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七十一章倒車(上)


    第三百七十一章【倒車】(上)

    趙金芬道:“張市長,我並不是說這件事,我是說你們財務交接的過程嚴重違規!”

    “什麼叫違規?財務交接的過程由我和教育局共同監督,誰也沒往家拿一分錢!”

    “我不是說過了嗎?應該走正常的審計程序!”趙金芬的聲音也變大了一些。

    張揚哈哈笑道:“難怪老百姓都說我們『政府』部門的辦事效率低下,什麼事情都講究程序,我看這些老師的工資再等一個月也發不下來!”

    趙金芬道:“如果什麼事都不講究紀律和程序,那麼我們的體製就不複存在,我們的社會也將『亂』成一團。”

    張揚道:“我們隻是改善了程序,縮短了過程,我不認為有違反紀律的地方,換句話來說,這件事跟紀委好像沒多大關係!”

    趙金芬被他的這句話噎住了,一時間竟不知該怎麼反應。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如果財務交接中出現了問題怎麼辦?”

    張揚道:“我負責!”

    趙金芬現在是徹底無話可說了,她有些後悔主動登門了,張揚這小子果然如傳說中的那樣不好對付,她心中暗道:“最好你以後不要落在我手!”

    趙金芬自討沒趣,灰溜溜站起身想走,張揚卻笑道:“趙書記,我這兒有木瓜汁,您帶一箱回去喝吧!”

    趙金芬道:“不用!”心說這小子夠膽大的,居然敢給我這個紀委書記送禮。

    張揚笑眯眯道:“回頭我讓小傅給你送去,這玩意兒對女『性』有好處,豐胸!”

    趙金芬的臉漲紅了,這廝真是可惡到了極點,老娘不就是胸平了一點嗎?你至於這麼寒磣我?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這混小子怎麼專挑人家的軟肋下刀子?趙金芬帶著鬱悶和憤怒的情緒離開了張揚的辦公室。

    張揚卻得意的大笑起來,他真是搞不懂趙金芬了,豐澤一中搞成現在這個樣子,她丈夫應該負有相當的責任,如果他們兩口子明智的話,在這件事上應該保持沉默,可這個趙金芬卻主動向自己發難,難道她覺著一個豐澤常委真的有什麼了不起嗎?你敢跟我找麻煩,明兒我就虐你男人。

    趙金芬走後,張揚方才想起剛才丘金柱打電話的事情來,他給丘金柱打了個電話,丘金柱的心情始終忐忑,聽到張揚打電話過來,他終於忍不住道:“張市長,聽說有人要搞我!”這話的意思實在太明顯了,他在向張揚求援。

    張揚雖然不怎麼待見丘金柱,可最近的幾件事讓他發現丘金柱還是很有些作用的,丘金柱跟他這樣說,證明別人要搞丘金柱十有八九和他幫助自己做事有關。

    張揚道:“你聽誰說的?”

    丘金柱不敢瞞張揚,他把程焱東跟自己說過的事情向張揚說了一遍,張揚對程焱東這個人還是有些印象的,感覺這個人很有些書卷氣,為人也很低調,可他向丘金柱說這番話肯定抱有目的,公安局內部有能力搞丘金柱的並不多,趙國棟無疑首當其衝,程焱東將這件事透『露』給丘金柱,證明他對趙國棟的行為應該有所不滿,張揚道:“有時間把他約出來,我跟他聊聊!”

    丘金柱慌忙道:“今晚怎麼樣,今晚我去白鷺賓館定個位子!”他是真害怕了。

    張揚笑了笑,丘金柱這個人心理素質實在不怎麼樣,遇到點風吹草動就慌成這樣。張揚反正晚上也沒什麼事,答應了下來。

    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張登高這會兒過來簽字,他拿著一摞單據,這些都是張揚使用的辦公用品和用車記錄,按照規定每張單子上都得有張揚的親筆簽字。

    張揚望著那一摞單子,不由得有些頭大:“我說登高同誌,你每天就忙活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你煩不煩啊?”

    張登高苦笑道:“張市長,我也不想煩你,可上頭這麼規定,我也沒辦法!”

    張揚一邊簽字一邊道:“最近我事情多,你給我派輛車,用車的時候總是找不到!”

    張登高道:“那些的票都給您報銷了!”

    張揚抬起眼睛,有些不善的看著他:“什麼意思?合著我那些的票就不該報銷?”

    張登高慌忙解釋道:“張市長,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不是這個意思是什麼意思?都說副市長不配專車,我自打來豐澤任職就沒有專車,可我用車的時候,市『政府』的小車一輛都沒有!”

    張登高道:“最近都在忙著抗旱,領導們都忙著去各鄉鎮指揮,用車的確緊張了一些。”

    張揚道:“他們抗旱,我忙著教育改革,旱情重要,教育更重要,咱們不是常說,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嗎?”

    張登高無言以對,講大道理他不行,論到歪攪胡纏,他還是不如這位張副市長,他歎了口氣道:“張市長,我也就是為領導們服務的,不容易,在過去我這活叫總管!”

    張揚笑道:“宮的總管可沒有那玩意兒!”

    張登高也不禁笑了起來:“我比總管也就強那麼一點,領導們有了不滿意都得批評我,剛才趙書記還批評我!”

    張揚道:“批評你什麼?”

    “批評我搞特殊化,給您配了專職秘書!”

    張揚道:“這女人事情怎麼這麼多?小傅也不是我的專職秘書啊!”

    張登高連連點頭。

    張揚把那遝單據簽好了,遞給張登高:“我準備到各鄉鎮了解一下基層文教衛生情況,你得給我派輛車!”

    張登高道:“張市長,真沒車了,隻要手頭上有車,我肯定給你派,可最近都要用車,我還真不敢向您保證!”

    張揚眯起眼睛道:“多大點事兒,這都把你難為住了!”

    張登高道:“這麼著吧,小車班還有一輛尼桑皮卡,平日都是運送辦公用品的,年前剛添了一輛客貨,所以這皮卡也就閑下來了,您要是不嫌棄,我就給您找個司機,這車先讓您用著。”

    張揚一聽樂了,看來不『逼』他,這廝是不給自己辦事的。張揚興致來了,起身道:“帶我去看車!”

    張登高沒奈何,隻能帶著他去了車庫,那輛尼桑皮卡果然停在車庫內,平日領導們誰也不喜歡坐這輛車,畢竟這玩意兒不倫不類的,坐著出去,顯不出領導的氣派,車廂有點小,裝不了太多貨物,現在有了客貨,這輛皮卡的使用率更低,三年跑了五萬公,漆麵保養得很好,看起來跟新車也差不多。

    張揚圍著皮卡轉了一圈,唯一不滿意的就是這皮卡是墨綠『色』,這廝對綠『色』有些忌諱,張登高道:“小車班的司機都出去了,要不等回來我再想辦法給您安排……”

    張揚道:“我自己就會開車,不用司機,能節約點就節約點,鑰匙給我!”

    張登高找來了皮卡的鑰匙,把鑰匙遞給他,張揚打開車門就坐了進去,想不到麵的內飾倒也過得去,張揚樂道:“得,將就點吧,這車我自己先用著,車庫也留給我用了,每月的油費……”

    張登高苦著臉道:“用油方麵有製度,我隻能按照製度來辦!”說起製度兩個字,他心中實在是無奈到了極點,跟張副市長講製度,等於對牛彈琴。他發現自己和張副市長在交鋒中永遠隻能落在下風,很被動,很多事都是被『逼』無奈的去做,最後又不能不做。比如給他派了個秘書,又比如現在給他配了輛皮卡。

    張揚已經把皮卡車倒了出去,車子噪音挺大的,不過動力很足,畢竟是2.4的排量。

    張揚一來對皮卡車的『性』能不太熟悉,二來有幾天沒『摸』車了,隻顧著倒車,卻想不到後麵一輛車開了過來,那輛車不停鳴笛,可張大官人還是把車倒了過去。

    當!一聲,皮卡車的屁股撞擊在那輛藍鳥車上,藍鳥車內的人嚇了一跳。

    張登高也嚇傻了,車才交到這廝的手就出了交通事故,這車技也太他媽彪悍了。

    張揚熄火停下車子,推開車門跳了下去,皮卡車的後屁股沒事,可撞擊的那輛藍鳥就沒那麼幸運,右側的前後車門都癟了進去。

    張揚來了個惡人先告狀,他要在氣勢上壓倒對方,指著那輛車叫道:“你給我出來,怎麼開車的?”

    車出來了一個警察,這警察不是別人,正是豐澤市公安局長趙國棟,趙國棟嚇得臉『色』蒼白,他也沒想到這輛皮卡車直衝著自己就過來了,還好速度不快,車內除了他也沒坐別人,趙國棟看到開車的竟然是副市長張揚,心中暗歎,這他媽不是冤家路窄嗎?

    張揚也想到了同樣的一句話,他望著變形的藍鳥車門,再看看完好無損的皮卡屁股,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嘿嘿笑了起來:“趙局,原來是你啊,你這車可真不禁撞,日本車吧?就是鐵皮薄!”

    趙國棟這個鬱悶呢,我開的日本車不假,你開得也是日本車,無非是皮卡的後屁股硬些,他指了指皮卡的標牌道:“張市長,你這也是日本車!”

    張揚這才看了看那幾個大大的英文,麻痹的,今兒丟人了,光看這幾個雞腸子,老子還以為是美帝國主義出品呢。

    張登高看到撞車的都是熟人,也就放下心來,其實在市『政府』大院發生交通事故,十有八九都是認識的。他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是張揚倒車把趙國棟的車給撞了。

    可張大官人並不這麼認為,張揚道:“我說趙局,你沒事開車跑到這來幹什麼?公安局的停車場還停不開你這輛車啊?”

    趙國棟被他這句話噎得夠嗆,心說你他媽忒囂張了,誰規定我們公安局的車不能來市『政府』了?誰規定你們市『政府』停車場隻能停你們自己的車了?可心再惱火,麵子還是要顧及的,趙國棟道:“我的錯,我的錯!我沒留意張市長倒車!”

    張大官人很大度的擺了擺手道:“算了,算了,反正也沒什麼損失,你這車技,以後得多練練!”

    趙國棟差點沒被他給氣翻過去,心頭這個怒啊,你他媽沒什麼損失,我兩扇車門都變形了,玻璃也裂了兩塊,鈑金噴漆還得不少錢呢,這不叫損失?我車技差?我玩車的時候,你『毛』都沒紮齊呢,跟你鳴了老半天的笛,你還是加油門往上麵撞,誰車技差啊!

    張登高一旁看著,心這個樂,趙國棟在豐澤那是出了名的強勢,可在這位蠻不講理的張副市長麵前也隻有忍氣吞聲的份兒,趙國棟個人認為自己是不跟張揚一般見識,可在別人看來他是吃虧了,認倒黴了。

    張揚把皮卡車開回了車庫,鑰匙就放自己兜了,走出來一看,趙國棟也把藍鳥車停好了,車身損毀的可不輕,從趙國棟的臉『色』就能看出,這廝心窩囊到了極點。

    張揚心中對皮卡車的『性』能有了個全新的理解,想不到皮卡車在撞車的時候能占這麼大便宜。

    張揚道:“趙局,去我辦公室坐坐!”他也知道自己理虧,所以才會這樣提出邀請。

    趙國棟點了點頭道:“張市長,我今天來就是專程來找您的!”

    

Snap Time:2018-01-23 00:01:45  ExecTime:0.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