回答問題滴水不漏遊刃有餘。

    此時一名戴著眼鏡的記者擠了過來:“請問查先生,您和邱小姐是什麼關係?朋友還是戀人?”

    查晉北哈哈笑了起來:“你可真夠八卦,我和邱小姐是合作關係,我們是生活中的好朋友,事業上的好搭檔,好了,你們的好奇心得到滿足了沒有,大家都累了,還是回去休息吧!”

    那名眼鏡記者又拋出了一個問題:“查先生,您最好的朋友是星鑽集團的總設計師劉慶榮,外界傳言你們之間的關係已經超越了友誼,請問您對這些傳言怎麼看?”

    查晉北臉上的笑容陡然消失了,他冷冷看著那名記者。

    那記者又道:“外界質疑查先生的『性』取向,請問您可以做出一些解釋嗎?”

    查晉北笑著點了點頭,卻突然如同一頭暴怒的雄獅一般衝了出去,隻一拳就將那名記者擊倒在地,怒吼道:“混賬東西,你胡說什麼!”

    現場頓時混『亂』起來,查晉北還想衝上去踢那名記者,邱鳳仙慌忙拉住他。

    張揚和查薇兩人在後麵走出,他們看到記者將查晉北圍住采訪,本想繞行,可想不到查晉北突然出手打了記者。兩人慌忙擠了進去,拉住暴怒的查晉北,查晉北指著那名記者道:“我記住你了,不要讓我再看到你!”

    查晉北憤憤然上了他的林肯車,查薇沒跟著上去,輕聲道:“邱姐麻煩你送我叔回去,我和張揚一起走!”

    邱鳳仙點了點頭,關上車門,查晉北的情緒仍然處於激動之中,胸口不斷起伏著,咬牙切齒道:“混蛋,一定是何長安搞出來的!”

    邱鳳仙歎了口氣道:“你沒必要動這麼大的肝火!”

    查晉北道:“誰敢在我和慶榮的事情上做文章,我就不會放過他!”

    邱鳳仙有些無奈的看了他一眼,輕聲道:“晉北,從今晚何長安的表現來看,他進軍珠寶界的目標絕不會改變。”

    查晉北長舒了一口氣,慢慢平複了內心中激動的情緒,低聲道:“何以見得?”

    “你拍到了滿江紅,他花了二百萬讓張揚為他寫了一幅滿江紅,他在暗示我們會用不同的途徑進軍珠寶界。”

    查晉北道:“他隻不過在非洲買下了幾個鑽石礦,以為這樣就可以有了向我們叫板的資本,真是笑話!再好的珠寶也需要相應的設計,我們星鑽擁有世界一流的設計團隊,他敢踩進來就等著以失敗收場吧!”

    邱鳳仙道:“何長安這個人來者不善,我們還是要謹慎對待!”

    查晉北有些疲憊的閉上雙目,過了一會兒低聲道:“加快星鑽在全國各地級市的專營店建設,要讓我們的銷售網絡遍布全國!”

    邱鳳仙點了點頭道:“我馬上回台灣一趟,向公司申請新的注資!”

    查薇對張揚今天給何長安寫字的事情頗為不滿,上了張揚的皮卡車,她忍不住道:“沒義氣,你明明知道何長安跟我叔叔作對,還站在他那一邊?”

    張揚苦笑道:“今晚的事情我是騎虎難下,我幹媽都發話了,我總不能不給她麵子,再說了,不就是一幅字嗎?何長安出了二百萬,我有自知之明,這幅字賣兩萬也沒人要!”

    查薇不依不饒道:“不成,我叔把侄女都借給你了,你居然這麼對他,一點良心都沒有,忘恩負義的東西!”

    張大官人笑道:“你也沒吃虧啊,我借是借了,可連你一個指頭都沒碰,怎麼聽你這話的意思,好像要賴著我似的?”

    查薇格格笑道:“少臭美!請我吃飯,不然別想我原諒你!”

    張揚點了點頭,查薇說這句話證明已經不生氣了,他想了想道:“要不還去吃爆肚?”

    查薇白了他一眼道:“你這人一點創意都沒有!”

    張揚看了看時間:“九點多了……”

    查薇忽然道:“停車!停車!”

    張揚把車停下,查薇推開車門跳下車去,穿過馬路,來到對麵的一家清真鹵菜店,張揚不禁笑了起來,這丫頭創意比自己也強不了多少。

    查薇買了些鹵菜,又在隔壁的煙酒店買了一打冰鎮啤酒,拎著塑料袋笑盈盈回轉身,一邊過馬路一邊向張揚揮了揮手。

    張揚趴在方向盤上笑眯眯看著她,忽然一輛深藍『色』的別克商務車駛過,擋住了張揚的視線,隨之就聽到查薇的尖叫聲。

    張揚一顆心頓時緊縮了起來,他推開車門,全速向查薇的方向衝去。

    別克商務車已經高速衝向夜『色』之中,查薇被推倒在地上,手中的東西灑了一地,臉上被潑得水淋淋的,她嚇得捂著俏臉,顫聲道:“我的臉……我的臉……”

    張揚衝到她的身邊,扶住她的肩頭,確信查薇的臉上隻是清水,他勸慰道:“你的臉沒事!”

    查薇驚魂未定的睜開美眸,卻又想起了一件事,她的手捂住胸前,發現頸部的那顆粉鑽項鏈已經不翼而飛,查薇驚聲道:“項鏈!”

    

Snap Time:2018-08-15 20:46:34  ExecTime:0.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