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八十四章熟悉領域(上)


    第三百八十四章【熟悉領域】(上)

    沈慶華問明了情況,讓秘書把張揚給請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張揚剛剛參加完市長碰頭會,孫東強毫無內容假大空的講話,讓他聽得昏昏欲睡。如果不是沈慶華找他,他這會兒已經準備出去視察,順便透透氣了。

    沈慶華和顏悅『色』道:“小張,坐!”

    張揚很少看到沈慶華對自己這麼客氣過,心中暗想,禮下於人必有所求,這位沈書記不知道又想讓自己幹什麼?

    沈慶華首先從水管爆裂事情談起,對張揚的工作表示肯定,張揚利用關係從市調來了消防車,正是這一舉措讓市民的飲用水供應有了保障,沒有引發更多的負麵影響。

    張揚很謙虛的表示:“沈書記,這次故障能夠及時排除,是陳副市長、金副市長協同工作的結果,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

    沈慶華欣賞的點了點頭:“年輕幹部能做到不貪功,這麼謙虛,難得,難得!”他接著提到了江城又劃撥五百萬抗旱資金的事情,歎了口氣道:“市的財政看來是真的很緊張,這次抗旱我們隻能依靠自己了。”

    張揚道:“領導們也是這個意思,他們說關鍵是發動豐澤本身的力量,積極自救,我去江城把幾位市領導求了一遍,嘴皮子都磨破了,才要來這五百萬。”

    沈慶華道:“不容易啊,你辛苦了,我們商量了一下,市委宣傳部,市紅十字會打算搞一個賑災義演,力求通過義演募集到更多的資金,根據大家的推薦,我準備讓你來負責籌備這件事。”

    張揚笑道:“沈書記,您不是說宣傳部主辦了,怎麼又落我身上了?”

    沈慶華道:“過去你是江城招商辦主任,你和江城大企業,投資商的關係良好,更何況,你有承辦江城伏羊飲食文化節的相關經驗,你來『操』作這件事,應該能夠起到更好的效果,我和祥民同誌已經溝通過,他願意輔助你做好這件事。”沈慶華口中的祥民同誌是豐澤市委宣傳部長,豐澤市常委之一。沈慶華把話說到這個地步,等於這件事已經不容更改。

    張揚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道:“沈書記,你既然這麼信任我,我再推辭就顯得有些矯情了,不過咱們剛剛搞過助學基金,現在又來一個賑災義演,我就算能夠請來大企業,投資商,可這些人都是商人,咱們一而再再而三的讓人家獻愛心,總得給人家一些甜頭。”

    沈慶華沒聽懂張揚的意思:“說清楚一點!”

    張揚道:“咱們還是別搞什麼賑災義演,一提賑災這兩個字,人家馬上就明白這是伸手要錢的,我的意思是咱們用經濟搭台,搞個夏季招商會,借著向外推廣豐澤的機會,把他們都請過來,捎帶著搞一場演出,演出的時候,重點突出豐澤旱情,這樣可以一舉兩得,經濟搭台,賑災唱戲!”

    沈慶華也不禁暗讚這小子的腦筋靈活,他笑道:“好,好,這件事就交給你辦!”

    張揚道:“沈書記,您別忘了,我分管的是文教衛生工作,招商工作不歸我管!”

    沈慶華浸『淫』政壇多年,馬上就意識到這小子是在要權,張揚是想借著這個機會把招商工作給攬過去,在過去招商工作一直都由副市長婁光亮分管,沈慶華考慮了一會兒,方才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我會協調,我看由你負責招商工作更合適!”

    張揚心頭這個樂啊,沈慶華還算是有些眼『色』,他肯把招商工作交給自己,足以證明沈慶華被旱災搞得頭疼不已,這才舍得把這麼重要的事情放手給他去做。

    張揚明知故問道:“這是不是意味著以後豐澤招商辦就歸我管了?”

    沈慶華點了點頭道:“不錯,以後招商辦就歸你管理!”

    在得到沈慶華肯定的答複之後,張揚的笑容再也藏不住了。

    沈慶華道:“張揚,我聽說豐澤一中有位老師被人打了?”

    張揚道:“是,那位老師家庭條件比較艱苦,工作之餘和家人一起弄了一個燒烤攤,以此來增加一點收入,可沒想到被一幫社會上的混混給打了,更可氣的是,那幫行凶者還是受人指使,沈書記,您說一個人民教師為了生活去擺攤已經很不容易了,再被人打,他的遭遇是不是很讓同情?”

    沈慶華道:“找到肇事人就好,這件事交給公安機關處理就行了!”沈慶華的言外之意是,你小子就別多管閑事了,公安局想怎麼處理是人家的事情。

    張揚笑了笑,他猜到一定有人找沈慶華說情,所以沈慶華才委婉的勸他收手。張揚點了點頭道:“沈書記,我知道該怎麼處理!”

    張揚說這句話隻是敷衍沈慶華,他沒有就此放棄的意思,可張揚很快就發現這件事沒那麼簡單,刑警大隊長丘金柱在上午的時候打來了電話,說那些混混全都翻了供,不但不承認孟小兵策劃這件事,而且否認他們打了馮天瑜,更讓丘金柱難辦的是,馮天瑜到局認人的時候,否認這些混混就是打他的那些人,現在丘金柱也沒轍了,隻能放任。

    張揚衝著電話就喊了起來:“搞什麼?這個馮天瑜為什麼要翻供?是不是有人威脅他?”

    丘金柱無奈道:“張市長,具體發生了什麼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馮天瑜這麼一搞,弄得我很被動,那幫小痞子一個個鬧著要公道,說我抓錯了人!”

    張揚放下電話,心情頓時差了許多,沈慶華讓他分管招商工作帶來的快樂頓時變得無影無蹤。傅長征看出他心情不好,泡了杯茶,悄悄退了出去,在門外看到一個清秀的女孩兒站在那,目光顯得有些怯怯的,俏臉之上還帶著一道傷痕,傅長征認出這是馮天瑜的大女兒馮璐,不禁笑道:“你來找張市長?”

    馮璐咬了咬櫻唇,然後點了點頭。

    張揚在辦公室已經聽到了動靜,大聲道:“讓她進來!”

    馮璐垂著頭來到辦公室,聲音很小的叫了聲張市長。

    張揚笑道:“怎麼沒上學?跑到這來,是不是有情況向我反映?”

    馮璐鼓足勇氣向張揚道:“張市長,我是來向您道歉的,對不起!”

    張揚道:“好好的怎麼過來向我說這些?”

    馮璐道:“您幫了我們這麼多,可我爸他……”

    其實馮璐說出對不起的時候,張揚就已經明白,這丫頭是代她的父親道歉的,馮天瑜放棄起訴,不再追究下去,很大的原因是他害怕以後遭到報複。

    馮璐道:“我爸怕追究下去以後會有麻煩,而且今天早晨孟校長也到我們家來過。”

    張揚明白了,孟宗貴肯定做通了馮天瑜的工作,這一手可謂是釜底抽薪,將張揚想借著這件事做文章的想法徹底化解,對馮天瑜這種知識分子,張揚唯有怒其不爭哀其不幸,事情已經這樣了,多說無益。想起剛才沈慶華的態度,張揚也不打算深究下去,至少現在他還不具備直接叫板沈慶華的條件。

    已經到了中午下班的時間,張揚笑道:“馮璐,還沒吃飯吧,走,我請你出去吃!”

    馮璐有些驚慌的搖了搖頭:“不了,我回家去吃!”說完她匆匆告辭離去。

    張揚望著馮璐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這小丫頭倒是挺不錯的。

    馮璐離去的時候,掛職副市長王華昭剛巧從辦公室出來,對這漂亮的女孩兒多看了兩眼,來到張揚身邊樂道:“這女孩子真漂亮!”

    張揚笑道:“未成年少女,王市長不要胡思『亂』想!”

    王華昭哈哈大笑道:“借我一個膽子我也不敢,我年底就結婚了!”

    張揚道:“曾麗萍?”

    王華昭道:“當然是她,我這輩子隻談過一次戀愛!”

    張揚和王華昭之間的關係一般,王華昭這個人表麵很熱情,對人友善,可他骨子還是和豐澤地方幹部保持著相當距離的,畢竟他隻是個掛職幹部,再過幾個月就該走了,人家不把他當成一回事,他也沒打算融入豐澤的領導層,因為年輕的緣故,他和其他人缺乏交流,相比較而言和張揚之間的話還多一些。

    到了下班時間,大家都走出自己的辦公室,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副市長金磊一起從孫東強的辦公室出來,他們是專門去討論城區管道更換問題的,這次送水主幹管爆裂事件已經給他們敲醒了警鍾,如果不盡快更換這些老舊的管道,同類事件肯定還會發生,不過全麵更換管道涉及到市政規劃的方方麵麵,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市必須投入一大筆資金,在這件事上有最終決定權的還是書記沈慶華。

    通過這次搶修管道爆裂,陳家年和金磊對張揚的觀感都改變了許多,陳家年看到張揚,熱情的招呼道:“小張,一起去吃飯吧!”

    張揚笑道:“食堂就別去了,咱們對麵新開了一家飯店,我請客,一起去嚐嚐!”

    陳家年道:“不用這麼麻煩,中午時間緊,咱們還是食堂的四菜一湯!”

    張揚點了點頭道:“也好,去食堂吃!”

    從頭到尾陳家年沒有招呼王華昭,王華昭當然也就不好意思跟著一起去,他故意哎呀了一聲:“你們先去,我錢包忘在辦公室了。”這個理由實在是牽強可笑。

    誰都知道他在說謊,誰也不會當真去拆穿他。

    陳家年和金磊、張揚一起來到機關食堂,機關食堂的菜品還算豐富,他們每人要了份工作餐,湊在一起吃飯。

    陳家年道:“小張,聽說沈書記把招商工作交給你了?”

    張揚笑道:“陳市長消息真是靈通啊,剛剛的事情,這就傳到您耳朵了。”

    陳家年道:“其實招商工作早就該交給你,你過去在江城招商工作就搞得紅紅火火,來到豐澤,就應該發揮這方麵的能力,把豐澤的招商工作搞起來。”

    金磊道:“希望有越來越多的投資商看中咱們豐澤。”

    張揚道:“實不相瞞,沈書記原本是讓我挑頭搞賑災義演的,我覺著這種形式不好,把人家請過來,咱們弄一賑災義演,擺明了就是想要錢的,就算弄到一些賑災款,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搞個經貿洽談會,把投資商請到豐澤,把我們豐澤的優勢和潛力展示給他們,讓他們看到投資的前景,同時再做點愛心奉獻,這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兒。”

    陳家年笑道:“好主意啊,我就不讚成搞什麼賑災義演,弄得跟要飯的似的。”

    張揚道:“我原本不想接受招商工作的,可沈書記非得要把招商工作交給我負責!”

    陳家年和金磊都交遞了一個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眼神,彼此心領神會,他們都聽出張揚在顯擺,搞得跟沈慶華求他似的,才怪!

    這時候市長孫東強和副市長婁光亮也來吃飯,孫東強看到坐在一起的陳家年三人,內心不覺微微一怔,最近他常常看到陳家年、金磊和張揚在一起,他們之間的關係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融洽?難道真的是水管爆裂事件,拉近了他們彼此間的距離?

    

Snap Time:2018-04-24 16:46:56  ExecTime:0.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