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九十三章音容笑貌(下)

  
  第三百九十三章【音容笑貌】(下)
  兩人正說話的時候,聽到外麵響起汽車引擎的聲音,張揚走出門去,不知是誰前來造訪。
  身穿白衫黑褲的何長安神情莊重的從外麵走了進來,在天池先生的葬禮上,何長安並沒有出現,此時他卻出現在這堙A張揚覺著有些奇怪,不過何長安跟他也算是老相識了,在東江的時候,何長安還在大庭廣眾之下為他解圍,那件事讓張揚對何長安的印象有所改觀。
  何長安表情肅穆道:“張揚也在啊,我剛從非洲回來,聽說先生去世的消息,馬上就從機場趕過來了。”
  聽到何長安的聲音,羅慧寧從房間內走了出來,因為天池先生去世的緣故,羅慧寧心緒不佳,就算見到老朋友,也沒有表『露』出任何的熱情,淡然道:“老何來了!”
  何長安點點頭:“太突然了,先生的身體一直都很好,怎麼突然就駕鶴西去了?”
  羅慧寧道:“你不是常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先生大概是已經厭倦了這紅塵俗世!”
  三人重新回到客廳坐下,張揚倒了一杯茶送到何長安手中,何長安和文副總理相交莫逆,張揚必須以長輩相待,在張揚看來,這個人充滿了神秘,至今張揚都想不通何長安為何要揭穿秦萌萌的隱私,僅僅用他和文家關係好,為文家著想這個理由顯然是說不通的,張揚始終堅信,何長安這個人一定抱有目的,從目前來看,他對文家應該沒有惡意,最可能的就是他和秦家有仇。
  張揚看出何長安有話想單獨對羅慧寧說,起身走了出去。
  陳雪在天池先生的書庫內整理著老先生留下來的那些古籍,張揚走入書庫內的時候,她正站在扶梯上,整理著最上層的圖書,她探身想要去拿最遠端書籍的時候,身體失去平衡,從上麵驚呼著落了下來。
  張揚一個箭步衝了過去,展臂想要接住她,卻沒想到陳雪的手在書架上輕輕一搭,嬌軀擰轉,宛如一片羽『毛』般輕輕落在地上。
  張揚見到她身法如此高妙,手勢變換,一把抓住歪倒的扶梯,微笑道:“你太吝嗇了,連英雄救美的機會都不給我!”
  陳雪道:“這埵Л苳茪j,別在媊悁Y灰了!”她帶著口罩,頭上還頂著棒球帽。
  張揚湊近書架看了看,上麵全部都是些線狀古籍,歎了口氣道:“看來天池先生平時也不怎麼看書!”
  陳雪道:“這媊悛漸j籍從明清到民國,很多書籍都已經成為孤本!”
  張揚道:“都是些什麼書?”
  “曆史地理,人文經濟,什麼都有!”
  張揚道:“沒有一樣我感興趣的!”
  陳雪小聲道:“你隻是對武功秘籍感興趣!”
  張揚笑道:“也不盡然,好看的小說也有些興趣!”
  陳雪道:“我有件事和你商量!這些書籍,我看看就行了,以後還是由你來處理!”
  張揚道:“先生說給你了,就是你的,先生留給我這麼一所大宅子,我也沒推辭,這樣吧,回頭我把鑰匙給你,你周末有空就到這堥茼瞴A看書之餘,順便幫我打掃房子,咱們兩不吃虧,你看怎麼樣?”
  陳雪輕輕點了點頭。
  張揚正要說話,聽到外麵羅慧寧喊他,向陳雪笑了笑,轉身出了門,卻是何長安要走了,羅慧寧讓他代為送客。
  張揚陪著何長安出了院門,看到一輛灰『色』路虎停在門前的空地上,張揚道:“何叔叔真是有錢,又換車了?”
  何長安笑道:“有錢並不是萬能的!”他向張揚看了一眼道:“聽說你在豐澤搞得不錯!”
  張揚道:“馬馬虎虎,何叔叔有沒有興趣投資豐澤,有時間的話可以去豐澤看看!”
  何長安道:“我在平海已經投資了一個項目,梁成龍和我聯手再搞東江新商圈,哪有精力再顧及其他的事情,我這次去非洲,在肯尼亞買下了一座金礦,以後要兩邊飛。”
  張揚笑道:“何叔叔做國際貿易,豐澤這種小縣城你是看不上了,當我沒提過!”
  何長安道:“張揚,我這次來是想買下天池先生的遺作的,可惜文夫人不願割愛,你幫我跟她再說一聲,錢方麵好說。”
  張揚皺了皺眉頭,何長安果然不是單純來吊唁天池先生的,他有目的,商人畢竟是商人,張揚笑了笑道:“這件事我幹媽做不了主,天池先生留下遺囑,要將所有作品公開拍賣,善款捐給希望工程,何叔叔要是真的喜歡,你可以參加拍賣。”
  何長安點了點頭,歎了口氣道:“我隻是不想這麼麻煩!”
  送走何長安,張揚回到羅慧寧身邊,羅慧寧坐在天池先生的工作室內呆呆出神,先生的書法作品已經全部清點好了,一共五百六十七件,這五百多件書法作品全都是天池先生的得意之作,天池先生人到晚年,對自己的作品精益求精,書法作品不少,可是真正留下的滿意之作卻不多,加上他很少參加商業應酬,這讓他的作品更顯珍貴。
  羅慧寧道:“何長安要出五千萬將天池先生所有的作品都買下來。”
  張揚道:“先生的作品應該不止這個價錢。”
  羅慧寧道:“我和幾位師兄商量了一下,這次在國家美術館搞一個先生生平作品展覽,從中挑出二十幅拍賣,其他的暫時交由國家美術館保管,以後每年拿出一部分的作品拍賣,這樣可以保證先生作品的價值得到最大的體現。”
  張揚對羅慧寧的這個做法深表認同,畢竟隨著天池先生的去世,時間越久,他作品的價值也會節節攀升,日後作品的價值肯定大大超過現在拍出的價格。
  羅慧寧道:“我會成立一個專門的基金會,打理先生作品拍賣的款項,更好的完成先生的遺願。”
  張揚道:“幹媽,你也不要太辛苦了,這些天一直忙於先生的葬禮,你都沒有好好休息過!”他來到羅慧寧身後,幫羅慧寧按摩著肩頭。
  羅慧寧閉上眼睛,心中卻一陣難過,她的一對子女竟然還不如這個幹兒子孝敬,這世上果然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按照羅慧寧給的地址,張揚找到了文浩南,敲了好一會兒,都不見有人開門,張揚正準備離去的時候,房門拉開了,文浩南滿臉倦容的探出半個身子,看到張揚他愣了愣,不知道張揚何以會出現在自己門前。
  張揚笑了笑:“十二點了,還在睡啊!”
  文浩南不好意識的撓撓頭,拉開房門:“請進!”
  張揚走進房內,這是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房間雖然很大,可媊悗o極其淩『亂』,茶幾上扔著一些吃剩的飯菜,地麵上啤酒瓶橫七豎八倒了一地。
  文浩南道:“你先坐,我去洗漱一下!”他往洗手間去了。
  張揚自行在沙發上坐下,屁股卻坐到了一個堅硬的東西,『摸』出一看居然是把軍刀。他這才留意到茶幾麵刻著字,好好的桌麵上刻得『亂』七八糟,張揚低頭想看清寫得什麼,文浩南已經從洗手間堨X來了,他洗了頭,一邊用『毛』巾擦幹一邊道:“我媽告訴你這地方的?”
  張揚點了點頭,他和文浩南雖然是幹兄弟,可兩人之間並沒有多深的感情,之所以過來探望文浩南是因為看在幹媽的麵子上。
  文浩南笑道:“房間有些『亂』,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張揚道:“單身男人的房間就是這樣,所以我喜歡住旅館,到時間就有人幫忙收拾!”
  文浩南道:“好提議!”他身上還帶著酒氣。
  張揚道:“我記得你過去不怎麼喝酒!”
  文浩南道:“心情不好,就試著喝兩杯,可喝著喝著突然就有些上癮了!”他走到陽台上扯下一件幹淨的t恤換了,向張揚道:“走,我請你喝酒!”
  張揚笑道:“幹媽是讓我來勸你別喝酒的,要是知道我跟你喝酒,恐怕又要埋怨我了!”
  文浩南笑道:“你不說我不說,她怎麼會知道?”
  張揚點了點頭:“去哪兒?”
  文浩南道:“金王府吧!我朋友開得飯店!”
  張揚聽到金王府的名字就感到有些俗氣,不過敢在京城用這個名字開飯店的肯定有些來頭,以文浩南的身份地位,他所結交的朋友也不會是普通人物。
  張揚坐著文浩南的吉普車來到金王府停車場,剛一下車就遇到了熟人。
  京城雖然很大,可是這幫高幹子弟常去的卻有這麼幾個地方,金王府的老板叫查晉北,是中組部副部長查晉南的親弟弟,查薇的親叔叔。查晉北能耐很大,他主營的珠寶首飾生意,年輕的時候就出國留學歐洲,成為國際上著名的珠寶設計師,在法國工作十年後,返回國內創業,成立星鑽珠寶專賣,短短五年已經在國內擁有了三十六家分店,查晉北一個珠寶商人涉足餐飲業其目的也不是要正式進軍,他開這座金王府的目的是為了經營社會關係,飯店麵對的消費層麵也是社會上層群體,查晉北的經營理念是勾起客人心中的奢侈欲望,在飯店的經營上也和經營珠寶如出一轍,他要讓每一位顧客從走入飯店大門的那一刻起就感受到帝王般的感覺,所以這堛獄顳璊]是讓普通人瞠目結舌的。
  張揚遇到的熟人並不是查晉北,他下車的時候,看到了王學海,王學海出現在這堨膨`,人家平時就混在京城太子圈內,金王府開業不久,他幾乎每天都來捧場,王學海是個善於製造和利用關係的人,他想和查晉北走進一些,經曆了東江投資挫折之後,王學海利用何長安給他的出讓費也恢複了一些元氣,最近他西南買了座金礦,腰杆挺直了不少。
  張揚出現在這堳o純屬偶然,王學海看到張揚,滿臉的笑容頓時凝結了,過了一會兒才恢複過來,三步並作兩步的趕了過來,臉上洋溢著熱情的笑容,雙手一起向張揚伸了出去:“張市長,您什麼時候到北京來的,怎麼沒通知我一聲。”
  張揚笑容很淡,從看到王學海他就沒有挪動腳步,王學海伸出手,他才有些不情願的把手給他握了握,輕聲道:“你是大忙人,我怎麼敢打擾你啊?”
  王學海心中對張揚是恨到了極點,可他又不敢恨,自己的這條『性』命還捏在人家手堜O。他中了張揚的截陽掌,這條『性』命人家想什麼時候拿走就什麼時候拿走,所以王學海才表現的如此乖巧。
  王學海向文浩南笑道:“文師長也來了!”
  文浩南點了點頭,臉上卻沒有多少笑意,他的家世擺在那堙A對王學海這種人根本不需要假以辭『色』。無論時代如何發展,等級這兩個字總是存在於人的心中,王學海對張揚的尊敬是假的,對文浩南的尊敬卻是發自真心。
  王學海道:“一起吧,我約了兩位老同學,文師長也認識!”
  文浩南搖了搖頭,舉步向金王府內走去,張揚朝王學海同情的笑了笑,王學海雖然也算得上京城太子黨,可他的地位和文浩南卻無法相提並論。
  張揚還發現了一件事,此時的文浩南已經一掃剛才的頹廢,昂首挺胸氣宇軒昂,從他的表情上找不到絲毫的痛苦和鬱悶,這讓張揚感到『迷』惘,究竟哪個才是真實的文浩南?
  金王府的裝修風格金碧輝煌極盡奢華,大廳噴水池是兩條金龍戲珠,在燈光的點綴下流光溢彩。服務小姐全都身穿紅『色』旗袍,一個個全都是美『色』出眾。
  文浩南告訴張揚,這堛漯A務員全都經過精心挑選,多數都是大學本科畢業生。
  張揚充滿詫異道:“大學畢業生跑到這堥蚨斒L子?”
  文浩南笑道:“你以為是個人就能端盤子?在這媞斒L子的每月工資底薪也有兩千,你拿多少?”
  “啥?”張大官人瞪大了雙眼,自己那點工資實在不好意思拿出來獻寶了。
  張揚一雙眼睛瞄瞄這個瞅瞅那個,這不是因為張大官人好『色』,主要是這堛犖}亮女孩實在太多,任何正常男人都忍不住會多看兩眼。
  此時一位身穿白『色』襯衣,灰『色』短裙的女郎微笑向他們走了過來,張揚的目光頓時被她吸引了過去,原因很簡單,滿眼都是穿旗袍的妙齡少女,突然出現了一個不同風格,自然吸引眼球。
  那女郎身高一米七零左右,體態婀娜,黑『色』秀發梳理的很整齊挽在腦後,劉海齊齊整整,發型極其傳統,宛如民國時候的小媳『婦』,瓜子臉,柳葉眉,一雙美眸波光『蕩』漾極其引人注目,鼻梁高挺,唇形優美,塗了少許的口紅,呈現出誘人的淡粉『色』。白『色』襯衣恰到好處的敞開少許,『露』出一抹雪白的粉頸,纖細的鉑金項鏈之上綴著一顆龍眼大小的祖母綠,除此以外並無多餘的裝飾,腰身纖細,玉『臀』豐滿,腰『臀』的曲線極其完美,短裙齊膝,暴『露』在外的小腿筆挺修長。
  那女郎淺淺一笑,俏臉之上『露』出兩個誘人的梨渦,向文浩南伸出纖手道:“少帥來了!”她的聲音極其溫柔軟糯,於她幹練的外表不同,聲音透著一股濃濃的娃娃音。
  文浩南笑道:“邱小姐別開我玩笑,我可擔不起這個稱呼!”
  那女郎笑道:“學良將軍被成為少帥的時候軍銜還不如您呢!”
  文浩南哈哈笑道:“我不是張學良,我家老爺子更不是張作霖,邱小姐叫我浩南就是!”
  那女郎目光轉向張揚,輕聲道:“這位先生我從沒有見過!”
  文浩南笑道:“忘了給你們介紹,這是我幹弟弟張揚,這位是金王府的總經理,也是飯店的股東邱鳳仙,人稱小鳳仙!”
  邱鳳仙薄怒輕嗔道:“少帥不可以這樣介紹,我可不是什麼小鳳仙!”她向張揚伸出手:“張先生好,我叫邱鳳仙,來自台灣,請多指教!”
  張揚和邱鳳仙握了握手,邱鳳仙的手指修長肌膚柔嫩,看來平時很注重對這雙手的保養,邱鳳仙取出一張自己的名片交給張揚,微笑道:“兩位到翡翠閣坐吧!”
  她轉身為文浩南和張揚引路,邱鳳仙走路的儀態很美,走動之時,腰肢和『臀』部配合的恰到好處,充滿了韻律。
  翡翠閣正如其名,裝修的風格以綠『色』基調為主,最引人注目的是擺放在室內的一尊翡翠雕刻的白菜,單單是這棵白菜就價值百萬。
  桌椅板凳全都是名貴紅木,茶具碗碟居然也是翡翠製作,張大官人自問見過不少的場麵,可這金王府的奢華陳設還是讓他歎為觀止,邱鳳仙出去之後,張揚忍不住向文浩南道:“賣珠寶的都這麼有錢?”
  文浩南笑道:“珠寶這種東西無價可談,隻要有錢人看中了這樣東西,多少錢他都願意花,同樣的珠寶,經過不同的設計師之手價格也會不同,查晉北的厲害之處在於他的設計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就算是普通的鵝卵石在他的手中雕琢一下,一樣能夠成為藝術品賣錢。”
  張揚道:“這麼厲害,有機會我倒要認識一下!”
  文浩南道:“他今天在店堙A回頭肯定會過來!”文浩南的話剛剛說完,就聽到外麵傳來爽朗的大笑聲,一位身穿亞麻t恤,淺藍『色』休閑褲的男子走了進來,他就是金王府的老板,星鑽專賣的董事長兼總設計師查晉南,查晉南中等身材,因為長期堅持運動,體型保持的很好,板寸頭,國字臉,膚『色』黧黑,濃眉大眼,如果不是文浩南的事先介紹,張揚無論如何也不會把他和珠寶設計師聯係在一起。
  查晉北道:“浩南,你可真難請,從開業,我請了你五次,你一次都沒給我麵子,今天我沒請你,你倒自己來了!”
  文浩南笑道:“吃人的嘴軟,我還是喜歡自己結賬!”
  查晉北道:“今兒就得讓你欠我的,我必須請!”他向張揚伸出手道:“查晉北,你是張揚!”
  張揚起身樂跟他握了握手,他又有一個發現,查晉北的手掌寬厚,可是手指卻很短,這種人居然是搞藝術的。
  查晉北邀請他們兩人坐下,然後笑著向張揚道:“我對張市長可是聞名已久了!”
  張揚道:“我能有什麼名氣,江城的一個小幹部,在京城這塊地方浪花都翻不起一個!”
  查晉北哈哈大笑起來:“我第一次聽說你就是在江城!”
  張揚有些驚奇道:“查先生去過江城?”
  查晉北道:“上個月剛剛去過,為了星鑽在江城開分店的事情,地址選在南林寺商業廣場,看中了一間店鋪,正在談條件!”
  張揚笑道:“需要幫忙隻管說一聲!”
  查晉北笑道:“我在江城呆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你的名字卻聽說了無數次,張市長年輕有為,今天你來到金王府,查某不勝歡迎,所以這頓飯我是一定要請的!”
  張揚道:“我認識查薇!”
  查晉北笑道:“我知道,聽說你來,我剛剛打了電話,讓我這位侄女過來敬你兩杯酒!”
  張揚不由得苦笑,查薇那張嘴厲害得很,他已經多次領教過,今天過來,希望別在那麼多人的麵前折自己的麵子。
  酒菜上來之後,邱鳳仙親自過來倒酒,足見對他們的看重,張揚認為人家這麼盛情是看在文浩南的麵子上,直到幾杯酒過後,查晉北說出讓他幫忙的話來,方才知道,天下間果然沒有免費的午餐。
  查晉北看中的店鋪並不是隻差簽約那麼簡單,他看中的店鋪恰恰是安語晨留下的,查晉北也認識喬夢媛,可是南林寺商業廣場的大股東是安語晨,安語晨想要留下的店鋪,喬夢媛也沒有太多辦法,查晉北和安語晨談了一次,安語晨隻說那間店鋪答應了朋友,不肯轉讓,這件事就這麼擱置下來。
  張揚做事的風格很爽快,他當即就給安語晨打了個電話,安語晨聽完他說的事情,告訴他店鋪是留給蘇小紅的,蘇小紅開了口,作為朋友自然不能再將店鋪轉給別人,換成是別人張揚肯定不會這麼出力,他也不是吃人家的嘴軟,查薇曾經利用她父親查晉南的關係幫助過他,如果不是中組部過問,自己這個副市長也不會順順當當的批下來,張揚是個不喜歡欠情的人,他又給蘇小紅打了個電話,蘇小紅聽說張揚的朋友需要那間店鋪,二話沒說,馬上就決定割愛。她欠張揚的人情太多了,別說是一間店鋪,就算是張揚把皇家假日要過去,她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張揚自然也不會讓蘇小紅吃虧,他在電話中道:“紅姐,你放心,南林寺商業廣場其他的門麵你隨便挑,我說了算!”
  人想要獲得別人的尊重就必須有被別人尊重的理由,張大官人兩個電話就搞定了讓查晉北困擾許久的問題,即便張揚隻是一個副處級幹部,可他在查晉北內心中的地位已經悄然提升,查晉北端起酒杯道:“張市長,多謝了!”
  張揚笑道:“說謝就沒意思了,我是看查先生為人豪爽,所以才想和你交個朋友,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門外忽然響起一個悅耳的女聲道:“我說張揚,你可不能『亂』攀交情,咱們是朋友,那是我叔,你得跟著叫叔叔才對!”
  查薇穿著紅『色』短袖t恤,紅『色』短裙,帶著紅『色』棒球帽就像一團火一樣飄了進來。
  查晉北哈哈笑道:“我說薇薇,你以後來店塈O穿紅『色』行嗎?知道的你是我寶貝侄女,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洗碗女工呢!”
  查薇不滿的瞪了叔叔一眼,把雙肩背包取下,然後摘下棒球帽,站在空調前吹了吹:“查晉北,你一天不損我你難受是不是?你們家洗碗工都穿成這樣?”她和叔叔之間沒什麼代溝,平時鬧慣了,她都是直呼其名。
  邱鳳仙咬著嘴唇笑了起來,金王府的洗碗女工的確是穿著紅『色』t恤帶著紅『色』的帽子,那是為了避免頭發落在餐具上,乍一看查薇這身打扮可不是像這堛漪~碗工。
  查薇從她的笑容中意識到了什麼,氣呼呼道:“邱姐,你別跟我叔學壞了,他就是個尖酸刻薄為富不仁的資本家暴發戶!”
  查晉北苦著臉道:“我說薇薇,我這麼多朋友在,你給我點麵子行不行?”拿這個侄女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查薇在張揚身邊坐下了,拍了拍張揚的肩頭道:“查晉北同誌,我給你介紹,這是我的老朋友兼好哥們張揚,張副市長,你跟他什麼時候成的朋友?不可能啊?你們倆不是一代人,肯定有代溝啊!”
  張大官人道:“我說查薇,咱倆沒仇吧?怎麼見了麵就開始寒磣我啊!”
  查薇嫣然一笑道:“這麼久沒見,你政治覺悟怎麼一點都沒提升?你是國家幹部,我也是『共產』黨員,你應該向黨靠近,和這個暴發戶劃清界限!”
  查晉北笑道:“怕了你了,趕緊吃飯,給你點了最愛吃的宮廷翡翠鴨,就是為了堵上你的這張嘴!”
  邱鳳仙端起酒杯道:“我敬張市長一杯,謝謝你的幫助!”
  張揚笑道:“都說了不用客氣,你們在這樣,我以後可不敢來這堣F!”
  文浩南道:“是啊,邱小姐,張揚是我弟弟,大家都是自己人!”查薇一雙美眸轉來轉去,從他們的對話中隱約聽懂了什麼。她還沒吃飯,要了盤蝦餃,吃完後,方才倒了一小杯酒,碰了碰張揚的酒杯道:“來北京也不說一聲,真不夠朋友!”
  張揚道:“這次來真的是有事,我是為了參加天池先生葬禮過來的。”
  天池先生是書法界的泰鬥,他的去世在京城文化圈中震動很大,在座的除了張揚和文浩南以外,其他三個都是搞藝術的,他們都聽說過這件事。
  查晉北道:“我對天池先生一直都仰慕的很,可惜一直都無緣相見,想不到以後再也沒有見麵的機會了。”查晉北發出如此感歎是因為他在金王府開業之前向先生求題字,當時還是通過文浩南,可惜天池先生聽說是商題字並沒有答應。
  邱鳳仙道:“我父親就收藏了天池先生的一幅書法,懸掛於書房之中,視為至寶,我聽說天池先生的遺作要拿出來義賣,不知可有此事?”
  張揚點了點頭道:“確有其事!”
  

Snap Time:2018-10-23 05:17:31  ExecTime: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