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九十四章放下驕傲(下)


    第三百九十四章【放下驕傲】(下)

    張揚驅車返回天池先生的寓所,這座宅院如今已經屬於他了,陳雪這兩天都會過來清點整理先生留下的古籍,她表示不會接受先生的饋贈,征求羅慧寧的同意之後,這些書在她整理完畢之後,會捐贈給國家圖書館。

    張揚在院內的葡萄架下坐了,躺在天池先生平時常睡的躺椅子上,感覺先生仿佛就在身邊未曾離去。

    陳雪泡了一壺苦丁茶端了出來,放在張揚身邊的石幾子上,張揚睜開雙目,望著陳雪清麗絕倫的俏臉,忽然笑了起來。

    陳雪被他笑得有些莫名其妙,輕聲道:“你笑什麼?”

    張揚指了指臉上,陳雪潔白如玉的俏臉之上抹上了一道汙痕。

    陳雪擦了擦,卻沒有擦掉,張揚伸出手指尖輕觸到她的俏臉之上,陳雪芳心一顫,然而她的表情卻沒有任何的變化,剪水雙眸宛如古井不波,單單是這份鎮定功夫,在同齡少女之中已經很少可以見到。

    張揚知道陳雪這風波不驚的心態和她修煉的內功有關,為她擦去臉上的汙痕,及時收回手道:“那些書整理好了?”

    陳雪輕聲道:“再有兩天應該可以全部清點完畢!”

    張揚道:“這房間眾多,你留下來住就是,收拾起來也方便一些。”

    陳雪道:“你何時返回江城?”

    “後天!”

    陳雪點了點頭道:“如果你不介意,我搭你的車一起回去!”

    張揚這才想起陳雪已經就要放暑假了,張揚笑道:“沒問題!”

    陳雪『性』情清冷,平素寡言少語,願意和張揚說這麼多話已實屬難得。

    張揚來到天池先生的書房內,陳雪抽出時間將這打掃的幹幹淨淨,書案光可鑒人,張揚撫『摸』書案,在書案前坐下,不覺想起昔日和先生一起高談闊論的情景,他低聲道:“先生,學生有些話還沒有來得及向你說……”天池先生是出世之人,而張揚卻是兩度入世,他有份孤獨一直深埋在心中。天池先生去世讓張揚感觸如此之深,是因為天池先生的很多見解能夠讓張揚感覺到豁然開朗,兩人之間有種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覺。

    拉開王學海送給他的手包,麵果然放著五根黃燦燦的金條,張揚不禁笑了起來,黃金雖然珍貴可是和生命相比不值一提,勢力如王學海,也明白這個簡單的道理,張揚將五根金條擺放在書案之上,越看越感覺那金條顯得俗氣非常,他將金條納入手包之中,低聲道:“先生,我不該讓這俗物沾染了這清雅之地!”

    張揚在書房內呆了一個下午,直到查薇打電話過來,查薇約好了江光亞,她沒有找到顧養養,說顧養養昨天啟程去壩上寫生了。

    張揚知道顧佳彤陪同父親去壩上旅遊散心,卻不知道顧養養也跟了過去。張揚邀請陳雪一起去吃飯,陳雪不喜歡這種場合,表示要留下繼續整理先生留下的古籍,張揚原沒抱有什麼希望,陳雪的『性』格就是如此,她不喜歡人多的公眾場合。

    這次查薇並沒有邀請太多的同學過來,隻有她和江光亞兩個,張揚頗感意外:“怎麼?今兒不打算玩車輪戰了?”

    查薇笑道:“對付你這種人還用得上車輪戰嗎?”

    張揚道:“我是哪種人?”

    查薇想了想道:“說不清,反正不是好人!”

    江光亞在一旁隻是笑,張揚對江光亞一直印象都不錯,這小夥子雖然出身名門,可身上沒有任何的紈氣,張揚伸出手去和江光亞握了握手。

    查薇忍不住揶揄道:“逢人就握手就是你們官場中人的臭『毛』病,你官雖然不大,可這些『毛』病學得倒是挺快。”

    張揚道:“很正常啊,兩個男同誌見麵不握手,難道還要擁抱啊?”

    江光亞笑道:“誰跟你同誌,我『性』取向正常啊!”

    張揚笑了起來,江光亞難得幽默了一次,他們三人來到劉老德爆肚,撿了張小桌子坐下,張揚本想喝啤酒,可查薇搖頭,堅持喝白酒。

    張揚一想就明白了,啤酒利『尿』,查薇是害怕老往廁所跑,他笑道:“那你喝白酒,我喝啤酒,大熱天的喝白的燥得慌!”

    張揚點菜的功夫,查薇去對麵的新疆燒烤攤去買羊肉串了,江光亞不忘提醒她道:“小心錢包!”

    查薇格格笑了起來,上次江光亞就在這丟了錢包,顯然心有餘悸,查薇生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笑道:“你坐著,要是他們敢偷我錢包,你們兩個幫忙過來打人!”

    張揚歎了口氣道:“紅顏禍水啊,女人全都是惹禍精!”

    江光亞笑道:“薇姐的『性』子就像個男孩子!”

    張揚有些奇怪道:“我說光亞,你們兩人青梅竹馬,看起來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怎麼就不來電呢?”

    江光亞道:“不知道,可能是太熟了,薇姐不喜歡我這樣的,把我當成弟弟看,我也把她當姐姐看,我不騙你,其實我們兩家的大人過去倒是有這個意思!”

    張揚笑道:“門當戶對,郎才女貌,幹脆你就從了唄,仔細看看,查薇的長相也過得去!”

    可巧查薇這會兒就回來了,看到兩人嘀咕著,從他們的表情就知道沒什麼好話,柳眉倒豎鳳目圓睜道:“你們兩個說我什麼壞話呢?”

    張大官人讚道:“你看人家智商還挺高,居然能夠猜到我們說她壞話!”

    查薇惡狠狠瞪著江光亞道:“光亞,他剛才說什麼?”

    江光亞笑道:“他幫著咱倆撮合呢,還說你長相也過得去……”說到這,他再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查薇虎視眈眈的看著張揚:“我長相過得去?你有眼不識金鑲玉,本小姐怎麼看也是一大美女,真是質疑你的審美觀!”

    張揚舉起那一大紮啤酒道:“來,讓我們一起敬絕世大美女查薇查大小姐!”他聲音太大,引得周圍人都向這邊看來。

    查薇雖然開朗,這會兒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啐道:“少來!”

    張揚這些天來心情第一次感到如此放鬆,天池先生雖然走了,可他們的生活仍將要繼續下去。

    幾杯酒下肚,查薇提起明天天池先生書法義賣的事情。

    張揚道:“這件事是文夫人在張羅,具體的情況我沒過問,不過明天拍賣的隻是天池先生的部分作品,一共二十幅!”

    查薇道:“明天的慈善拍賣會,我叔叔也收到了請柬,我也想跟著去看看熱鬧!”

    張揚笑道:“我剛好缺個女伴,你陪我一起過去就是!”

    查薇道:“我這麼好請?我打算和光亞一起過去呢。”

    江光亞卻搖了搖頭道:“明天我去不了,我姑父來京城,明晚我們一家人要去紫金閣吃飯!”

    查薇道:“紫金閣的飯菜不好吃,你怎麼不去金王府?”到底是她叔叔開的,時刻不忘替自家人宣傳。

    江光亞笑道:“我爸媽定下來的,我做不了主!”

    查薇看了張揚一眼道:“便宜你了,我這個大美女明天陪你出席慈善拍賣會!”

    張揚道:“聽說這種場合很正式,那啥,咱是不是穿著正式一點,你叔叔飯店的工作服就別穿出來了!”

    查薇抓起桌上的鐵簽子:“信不信我把你的舌頭串起來烤了吃!”

    張大官人嬉皮笑臉道:“其實我這舌頭生吃最有味道,烤熟了反而不好吃!”這句話就帶有明顯的調戲成分了。查薇一張俏臉羞得通紅,嘴上卻不肯服輸:“你咬下來給我!”

    “下不去嘴,要不你來!”

    江光亞一副事不關機高高掛起的樣子,抿了口冰鎮啤酒道:“這紮啤味道還不錯!”

    張大官人對查薇的調戲被手機鈴聲打斷,他拿起電話,電話中傳來陳雪緊張的聲音:“張揚,你快回來,我……我發現了一件事……”

    張揚內心一怔,從陳雪的聲音中聽出她有些慌『亂』,張揚道:“我馬上就來!”他掛上電話向兩人告辭。

    查薇道:“還想著晚上一起去唱歌呢!”

    張揚道:“明天吧,拍賣會結束我請客!”

    張揚顧不上向他們解釋,驅車就駛向香山別院。

    晚上雖然交通順暢,可是從他吃飯的地方趕到天池先生的住處也花了近40分鍾的時間。

    張揚衝入院落之中,看到藏書室內的燈光,方才放心下來。

    陳雪看到張揚回來,神情明顯放鬆了許多,她帶著張揚來到麵的書架,她是在整理書架的時候發現的,在靠牆的書架第二層之上有一個狹長的木盒,盒上有拚圖,木盒隱藏在古籍之後,不拿開這些圖書是看不到的。

    張揚看不懂上麵的文字,自然不明白陳雪為什麼會如此緊張,他皺了皺眉頭道:“就是一個拚圖,有什麼不對?”

    陳雪道:“上麵全都是甲骨文,這些東西排列起來可以組成一句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我懷疑是一個機關,所以不敢觸動!”

    張揚點了點頭,按照陳雪指引的順序,將那些字重新排列,排列之後,隻聽到喀嚓一聲,顯然是機括打開的聲音,張揚小心啟開了木盒,麵是一張圖紙,湊在燈光下一看,那圖紙竟然是藏書室的結構圖,上麵重點標記了某處,張揚按照地圖所指找到標記的位置,輕輕敲了敲地板,因為地板下麵鋪設了龍骨,所以敲起來並沒有什麼異常。張揚找到工具撬開地板,下麵『露』出水泥地麵,再次敲了敲,可以聽到空空的聲音。

    陳雪和張揚對望了一眼,兩人都明白這下麵是空的,難道天池先生在這下麵還藏有玄機。

    張揚揮拳想要再度砸落下去,卻被陳雪一把抓住手臂,陳雪沒有說話,一雙美眸靜靜望著張揚,慢慢搖了搖頭。

    張揚明白她的意思,陳雪不想他繼續探察下去,他低聲道:“我很好奇!”

    陳雪小聲道:“就算是秘密,那個秘密也是屬於天池先生的,我們還是尊重他老人家,讓這個秘密永遠保持下去。”

    張揚想了想,陳雪的話不無道理,天池先生雖然將這座宅院送給了自己,自己仍然無權揭開這個秘密,不過他將藏書室送給陳雪,是不是算準了陳雪看的懂甲骨文,可以解開木匣上的拚圖機關,發現其中的地圖,找到這個藏在地下的秘密。

    張揚雖然好奇,可還是遵從了陳雪的意見。

    將撬開的地板重新修複之後,已經是午夜時分,在張揚工作的時候,陳雪去廚房下了兩碗麵條,作為他們的夜宵。

    張揚坐在修好的地板上,心中卻還在想著下麵的秘密,一邊吃著香噴噴的麵條,一邊向陳雪道:“難道你真的一點都不好奇?”

    陳雪搖了搖頭,淡然笑道:“不屬於我的東西,我沒興趣知道!”

    張揚道:“這些古籍屬於你,這房子如今屬於我,其實我們可以去探查一下!”

    陳雪道:“一個人死後,被埋葬的不僅僅是他自己,還有關於他生前的所有秘密,如果有一天你離開了這個世界,你希望別人去掘開你的墳墓,探索你的秘密嗎?即使他有著冠冕堂皇的理由,諸如考古又或是探秘?”

    張揚道:“誰他媽敢,我化成厲鬼也不會放過他!”

    陳雪輕聲道:“尊重別人的秘密,就是尊重我們自己!”

    

Snap Time:2018-01-19 13:56:10  ExecTime: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