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八十三章試壓供水(上)


    第三百八十三章【試壓供水】(上)

    陳家年的一句張老弟瞬間將他和張揚的距離又拉近了一層,張揚道:“陳市長,您年紀比我大,管理經驗比我豐富,又是我的上級領導,以後還望您多多照顧!”

    陳家年主動端起了那杯茶水:“小老弟,咱們不但要做好同事,也要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同心協力把咱們豐澤的建設搞上去!”張揚喝了杯啤酒。

    副市長金磊回來了,跟著他一起過來的還有公安局長趙國棟,今天的事情趙國棟也沒有閑著。他進來後向陳家年和張揚打了個招呼。

    金磊一臉疲憊,他出去視察居民區飲用水情況了,張揚從江城借來了這麼多消防車,金磊也不好意思留守在這,主動要下去視察供水情況,從下午出去直到現在才回來,的確累得夠嗆。

    陳家年道:“老金,坐下來吃點!”

    金磊擺了擺手道:“我先去衝個澡,你們先聊!”說完就一頭紮進了洗手間。

    張揚熱情的邀請趙國棟坐下。

    陳家年臉上沒多少笑容,他向趙國棟道:“事故的原因調查清楚了嗎?”

    趙國棟點了點頭:“肇事司機找到了,他違章開著重型載貨汽車駛入禁區,壓壞路麵,道路下麵的送水主幹管因為受到碾壓所以出現斷裂,我看這次的事情和工程質量有很大的關係。”趙國棟這句話充滿了推卸責任的意思,如果這件事全都歸結到交通責任,那麼他身為公安局長就要負有主要的責任,一句工程質量,涉及到水管施工,路麵施工,城市規劃各方麵的問題,分擔責任人就多出了許多,他所需要承擔的責任自然就少了許多。

    陳家年和張揚都意識到趙國棟這句話的目的,張揚沒說話,陳家年道:“到底什麼原因,以後再說,當務之急是把漏水點找到,盡早把送水主幹管修複,恢複東區老百姓的正常供水。”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沈書記已經給我們下了死命令,明天中午之前如果不能恢複秩序正常,就直接追究我們的責任。”

    趙國棟道:“我盡可能的調撥了幹警,協助消防車分配飲用水。”

    陳家年正想說話,秘書傅長征興衝衝的從外麵跑了進來,欣喜無比道:“陳市長、張市長、漏水點找到了!”

    幾個人同時站了起來,找到了漏水點等於找到了這起事故的關鍵,陳家年充滿興奮道:“好,咱們去現場看看!”

    還沒有走到現場,就聽到工人的歡呼聲,管道搶修負責人看到幾位市領導過來,慌忙迎了上去,笑容滿麵道:“陳市長、張市長,我們找到漏水點了,目前正在抽水,預計半個小時後就能將水抽幹,然後進行主幹管修複工作。”

    陳家年笑著點了點頭道:“好!好!盡快修複,完成任務之後,我給你們每個人都記上一功。”

    張揚對於工程上的事情了解不多,他向搶修負責人道:“好好的水管怎麼會突然爆了?”

    搶修負責人道:“根據目前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有如下幾個原因,一,管材年代久遠老化,爆裂的主幹管是已經鋪設20年的灰口鑄鐵管,二,隨著豐澤的發展和人口的急劇增加,對供水的需求不斷增加,主幹管必須要增壓和超負荷運行,這加重了它的損耗,三,這條富國路交通狀況很不理想,去年起才被劃為貨車禁行路段,可仍然有貨車不斷從這經過,主幹管長期受到來往車輛的碾壓,而且……”他猶豫了一下又道:“管道沒有具體的規劃圖紙,給我們的檢修帶來了巨大的困難。”

    趙國棟聽到現在有些聽不下去了,他厲聲道:“照你這麼說你們水廠本身沒有責任?既然知道管道老化,為什麼不及時進行更換?為什麼不進行及時維護?出了事情就往別的部門推卸責任,你這是什麼工作態度?”

    搶修負責人道:“我隻是說事實……”

    趙國棟道:“什麼事實?分明是推卸責任!”

    張揚笑道:“好了好了,糾纏這些小事有什麼意義,還是趕快把水管修好,讓老百姓的供水早點恢複正常。”

    陳家年認同的點了點頭道:“照你們預計,修複漏水點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抽幹水開始作業,大概需要四個小時吧!”

    陳家年看了看時間,現在是晚上九點半,也就是說最快也要到淩晨了,他讓傅長征找來了一個話筒,在現場鼓勁道:“大家好,我是陳家年,今天東區水廠的送水主幹管爆裂,讓東區十五萬居民麵臨無水可用的困境,我們之中,肯定有不少人家住東區,有不少人的父母親人,兄弟姐妹住在東區,我們一刻不能修複主幹管,他們就一刻沒有水用,我們此刻的工作不僅僅是為了豐澤,更是為了我們自己,為了我們的家人,為了他們能夠早點用水正常,我們必須要加班加點,完成這個任務,大家有沒有信心?”

    “有!”在場工人異口同聲道。

    陳家年道:“我和張市長、金市長一起,我們會堅守在主幹管搶修的第一線,主幹管不修好,我們絕不會離去,你們加班加點,我們也陪著你們不眠不休,咱們風雨同舟,同舟共濟,盡快盡好的完成市交給我的任務好不好?”

    “好!”

    陳家年的鼓勁還是起到了相當的作用,工人們的幹勁明顯提升了許多。

    工人們挑燈夜戰,陳家年、張揚和金磊三位副市長也沒閑著,在周圍溜溜轉轉,媒體記者都在,適當的讓人家拍幾張照片,這都是政績!

    趙國棟在現場呆了一會兒就走了,這兒沒他說話的地方。

    快十一點鍾的時候,市委書記沈慶華還特地打來了電話,詢問現場搶修情況,陳家年很欣慰的告訴沈慶華,漏水點已經找到,積水基本排空,現在正在進行損毀管道的修複工作。沈慶華聽到這個消息也放下心來,事情還算順利,現在找到漏水點,連夜搶修,意味著明天清晨之前能夠恢複供水,對老百姓的生活影響較少。

    沈慶華的電話打完沒多久,市長孫東強也打電話過來問情況,常務副市長陳家年明顯就沒有那麼配合了,他回答的很簡單,隻是說正在搶修中,情況不容樂觀,寥寥數語就掛斷了電話。

    三位副市長中,壓力最大的要數金磊,這次水管爆裂涉及到多個部門,可每個部門都和他有關係,他就算想推卸責任也推不掉,金磊今天也累得不輕,不但在現場指揮搶修,還去東區多個居民點視察市民的飲用水供應情況,順便安撫民心,找到漏水點之後,他才稍稍放下心來,整個人累的有些虛脫,就快癱倒在地上了。

    陳家年看出金磊無論精神還是身體都處於透支的狀況中,有些同情的說道:“老金,回去休息一會吧,這兒由我和張揚盯著!”

    金磊道:“不累!”這話明顯是在硬撐著。

    張揚道:“你們都回去吧,反正維修工作還得進行一陣子,我現在這兒盯著,等差不多了,我上樓去叫你們!”

    陳家年想了想,他們都留在這也沒什麼必要,三個人中最年輕的就是張揚,張揚主動承擔現場指揮的任務最合適,他點了點頭道:“那好,我和金磊先去指揮部休息,你要是累了,我們再來替換你。”

    張揚笑了笑道:“沒事兒,放心去吧!”

    漏水點找到之後,接下來就是修複工作,根據現場情況分析,維修人員決定整段更換爆裂的主幹管,工人們沿著管道進行挖掘工作,將整條輸水管進行更換,完成更換焊接任務已經是淩晨三點半。

    金磊回到指揮部就睡著了,陳家年一直沒睡踏實,三點多的時候又穿上衣服下來看情況,正看到維修即將結束,張揚戴了頂安全帽和搶修負責人在那說話,他精神得很,一晚上沒睡,竟然沒有絲毫倦意。

    陳家年笑著走了過去,張揚看到陳家年停下說話,笑道:“陳市長醒了?”

    陳家年道:“睡不著,水管沒有修複,心總覺著不踏實。”

    張揚道:“爆裂的主幹管已經整根更換過,如果一切順利,很快就可以試壓送水了!”

    陳家年欣慰的點了點頭。

    現場工作仍然在加班加點的進行,維修工人們雖然很疲憊了,可是看到兩位副市長不眠不休的陪著他們,心中也十分的溫暖,表現的十分賣力。

    又過了半個小時,爆裂主幹管更換完畢,張揚讓傅長征上樓把金磊也喊了下來,馬上到了試壓送水階段,在這個關鍵時刻,金磊應該在場。

    維修人員進行了最後的檢修工作之後,確信沒有什麼遺漏,這才通知東區水廠試壓送水,所有人都圍在這剛剛更換的管道處,他們等待著,等待著。

    搶修負責人看著手表道:“一分鍾後,水流將通過這條管道!”

    所有人都停下說話,屏住呼吸望著那條剛剛更換的主幹管,其實他們用不著擔心,主幹管剛剛更換過,在承受壓力方麵肯定超過了其他的管道。

    時間一秒秒過去,當搶修負責人確信水流已經順利通過,他『露』出了會心的笑容,一溜小跑來到三位副市長的麵前,充滿自豪道:“報告三位市長,富國路送水主幹管爆裂故障排除,修複成功!”

    現場傳來歡呼聲和掌聲。

    陳家年伸出手去和張揚、金磊擊手相慶,就在他們慶功的時候,忽然聽到蓬的一聲悶響,距離他們大約五十米的路麵上衝出一道水龍,所有人都呆在那,誰都沒有想到,這邊的管道剛剛修複,在另外一處又出現了水管爆裂,陳家年的臉『色』變了,他大吼道:“馬上停水!”

    金磊臉上的笑容宛如霜花般凝固住了,他懊惱的抱住頭,死命的『揉』搓自己的頭發,他實在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禍不單行,果然是禍不單行。

    從快樂的巔峰馬上跌落到失望的低穀,這巨大的心理反差容易讓人感到失望,即便心理素質如張揚這般過硬者,也無法掩飾臉上失望的表情,他狠狠向空中揮出一拳,眼看都已經成功了,可主幹管的再次爆裂讓他們再度陷入困境之中。

    好在這次隻是試壓送水,水壓比正常送水的時候減小了許多,否則危害肯定更大。

    陳家年拿起話筒道:“同誌們,這是對我們的考驗,我相信人定勝天,隻要我們攜起手來,共同努力,這世上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陳家年的話雖然很有鼓舞『性』,可這些搶修工人為了修好主幹管已經超負荷運轉,從水管爆裂到現在不眠不休的工作了接近十五個小時,每個人都疲憊到了極點,就在他們以為取得成功的時候,水管的爆裂將他們從雲端打了下去,所有人都開始泄氣了。

    搶修負責人通知水廠停水之後,來到他們麵前,陳家年急切的問道:“怎麼樣?這條管道什麼時候能夠修好?”

    搶修負責人道:“陳市長,我看富國路的多數管道都存在老化的問題,今天的主幹管連爆絕對不是偶然現象,除非徹底更換主幹管,否則這樣的水管爆裂事件一定還會發生!”

    

Snap Time:2018-07-18 11:13:17  ExecTime: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