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八十章純天然綠色食品(下)


    第三百八十章【純天然綠『色』食品】(下)

    幾個人的話題主要圍繞著張揚進行,這廝本來就是個話題人物,榮鵬飛看來聽說了他的不少事,笑道:“張揚,你還真是有本事,去豐澤沒幾天,居然能把豐澤一中的事情給搞定。”

    張揚道:“說穿了就是一個錢字鬧得,人民教師也是人,也得吃飯過日子,總是拖欠工資,弄得人家連飯都吃不上了,罷課罷考也正常。”

    榮鵬飛道:“豐澤一中可是咱們江城最有名的學校,這所學校老師的待遇都這個樣子,其他學校就更不用說了。”

    杜天野歎了口氣道:“教育係統的改革還是不夠,抽空我要和李市長好好談談。”

    張揚可不想把矛頭指向李長宇,他咳嗽了一聲道:“其實拖欠工資的事情和學校領導人有關,校長孟宗貴沒錢發工資,卻有錢蓋教學樓、教職工宿舍樓,財務科保險櫃存著個小金庫,我把他的小金庫給充公了。”

    杜天野怒道:“這種人有什麼資格當校長?”

    張揚道:“這兒沒外人,我也就不避諱了,其實我也很納悶,我去豐澤之前,幾乎所有人都誇沈慶華書記是個好官,是個大清官,可我去了豐澤,發現這個人倒是清廉,清廉的有些過分了,所有財權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大小事都要他批準。”

    蘇小紅道:“這好像是獨裁啊!”

    張揚道:“可不是嗎?更過分的是,我發現豐澤體製中很多重要部門的幹部全都是他親戚,豐澤一中前校長孟宗貴是他母親的幹兒子,財政局長吳建新是他妹夫,公安局長趙國棟是他小舅子,紀委書記趙金芬又是趙國棟的堂姐,她丈夫劉強又是教育局局長,真是舉賢不避親,豐澤的官場快成他自己家開的了。”

    杜天野皺了皺眉頭:“張揚,沒憑沒據的事情你不要瞎說,你能說別人,別人一樣也可以說你。”

    張揚一想,可不是嘛,因為自己這個副市長,還不知多少人在杜天野背後說他任人唯親呢。

    蘇小紅笑道:“說句我不該說的話,其實誰不喜歡用自己的人呢?都說知人善用,用一個人必須要了解一個人,人的接觸層麵是有限的,我們了解最多的就是親戚朋友,不用自己人還能用誰?”

    張揚笑道:“這就是你用蘇強當總經理的原因嘍!”

    蘇小紅道:“我用弟弟當總經理,前提是他有管理能力,朝鮮老金家還世襲呢,你怎麼不說?”

    榮鵬飛在省市級官場中都混過,張揚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就猜到了張揚的目的,不禁『露』出微笑,看來張揚對沈慶華有些不滿,這小子的確是個惹禍精,到哪兒都閑不住!

    杜天野道:“沈慶華同誌是經曆黨考驗多年的好幹部,你在我麵前說這些事我可以不跟你計較,如果別人聽到,還不知要怎麼看你。”

    榮鵬飛慌忙聲明道:“我什麼都不會說,杜書記你別影『射』我!”

    他們同時笑了起來。

    杜天野道:“張揚,我看你和沈書記是人生觀不同,沈書記傳統保守一些,你的思想又太活躍,這次沈書記讓你過來爭取救災款,足以證明他還是知人善任的嘛!”

    張揚道:“說起這件事,我得感謝孫東強,是他推薦我的!”

    杜天野和榮鵬飛對望了一眼都笑了起來,他們已經猜到了,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差事肯定是沈慶華先找上了孫東強,孫東強一定是感覺到事情棘手方才推給了張揚。在這件事上,張揚無疑是受害者。

    張揚道:“孫東強真不是個好東西,霸著市長的位子,就沒見他做什麼實事,有了事情就往外推,這次推到了我身上。”

    杜天野提醒張揚道:“你千萬不要到處樹敵,工作上一定要注意團結!”

    張揚點了點頭:“團結這詞兒我懂!”

    “懂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杜天野知道這小子滑頭著呢,現在正是顧允知和喬振梁新老交替的關鍵時刻,好在江城最近沒鬧出什麼事端,杜天野也不希望看到豐澤領導層出事。杜天野說完這句話,他的手機響了,走到一邊接了這個電話,回來之後,就向張揚他們道:“我有急事,得先走了!”

    張揚道:“別介啊,剛喝到興頭上!”

    杜天野道:“真有事兒,你們喝吧,張揚,把你車鑰匙給我!”

    蘇小紅起身道:“還是我送你吧!”

    杜天野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榮鵬飛本來想說結束的,可看到蘇小紅站起身,他這句話就咽了回去,張揚望著杜天野和蘇小紅離去的背影,低聲道:“怎麼個情況?”

    榮鵬飛道:“你別問我,我也不知道!”

    蘇小紅啟動了奧迪車,輕聲道:“去哪?”

    杜天野道:“市委家屬院!”

    蘇小紅點了點頭,開車向市內駛去。

    兩人一路都保持著沉默,直到看見市委大院門前的燈光,杜天野方才道:“還好嗎?”

    蘇小紅笑了起來:“怎麼你總是問我這句話?”

    杜天野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他望著市『政府』家屬院大門前,路燈下一個女孩站在那,夜『色』中顯得十分孤單寂寥,抱著手臂,在路燈下不安的踱步。

    杜天野認出那女孩是陳雪,他的侄女,剛才就是陳雪的一個電話讓他突然離席來到這。

    蘇小紅道:“是她?”

    杜天野點了點頭,低聲道:“你去把她叫上車!”

    蘇小紅明白,這是因為杜天野害怕被別人看到影響不好,心中暗想,當一個市委書記還真不容易,幹什麼都得小心翼翼的,領導幹部中,張揚那種人物畢竟是異類。

    蘇小紅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來到陳雪麵前笑了笑。

    陳雪也向她笑了笑,不過笑容中仍然帶著一股清冷的味道,蘇小紅看到陳雪沒有半分瑕疵的俏臉,雖然是女人也不禁驚歎,這女孩竟然長得如此美麗,隻是給人的感覺太冷,缺少尋常人的煙火氣。

    “杜書記在車!”

    陳雪點了點頭跟著蘇小紅來到車,杜天野讓陳雪坐在他身邊,輕聲道:“發生了什麼事?你不要慌,對我講!”

    陳雪咬了咬櫻唇,是爺爺讓她來找杜天野的,她向來都聽爺爺的話,不過至今陳雪還不知道江城的這位市委書記就是她的親叔叔。

    陳雪的表情顯得有些猶豫,蘇小紅意識到可能是自己在場的緣故,她笑道:“你們聊,我下去走一走!”

    杜天野道:“沒事兒,蘇總是自己人,你說吧!”杜天野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卻讓蘇小紅從心底生出一種溫暖,這是對她的尊重,以杜天野的身份和地位原不用如此。

    陳雪道:“我媽出事了,爺爺讓我來找你!”

    杜天野道:“別怕,你把事情詳細說給我聽一遍!”

    陳雪這才將事情說了一遍,原來她的母親耿秀菊在春陽縣城被人打了,然後又爆出她在擔任黑山子鄉辦公室主任期間貪汙公款的事情,檢察院已經把她請了進去,陳雪聽說之後,馬上從北京趕來,她本想找張揚,可跟爺爺聯係過之後,陳崇山讓她直接來找杜天野。

    杜天野聽完之後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我馬上了解一下這件事,陳雪,這麼晚了,你就別回去了,一個女孩子回去我也不放心。”

    蘇小紅道:“這麼著吧,讓陳雪跟我回去住,我房子大得很!”

    杜天野點了點頭,他推開車門走了下去,臨行前又向陳雪道:“你別擔心,有了消息,我馬上通知蘇總,放心吧,不會有什麼大事!”

    杜天野走下車,陳雪是他的親侄女,耿秀菊是他大嫂,雖然父親和這位大嫂的關係不好,可他讓陳雪來找自己,就證明老爺子還是關心這個兒媳的,杜天野想了想,這件事還是張揚出麵最合適,他給張揚打了個電話。

    張揚接到電話的時候,仍然和榮鵬飛喝著呢,他正在引起榮鵬飛對豐澤公安係統現狀的關注,總之他看趙國棟很不爽,自從趙國棟利用謝君綽對付他之後,張大官人已經將趙國棟視為必須鏟除的異己之一。榮鵬飛隻是笑眯眯聽著,很少發表意見。

    張揚接到杜天野的這個電話,也是一愣,沒想到陳雪來了,這丫頭,母親出了事情不找自己,去找杜天野,這不是和他生分嗎?可轉念一想,人家杜天野是陳雪的親叔叔,不找他找誰?

    杜天野讓張揚先從側麵了解一下情況,他是市委書記,耿秀菊隻是黑山子鄉的一個辦公室主任,自己貿貿然去問這件事並不合適,張揚就不同了,這廝本來就是從黑山子鄉出來的幹部,而且和耿秀菊還有那麼一點交情。

    聽說耿秀菊有事,張揚馬上就聯想到這件事十有八九和王博雄有關,王博雄在黑山子鄉當鄉黨委書記的時候,他和耿秀菊就有一腿,後來兩人之間的關係隨著王博雄升遷擔任春陽縣稅務局長而告一段落,可那是明麵上,誰知道背地他們有沒有來往?

    張揚馬上就給王博雄打了個電話,王博雄也在外麵喝酒呢,聽到是張揚的電話,他慌忙出了房間。

    張揚直截了當道:“耿秀菊怎麼回事?”

    王博雄道:“我也不清楚,有人舉報她有點經濟問題!”

    張揚就納悶了,一個黑山子鄉,窮家破院的能出多大點經濟問題,他感覺王博雄有些閃爍其詞,笑了一聲道:“王局,咱們兄弟倆不外,有什麼話還是說明白,你要是知道情況,就明白的對我說!”

    王博雄歎了口氣道:“張老弟,我不瞞你,事情是我老婆搞出來的,她不知道哪聽到的風聲,帶著她的幾個娘家人把小耿給打了,還向檢察院舉報小耿的經濟問題。”

    張揚道:“她怎麼知道耿秀菊有經濟問題?”

    王博雄道:“我也不知道,其實小耿沒犯什麼大錯,無非是收了點回扣,我聽說這次是因為租地的事情,她幫著聯係下清河村的一片地,中間收了回扣,後來事情沒談成,人家把她給告了。”

    張揚問清楚並沒有什麼大事,這才放下心來。

    王博雄表示:“張老弟,你放心,我在想辦法!”

    張揚道:“算了,等你想出辦法耿秀菊把牢底坐穿了!我出麵吧!”張揚對春陽的事情還是有相當的把握,春陽縣委書記朱就是他一手搞下來的,如果不是他搞掉朱,當前縣委書記沙普源就不可能順利上位,而代理縣長徐兆斌也沒運氣頂缺,說穿了,這些人都欠他人情。

    張揚先給杜天野回了個電話,表示沒什麼大事,讓杜天野無需出麵。

    和杜天野說話的時候,蘇小紅帶著陳雪過來了,陳雪從北京一路來到江城,直到現在還沒有吃飯,俏臉蒼白,讓人看著不禁心生憐意,陳雪並沒想到張揚會在這,張揚向她笑了笑,向電話中道:“嗯,你別管了,她們過來了!”掛上電話,慌忙讓老板給添了套招呼,張揚對女孩子的關心和體貼那是自然而然,毫不作偽。

    蘇小紅頗為無奈的看著這廝,張揚見到美女獻殷勤,她已經是見怪不怪。

    

Snap Time:2018-01-23 06:18:02  ExecTime:0.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