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八十三章試壓供水(下)


    第三百八十三章【試壓供水】(下)

    金磊道:“更換所有送水管,涉及的工程量相當大,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完成的,當務之急是把爆裂的主幹管先修好了。”

    陳家年鄭重道:“先解決眼前的問題,明知道是打補丁,我們也必須先把補丁打好,我會在常委會上提出全麵更換城區供水管道的問題!”他的心中頗為無奈。

    三位副市長通過商議之後決定,在調撥搶修力量加入的同時,讓現場搶修工人進行輪班休息,市委書記沈慶華下了死命令,他們必須要在明天中午之前保證供水主幹管暢通,恢複居民區的正常供水。

    富國路的限行讓周圍路段交通壓力倍增,早晨上班的時候,相鄰的慶豐路出現交通阻塞,熬了一整夜的陳家年火氣也大了不少,他撥通趙國棟的電話就是一通大罵,趙國棟被罵的有些冤枉,其實他提前加強了富國路周圍路段的交通疏導,可仍然出現了交通阻塞,過去富國路是最主要的通行路段,現在富國路被封,慶豐路的交通壓力增加了數倍,原本慶豐路就偏於狹窄,上班的時候,車流人流集中,阻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趙國棟向陳家年保證盡快恢複慶豐路的交通,這邊剛掛上電話,他姐夫市委書記沈慶華又打來了電話,劈頭蓋臉又是一統訓斥,趙國棟的這個早晨過得無比鬱悶。

    好不容易等沈慶華罵完,趙國棟打算把火氣發泄在交巡警大隊長的身上,拿起電話還沒有來得及撥號,公安局副局長程焱東走了進來,趙國棟滿腔的怒火衝著程焱東就發了過去:“誰讓你進來的?敲門了嗎?”

    程焱東滿臉通紅,其實他敲門了,過去的習慣都是輕輕敲兩下然後推門而入,趙國棟自己沒聽見,可趙國棟這個人過於霸道,豐澤公安局幾乎成了他的一言堂,從不顧及別人的顏麵。程焱東雖然是他的下屬,可怎麼也是一個公安局副局長,趙國棟訓斥他如同訓一個小孩子,讓程焱東更難以接受的是,趙國棟瞪大了雙眼,怒吼道:“出去,看不見我正處理事情嗎?”

    程焱東默不吭聲的退了出去,一張麵孔已經從紅變白,心中對趙國棟怨念到了極點,其實他是過來向趙國棟匯報豐澤金店劫案的最新進展的,他們已經找到了一個知情人,目前正在審訊之中。

    趙國棟的態度讓程焱東感到心寒,你不仁就休怪我不義。

    再次爆裂的送水主幹管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於上午十一點前更換維修完畢,這次試送水沒有發生昨晚再度爆裂的悲劇,也許是經曆了一次失望的緣故,這次的成功並沒有讓大家感到過度的驚喜,陳家年當場做出了一個決定,對富國路的主幹管進行徹底更換,更換主幹管和道路修整同步進行,至於城區其他地方的送水管道更換,是一個極其巨大的工程,必須提請常委會討論。

    市委書記沈慶華在得知送水恢複正常之後,也長舒了一口氣,他肯定了陳家年、金磊、張揚三人的工作成績,對陳家年提出的馬上更換富國路主幹管表示讚同,他讓相關部門做出規劃,爭取在一年內更換城區所有的送水管道,避免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張揚來到搶修現場,看到路麵薄薄的路基層,那名搶修負責人也站在那,歎了口氣道:“這條路去年下半年才修過,根本就是偷工減料,這麼薄的路基根本承受不住大型車輛的碾壓。”

    張揚道:“負責修路的承建商也要承擔責任嘍?”

    搶修負責人道:“當然要承擔責任,張市長,您看這路基,連跟鋼筋都看不到,車輛從這樣路麵上駛過,肯定會對下麵的管道造成壓力,我們勘察過現場情況,這條富國路多處路麵損毀,車輛經行給地下設施造成極大地壓力,再加上那輛重型載貨車違章駛入禁行道路,所以才導致了這場故障的發生。”

    張揚將這番話牢牢記在心。

    恢複正常送水之後,張揚和金磊獲準回去休息,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卻還要參加下午的常委會。

    張揚返回白鷺賓館,剛好是呂燕值班,張揚讓呂燕給自己準備了一份商務簡餐,熬了一夜,張大官人也沒有喝酒的心情。

    張揚美美的吃了頓飯,吃晚飯呂燕專門泡了一壺上等的龍井送了過來,白鷺賓館受到停水的影響,剛剛才恢複供水,呂燕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了張揚的鏡頭,關切道:“張市長昨晚一夜沒睡吧?真是辛苦!”

    張揚笑了笑,喝了口茶道:“陳市長、金市長都跟我一起在現場受著,老百姓吃水是大事,如果不能及時修複,對市民的生活工作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呂燕道:“是啊,我們賓館今天就接到了不少投訴,客人們沒有水洗澡,弄得我不停道歉,給所有客人的房費打了五折。”她充滿好奇道:“聽說是一輛重型載貨車壓壞了管道,所以才造成了這次大麵積停水,那司機豈不是倒黴了?”

    張揚抬頭看了看呂燕,馬上就意識到她對這件事有些過於關心:“你認識那司機?”

    呂燕暗暗佩服張揚敏銳的洞察力,她點了點頭道:“張市長,我也不瞞您,那司機是我們家老鄰居方大同,一家人全靠他掙錢養活呢,昨天出了那件事之後,就被警察給拘留了,現在家人也見不到麵,汽車也給扣了,貨主『逼』著他們家賠償損失呢。”

    張揚沒說話。

    呂燕道:“張市長,你看能不能幫忙說一聲,就算人放不出來,那批貨先給放了,不然單單是損失他們家都賠償不了。”

    張揚道:“這件事可能有點麻煩,他駕駛重型貨車駛入禁行區,是這起事故的直接責任人,肯定會追究他的責任,現在市領導都在關注這件事,隻怕不好說話。”

    呂燕充滿失望道:“那就算了,張市長,其實這件事也不能都算在他頭上,富國路雖然是禁行區,可每天從那經行的貨車很多,交警從來對此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是遇到了,也隻是罰款罷了,富國路的路口有崗亭,發生事情的時候,崗亭就有交警站崗,為什麼他要放任貨車進入禁行區呢?”

    張揚點了點頭,呂燕所說的事情的確值得深思。張揚道:“你放心吧,市也是講究事實證據的,不可能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方大同的身上,這件事很複雜,涉及到多個部門,責任都會一一落實。”

    呂燕道:“張市長,給您添麻煩了!”

    張揚打了個哈欠道:“我去休息了,這件事我幫你問問!”

    張揚這一覺睡得很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鍾,他剛剛打開手機,常淩峰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常淩峰是專門告訴張揚,助學基金已經成立了專有帳戶,由文教衛生改革辦公室具體管理,教育局、財政局、審計局協同監督,目前財政局已經將那一百五十萬劃撥回來。

    張揚道:“好事兒!”

    常淩峰道:“今晚的新聞看到你了!”

    張揚笑道:“我可不想上新聞,學校的情況怎麼樣?”

    常淩峰道:“工資發下去之後老師們的情緒已經穩定了,那七套教職工宿舍,根據我們初步的考評也決定了分配人選?”

    張揚道:“有馮天瑜嗎?”

    “有,他的問題作為重點提出來的,排在分配人選的首位,不過他受傷了!”

    張揚愕然道:“受傷了?”

    常淩峰道:“是,他的燒烤攤被人給砸了,人家把他打了一頓,兩個女兒也受了輕傷。”

    張揚一聽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這馮天瑜也太倒黴了,好不容易才開了個燒烤攤,一轉眼不但攤子被人砸,人還挨了打,想起馮天瑜的家庭處境,張揚道:“你去看過沒有?”

    常淩峰道:“剛去醫院了,撲了個空,聽醫院的人說,他嫌醫『藥』費太高,回家了,我正準備去他家呢!”

    張揚道:“你在哪兒?”

    常淩峰把自己所在的地點說了,他距離白鷺賓館不遠,張揚決定跟他一起過去看看。

    沒過多長時間,常淩峰就開著豐澤一中的金杯麵包車過來了,張揚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喲,配上專車了!”

    常淩峰笑道:“司機請假回老家了,我隻能自己開車了!”

    常淩峰已經買好了水果,兩人來到馮天瑜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馮天瑜一家老小都在,聽說校長和副市長都來了,常淩峰激動地迎了出來,他臉上腫了多處,頭上包著紗布,左臂還吊著,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激動道:“張市長……常校長……你們怎麼來了?”

    張揚望著他的慘狀不由得歎了口氣道:“怎麼回事?傷得重不重?”

    馮天瑜搖了搖頭道:“皮外傷!”

    他的大女兒馮璐從麵走了出來,俏臉之上也有一道明顯的淤青痕跡,讓人看著不禁生出憐意,她小聲道:“我爸左臂骨折了!”

    張揚怒道:“真是太不象話了!肇事者抓到了沒有?”

    馮璐搖了搖頭道:“還是那天晚上吃燒烤不想給錢的那幾個人,他們昨晚過來吃飯,吃完之後說是要結賬,我爸過去,他們『操』起啤酒瓶就砸在我爸頭上,然後把攤子也給砸了……”說起昨晚的委屈,馮璐眼圈有些發紅。

    張大官人義憤填膺,怒道:“還反了他們了,他們眼有沒有黨紀國法?”

    常淩峰心中暗笑,馮璐告狀可找對人了,張揚是個憐香惜玉的主兒,再加上他對馮天瑜的家庭情況比較同情,這件事一定會為他們討還公道。

    果然不出常淩峰的所料,張揚當即就給丘金柱打了個電話,那天晚上鬧事的幾個小青年丘金柱也見到了,他讓丘金柱親自過問這件事,把打人的幾個凶手全都抓回來,這對丘金柱來說算不上什麼難事,那幾個小青年全都是那一帶的小混混,隻要想抓,他們一個都逃不掉。

    馮天瑜對這件事卻惶恐的很,他害怕以後那幫人還會報複自己,所以不想追究。

    張揚安慰他道:“不用怕,咱們是法治社會,還輪不到這些地痞無賴橫行霸道,你放心吧,警方很快就會把他們緝拿歸案。”

    張揚既然這麼說了,馮天瑜也隻能表示感謝。

    張揚幫著他檢查了一下手臂的傷勢,馮天瑜照片子了,骨折處並沒有移位,修養一陣子就會好,馮天瑜的老婆最近在做透析,燒烤攤又被砸了,家的經濟越發捉襟見肘。張揚了解到具體情況之後,向常淩峰道:“學校可以給一些適當的救濟!”

    常淩峰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我會在辦公會上提出討論一下,給救濟是肯定的。”既然張揚已經認同了分房方案,常淩峰把學校準備分給馮天瑜一套三居室的事情說了,馮天瑜激動地連感謝都忘記說了,工作這麼多年,他總算有了套像樣的房子。

    馮璐看到爸爸激動地說不出話,替父親致謝道:“多謝張市長,多謝常校長!”

    張揚道:“沒什麼好謝的,改善教師們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條件原本就是我們的責任,馮老師放心吧,隨著豐澤教育製度的改革,你們的收入會大幅度提升的,到時候家庭條件也會越來越好。”他又向馮璐道:“市剛剛成立了助學基金,你學習這麼優秀,可以申請助學金!”

    常淩峰微笑點頭道:“張市長說得對,我們的助學金獎勵方案已經出來了一部分,今年豐澤的高考狀元,我們會給予5000元的重獎,如果能夠奪得省高考狀元,還會有5000元的追加獎勵,好好努力,如果能夠得到這筆獎學金,你大學的費用完全不用發愁了!”

    馮璐一雙美眸頓時明亮了起來,她並不貪錢,可是家窘迫的生活條件,卻讓她不得不過早的為生活奔波,如果真的可以得到一萬塊的獎學金,那麼對他們這個貧困的家庭來說,意味著一筆巨大的財富。

    馮天瑜悄悄把常淩峰叫到一邊,他想盡早回去上課,畢竟在家休息會影響到他的工資獎金,常淩峰讓他安心休養兩天,等傷勢穩定了再去上班也不遲。

    回去的路上,常淩峰道:“馮天瑜的兩個女兒學習都十分優秀,這次的模擬考試馮璐又取得了全年級第一,很有希望獲得豐澤一中的高考狀元。”

    張揚道:“豐澤一中在江城地區綜合教育水平第一,豐澤第一豈不就是江城第一?”

    常淩峰笑道:“也不盡然,其他學校還是有不少尖子生的,總之,這次的第一筆獎學金要發給高考狀元,消息很快就會公布出去,麵對整個豐澤地區,激勵應屆畢業生的學習熱情。”

    張揚道:“省高考狀元一萬塊,真的不少了!”

    常淩峰道:“那是當然,一萬塊足夠上大學的費用了。二三等獎也在討論之中!”

    張揚提醒常淩峰道:“也不能隻關注尖子生,助學基金的目的就是盡可能多的幫助學生完成學業,要重點關注貧困學生。”

    常淩峰道:“你放心吧,具體的方案正在製定中。”

    張揚道:“最近市的麻煩事層出不窮!”

    常淩峰微笑道:“『亂』世出英雄,越是事情多,出政績的可能就越大!”

    張揚道:“想在豐澤做出點成績,還真有不小的難度!”

    丘金柱很快就打來了電話,幾個毆打馮天瑜的肇事者已經找到了,目前正在審問。張揚道:“一定要公事公辦,不管他們有什麼背景都不能講人情,太可惡了!”

    張揚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知道中國的關係網是最複雜的,隻要是想找,總能找到一定的關係,誰沒有幾個親戚朋友啊?

    丘金柱的審訊沒花費太大的力氣就有了結果,可結果卻讓丘金柱感到難做,這幫人竟然是有蓄謀的鬧事,他們供出了一個幕後的任務,孟小兵,孟小兵是前豐澤一中校長孟宗貴的兒子,他之所以讓這幫人燒烤攤鬧事,是因為他把父親被免職的責任歸咎到馮天瑜身上,認為是馮天瑜向上級舉報才導致父親下台,所以偷偷找了幫人給馮天瑜一個教訓。

    丘金柱暗罵這幫地痞全都是軟蛋,還沒怎麼用手段,就全都招了出來,事情越扯越大,現在又把孟小兵給扯進來了,丘金柱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又給張揚打了個電話,張揚回答也很幹脆,把孟小兵抓起來,別管他老子是誰?出了什麼事我擔著。

    孟小兵被抓走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趙國棟那,孟宗貴直接找到了趙國棟,想通過趙國棟的關係放人,趙國棟也沒覺著是什麼大事,當即就給丘金柱打了個電話,讓丘金柱把人給放回去。

    讓趙國棟想不到的是,丘金柱竟然拒絕放人,而且還振振有辭的說:“趙局,孟小兵已經觸犯了刑法,這件事領導高度關注,我們現在不好放人吧。”

    趙國棟怒道:“你什麼意思?哪位領導高度關注?出了什麼事我擔著!”

    丘金柱道:“趙局,張市長親自過問這件事,他說如果我擅自放人就追究我的責任,您別讓我難做!”

    趙國棟心頭火蹭地一下上來了:“丘金柱!他是你上級我是你上級?咱們公安係統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他管了?”

    丘金柱道:“趙局,您別讓我為難,反正人我已經抓了,要放您自己去放,我可不敢擔這個責任!”說完他就掛上了電話。

    趙國棟心這個火啊,麻痹的,丘金柱你居然敢掛我電話!看老子不修理你!他拿起電話本想打回去,可想了想,丘金柱現在明顯抱上了張揚的大腿,就算打過去,這廝也不會聽話,他考慮了一會兒還是給刑警大隊副隊長鄭波打了個電話,讓鄭波去把人給放了。

    鄭波一聽也犯了難,他低聲道:“趙局,我看這件事不合適!”

    趙國棟一聽就火了:“你也不聽指揮?”

    鄭波道:“趙局,不是我不聽指揮,孟小兵讓人打了豐澤一中的老師,那幫打人的小痞子已經把他給供出來了,張副市長已經盯住了這件事,我們現在把人放了,等於公然和他唱對台戲!”

    趙國棟道:“對台戲就對台戲,我怕他嗎?”

    鄭波道:“趙局,您別忽略一個事實,孟小兵的的確確是犯法了,現在證據確鑿,如果把他放了,人家可能會借著這件事做文章!”

    鄭波的提醒讓趙國棟忽然清醒了過來,他隻想著和張揚爭一時之氣,卻忽略了一個事實,孟小兵犯罪了,自己如果把孟小兵給放了,就是包庇嫌犯,如果張揚利用這一點做文章,會搞得他很被動。他和孟宗貴的交情雖然不錯,可並沒有到兩肋『插』刀的地步,明知是個困局,自己沒必要跳進去。

    趙國棟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終於決定暫時不去過問孟小兵的事情。

    孟小兵被抓走之後,最為擔心的是他的父母,孟宗貴給趙國棟打完這個電話並沒有起到什麼效果,他的妻子催促他去找沈慶華,可孟宗貴不敢在這麼晚打擾自己的幹哥哥,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孟宗貴才給沈慶華打了個電話,沈慶華的母親帶過孟小兵,一直把他當成親孫子看待,沈慶華也非常喜歡孟小兵,聽說孟小兵被抓,頗為錯愕,他問明了情況,知道孟小兵是因為找人毆打馮天瑜才被抓的,忍不住批評孟宗貴道:“你平時是怎麼教育孩子的?自己工作上遇到了問題,怎麼可以讓兒子通過這種手段解決?”

    孟宗貴叫苦不迭道:“沈書記,我發誓,我真的沒讓他這麼幹,這孩子可能是聽到了什麼風聲,你是了解小兵的,這孩子沒什麼壞心眼兒,又特別孝順,幹娘最疼他了,要是知道小兵被抓起來了,指不定要急成什麼樣!”

    沈慶華聽到孟宗貴把老娘搬了出來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他提醒孟宗貴道:“這件事不要讓媽知道,她年紀大了,禁不住事兒。”

    “噯!”孟宗貴慌忙答應。

    沈慶華道:“你怎麼不去趙國棟?”

    孟宗貴歎了口氣道:“昨晚就找他了,可直到現在小兵還沒被放出來!給他打電話他也不接!”

    沈慶華明白,趙國棟之所以不接電話肯定是因為這件事很棘手,他讓孟宗貴不要著急,自己會找趙國棟問問情況。

    趙國棟可以不接孟宗貴的電話,可姐夫沈慶華的電話他不敢不接,一聽沈慶華問孟小兵的事情,馬上就把張揚數落了一通:“姐夫,這位張副市長的權力真大啊,不但抓文教衛生,還抓市政建設,連我們公安口的事情他也『插』手。”

    沈慶華道:“孟小兵到底是不是主謀?”

    趙國棟道:“那幾個打人的無賴全都一口咬定是他主使的,孟小兵自己倒是沒承認!”

    沈慶華道:“被打教師怎麼樣?嚴不嚴重?”

    趙國棟道:“了解過了,傷得不算重,人家自己都不想告,是張副市長咬住這件事情不放!”他嘴上稱呼張揚為張副市長,可卻用了一個咬字,足見心中對張揚怨念到了何種地步!

    

Snap Time:2018-01-20 14:58:09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