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七十五章絕不低頭(上)


    第三百七十五章【絕不低頭】(上)

    丁兆勇也沒閑著,一個勾拳將吉他手也放倒了。

    陳紹斌鼻子也出血了,抓住那主唱的衣領子,來回搧耳光:“找死!”

    梁孜聽到消息慌慌張張的趕過來了,叫苦不迭道:“別打,別打,都是自己人!”

    陳紹斌殺紅了眼,瞪著倆眼珠子道:“誰他媽跟你自己人,滾一邊去!”他又是一個耳光抽了下去,打得那主唱跟豬頭一樣。

    喬鵬舉和梁成龍聽到動靜也出來了,梁成龍和梁孜的關係一直都很好,這種事情他當然要出麵,大聲道:“陳紹斌,你給我住手!”

    陳紹斌把那名主唱推到在地。

    梁成龍問明了情況,真是火從心生,指著陳紹斌的鼻子道:“你他媽搞什麼?自己人的場子也砸?”

    陳紹斌指著那名在地上呻『吟』的主唱道:“我就是看不慣這幫賣唱的傻『逼』,自以為能唱兩首,跟個人似的招搖撞騙,哄人家小姑娘,下次讓我見到你這樣,我弄死你!”

    喬夢媛氣得俏臉煞白:“你真野蠻,我們聊得好好的,你幹嘛衝過來打人?”

    陳紹斌在氣頭上,也忘了考慮什麼麵子,他瞪著眼睛道:“我已經打了,怎麼著吧?你們這麼大女孩子最容易吃虧上當,我是挽救你們,別讓這幫孫子給騙了!”

    喬鵬舉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梁成龍上前抓住陳紹斌的手臂:“你灌了多少貓『尿』,喝多了,走,一邊去!”

    陳紹斌用力摔開他手臂:“你少假惺惺做好人,不就是錢嗎?我賠!”他從懷掏出一打鈔票向空中揚了出去。

    張揚皺了皺眉頭,陳紹斌今天的行為的確不占理。他和丁兆勇出手是因為不想陳紹斌吃虧,朋友有難,當然要站在朋友的立場,這是張揚的原則。

    這時候一個聲音響起:“有錢了不起?你打了我的人,就得給我道歉!”

    一個青年人緩步走了過來,剛才出事的時候,他正坐在角落中和一個女孩子聊天,所以每人注意到他。

    張揚微微一怔,他萬萬沒想到那個躲在昏暗角落的年輕人竟然是喬鵬飛,喬鵬飛也沒有想到會在這和張揚相遇,不過現在見到張揚,他的目光中已經沒有了當初的畏懼,他現在的目標也不是張揚,他望著陳紹斌道:“樂隊是我請來的,他們都是我朋友,你憑什麼打人?”

    梁成龍笑著打圓場道:“大水咽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識一家人,說一千道一萬,咱們都是自己人,我看,算了!紹斌,你喝多打人不對,趕緊給這位兄弟道個歉!”

    陳紹斌也是在東江強橫慣了的人物,讓他在公眾場合低頭,等於當眾打他的臉,他怒視喬鵬飛道:“嗑瓜子磕出個臭蟲,你他媽誰啊?”

    喬鵬飛沒敢出手,這是因為張揚在場的緣故,他雖然武功不錯,可是比起張揚要差出許多,內心中還是頗為忌憚的。

    一直沒有說話的喬鵬舉道:“忘了介紹,這是我堂弟喬鵬飛,他也來東江玩兒!”

    陳紹斌內心一怔,他是真沒想到這年輕人竟然是喬鵬舉的堂弟,今天還真的捅了漏子,可事情已經弄到了這種田地,他有些騎虎難下了,陳紹斌道:“我以為他想『騷』擾喬小姐她們!”陳紹斌說出這句話等於已經示弱了。

    梁成龍暗自鬆了一口氣,陳紹斌有了這句話,這件事就好辦多了,可事情並不像他想象的那樣順利,那名被打的主唱捂著血流不止的嘴唇站起來。

    喬鵬飛道:“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磕頭認錯,要麼讓亮子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回去!”

    那名叫亮子的歌手有人撐腰,這會兒頓時神氣起來,瞪著倆大眼珠子望著陳紹斌:“有種你再打啊!”

    梁成龍向喬鵬舉道:“喬哥,都是自己人!”

    喬鵬舉也覺著喬鵬飛的要求有點過分,他向喬鵬飛道:“小飛,應該是誤會!”

    喬鵬飛不能不給這位大堂哥麵子,他點了點頭道:“好,看在我哥的麵子上,我退一步,你打人不能白打,你給亮子端茶認錯!”

    梁成龍搗了搗陳紹斌的手臂,低聲道:“差不多就行了!”

    陳紹斌哪受過這樣的窩囊氣,他咬了咬牙,毅然決然的搖了搖頭道:“醫『藥』費我賠,端茶認錯我不幹!”

    喬鵬飛冷笑道:“大哥,人家不要你的這份人情!”

    喬鵬舉皺了皺眉頭,他認為自己給足了陳紹斌麵子,可陳紹斌這人明顯有些不識好歹。

    張揚冷眼看著眼前的一切,這件事表麵看起來簡單,可真正的意義卻非同尋常,這代表著新舊衙內之間的碰撞。陳紹斌如果低頭,就代表著他們那一群人向喬鵬舉低頭,陳紹斌平時雖然玩世不恭,可他並不糊塗,他也有大局觀,他懂得這件事的意義,所以這個錯更不能認。

    梁成龍又道:“紹斌!”他是想勸陳紹斌就此算了。

    陳紹斌卻怒吼道:“別他媽叫我,打都打了,怎麼著?”

    喬鵬舉兄弟倆的臉『色』頓時沉了下去。

    梁成龍賠著笑道:“不好意思,陳紹斌喝多了,亮子,我送你去醫院,這次的演出費我雙倍支付!”

    喬鵬飛道:“亮子是我的好哥們,打他就是打我,今天我還就得認這個理兒,陳紹斌,讓你端茶認錯是便宜你了!別給臉不要臉!”

    陳紹斌道:“人我打了,想讓我道歉沒門!”

    梁成龍拚命向張揚使眼『色』,意思是讓他說話。

    張大官人笑了起來:“成龍,你是想讓我說話吧?”

    梁成龍心說你怎麼把我給賣了呢?

    張揚向前走了一步,拍了拍陳紹斌的肩膀道:“在東江提起你陳紹斌,怎麼也算得上一號人物,這個麵子不能栽,男子漢大丈夫,頭可斷血可流,尊嚴絕不能丟!”這句話說到了陳紹斌心,他激動地點了點頭道:“說得對,這他媽才是我哥們!”

    喬鵬飛冷冷看著張揚道:“他要尊嚴,我哥們就不要尊嚴了?”

    張揚不屑道:“一個戲子談什麼尊嚴?”這句話一說出口,天堂樂隊的幾名成員頓時都火了,他們向前圍攏過來:“你他媽說誰呢?”

    張大官人冷笑道:“說你們呢?沒事兒不在舞台上老老實實唱歌,跑到下麵來幹什麼?看你那油頭粉麵的熊樣,長得就欠揍,打你有錯嗎?工作期間不好好在舞台上,你這叫串崗!”

    張大官人剛才已經暴『露』出一部分武力,天堂樂隊的幾名成員雖然生氣,卻不敢真正出手。

    喬鵬舉靜靜看著張揚,他並沒有生氣,目光中反倒流『露』出幾分欣賞,他的父親明天將接手平海省委書記之職,連梁成龍這樣的強勢人物都想盡辦法攀附自己,可張揚卻仍然敢堅持立場,這個人不僅僅是硬氣,也擁有相當的智慧,難怪當初堂弟會在他的手下吃虧,喬鵬舉欣賞有立場的人。

    梁成龍擔心張揚把事情鬧得不可收拾,慌忙打斷張揚的話道:“張揚,你少說兩句!”

    張揚壓根沒理會梁成龍,向前走了一步,雙目挑釁的望著喬鵬飛:“喬鵬飛,剛才我也打人了,你要求我道歉嗎?”

    喬鵬飛和張揚對視著,兩人針鋒相對,心中的怒火一觸即發。

    這時候喬夢媛說話了:“你們有意思嗎?都說是誤會了,解釋清楚不就完了,非得再打一場,讓別人都看笑話才好嗎?”

    安語晨來到張揚身邊道:“打就打,我無條件站在我師父這邊!”

    喬鵬飛心也明白,自己的武力值要比張揚差上許多,就算真打自己也討不了好去。

    喬鵬舉哈哈笑道:“算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都給點麵子吧,算了!”

    梁成龍道:“是啊,都是自己人,所有損失都算我的,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

    喬鵬飛還想說什麼,卻被喬夢媛挽著手臂給拖走了,天堂樂隊的那幾個看到喬鵬飛走了,也沒了靠山,自然不會再鬧,梁成龍偷偷把主唱亮子拉到一邊,給他說了個讓他心動的數目,這件事就這麼暫時告一段落。

    喬鵬舉也沒多說話,向張揚微笑著點了點頭:“各位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

    張大官人很禮貌的笑了笑,他和喬鵬飛有梁子,可是和喬鵬舉卻沒有翻臉,沒必要搞得跟仇人似的。

    喬鵬舉走後,梁成龍忍不住埋怨道:“我說你們唱得是哪一出?”

    陳紹斌冷冷道:“以後這種拍馬屁的事兒少他媽叫我!”他轉身就向門外走去。

    張揚向梁成龍搖了搖頭,也沒說話,轉身離去,安語晨自然是跟著他一起。

    來到外麵,不知何時下起了暴雨,陳紹斌站在門口等著他們,看到張揚他衝過去抓住張揚的手道:“你是我哥們,我和梁成龍從此成為陌路!”

    丁兆勇這會兒也跟了出來,他歎了口氣道:“從小玩到大的哥們,至於嗎?”

    陳紹斌道:“我在乎,這個頭我不能低,我要麵子,栽了這個麵子,我他媽以後在東江再也抬不起頭來,是我兄弟的就該挺我!”他眼圈發紅,大聲叫道:“張揚,你是我兄弟,今晚的事情,我陳紹斌記住了,以後但凡有用著我陳紹斌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我皺一下眉頭就是孫子!”

    張揚心中也有些感動,他拍著陳紹斌的肩頭道:“紹斌,你喝多了!”

    陳紹斌道:“哥們沒喝多,我清醒著呢,兆勇,你也是我哥們,他梁成龍不是!我看透他了!”

    丁兆勇上前扶住陳紹斌道:“我送你回家!”

    安語晨已經攔了輛出租車,幾個人好說歹說,才把陳紹斌送上了出租車。

    望著出租車遠去,安語晨不覺笑了起來。

    張揚有些不解的看著她:“我說小妖,你笑什麼?”

    安語晨道:“我笑你剛才麵對喬鵬飛的時候真是好威風好煞氣,帥呆了!”

    張大官人不無得意道:“我一直都是英俊瀟灑玉樹臨風!”

    “臭美!”

    張揚笑道:“住哪兒啊?我送你回去!”

    安語晨道:“省『政府』招待所,跟夢媛一起!你呢?”

    張揚這才想起自己到現在還沒安排好住處,他的那輛尼桑皮卡還停在省人民醫院停車場,這麼晚了又下了大雨,他也懶得去秋霞湖別墅,再說顧佳彤今晚也無法過去,自己一個人孤零零跑到那邊多沒勁。張揚道:“要不我跟你住得了!”

    安語晨呀了一聲,俏臉羞得通紅:“你怎麼這樣說話啊?”

    “我哪樣了?我去省『政府』招待所住,又沒說跟你一個房間!”張揚明知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還故意逗她。

    安語晨又羞又惱,揮拳就打。

    當師父的豈能讓徒弟給打了,張大官人輕輕巧巧就抓住了安語晨的手腕,笑道:“大庭廣眾的,注意點影響,我可是國家幹部!”

    梁成龍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幹嗎呢,你們跑到這來打情罵俏了!”

    安語晨轉過身瞪了他一眼:“狗嘴吐不出象牙!”

    梁成龍笑了一聲,四處張望了一下:“陳紹斌呢?”

    張揚道:“兆勇送他回去了!”

    梁成龍道:“他生我氣了,其實今晚的事情,他做的有些過火。”

    張揚道:“得了吧你,事情要是擱在你自己身上,這個頭也不能低!”

    梁成龍道:“有什麼不能低頭的,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

    安語晨已經攔了輛出租車,催促張揚上車。

    梁成龍道:“我送你們!”

    安語晨對梁成龍的印象並不是太好,擺了擺手道:“不麻煩你了!”

    張揚上了出租車,安語晨道:“我不喜歡他!”

    張揚知道安語晨從來都是直來直去的『性』子,他低聲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為人處世的方式,你可以不喜歡,但是人家有選擇生活的權利!”

    安語晨有些詫異的看了看張揚,輕聲道:“我發現你比過去有內涵了!”

    張大官人道:“錯!我一直都有內涵,是你的認知力提升了!”

    安語晨正想跟他拌嘴的時候,喬夢媛打來了電話,原來喬夢媛已經回到了省『政府』招待所,聽說安語晨和張揚在一起,也就放心了。

    張揚和安語晨來到省『政府』招待所,雨非但不見減小,反而越發的大了,天空中閃電不斷,悶雷也是一個接著一個。

    張揚在總台辦理入住手續的時候,喬夢媛走了過來,聽說張揚也要在這入住,輕聲道:“不用單開房間了,我們那還空著兩間客房,我爸剛才還聊你呢!”

    張揚假惺惺道:“那多冒昧啊!”

    喬夢媛道:“也不是讓你白住,我媽最近腰疼病又犯了,你去幫她看看!”喬夢媛見識過張揚的醫術,當初他救時維的時候,喬夢媛就在身邊。

    張揚樂道:“這麼說,我就心安理得了!”

    喬振梁一家住在省『政府』招待所的觀雲樓,這座小樓是專門招待省部級官員的,觀雲也暗合官運兩字,領導們對這些也是很在乎的,誰不想自己的官運亨通,步步高升?

    雖然已經是晚上十點半,喬振梁仍然沒睡,在客廳中幫妻子孟傳美輕輕按摩著腰部,看到喬夢媛帶著張揚和安語晨進來,喬振梁樂點了點頭:“張揚來了,快請坐!”

    張揚真是納悶,喬振梁這個人實在讓人看不透,一個省部級的高官,平易近人,謙和的就像一個普通老百姓,可外界關於他的傳聞究竟是真是假?

    孟傳美看到來了客人,想要起身,卻不經意牽動了腰部的老傷,痛得哎呦叫了一聲。

    張揚殷勤道:“孟阿姨,我來幫你看看!”

    喬振梁有些驚奇道:“你也懂按摩?”

    安語晨忙不迭的幫著介紹道:“喬叔叔,我師父可是衛校畢業生!”

    張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這丫頭是誇我還是罵我呢?

    孟傳美痛得額頭見汗:“小張……我這是老傷了,年輕時落下的根,一到陰天下雨,腰疼病就犯……哎呦……佛祖保佑……”孟傳美信佛,這會兒還不忘了佛祖保佑。

    張揚心中暗笑,佛祖保佑不了你,還是我來吧,這廝今天是存心想顯擺,明天喬振梁就是平海省委書記了,借著這個機會和他一家子拉近關係倒也不錯。

    張揚讓孟傳美在沙發上躺好了,他運指如風,輪番點中孟傳美背後的幾處『穴』道。孟傳美頓時感到腰部的疼痛完全消失,她又驚又喜,剛才對張揚還半信半疑,這會兒已經信了八分了。

    張揚先為孟傳美診脈,微笑道:“孟阿姨,您是老傷,傷處乃是在腰!這傷應該是二十五年前落下的!”

    孟傳美和喬振梁同時咦了一聲,兩人同時道:“你怎麼知道的?”

    張揚為孟傳美一邊按摩著腰部,一邊道:“根據你的脈象來看,應該是冬季落下的,大概是臘月,那年你生產的時候是不是出了些問題?”

    張揚這邊說得平平淡淡,可喬振梁和孟傳美兩口子已經是目瞪口呆了,孟傳美二十五年前生得喬夢媛,就是在生產的時候遭遇難產,當時差點死了,前往醫院的路途中又受了風寒,從那時起就落下了腰疼病,這件事連喬夢媛都不知道,卻不知張揚是怎麼推斷出來的。

    聽母親說完當年事,喬夢媛心中一陣酸楚,母親為了自己承受了多少苦楚,她輕聲道:“張揚,你一定要幫我媽媽把腰疼病治好!”

    張揚笑道:“衝著你這份孝心,我也得幫忙啊!不過孟阿姨的病不在外,而在內,想要徹底根除腰疼的『毛』病,就必須服『藥』!”他讓喬夢媛取來紙筆,當場寫下了方子,按照他的這個方子,連服一個月的草『藥』,一定能夠根除腰疼的頑疾。

    張揚寫方子的時候,喬鵬舉也到了,看到張揚過來,他頗感驚奇,不過還是很禮貌的跟張揚打了個招呼,他們誰都沒提起今晚的不快,喬振梁和孟傳美先去休息了。

    安語晨和喬夢媛一起也上了樓。

    客廳內隻剩下張揚和喬鵬舉,張揚笑道:“不好意思,今晚叨擾了!”

    喬鵬舉笑道:“說起來都是自己人,有什麼客氣的,你幫我媽看好了腰疼病,我還沒顧得上謝你呢!”

    張揚道:“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喬鵬舉對張揚的醫術是持有相當懷疑的態度的,不過剛才他已經看到母親沒事人一樣走回了房間,證明張揚還是有些手段,喬鵬舉道:“喝酒嗎?”

    張揚笑了起來,喬鵬舉的邀請當然不好拒絕。

    觀雲樓的配套設施很完備,樓下有廚房有餐廳,喬鵬舉打開冰箱,發現麵有幾包五香蠶豆,還有一隻鹵鴨,喬鵬舉笑道:“想不到還很豐盛!”

    兩人一起動手,喬鵬舉把蠶豆裝盤,張揚剁好鴨子。他們在餐桌前坐了,喬鵬舉開了瓶飛天茅台,笑道:“其實我不喜歡喝洋酒!”

    張揚也笑了起來:“我也不喜歡喝那玩意兒,不過都說喝那東西有情調!”

    喬鵬舉哈哈笑道:“一男一女喝洋酒多少沾點小資,倆大老爺們喝洋酒那叫裝『逼』!”

    

Snap Time:2018-01-18 22:01:15  ExecTime: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