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九十五章借貴侄女一用(上)


    第三百九十五章【借貴侄女一用】(上)

    天池先生遺作拍賣會在周六晚於國家美術館書畫拍賣廳中舉行,這次的拍賣會在羅慧寧的組織下,由中華慈善總會、中華紅十字、公證機構的共同監督下進行,拍賣品為天池先生的二十幅書法作品,這二十幅作品遴選了天池先生個時期的代表作,其中有先生生平最為滿意的作品之一《滿江紅》,手書南宋嶽飛注明的詞作,全文氣勢無兩,力透紙背,龍蛇飛動,鸞漂鳳泊,實為不可多得之珍品。

    天池先生生前,其書法作品就價格不菲,去世之後,行情更是節節攀高,這次的義賣會吸引了眾多的書法愛好者和社會名流。當然其中有衝著天池先生的書法來的,也有衝著羅慧寧的麵子來的。

    張揚和查薇約好晚上七點在國家美術館門前的停車場見麵,張大官人出於紳士風度,提前來了十分鍾,可等到七點鍾,仍然沒見查薇現身,這廝有些不耐煩了,拿起電話正準備撥打的時候,看到一輛加長林肯駛入停車場內,最先從車上下來的是查晉北,雖然是出席正式場合,查晉北還是張揚見他時候的那身打扮,這廝是藝術家,畢竟帶著藝術家的某些做派。

    然後出來的是邱鳳仙,邱鳳仙身穿金黃『色』旗袍,上麵繡著龍鳳呈祥,花團錦簇,富貴『逼』人,更顯得她的氣質高貴不凡,頸上帶著一條價值連城的藍寶石項鏈。

    查薇最後走出了車廂,她今天穿著一件低胸紅『色』長裙,長裙紅的像火,奔放熱情,秀發如雲,波浪般劈落在雪白的香肩之上,胸前雙峰忽之欲出,一條粉鑽項鏈和她勝雪的肌膚相映成趣,演繹出奢華與清純的柔和之美。張大官人還是第一次發現,這丫頭居然擁有這麼傲人的海拔。

    張揚推開車門迎了出去,他穿得很正式,西褲筆挺,皮鞋亮,鱷魚t恤衫也是剛買的。

    查薇和邱鳳仙一左一右挽住查晉北的手臂,張揚走到近前:“那啥……我呢?”關鍵時刻,查薇不會放自己鴿子吧!

    查晉北哈哈笑道:“張市長孤身一人啊!”

    張揚笑道:“所以準備借貴侄女一用!”

    查晉北看了看查薇道:“我可不敢借給你,她都成年人了,自己決定!”

    查薇笑盈盈道:“有些人還擔心我要穿金王府的工作服寒磣他呢!”

    張大官人笑道:“其實我巴不得你穿工作服來,像你這樣的絕代佳人,就算是工作服也遮擋不住你的光芒!”

    邱鳳仙格格笑了起來:“真會說話!張市長這張嘴不知要『迷』死多少女孩子!”

    查薇笑著放開叔叔的手臂,挽住張揚的胳膊:“他呀,就是一騙子!”

    查晉北笑著搖了搖頭和邱鳳仙一起率先向慈善義賣現場走去。

    張揚和查薇跟在他們的身後,查薇看著張揚的這身打扮,輕聲道:“今天打扮的挺紳士啊!”

    張揚道:“我不靠打扮,穿成這樣是對你的尊重!”

    查薇道:“嗯,這句話還像這麼回事兒!”她發覺張揚的目光總是往自己胸前飄,俏臉不覺有些熱了,啐道:“你就不能往前看?”

    張揚道:“真大啊!”

    查薇俏臉一直紅到了脖子根,她小聲罵道:“下流!”

    “我是說鑽石!”

    查薇一雙明眸貌似凶狠的盯著張揚,以她對這廝的了解,他剛才的那句話肯定不是衝著鑽石而發。

    走上通往拍賣廳的紅毯,鎂光燈頓時閃爍了起來,記者們的嗅覺很靈敏,在這樣的場合往往可以拍到公眾關注的人和事,他們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查晉北是見慣這種場麵的人,他和邱鳳仙配合的擺出pose進行拍照,張揚好歹也是演過廣告的人,查薇更是係出名門,兩人的表現也算得上珠聯璧合。

    張揚並沒有想到慈善義賣的現場會這麼隆重,他們來到簽到牆,因為是天池先生遺作義賣,現場來的書畫界的名流很多,簽名也有所不同,現場準備了簽名筆,還準備了『毛』筆,簽到牆的材質也分成兩部分,其中一半是宣紙材質。

    張大官人的表演欲向來都很強,看到幾位書法名家的簽名不過如斯,他動了賣弄一下的心思,抓起『毛』筆飽蘸濃墨之後,在簽名牆上刷刷刷寫下了自己的大名——張揚!

    這兩個大字張揚跋扈,意氣飛揚,頓時引來不少書法界名人的圍觀。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張揚單單靠著簽名就把不少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已經有人在悄悄打聽這年輕人是誰?

    查薇的字雖然寫得不錯,可她也有自知之明,自己那是硬筆書法,在另一半簽名牆上簽了個藝術體,然後挽著張揚的手臂,在眾人注目的眼神中入場。

    羅慧寧身穿黑『色』晚裝,氣質雍容華貴的站在迎接處,今晚的慈善義賣她是主人,讓張揚驚喜的是,文浩南居然也出現在現場陪伴在母親身邊,從羅慧寧臉上會心的笑容可以看出,她的心情因為兒子的到來而愉悅。

    張揚和查薇來到羅慧寧麵前,張揚笑道:“幹媽!”

    羅慧寧笑著點了點頭,抓住查薇的手道:“薇薇,你怎麼和張揚一起來了?”

    查薇笑道:“他非要抓我給他當女伴!”

    張大官人厚顏無恥的笑道:“就興你抓我當三陪,不許我抓你當女伴?”

    查薇氣得揮拳在他肩頭就是兩下子。

    羅慧寧不無嗔怪的看了張揚一眼:“混小子,別欺負薇薇!”

    張揚笑道:“放心吧,我把她當女兒照顧!”

    “滾!”

    看著兩人打打鬧鬧的走入場內,羅慧寧心中不禁感歎,這個幹兒子在情場方麵真是無往不利遊刃有餘,反觀自己的這個親兒子卻成了個對比,一門心思的喜歡上了秦萌萌,居然是個未婚媽媽,不過好在他總算肯回來自己身邊了。文浩南一旁提醒道:“媽,何叔叔來了!”

    何長安身穿灰『色』唐裝,大步走入會場,他的身邊並沒有女伴相陪,有兩位年輕的助理跟著,何長安笑著來到羅慧寧麵前:“文夫人,今晚我可是有備而來啊!”

    羅慧寧笑道:“二十幅作品,那幅《滿江紅》也在其中,你不是很想得到嗎?好好表現!”

    何長安哈哈大笑:“好,主要是幫助先生完成為慈善奉獻的心願!”

    當晚前來的名流很多,張揚落座之後看到王學海居然也出現在這,他對京城圈的事情不熟,查薇向他介紹道:“遇到這種場合,就是京城的社交盛事,有些人是為了作品而來,有些人是為了社交而來,這種場合可以結交到層層麵麵的關係!”她悄悄指了指遠處的王學海:“這個人就特別喜歡出席各種各樣的活動,利用活動和別人拉近關係。”她又指向遠處的一個人,那個是紫金閣的老板馮景亮,張揚也見過。

    張揚又看到何長安走了過來,何長安也看到了張揚,向他笑著點了點頭,又和查晉北頷首示意。

    查晉北也還以禮貌的一笑。

    何長安來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低聲向身邊助手道:“留意查晉北,他今天是來者不善!”,何長安對查晉北產生警惕並不是沒有原因的,他意圖進軍國內珠寶黃金市場,而查晉北在這方麵無疑已經先行一步,自己的介入,勢必會被查晉北看成一種侵略。查晉北的背景很深,他的珠寶王國已經初具規模,絕不會任由自己介入他的優勢領域。

    賓客們已經基本到齊,男女主持帶著傷感的聲調拉開了這次慈善義賣的序幕。作為天池先生作品的監護人,羅慧寧上台講話,她帶著崇敬的心情,言簡意賅的總結了天池先生的一生,背景屏上出現天池先生的照片,以及不同時期的作品。在回顧了天池先生的生平之後,羅慧寧道:“現在我將話筒交給我們今晚的拍賣師!”

    拍賣師在掌聲中登場,第一幅拍賣的是天池先生的早期作品,寫於五十年代的一幅扇麵,在介紹之後,從底價一萬開始競拍。

    羅慧寧即是這次義賣的組織者,也是義賣的參與者,她讓兒子文浩南出麵競拍,喊出第一口價格。

    文浩南舉起牌子:“一萬五千元!”他的出價隻是象征上的意義,是代表母親向這次拍賣表示支持。不過在別人看來,文浩南的出價就是一錘定音,沒有人敢去公然和文家競價,這是文國權的麵子,所以文浩南喊價之後,再也沒有人出麵競拍,他以一萬五千元順利拍得了那幅扇麵。

    查薇小聲嘀咕著:“早知道一萬五千塊元就能拍到那扇麵,我也出價了!”

    張揚笑道:“你要是搶著出價,恐怕這扇麵價格至少要飆到十萬以上了。”

    查薇白了他一眼,心中當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第二件拍品是一幅虎字,底價兩萬,拍賣師這邊宣布完,查薇就舉起了牌子,她出兩萬五,這次拍賣會最低加價是五千元。

    查薇顯然沒有文浩南的威懾力,這邊牌子還沒有落下,紫金閣的老板馮景亮已經舉起了五萬的牌子,一下就將價格翻了一倍。查晉北的金王府飯店開業之後,搶走了紫金閣的不少生意,馮景亮心中對查晉北也不爽得很,不過他的財力背景都無法和查晉北相比,隻能通過這種方式發泄心中的不滿。

    張揚不由得笑了起來,查薇知道他因為剛才的話而得意,馬上改了個六萬舉了起來。

    查晉北笑眯眯望著侄女的表現,邱鳳仙道:“薇薇很有氣勢啊,你要不要替這個寶貝侄女兒出麵?”

    查晉北低聲道:“兵對兵將對將,對付這種人物,我侄女已經夠了!”

    那邊馮景亮又舉起了七萬。

    查薇有些火了,緊咬貝齒道:“這個禿子幹嘛跟我作對!”馮景亮的頭發有點英年早謝,不過還不到禿頭的地步,看來查薇真的被惹惱了。

    張揚道:“先生的這幅字十萬元應該沒問題,你寫十萬!”

    查薇按照張揚的話,直接將十萬的牌子舉了出去。

    馮景亮毫不猶豫,緊接著就叫出了十一萬的價格。

    現場的氣氛開始熱烈起來,誰也沒想到一開場查薇和馮景亮就飆起了價格,知道內情的人都明白,這是紫金閣和金王府之間的競價。

    查薇正準備寫價格呢,張揚這邊已經搶先把二十萬的牌子舉了出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張揚身上,張揚鎮定自若,雙目望著馮景亮。

    馮景亮顯得有些猶豫了,他並不是書法愛好者,今天前來,和王學海的目的相同就是為了攀交關係,用二十萬買一幅字,他心沒底,身邊王學海道:“張揚出二十萬了!”

    查薇低聲道:“二十萬買一個字?”

    張揚笑眯眯道:“不是我買,是你買!我隻負責幫你舉牌子!”他笑著將牌子交到查薇的手中。

    當著這麼多人查薇總不能將牌子扔掉,心中對張揚恨得牙癢癢,可臉上卻要拿捏出矜持而優雅的表情,查薇道:“你害我?”

    張揚道:“這是金王府和紫金閣之爭,我是幫著你叔叔爭麵子,二十萬不貴,馮景亮要是不應戰,等於當眾宣布紫金閣落在金王府的下風。”

    

Snap Time:2018-07-21 23:39:59  ExecTime:0.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