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八十二章同舟共濟(上)


    第三百八十二章【同舟共濟】(上)

    沈慶華站起身道:“馬上去現場看看!”

    齊國遠道:“我去叫車!”

    沈慶華點了點頭,目光落在還沒有離去的張揚身上:“小張一起去現場看看吧!”

    張揚反正也閑著沒事,既然沈書記開口了,當然要去湊個熱鬧,張揚看到沈慶華神情凝重,走路也失去了昔日的穩重,心中有些奇怪,不就是一水管爆了嗎?至於那麼緊張嗎?

    沈慶華來到樓下,桑塔納轎車已經在那等候,齊國遠跟著沈慶華鑽入了後座,張揚來到副駕坐下,剛剛進入汽車,就聽到沈慶華急衝衝道:“快走,富國路!”

    汽車啟動之後,沈慶華方才道:“到底怎麼回事?供水主幹管好好的怎麼會爆了?”

    齊國遠道:“初步得到的消息是因為一輛重型載貨汽車違規駛入禁區,壓壞了路麵,所以引起了供水主幹管爆裂!”

    沈慶華怒道:“查明事故原因,相關責任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張揚一旁靜靜看著,沈慶華這會兒的表現應該是個嫉惡如仇的清官,這個人實在有點複雜,讓人看不透。

    等汽車駛入光明街路段,張揚才知道現場情況是如何嚴重,爆裂水管是豐澤東區水廠的出廠主管線,管徑800mm,和富國路相接的光明街也已經是水流遍地,汽車向前開了一段距離就停了下來,司機不敢再往前開了。

    沈慶華顧不上多想,推開車門就下了車,走出汽車,雙腳就踏入水中,水麵沒到了他的小腿,齊國遠慌忙跟了下去,張揚也推門下了車,一腳踩在水,心說,老子剛買的皮鞋算是完了。

    很多車輛都被困在光明街,沈慶華涉水向前走去,張揚和齊國遠跟在他的身後,走到富國路的時候,水已經沒到膝彎了,遠遠就看到一條水柱衝天而起,足有七八米高,周圍的很多居民都在現場圍觀,水柱不遠處一輛重型載貨汽車陷在那,估計就是肇事車輛。現場一片狼藉,電視台的記者先於他們趕到,正在攝錄水管爆裂現場。

    沈慶華向齊國遠怒吼道:“水管爆裂了這麼久,為什麼水還在往外冒?”

    齊國遠連連點頭,他對現場情況也不太清楚,在市委書記沈慶華到來之前,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副市長金磊都已經聞訊趕到了這,正在緊張的指揮施救,聽說市委書記沈慶華來了,他們兩個趕緊過來匯報情況。

    幾位市領導全都站在齊膝深的水中,沈慶華怒視陳家年,一口惡氣全都撒到了他的頭上:“怎麼回事?水管爆裂這麼久,為什麼還沒有控製住?”

    陳家年道:“沈書記,您別著急,現在東區水廠已經緊急關閉送水泵了,您知道,這得有個過程,不可能關上就馬上停水,剛才水柱有十五米高,現在已經開始降低了!”

    沈慶華臉『色』鐵青,他指著金磊的鼻子道:“你分管交通,明明是禁行路段,這麼一輛重型載貨汽車就堂而皇之的開了進來,這筆帳我慢慢給你算!”

    金磊滿頭大汗。

    張揚向前走了幾步,看到水柱在不斷的變低,證明水廠已經關上了送水泵,可整條富國路已經浸泡在水中,兩旁的商鋪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業主們一個個在搶著搬運商品,有些商戶在記者麵前倒著苦水。

    記者的嗅覺往往是敏銳的,他們很快就發現市領導們已經到達了現場,幾名記者向這邊走來,沈慶華向張揚道:“跟他們說,我們不接受采訪!”

    張揚走過去攔住幾名記者道:“現在市領導不接受采訪,你們最好不要過去!”

    豐澤的記者還是比較老實的,聽到張揚的這句話果然不敢繼續向前。

    現場有十多輛汽車被浸泡在水中,幾個帶著黃『色』安全帽的救援人施工人員,正在現場查看水情。

    自來水公司的總經理來到金磊身邊,小聲向他匯報著情況,金磊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事故的處理方法是先排空積水,然後尋找漏水點進行搶修,根據今天水管爆裂的現場情況來看,最快也得需要十幾個小時,也就是說,依靠豐澤東區水廠供水的大片地區要麵對停水的現實。

    齊國遠好不容易才勸說沈慶華來到臨街鋪麵的二樓,從這觀看水情,富國路已經成了一條河流,沈慶華神情凝重,他背著雙手,在走廊上來回踱步,停下來之後道:“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不管你們花費怎樣的代價,明天這個時候,必須恢複正常供水,還有,老百姓的飲用水必須保障!”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連連點頭,保證道:“沈書記,你放心,我們全體幹部都會動員起來,投入到搶修之中,絕不辜負您的期望,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讓老百姓的生活恢複正常。”

    張揚聽著心中暗笑,這廝嘴巴倒是挺會說的,現在水都沒有抽幹,漏水點還沒找到,恢複供水未必順利。

    沈慶華憂心忡忡道:“我們豐澤出現了嚴重的幹旱,各鄉鎮灌溉水吃緊,部分地區連飲用水都出現了問題,而眼前,這些水卻白白的流淌掉,我們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浪費掉,讓人痛心啊!”

    現場所有幹部都沉默了下去,隻有親眼看到現場的情景才能明白沈慶華這番話的意義。

    這時候,一些聽到消息的商戶全都找了過來,他們嚷嚷著要見沈書記。

    市委秘書長齊國遠怒道:“都添什麼『亂』?沈書記正在部署救災呢,你們來幹什麼?”

    那些商戶全都因為水管爆裂蒙受了巨大的財產損失,他們過來的目的就是想讓沈書記表個態,想從『政府』那得到一些賠償。

    沈慶華望了一眼群情激昂的商戶們,他揮了揮手道:“大家不要激動,當前我們的最主要任務就是自救,盡可能的搶救出財產,把損失減低到最小,至於你們的財產損失,我們會派專人統計,你們放心,黨和『政府』一定會給你們一個說法!”沈慶華的話博得了一片掌聲,鼓掌的多數都是『政府』官員,商戶們沒幾個鼓掌的,他們都是生意人,真話假話都聽得出來,沈書記的這番話初聽好像很給力,可仔細一琢磨並不是那麼回事,黨和『政府』會給說法,到底什麼說法沒說,什麼時候給說法也沒說,一點實質『性』的東西都沒有。

    勸走那群商戶之後,沈慶華就在現場開了一個簡短的辦公會,他提出幾個要點,第一,要盡快搶修損壞的管道,恢複送水,恢複正常通車,第二,在檢修停水期間,要確保老百姓的飲水供應,第三查明事故原因,找出事故相關責任人。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和副市長金磊的壓力都很大,單單是排水搶修就需要相當的時間,這次水管爆裂,恰恰是送水主幹管,供水範圍幾乎涉及到整個豐澤的東區,也就是說豐澤近三分之一的地方都麵臨缺水,而東區又恰恰是居住密度最大的地方,保障這麼多人的飲水供應,說起來容易,可做起來難!陳家年道:“沈書記,我們已經發動市所有的消防官兵,馬上分配消防車前往各居民區送水,可是恐怕還是不能夠滿足需要。”

    沈慶華怒道:“一趟不行,兩趟,兩趟不行,就跑三趟,一定不能讓老百姓的吃水出現問題!”說完他停頓了一下道:“你們幾個全都給我留在這,事故不排除,你們就不能離開!”

    張大官人暗叫倒黴,自己是跟著來看熱鬧的,想不到也被連累了,他分管的是文教衛生,這塊跟他挨不上啊!

    沈慶華道:“陳家年、金磊、張揚,你們三個負責現場指揮,如果不能及時解決問題,我就找你們算賬!”

    陳家年和金磊對望一眼,心中都是沉重異常,再看看張揚,兩人又感到有些幸災樂禍,心說這小子不是倒黴催的嗎?

    沈慶華講完話就走了,張揚沒跟著走,他稀糊塗的就被牽涉到這件事麵來了,有好事的時候陳家年肯定想不到他,可現在出了問題,多一個人分擔就少一份責任,陳家年向張揚道:“按照沈書記的意思,咱們成立現場指揮部,我擔任總指揮負責統籌調配,你們兩個擔任副總指揮,金副市長就負責現場搶先,張副市長負責居民的飲水供應。”

    張揚一聽,好嘛,把最有難度的活派到他頭上了,他笑眯眯道:“陳市長,我分管的是文教衛生!”

    陳家年握住張揚的手道:“小張啊,都什麼時候了,哪還有分工之說,咱們這些黨的幹部,哪需要就出現在哪!”這廝握手握得很緊,生怕張揚跑嘍。

    張揚道:“要不我就當個『政府』發言人?”

    金磊也很熱情的抓住張揚的另一隻手:“小張,現在是老百姓最需要我們的時候,沈書記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了我們,我們要同心協力,力求把這件事盡快解決。”

    張大官人自打來到豐澤,就沒看到其他副市長對自己這麼熱情過,作為一個外來的官員,受到排斥是難免的,現在出了事情,這些人馬上向他示好,雖然示好的動機不純,可畢竟是一個走入他們圈子的機會,患難見真情,張大官人可謂是誤打誤撞跟他們坐在了一條船上。

    人在共同麵臨困難的時候,溝通就變得容易了許多,陳家年他們在富國路的悅和商務賓館臨時設下了指揮部,當前他們麵臨的最大困難就是東區居民的供水,東區水廠關閉送水泵,讓十五六萬人的吃水出現了問題,就算出動所有的消防車輛也無法確保正常飲水供應。

    陳家年道:“隻能辛苦這些消防官兵了。”

    金磊道:“就算我們全市消防官兵加班加點片刻不停的工作,也無法保證正常供水。”

    一直沒有發言的張揚道:“這樣吧,我給江城方麵打個招呼,讓他們調配一些消防車過來應急!”

    張大官人極其平淡的一句話,卻讓陳家年和金磊兩人喜出望外,如果真的能夠從江城調配消防車過來,供應飲用水的壓力會減小許多。

    張揚當著他們兩人的麵給江城公安局長榮鵬飛打了電話,把豐澤出現的突然狀況向榮鵬飛講了一遍,榮鵬飛答應的很爽快,於公於私,他都要提供一定的幫助,他向張揚保證,江城會在不影響正常消防的情況下,調撥盡可能多的消防車輛,前往豐澤提供幫助,力求在兩個小時內到達豐澤。

    張揚放下電話,微笑道:“搞定了!”

    陳家年和金磊望著張揚,都掩飾不住內心的震撼,這廝的能力果然強悍,就算是市委書記沈慶華,也沒有本事從江城調來消防車,可張揚一個電話就得到了江城公安局長榮鵬飛的應允,這就是實力!

    這次輪到張揚主動握他們的手了:“陳市長、金市長,咱們都是『共產』黨員,越是艱險越向前,隻要咱們同心合力,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沒有過不去的坎兒!”

    陳家年和金磊都流『露』出激動的申請,用力握緊了張揚的手同時搖晃了一下。

    

Snap Time:2018-04-21 21:11:48  ExecTime: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