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七十五章絕不低頭(下)


    第三百七十五章【絕不低頭】(下)

    張揚發現喬鵬舉這個人很有一套,他端起倒滿的玻璃杯:“幹!”

    喬鵬舉居然毫不含糊:“幹!”兩人一仰脖,小二兩白酒都下了肚,外麵的風雨聲越來越大了。

    喬鵬舉把空空的酒杯輕輕頓在桌上,張揚拿起酒瓶給他倒滿了。這可不叫巴結,這叫溝通。

    喬鵬舉道:“我早就聽說過你的名字!”

    張揚笑道:“是不是因為我打你堂弟那事兒?”

    喬鵬舉哈哈笑了起來:“鵬飛從小習武,是八卦門史老爺子的得意門生,想不到在你手下栽了份兒。”

    張揚道:“過去的事情了,可能我倆前世有冤吧,每次見麵總要發生一點不快。”

    喬鵬舉道:“今晚如果我處在你的位置上,也會站在陳紹斌一邊。”

    張揚微微一怔,喬鵬舉的這句話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喬鵬舉端起那杯酒跟張揚碰了碰,微笑道:“梁成龍跟我套近乎,無非是衝著我爸的麵子,他對我的那份尊敬是違心的,表麵上跟我甜言蜜語,心還不知把我罵成什麼樣子,陳紹斌打那個歌手,他的火也不是真衝著亮子,他是因為我不爽,我的到來讓他感覺到地位受到了威脅,矛盾在心積攢多了當然要爆發出來,我堂弟讓他低頭,這個頭他要是低了,以後在東江就沒臉混下去了,因為他不是代表他自己低頭,而是代表一群人低頭。”

    張揚有些佩服喬鵬舉了,這個人竟然可以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徹,陳紹斌之所以寧折不彎就是這個原因,他所代表的是平海昔日最有勢力的一幫衙內,而喬鵬舉這代表著將來平海最有勢力的衙內,今晚的事情是新舊衙內之間的碰撞,陳紹斌不能跌這個份兒,從某種意義上講,他的強硬也代表著梁成龍的利益,可梁成龍的立場不清,讓陳紹斌很是憤怒,人家喬鵬舉都看得明明白白。

    張揚道:“我沒想這麼深,不過我這人最看重的就是朋友,朋友出了事情,我當然要站在朋友的一邊,即使他是錯的!”

    喬鵬舉欣賞的點了點頭:“能成為你的朋友一定很幸運!”

    張揚道:“我的朋友未必每個人都幸運,可是我的敵人肯定是不幸的!”

    喬鵬舉被這廝張狂的一句話給逗笑了,他聽得出張揚話後的含義,人家是在向自己展『露』實力。喬鵬舉忽然問道:“許嘉勇是你的敵人嗎?”

    張揚被他突如其來的一問,問得愣了一下,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很仔細的想了想,過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他不配!”

    喬鵬舉微笑道:“可他當你是敵人!”

    張揚道:“你堂弟也當我是敵人,可我平時都想不起來他!”

    喬鵬舉對這廝的評價又多了兩個字——狂妄!喬鵬舉道:“希望我們能夠成為朋友!”

    張揚笑了起來,『露』出滿口潔白而整齊的牙齒,他的笑容很有親和力,讓人輕易就能夠產生好感:“應該可以,你是喬夢媛的哥哥,又是時維的表哥,她們都是我的朋友!”

    喬鵬舉笑得很開心,張揚這個人很有一套,他們的這次相見並沒有讓喬鵬舉失望。

    當天他們談得很晚,淩晨兩點多鍾方才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張揚第二天一早就起來了,在院落中看到最早起來的喬振梁正在晨練,張揚過去打了個招呼,謝絕了一起吃早餐的邀請。

    離開省『政府』招待所沒多久,雨又開始下了起來,張揚坐在出租車內,望著外麵的大雨,心中不由得想到,這場雨要是落在豐澤那該有多好,豐澤的旱情肯定會因此而得到緩解,張大官人意識到自己的心又多出了一份牽掛,這是對豐澤的牽掛,為官一任造福一方,張大官人還是很敬業的。

    他先去省人民醫院取了那輛尼桑皮卡,剛剛坐進車內,梁成龍的電話就打了進來,梁成龍這一夜也沒睡好,這些人中他和陳紹斌的感情最深,相處的時間最久,昨晚的事情嚴重傷害到了他和陳紹斌之間的關係,所以梁成龍想通過張揚修複一下,提出中午為張揚接風。

    張揚明白他的意思,可張揚認為現在並不是談話的好時候,讓梁成龍緩一緩再說。

    掛上電話之後,張揚想了一下,往宋懷明的家掛了個電話,既然來到省城,未來嶽父那邊總要打個招呼,接電話的是柳玉瑩,她聽說張揚來了東江也是十分歡喜,不過談話中顯得還是有些心事,張揚詢問之後方才知道,最近宋懷明的心情並不太好,於是打消了去宋家拜會的念頭,放下電話,想了想,也難怪宋懷明心情不好,原本顧允知離休之後這平海第一領導人的位置應該輪到他坐,可半路殺出個喬振梁,將宋懷明的算盤全盤打『亂』。

    張揚正盤算著今天要不要去嵐山看望秦清的時候,顧佳彤的電話打來了,她在家,讓張揚過去接她有重要事情談。

    對於顧允知來說,這是他在省委書記位子上的最後一天,任何人在這種時候心情都會變得複雜,顧允知也不會例外,他和喬振梁一起走入會議室的時候,所有常委同時起立,在省長宋懷明的帶領下,會議室內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顧允知微笑著,看似平靜的麵容下,那顆心卻已經無法做到波瀾不驚。

    喬振梁很禮貌的為顧允知拉開座椅,顧允知笑著坐下,他示意大家停下鼓掌,微笑道:“剛才振梁同誌幫我拉開椅子的時候,我感覺到自己真的老了,我記得當初我從劉書記那接班的時候,也是這麼幫他拉開椅子的!”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顧允知道:“這是我主持的最後一次常委會,首先,我們歡迎喬振梁書記的到來,在以後的日子,振梁同誌將率領平海這艘巨型航母,繼續在改革的大『潮』中破浪前行!”

    現場再次響起熱烈的掌聲,喬振梁站起身,向所有人躬身致意,喬振梁笑得很有親和力,他沒說話,隨即又坐下,現在還不是他說話的時候。

    顧允知道:“臨別之時,說心中沒有點感觸,那是假話,可這些感觸,我準備收藏起來,我工作的得失,自有時間來評判,我相信,振梁同誌的到來會帶領平海繼續平穩發展,會帶給平海一個更加美好的明天!”

    這次是喬振梁率先鼓掌。

    顧允知站起身:“我不想說什麼煽情的話,臨行之前,我隻希望,大家把平海當成自己的家去愛護,把平海的老百姓當成自己的父母親人去照顧,隻有這樣,我們才能真真正正的付出自己的熱情,付出自己的努力!”他從宋懷明開始逐一握手,最後來到喬振梁麵前,和喬振梁握了握手,語重心長道:“振梁,以後就看你的了!”

    喬振梁充滿尊敬道:“顧書記放心,我和平海領導班子,絕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顧允知點了點頭,在喬振梁的手背上拍了拍,然後轉身向門口走去,既然走了,就走得灑脫。

    所有常委都望著顧允知高大的背影,直到會議室的房門在他的身後關閉,會場內方才發出持續熱烈的掌聲,這掌聲是對顧允知多年辛苦的肯定,也是為這位省委書記的送別。

    喬振梁的目光逐一從常委們的臉上掃過,他輕聲道:“從今天起,我們這個團隊要為平海的未來而努力,不可以辜負顧書記的期望,不可以辜負平海老百姓們的期望!”

    顧允知站在會議室門前,直到掌聲停歇,他方才繼續向前慢慢走去,顧允知曾經無數次想過這最後一次常委會上應該怎麼說,可最後還是決定什麼都不要說,是非功過自有評判,平海的發展史上必然會留下他的名字,隻要做到無愧於心就已經足夠了。顧允知並沒有開完這最後一次的常委會,自己多在位子上坐一秒,喬振梁的任期就少了一秒,將權力交出去之後,顧允知居然沒有想象中的失落,他感到輕鬆,走出省委辦公大樓的時候,抬頭仰望天空,下過雨的天空依然陰鬱,空氣中還飄著雨絲兒,落在臉上,涼涼的格外舒服。

    顧允知看到了自己的司機,他笑著擺了擺手,示意司機不要跟過來,這麼多年來,他第一次有了做普通人的感覺,不要人保護,不要被部下簇擁,不要被記者尾隨,這樣的日子才有人氣兒。

    顧允知沿著人行道往家的方向慢慢走著,他聽到鳥兒的叫聲,沿街小販的叫賣聲,清脆的自行車鈴聲,來回穿梭的汽車聲,他已經好久沒有關注過這些尋常的點點滴滴,顧允知感覺突然回到了昔日那個熟悉的世界。

    顧允知察覺到身後有一輛汽車在緩緩跟著自己,他有些生氣的回過頭去,以為自己的司機跟了出來,可轉身看到的卻是女兒那輛奔馳車,開車的是張揚,顧佳彤坐在副駕上,俏臉從窗口探了出來:“顧書記,您的專車來了!”

    顧允知笑了起來,他拉開車門坐了進去:“不是說好在家等我嗎?”

    顧佳彤格格笑道:“我擔心您坐慣了專車,不習慣步行,所以一早來接您!”

    顧允知很舒服的向後靠了靠,閉上眼睛道:“這奔馳坐起來比紅旗還是舒服一點!”

    張揚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顧允知道:“去西樵,中午我請你們在古風客棧吃飯!”

    顧允知想前往西樵並不是一時『性』起,他早就想去西樵看看老宅,昨晚他決定今天離任之後就馬上過去,他暫時不想返回省委大院,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他不想體會到什麼叫人一走茶就涼,顧書記也有不為人知的一麵。

    東江到南錫有一百二十公,西樵位於南錫的西南,這兒水鄉遍布,名勝古跡眾多,南錫是平海旅遊開發最好的城市。西樵並非南錫最有名的古鎮,可是西樵卻是南錫最具人文『色』彩的古鎮,目前的旅遊開發也在進行之中。

    從東江到西樵車程兩個小時,因為是給顧允知當司機,張大官人竭力做到穩健,開車的時候,他悄悄看了看後視鏡,發現剛剛卸任的省委書記居然靠在座椅上睡了。

    張揚從沒到南錫去過,對南錫有些印象,南錫的市長是夏伯達,夏伯達過去是顧允知的秘書,他和顧允知的關係親如家人。南錫的市委書記是徐光然,張揚曾經幫他治好了痛風病,說起來徐光然還欠他一個人情。南錫常務副市長常淩空是常淩峰的親哥哥,想起這些人,張揚不覺笑了起來,看來平海也不算大,怎麼都能扯上一些關係。

    顧佳彤因為身體剛剛痊愈的緣故,也有些虛弱,和張揚說了會話,也靠在座椅上睡了。

    張揚一直把車開到西樵入口,在大門處被人攔住了,警衛請他去買門票,現在西樵改旅遊區了,入村的遊客必須要買十塊錢一張的門票。

    顧允知這會兒和顧佳彤都醒了過來,看到張揚正準備掏錢,顧佳彤道:“不用,我有通行證!”她從手套箱中取出通行證交給那名警衛。

    警衛看到通行證,馬上笑著予以放行。

    顧允知道:“這麼多年沒回來,想不到回家還得要買票了!”

    顧佳彤笑道:“顧書記大力提倡發展平海經濟,咱們家鄉發展旅遊事業,就算買票也是對家鄉發展的支持!”

    張揚跟著笑了起來。

    顧佳彤指揮張揚把汽車停在距離老宅不遠的停車場,顧允知的目光被停車場前的一顆老槐樹所吸引,他走了過去,撫『摸』樹幹,低聲道:“記得我小時候常常在樹下玩,有一次因為頑皮,還把頭磕破了,你『奶』『奶』就是折斷樹枝兒給我煮雞蛋吃。”

    張揚笑道:“顧書記也頑皮過?”

    顧允知笑道:“我也不是生下來就是老頭兒!”,一句話把他們都逗笑了。

    西樵村被一條小河分成東西兩部分,從停車場隔河相望,可以看到顧家的老宅,這的一草一木都讓顧允知感到無比的親切,他負手走上小橋,站在拱橋的高點向北遙望,卻見一道道橋梁掩映在垂柳之中,風姿各異,西樵不但古橋保存完好,全鎮依河成街,街橋相連,一派古樸幽靜,典型的小橋流水人家的味道。

    顧允知道:“西樵在西晉的時候就已經形成,興盛於唐代,後來毀於戰火,幾經重建,在明朝萬曆年間的時候達到鼎盛,當時富賈雲集,商旅如織,清兵入關之後,這又遭到一次洗劫,小鎮被燒,直到乾隆年間方才恢複了些許的元氣,現在你們看到的房子多數都是清末民初的建築,不過鎮上古跡眾多,隻要稍稍留意就可以看到曆史的痕跡。”

    張揚道:“回頭我要好好遊覽一番。”

    顧佳彤取出相機給父親照了兩張相,張揚也跟在顧書記身邊合影留念。

    走過小橋南行二十米就是顧家的老宅,顧佳彤讓人翻修過這,加上她把兩邊鄰居的宅院賣下,連成了一大片院落,門前栽種著兩棵大樹,門窗也重新油漆過,推開大門,看到天井和正堂,這種老宅的光線都不是太好,因為剛剛下過雨,屋簷上還在往下滴著水,一滴一滴,落入天井下的聚水池中,這是聚財之意。

    廊柱橫梁,全都是雕梁畫棟,牆麵之上懸掛著不少的木雕。

    張揚道:“大戶人家啊!”

    

Snap Time:2018-07-18 11:11:55  ExecTime:0.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