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八十一章隻選最貴(下)


    第三百八十一章【隻選最貴】(下)

    小吃攤最貴的菜就是紅燒排骨,牛文強十分慶幸的說道:“還好沒請你吃海鮮!”

    張揚笑道:“先欠著!”

    兩人喝到淩晨一點才回去休息,張揚剛來到房門外,耿秀菊聽到動靜出來了,她怯怯叫了聲張市長。

    張揚向她點了點頭,笑道:“太晚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張大官人也學會了注意影響,畢竟已經是淩晨時分,自己和耿秀菊雖然沒什麼,也怕別人『亂』說話。

    耿秀菊點了點頭道:“那好,明天早晨我找你!”

    張揚並沒有想到耿秀菊會這麼早過來找他,還不到七點,耿秀菊就敲響了他的房門,張揚本想睡個懶覺的,無可奈何的開了房門。

    耿秀菊道:“張市長,打擾你了!”

    張揚強顏歡笑道:“沒事,反正我也醒了!”

    耿秀菊道:“我想把事情說清楚,李凡貴是我同學,他想拿那塊地,讓我幫忙聯係,我看在同學的份上就幫他了,原本都聯係好了,他作為感謝給了我兩千塊錢,我堅持說不要,可是他把錢丟下就走了,說是給孩子買衣服。可沒過多久,他又說那塊地不要了,我想把錢退給他,沒等我退給他,就有匿名信把我給檢舉了。”

    張揚點了點頭,從耿秀菊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她應該沒有說謊,耿秀菊的左眼有些發青,臉上還有些抓痕,看來是被人給打的。

    張揚道:“誰打你了?”

    耿秀菊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王博雄的老婆……”她隨即又抬起頭來:“張揚,我發誓,我和他真的沒有來往了,你千萬不要跟小雪說這些事,她已經很看不起我了。”

    張揚淡然道:“耿姐,陳雪不是那種人,做女兒的又怎會看不起自己的母親,如果那樣,她就不會知道你的事情,馬上就從北京趕過來,也不會四處奔走,到處求人救你!”

    耿秀菊眼圈兒紅了。

    張揚道:“你放心吧,這件事我來解決,有李凡貴的聯係方式嗎?”

    耿秀菊搖了搖頭道:“我給他打電話,可是停機了!”

    張揚笑道:“也就是一無賴,耿姐,你先在這兒住著,我盡快給你消息!”

    張揚洗漱之後,把牛文強給叫了起來,向他打聽李凡貴,牛文強也沒聽說過這個人,張揚於是給王博雄打了電話,王博雄這一夜也是心神不寧,接到張揚的電話才知道耿秀菊已經被放出來了,他向張揚道:“李凡貴這個人我知道,他和我小舅子曹寶柱關係不錯,在春陽習慣開了家金種子農『藥』店。”

    張揚道:“耿秀菊十有八九是被你小舅子給陰了,這件事都是因你而起。”

    王博雄尷尬道:“我知道,其實我跟她已經沒什麼了,不知道誰想害我,對我老婆胡說八道。”

    張揚道:“這事兒本不該我問,你們既然沒什麼,你老婆一家人還坑人家做什麼?耿秀菊當年為了你也吃了不少的苦頭。”

    王博雄啞然無語,當年耿秀菊差點沒把『性』命丟了,對耿秀菊他的確充滿了內疚。

    張揚道:“李凡貴的事情,你不方便出麵,我幫你把這件事搞定,至於你老婆那邊,你自己管好,如果你和耿秀菊真沒有什麼的話,我不希望以後你老婆再找她的麻煩。”張揚放下電話,心中有些得意,想當年他在黑山子鄉的時候,話語權掌握在鄉委書記王博雄的手,很難想像自己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可現在一切都已經掉了個,人生真是奇妙啊!

    王博雄沒有這麼多的感慨,他放下電話,老婆曹寶珠出現在他的身後,充滿疑竇道:“誰的電話?是不是那個臭婊子?”

    王博雄怒道:“你他媽有完沒完,都跟你說了,我跟她沒什麼?”

    曹寶珠尖聲叫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人家都跟我說了!”

    王博雄怒吼道:“人家是想害我,你這個蠢女人,有點頭腦好不好?以後再敢給我生事,老子跟你離婚!”

    曹寶珠積壓許久的憤怒因為他的這句話而爆發出來,她不顧一切的衝了上去:“我跟你拚了,你這個陳世美!”

    王博雄猝不及防被她打了個耳光,氣得抓住她的手臂一把將她推倒在地,曹寶珠呼天搶地的大哭起來。

    張揚和牛文強一起來到了金種子農『藥』店,雖然耿秀菊被放了出來,可想要徹底解決這件事就必須讓李凡貴改口。

    兩人來到農『藥』店前的時候,李凡貴開著一輛破夏利正在門口停車。

    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笑道:“李老板!”

    李凡貴愣了下,他並不認識張揚,可他認得牛文強,牛文強在春陽商界是個名聲顯赫的人物,李凡貴有些『迷』『惑』道:“你是……”

    張揚笑道:“你是李凡貴李老板?”

    李凡貴點了點頭。

    張揚自我介紹道:“我是張揚,專程為了耿秀菊的事情來的……”

    聽到這,李凡貴拔腿就跑,他不認識張揚,可是他聽說過張揚的名頭,當張揚說出是為了耿秀菊的事情來的,他頓時感覺到不妙,顧不上多想,跑了再說,張揚強悍的名頭在春陽廣為傳播,這廝也害怕。

    張揚無可奈何的笑了笑,牛文強已經上車,開著汽車就追了上去,李凡貴跑得再快,也沒辦法和汽車相比,眼看汽車已經到了身後,他嚇得雙腿一軟就撲倒在地上,牛文強一腳踩住了車。

    張揚跟上來,抬腿在李凡貴屁股上踢了一腳:“你他媽有『毛』病啊!跑什麼?”

    李凡貴嚇得臉都白了:“你……你……”

    張揚笑道:“你什麼你?我一國家幹部還能怎麼著你?起來,我有話問你!”

    李凡貴哆哆嗦嗦站了起來:“問……問什麼?”

    張揚道:“我問你的每件事都要老老實實回答我,否則……”牛文強『操』著個大扳手從車出來,滿臉獰笑的向李凡貴揚了揚。

    李凡貴顫聲道:“別嚇我……我這人膽小!”

    張揚道:“膽小盡幹缺德事!”

    “我沒幹……”

    張揚向牛文強使了個眼『色』,牛文強從車抄出了一個雙卡錄音機,想找袖珍點的來著,可惜時間緊迫,隻找到了這個,牛文強道:“你有權保持沉默,你所說的一切都將作為承堂證供。你有權請一個律師,如果你付不起律師費,我們能免費指派一名律師給你。你明白嗎!”這廝把美劇上學來的東西用上了。

    李凡貴苦著臉道:“牛總……您別嚇我,我自問沒有得罪你們的地方。”

    牛文強哢嚓一聲按下了錄音鍵。

    張揚道:“告耿秀菊的那封匿名信是不是你寫的?”

    李凡貴顫聲道:“是……”

    張揚道:“你給了她兩千塊錢?”

    李凡貴點了點頭。

    張揚大聲道:“你說清楚,那兩千塊錢是你給她的還是她主動找你要的?”

    李凡貴道:“她找我要的……”

    張大官人揚起手啪!地一個耳刮子就打了過去,打得李凡貴懵在那,牛文強也懵了,他沒想到張揚出手這麼利索,牛文強皺著眉頭道:“我這錄著音呢!”

    張揚沒好氣道:“你不會重錄?”

    牛文強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道:“我倒帶啊,你別急著問!”

    李凡貴愣了半天,他望著張揚,心中害怕到了極點,李凡貴有一點沒說錯,他膽小,不但膽小,而且貪財,他之所以去做這件事,因為曹寶柱和他的關係不錯,又給了他錢,有錢能使鬼推磨,所以李凡貴就厚著臉皮坑了耿秀菊一次。

    牛文強按下錄音鍵之後,張揚又道:“那兩千塊錢是你給她的還是她主動找你要的?”

    李凡貴道:“我給她的!”

    張揚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問道:“你是不是提前就策劃好了這件事,想陷害耿秀菊?”

    李凡貴搖了搖頭:“沒……”

    啪!又是一個嘴巴子,李凡貴被打的兩頰高腫,委屈的看著張揚,隻差沒哭出來了。

    牛文強歎了口氣道:“何苦呢,何必呢……”他又得倒帶。

    張揚又問了一遍,這次李凡貴的回答讓他滿意了:“是……我……給了她錢,她是想退給我,可我沒要,我舉報了她,我跟她有仇,我恨她……我錯了……”

    張揚道:“少他媽跟我撒謊,我既然來找你,就已經把事情調查的清清楚楚,沒證據我會冤枉你嗎?你老老實實跟我交代,是不是曹寶柱讓你幹的?”

    李凡貴又搖頭:“不是……”

    啪!

    張大官人還沒來及出手呢,牛文強搶先給了李凡貴一個嘴巴子,牛文強怒道:“麻痹的,你他媽玩我啊?我錄個音容易嗎?算傻小子玩呢?”

    張揚冷笑道:“李凡貴,我算看出來了,你這農『藥』店是不打算再開了!”

    李凡貴隻差沒哭出來了:“我說,我什麼都說,我和曹寶柱有生意來往,他欠我錢,讓我幫他做這件事,做成了,就把錢都還我,我也是沒辦法啊!你們別找我,要找去找曹寶柱!”

    李凡貴既然招了,下麵的事情就好辦了許多,張揚把錄音帶拷了一盤給王博雄送了過去,也沒多說話,讓王博雄自己聽,他家的事情,他自己處理。

    王博雄把老婆小舅子都喊到了家,當著他們的麵把錄音帶給放了,放完之後,王博雄道:“折騰吧,再折騰寶柱就得進監獄,我和耿秀菊那都是過去的事了,發生過的事情我抹不掉,你覺著能過,咱倆就湊合著過,覺著不能過,咱倆就離,反正我的名聲也被你搞臭了,這輩子當個局長也就到頭了。”

    曹寶珠姐弟倆對望了一眼,心都有些害怕了,尤其是聽說耿秀菊被放出來了,李凡貴還翻了供,心底都開始感到害怕,這件事折騰到現在,耿秀菊受了點教訓,可受影響最大的是王博雄,曹寶柱畢竟和王博雄是兩口子,她眼淚啪嗒的說道:“你個沒良心的東西,你還護著她……”

    曹寶柱害怕,他聽到剛才的錄音帶,知道如果這件事再搞下去,自己說不定真的要被送進監獄,再加上,他和姐夫的關係一直也算不錯,他做生意還指望著姐夫幫忙呢,馬上開始勸起姐姐來:“姐,我看這件事就算了,當初我就勸你了,都沉米爛穀子的事兒了還提她做什麼?其實男人又有幾個不風流的,我姐夫這麼帥,有女人粘他也是正常……”

    曹寶珠紅著眼圈看了弟弟一眼,她罵道:“我算看穿了,你們這些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她捂著嘴巴去屋哭去了,不過心也已經接受了現實。

    曹寶柱道:“姐夫,以後對我姐好點!”

    王博雄冷冷看著這小子,咬牙切齒道:“你還有臉說,事情都是你惹出來的,是不是非要搞得我和你姐離婚你才高興?”

    曹寶柱叫苦不迭道:“姐夫,我可沒有那心思。”

    王博雄道:“你姐就是一沒腦子的人,別人是想借著這件事把我搞臭,現在好了,鬧得稅務局上上下下都在看我的笑話,我怎麼抬頭做人?你小子憑良心說,我這個做姐夫的虧待過你沒有?你做生意打著我的旗號,賠了錢我還得給你擦屁股,可你倒好,到頭來反咬我一口!以後你任何事別找我!”

    “姐夫,我錯了!”

    張揚和牛文強知道王博雄把家務事搞定之後,兩人都是哈哈大笑,其實這件事說穿了還是王博雄的家庭內政。外人不好做過多幹涉,能有這樣的結果也算得上皆大歡喜。

    耿秀菊帶著陳雪來向張揚告辭,耿秀菊道:“張市長,這次的事情多虧你了!”

    張揚笑道:“也不算什麼大事,原本就是他想陷害你,以後遇到這種事要注意了!”

    耿秀菊連連點頭。

    陳雪跟在耿秀菊身邊始終垂著頭,耿秀菊道:“那……我們娘倆就走了,小雪,跟你張叔再見!”

    牛文強剛喝到嘴一口水,聽到這話,一下就被嗆著了,他咳得滿臉通紅,直到耿秀菊帶著女兒離去,這口氣方才緩過來。

    張揚當然明白這廝笑什麼,氣得照著他後腦勺拍了一巴掌。

    牛文強紅著臉道:“我說哥們,不帶這麼害人的,我差點被嗆死!”

    張揚道:“嗆死你丫的活該!”

    牛文強一臉壞笑道:“陳雪是你侄女啊!”

    張揚道:“嗯,衝她媽那邊是該這麼喊!”心中卻盤算著,就算是衝著她叔杜天野那邊更該這麼喊。

    牛文強道:“那就不能打人家主意了,下一代你就別禍害了。”

    張揚怒視牛文強:“我說你欠揍是不是,我是那種人嗎?”

    “你不是那種人……才怪!”

    張揚這次並沒取得太大的成果,五百萬對豐澤越演越烈的旱情來說根本起不到太多的作用,沈慶華掩飾不住內心的失望,歎了口氣道:“你辛苦了!”

    張揚道:“為豐澤老百姓出力是我的責任,沒什麼辛苦的!”

    沈慶華道:“小張,照你看,從市還能活動點經費下來不?”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看難,這五百萬還是我求爺爺告『奶』『奶』給弄來的。”

    沈慶華點了點頭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張揚點了點頭,正準備離去的時候,市委秘書長齊國遠氣喘籲籲的跑了進來,一進門就嚷嚷著:“沈書記,不好了,不好了,富國路的水管爆了,那片都被淹了!”

    沈慶華雙目圓睜道:“你說什麼?”

    齊國遠大聲道:“富國路的供水主幹管爆了,豐澤的西區出現大麵積停水,正在尋找漏水點。”

    沈慶華麵部的肌肉緊繃在一起,豐澤大旱,市區供水主幹管卻偏偏在這個時候爆裂,老天爺是不是在故意捉弄他們?

    

Snap Time:2018-06-21 08:20:45  ExecTime: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