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七十七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下)


    第三百七十七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下)

    張揚回到豐澤之後,馬上從常淩峰那得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市決定,那些助學基金到賬之後,由市財政局代管,張大官人一聽這個消息就火了:“助學基金管財政局屁事?人是我們拉來的,人家捐款也是看在我們的麵子上,這他媽倒好了,我們把事情辦好了,錢財政局的倒要『插』手,是不是想錢想瘋了?”

    常淩峰道:“目前到賬的資金已經有150萬,全都劃撥到財政局的專有賬戶上,我看這筆錢繳上去容易,拿回來就難了。”

    張揚不屑道:“他們不敢,人家捐出來的是助學基金,就是要用在教育上,我不信吳建新敢把這筆錢挪作他用?”

    常淩峰道:“這也算不上什麼大事,你也別生氣,要不先打個招呼,讓幾筆款子暫時緩一緩?”

    張揚點了點頭道:“當然要放緩,麻痹的,錢憑什麼給財政局?我待會就去找吳建新理論!”

    常淩峰透過校長室的窗戶看了看外麵的尼桑皮卡,張大官人一路風塵仆仆的奔波而來,還沒顧得上吃飯呢,副市長幹得還是很敬業的。

    常淩峰道:“你洗把臉,我請你去學校食堂吃飯,順便向你匯報點情況。”

    張揚走到水池前洗了把臉,從常淩峰手中接過『毛』巾:“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從東江匆匆忙忙的趕回來,路上都沒敢休息,下次不帶這樣的,這麼點小事,別跟我賣關子!”

    常淩峰笑道:“對你是小事,對我們可不是什麼小事,好不容易募集了五百多萬,一轉眼被弄到了別人賬上,擱誰心都不舒服,我怕你著急上火,所以憋著沒跟你說!”

    張揚道:“千萬別憋著,什麼事都憋著,就成老鱉了!”

    常淩峰聽出這廝拐彎抹角的罵自己,唯有苦笑,兩人出了門,經過財務科門口的時候,張揚往麵看了看,章睿融正在哪兒對三名科室人員訓話呢,張揚向她揮了揮手,章睿融有些不好意識的笑了笑,起身走了出來:“張副市長來了!”

    張揚笑眯眯道:“來了,來了,都下班了,還忙工作呢?”

    章睿融轉身道:“你們走吧!別忘了把房門鎖好!”

    張揚招呼她一起去食堂吃飯,章睿融道:“財務科的這幾個人一點專業知識都沒有,我要是校長,就把他們全都裁了!”

    張揚道:“不一定是校長,校長夫人也有這權力!”

    章睿融聽到他調侃自己,俏臉微紅,隻當沒有聽到,她對張揚的『性』情還是了解的,自己越跟他計較,這廝就會更加的變本加厲。

    常淩峰道:“公家的事情不好辦,豐澤一中現在要以穩定為主,盡量不要鬧什麼大的變動,小章,財務那邊基本理順了吧?”

    章睿融點了點頭道:“還算順利,賬目基本搞清楚了,固定資產的統計也在進行中,再有一個星期就差不多了。”

    常淩峰引著張揚來到教職工食堂,前來吃飯的不少年輕教師看到校長來了,慌忙過來打招呼,常淩峰笑著向他們點頭示意,他還是很有一套的,來豐澤一中沒幾天,就已經用自己的學識和能力折服了許多老師。

    常淩峰請張揚來到學校食堂唯一的雅間,六月的天已經有些悶熱,章睿融找到遙控器打開了空調。

    張揚道:“豐澤這兩天沒下雨嗎?”

    常淩峰道:“今年真是奇怪,前兩天全省普降暴雨,豐澤周圈都下了,可就是豐澤這兒隻滴了幾個雨點,這兩天始終陰著,就是不見下雨,氣壓低的悶人。”

    廚房的服務員過來端上來四道涼菜,兩葷兩素倒也幹幹淨淨,常淩峰拿了一瓶清江特供,這還是那天助學基金啟動的時候,江城酒廠廠長劉金城帶來的,劉金城除了捐款以外,還捐了兩車酒。這些酒當然不能用在學生身上,所以常淩峰隻能作為學校的招待用酒了。

    張揚夾了塊白斬雞嚐了嚐,味道居然還不錯,他笑道:“到底是教職工食堂,比起學生的夥食強多了。”

    常淩峰道:“我剛剛整頓過食堂,現在學生的夥食也改善多了,如果承包人敢繼續胡搞,下個月就讓他走人,目前看來還很有效!”

    章睿融道:“利潤已經很高了,還想著法子克扣學生,這種黑心商人就該趕走,常校長也太仁慈了!”

    常淩峰笑道:“學校是個集體單位,如果看到不合理的地方,馬上就把負責人趕走,那麼這個學校很快就剩下一個空架子了,隻憑著咱們兩個人是撐不起一所學校的。”

    張揚深表讚同道:“這就叫廢物利用,人盡其才!”

    兩人都被他的比喻逗笑了。

    章睿融道:“你放過謝德標也是出於這個目的吧?”

    張揚道:“謝德標那件事本來就是我陰他,我起初的意思是給他一個教訓,原沒打算把他弄進監獄。”

    章睿融道:“張副市長的心地也越來越善良了。”

    張揚道:“我一直都善良!”

    章睿融道:“可最近豐澤有件事情傳得很盛!”

    “什麼事?”

    常淩峰悄悄給章睿融使眼『色』,分明是要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可張大官人的好奇心已經讓完全激起,他說什麼都得問清楚這件事。他抿了口酒道:“說,我保證不生氣!”

    章睿融格格笑道:“也不是啥壞事兒,就是有人說,你之所以放過謝德標,是因為謝德標有個漂亮的妹妹謝君綽,有人還編了一首烈女傳——謝君綽舍身救兄!”

    張大官人瞪大了眼睛:“我靠,誰他媽這麼缺德啊!”

    章睿融道:“你不是說不生氣嗎?”

    張揚道:“我沒什麼,我是為謝君綽不值,人家一黃花大閨女名節是最重要了,這事兒傳出去讓她怎麼嫁人呢?”

    章睿融笑道:“幹脆你就弄假成真唄,反正你也喜歡美女!”

    張揚板起麵孔:“我說章睿融同誌,你怎麼說話呢?”

    常淩峰悄悄在下麵拍了拍章睿融的手臂,示意她得給張副市長麵子,他並不知道張揚和章睿融之間國安共事過的關係,認為這丫頭有點過頭了,雖然關係好,可也不能對張副市長這麼不敬。

    張揚並沒有和章睿融一般計較,他已經把這筆帳算在了趙國棟的頭上,謝君綽去求自己就是趙國棟一手策劃的,知道這件事的人並不多,現在消息散播出去,十有八九就是他的原因,張大官人暗暗道,趙國棟啊趙國棟,老子不找你晦氣就算你祖上燒香了,你居然還敢找事兒,找死咩?

    外界的流言並沒有讓張揚感到困擾,他上班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財政局長吳建新給叫了過來,目的也很明確,要錢。

    吳建新聽張揚提起助學基金的事情,滿臉堆笑道:“張市長,這件事是常委會定下來的,其實我也不想承擔這個責任,這筆款子也就是放在我們賬戶,市的意思是讓我們監管這筆款子的使用,張市長放心,我們絕不會挪作他用。”

    張揚道:“助學基金是我們忙活的,人是我們請來的,合著錢得你們監管,也就是說,以後教育係統要用錢,還得先給你打報告咯?”

    吳建新笑道:“張市長別誤會,這錢是公家的,也不是我的,打報告也隻是一個過場,咱們體製中,辦任何事不都得走程序嗎?財政局就是豐澤的錢包,看著手握財權,其實錢都是公家的。”

    張揚發現吳建新很圓滑,有些滑不留手,他的話偏偏又挑不出『毛』病,張揚道:“常委會決定的?”

    吳建新道:“常委會決定的!”

    張揚擺了擺手道:“你去吧!”

    吳建新走後,張揚想來想去,這件事不能這麼算了,錢到了財政局手,說是監管,可以後教育係統想要動用,就必須走程序,最終的審批權又不在自己這,他和常淩峰忙活了一圈子,豈不是為他人做嫁衣裳了嗎?張揚想去找市委書記沈慶華理論理論,可出了門,又轉變了念頭,吳建新是沈慶華的妹夫,這件事肯定是沈慶華的授意,否則他不會這麼幹,他也不敢這麼幹。

    張揚在門口想了想,決定先去市長孫東強那反映反映。

    孫東強剛開完抗旱工作會議,正在辦公室盯著豐澤地圖看呢。見到張揚進來,孫東強道:“小張啊,你來得正好,我有事找你!”

    張揚笑眯眯道:“好事壞事?”

    孫東強示意他坐下,親手給他倒了杯茶,張大官人頗有些受寵若驚,在他的印象中孫東強還從沒有對他這麼好過,張揚琢磨著,莫非這廝有事求我?張揚道:“孫市長找我有什麼事?”

    孫東強笑道:“你主動登門的,肯定有事,還是你先說!”

    張揚道:“那我就先說了,前兩天我連同教育部門搞了個助學基金,募集到五百多萬的啟動資金!”

    孫東強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新聞上都報道了,常委會上沈書記還專門提出了表揚,張揚,幹得不錯啊!”

    “可現在助學基金全都打到了財政局的賬戶上,由財政局監管,這事兒是不是有點不對啊?”

    孫東強道:“常委會上決定的!”

    張揚道:“孫市長,助學基金當然要用在教育上,理當有個專門的帳戶,而且應該由教育係統監管,憑什麼劃到財政局啊?是不是有點責權不清啊?”

    孫東強道:“沈書記認為還是由財政局統管合適,多數常委們也都這麼認為。”他這句話說得很委婉,不過意思表達的很明確,豐澤是沈慶華當家,他決定的事情就是常委會的決定。

    張揚道:“你認為合適嗎?”

    孫東強道:“這筆錢誰來管理並不重要,關鍵是能夠每一分都用在教育上!”這話跟沒說一樣。

    張揚道:“我們辛辛苦苦的籌來這麼點款項,一轉眼被財政局給兜走了,我倒不是怕財政局給貪墨了,他們也沒這個膽子,可現在想從財政上弄點撥款那個難啊,我是怕這錢被他們吃進去容易,以後吐出來就難了!”

    孫東強笑道:“沒這麼嚴重,沈書記還是很重視教育的!”

    張揚道:“孫市長,這財政局歸你管啊!”張揚的這句話夠毒,一句話差點沒把孫東強給嗆著,孫東強不誤尷尬的咳嗽了一聲:“嗯,我也是這麼認為!”

    張揚算是看清了,這廝從來到豐澤之後就是一聾子的耳朵,純熟擺設,跟他反映情況,屁用都沒有,真要是想把錢要回來,還得跟老沈直接交流。

    孫東強也不想繼續糾纏這個話題了,他喝了口水,來緩衝張揚帶來的尷尬,停頓了一會兒道:“你前些天去東江了?好像並沒有辦手續啊!”

    張揚道:“辦了,我給張登高說了,顧書記離休,喬書記上任,兩人都請我吃飯,你說這麼大領導喊我過去,我能不給他們麵子嗎?”

    孫東強瞪大了眼睛,看著張揚,心中暗罵,你他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顧書記、喬書記搶著請你吃飯?人家是省部級,你一個小小的副處,你配嗎?

    

Snap Time:2018-04-21 04:18:35  ExecTime: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