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七十四章新舊衙內(上)


    第三百七十四章【新舊衙內】(上)

    張揚就在顧書記目光的注視下,抱著顧佳彤出了醫院,抱著她上了車,抱著她回到了代表平海省內最高權力的9號小樓,又抱著她進了洗澡間。

    顧允知整個過程中出奇的冷靜,沉默,仿佛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張揚關上洗澡間房門的時候,有些心虛的向顧書記笑了笑:“顧書記,我不叫您,千萬別進來!”

    顧允知心真是哭笑不得,百般滋味全都湧上心頭,這他媽什麼事兒,女兒跟這小子到底叫什麼關係,真是斬不斷理還『亂』。顧允知知道自己也管不了,也問不了,隨他去吧!

    張揚為顧佳彤脫衣服也不是第一次了,可這次的心情最緊張,省委書記就在外麵,自己竟然敢在洗澡間內脫他女兒衣服,這膽子也忒大了一點,張大官人深刻理解了一句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自己和顧佳彤之間的那點事,瞞也瞞不住,總有一天會昭然日下。

    望著神誌不清的顧佳彤,張揚頓時將諸般煩惱事扔到了一邊,脫衣服也是要境界的,張大官人此時麵對一絲不掛活『色』生香的顧佳彤,腦海中可沒興起半點兒『色』欲,不是顧佳彤的肉體不夠吸引,是因為他要救人,張揚扶著顧佳彤在浴缸內坐好了,以雙腿將她護住,潛運內力雙掌緊貼在顧佳彤無瑕美背之上,內力源源不斷的注入顧佳彤的體內。

    張揚的目的是將傷口處的餘毒先行肅清,然後你用內力將顧佳彤體內殘留的餘毒『逼』出去,浴缸內的水很快就變成了淡粉『色』,隨著張揚內力的催吐,水『色』越來越深。

    顧佳彤周身冒出水汽,浴室內蒸汽騰騰,宛如煙雲籠罩。

    張揚的內力在顧佳彤體內運行三個周天,慢慢收回內力,顧佳彤緩緩睜開美眸,隻覺著昏沉沉的頭腦在瞬間恢複了清明,她眨了眨明眸,這才意識到自己所處的地方,竟然身無寸縷的和張揚浸泡在浴缸之中,更讓她羞不自勝的是,他們竟然是在自己的家。

    張揚也是一絲不苟,身上水淋淋的,他笑了笑展開臂膀將顧佳彤溫軟的嬌軀攬入懷中,顧佳彤又羞又急:“胡鬧,這是在我家!”

    張大官人笑了一聲,這件事隻能回頭再向顧佳彤解釋了,他從浴缸爬了出去,這廝考慮的很周到,顧家不可能準備衣服給他換,所以要脫得光光的進入浴缸,張揚在淋浴下衝了衝,看到顧佳彤俏臉通紅縮在浴缸,倘若是他們單獨相處,張大官人自然不會錯過這個鴛鴦浴的好機會,可那也得分時間地點,這會兒顧書記在外麵虎視眈眈,就算借給張揚一個膽子,他也不敢在麵胡天胡帝,張揚穿好了衣服,向顧佳彤道:“我先出去了!”

    顧佳彤擺了擺手,示意他趕緊出去,芳心一驚紛『亂』如麻,今天的事情該怎麼向父親交代。

    張揚離開浴室,壯著膽子來到客廳,看到顧允知正坐在那兒看報紙呢,張揚心中明白,顧書記肯定也是裝的,自己和他女兒脫光了在浴室療傷,顧允知就算心理素質再好,肯定也得有思想波動。

    張揚很老實很拘束,可以說自打顧允知認識他以來,都沒有見到他這麼拘束過,顧允知沒讓他坐,他連坐都不敢,恭敬道:“顧書記,佳彤姐沒事了!”

    其實自從張揚趕到醫院,顧允知的一顆心就放下來了,他對張揚的醫術十分了解,張揚既然能夠治好小女兒的雙腿,佳彤的病情自然不會成為問題。

    顧允知放下報紙,臉上的表情很平靜,從他臉上看不出是喜是怒,正因為如此,張揚才越發的沒底,他和顧佳彤的事情今天是徹底向顧書記攤牌了,雖然過去顧允知也知道他們的私情,不過那時候畢竟最後一層窗戶紙沒有戳破,如今什麼都戳破了,張揚頓時感到不好意思了。

    顧允知道:“坐!”其實顧書記原本想說辛苦了來著,可是想想這句話又不太合適,這小子把女兒抱進洗澡間脫衣服,自己總不能向他道聲辛苦了。張揚覺著別扭,顧書記也覺著別扭。

    張揚在顧允知的身邊坐下,其實對麵有位子,他應該坐在對麵,不過張揚害怕看到顧書記的眼神,深邃的目光能夠一直看到自己心,要是在顧書記目光的注視下,豈不是如坐針氈,就算是坐在一旁,心也不好受。

    顧允知道:“佳彤是中毒?”

    張揚點了點頭:“初步斷定應該是七星蜈蚣咬的!”

    “七星蜈蚣?”顧允知對這些毒蟲沒有研究。

    張揚道:“一種很厲害的毒蟲,不過也有克製的方法!”他起身道:“顧書記,我出去為佳彤姐抓一些『藥』,這樣才能徹底肅清她體內餘毒。”

    顧允知道:“趕快去吧!”

    顧佳彤沐浴之後,換好衣服出來,俏臉之上仍然蒙著一層羞『色』,來到父親麵前低聲道:“爸!”

    顧允知嗯了一聲,看到女兒沒事,一顆心徹底放了下來,顧佳彤也在父親的身邊坐下,正巧坐在剛才張揚坐的位置,她是不好意思看父親的眼睛。

    顧允知『摸』了『摸』女兒的額頭,確信她的體溫已經降下來了,內心寬慰無比,輕聲道:“張揚說,你被七星蜈蚣咬了?”

    顧佳彤聽父親這樣說,仔細想了想,驚聲道:“是啊,那天我去西樵驗收房子的時候,在後院乘涼,一隻蜈蚣爬到了我的腳上,我用雜誌拍死了它,當時並沒有什麼異樣,想不到竟然是它的緣故。”

    顧允知道:“老宅蚊蟲很多,你還是要注意一些。”

    顧佳彤道:“如此說來,我還要弄些殺蟲劑,好好的把西樵老宅清理一遍。”

    顧允知深感慶幸道:“幸虧張揚聽到消息就趕過來了,不然的話,你的病情就耽擱了!”說到這他不禁想起了省人民醫院的那幫醫生,怒道:“什麼專家教授,我看全都是一幫庸醫,如果不是張揚過來,他們到現在都查不出你是什麼原因才發燒。”

    顧佳彤道:“論到醫術,這世上又有誰能和張揚相提並論?”

    顧允知覺察到女兒的話語中充滿了自豪,他向女兒看了看,顧佳彤也覺著自己的話有些過了,不好意識的垂下頭去。

    顧允知過了一會兒方才道:“他對你也算不錯!”

    聽到父親的這句話,顧佳彤心中暗喜,正琢磨著替張揚說兩句好話的時候,有客人到了,前來探望顧佳彤的是喬夢媛和安語晨,喬夢媛和父母見麵之後,聽說了顧佳彤突發急病的消息,聯想起張揚急匆匆前來東江的事情,馬上推測到張揚過來必然和顧佳彤有關。喬夢媛和顧佳彤的交情雖然一般,可是畢竟也算得上談得來的朋友,於情於理她都該去探望一下,而且父親也建議她過來看看。

    於是她和安語晨商量了一下,兩人來到顧家。

    顧佳彤看到她們來看自己,笑著迎了上去:“你們怎麼來了?”

    喬夢媛笑道:“剛聽我爸說你病了,所以去醫院看你,可到了醫院,又聽說你已經回家了,所以我和語晨一起過來了。”

    安語晨將手中的營養品放下:“顧小姐沒事就最好了!”

    顧佳彤引著她們來到父親麵前,把她們介紹給父親認識。

    顧允知笑道:“原來是喬書記的女兒,真是漂亮!”

    安語晨道:“顧書記,您不能隻顧著誇自己人,難道我長得很醜嗎?”

    顧允知哈哈大笑,他聽顧佳彤介紹安語晨是港商安老的孫女,顧允知很熱情的邀請她們兩人坐下,微笑道:“過去安老來平海的時候,我跟他也見過麵,你們安家投資江城,對家鄉的貢獻很大,是港澳同胞的楷模。”

    安語晨道:“我爺爺始終都記著自己是家鄉人,為家鄉出力,幫助鄉親致富是他最大的願望,雖然他老人家不在了,我會繼承他的遺誌,完成他的願望。”

    顧允知深表讚許的點了點頭:“平海的發展離不開你們這些從家鄉走出去的愛國商人!”

    顧佳彤看了看時間已經就快晚上九點了,她輕聲道:“你們吃飯了沒有?”

    喬夢媛笑道:“我們吃過飯才來的!”

    此時張揚抓了『藥』回來,看到喬夢媛和安語晨兩人都到了,不覺一怔,他笑道:“都來了啊!”

    安語晨道:“師父,沒見過你這樣的,顧小姐有病了,你說一聲嘛,搞得神神秘秘的,別忘了我們也是朋友!”

    張揚道:“誰跟你是朋友,你是我徒弟,你是我下一代!”

    眾人都笑了起來,安語晨氣得跺了跺腳。

    顧允知因為女兒好轉也心情大好,他向幾個年輕人道:“你們聊,我在這兒你們說話也不方便!”

    張揚把草『藥』放下道:“不聊了,天很晚了,我們得告辭了,佳彤姐,回頭你把草『藥』煎服了,一共是三付『藥』,每天吃一付,這樣就可以徹底治愈了,那一大包是我買的驅蟲『藥』,讓人拿去西樵老宅,在房子點燃,用煙火熏一下,燃盡的草灰可以灑遍整個院落,普通的蛇蟲就不會再靠近宅子了。”

    顧佳彤點了點頭,她剛剛肅清毒素,的確有些倦了,再加上,她也不想喬夢媛她們看出自己和張揚的關係。輕聲道:“我送你們!”

    喬夢媛道:“不用了,你病剛好,還是留在家歇著,我車就在外麵!”

    張揚和顧佳彤對望了一眼,彼此都看到對方眼睛深處的不舍之意。張揚害怕『露』出破綻,率先離開。

    顧佳彤將他們送到了大門口。

    喬夢媛開了輛奔馳吉普車過來,張揚不無羨慕的拍了拍吉普車的引擎蓋:“好車啊!喬總真是有錢!”

    喬夢媛笑道:“我大哥的!”

    “你大哥?”

    喬夢媛點了點頭,父親前來東江上任,不但她過來了,她大哥喬鵬舉今天也來到東江和父母見麵。

    張揚和喬鵬舉沒見過麵,可是對老喬家沒太多好印象。他上了車在副駕坐下,安語晨坐在他身後,扒著座椅的靠背,附在他耳邊小聲道:“咱們喝酒去不?”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他望著喬夢媛道:“那得問問喬總!”

    喬夢媛道:“我酒量不行,喝醉了,誰來開車?再說今天也累了,咱們明天再說吧!”說話的時候,她大哥打來了電話,卻是讓她去東江步行街新開的藍魔方去玩。喬夢媛放下電話,將大哥的意思說了。

    安語晨是個閑不住的『性』子,一聽要去玩,頓時歡呼雀躍。

    張大官人本來也有些累了,可看到安語晨興致這麼高,也不好意思敗興,再說今天和喬夢媛的大哥會會麵也不是什麼壞事,畢竟喬振梁明天即將成為平海省委書記,和他兒子認識下,就算成不了朋友,也不至於成為仇人。

    抱著這樣的心態,張揚跟著她們一起去了藍魔方。

    讓張揚沒想到的是,在藍魔方他不但見到了喬鵬舉,還見到了幾位老朋友,其中有剛剛保釋出獄的豐裕集團總裁梁成龍,省工商行信貸部主任陳紹斌,還有丁兆勇。

    

Snap Time:2018-06-20 01:40:51  ExecTime:0.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