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七十章陰的就是你(上)


    第三百七十章【陰的就是你】(上)

    常淩峰哈哈笑道:“那好,我直接進入下一個話題,通知大家一個重要消息,今天會議開完後,大家就可以去財務科領取當月工資!”

    一石激起千層浪,沒有比這個消息更加振奮人心了,所有老師都興奮了起來。

    張揚笑眯眯看著常淩峰,原本這個消息應該由他宣布的,他考慮了一下,感覺還是由常淩峰宣布更為恰當,常淩峰來豐澤一中代理校長,如何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樹立威信?發放工資顯然是最好的方式,張大官人並不是個一味喜歡出風頭的人,他開始學會考慮全局。

    采用現金方式發放工資是常淩峰自己的主意,老師們已經好久沒有拿到工資了,真金白銀發到他們的手,那種實在的感覺和去銀行看到存折上增加的數字全然不同,常淩峰要利用好這個機會,他又道:“我還有一個消息向大家宣布,在張市長和有關部門的努力下,我們的工資問題暫時得到了解決,拖欠大家的工資會在三天內打入大家的工資賬戶!”

    掌聲雷動,困擾老師們這麼久的問題在常淩峰到任後的第一天就得到了解決,這些老師的興奮勁就別提了。

    會議結束之後,老師們都排隊去了財務科,在不影響正常工作的前提下,財務科下發當月工資,張揚批準動用財務科的小金庫,杜玉麗被免職,所有權力上繳,章睿融臨時代理財務科科長的工作。如果深挖下去,肯定會查出杜玉麗和孟宗貴的更多經濟問題。

    常淩峰給張揚一個建議,飯要一口一口的吃,這件事做完必須要有個消化的過程,一口吃不成胖子,這也是張大官人暫時放過孟宗貴的原因之一。

    教育局長劉強的臉『色』很難看,他認為自己被張揚給耍了,常淩峰擔任豐澤一中校長這麼重要的事情,事先根本沒有和自己通氣,雖然張揚是副市長,可自己畢竟是教育局局長,說一聲也算是對他的尊重,更可氣的是,之前張揚還假惺惺的跟他商量,原來人家心早就有了人選,不帶這麼玩兒人的!

    張揚會議後興致勃勃的來到了校長室,常淩峰擔任豐澤一中校長並不算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可在張揚看來卻意義非凡,他來到豐澤兩手空空,然後建立文教衛生改革辦,進而將豐澤一中的管理權納入手中,可以說在教育上,他終於找到了切入點,在沈書記的絕對權力下,自己撕開了那麼一點點的裂口,向豐澤的體製內吹進了一縷新鮮的空氣,這是一個好兆頭,張大官人深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自己要學做春雨,潤物細無聲,悄然滲透這豐澤沉悶的體製。

    當著劉強的麵,張揚假惺惺道:“淩峰同誌,以後豐澤一中這幅重擔我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努力工作,根除學校內存在的弊端,讓這座古老的學校煥發新顏!”

    常淩峰很配合的說道:“張市長放心,我絕不會辜負您的期望!”

    劉強笑眯眯看著他們,心中卻暗罵,裝『逼』,誰不知道你常淩峰是張揚的親信!你們兩人就是一夥的!

    張揚又道:“還有一件事,劉局長帶頭把分得的七套福利房繳了出來,你和學校的相關領導商量一下,把這七套房分給最需要的同誌,我看那個馮天瑜家庭條件就很差,應該好好照顧一下。”

    劉強越聽越不是滋味,那七套房他交出來也是迫於無奈,現在都成了人家撈取政績的工具了。劉強惦記的是那二十萬,那二十萬是教育局借給豐澤一中的,不是白給的,現在房子還回去了,錢還在人家手,如果自己不提出來,這筆錢很可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沒了,劉強正猶豫是不是要提出這件事的時候,外麵傳來一陣『騷』『亂』,卻是謝德標帶著兩個人來到了門外。

    謝德標來到校長室外,看到張揚在內,他不由得愣了一下,那天張揚一拳把他放倒的情景他還記得,人家是副市長,謝德標在心底多少有些畏懼,嘴上再強硬,可心底實實在在的感覺騙不了自己。

    張揚看著站在門口的謝德標,感覺挺有意思,無論在哪總有人不怕死,謝德標看來沒有從上次的事情中得到教訓,他居然還敢來,這個人還算是有些勇氣。

    謝德標在門口經過了一番猶豫,終於還是鼓足勇氣走了進來。

    劉強不等別人說話,率先開口道:“你有事嗎?”

    謝德標點了點頭道:“有事!”他咽了口唾沫道:“我今天把豐澤一中欠我工程款的賬目全都帶來了!”

    常淩峰對這號人物已經聽說過,他平靜道:“今天我第一天上任,欠款的事情我會抽時間和你談,現在請你先離開好嗎?”

    謝德標咽了口唾沫道:“為什麼要改天?你們豐澤一中又不是沒錢,我都聽說了,你們有錢發工資,還有小金庫,為什麼沒錢還我那筆工程款?”

    張揚皺了皺眉頭,他真的有些生氣了,自己是豐澤市主管文教衛生的副市長,謝德標在被自己教育之後,現在仍然不知死活,分明是一個無賴,張揚道:“謝德標,你這人記『性』是不是不好?”

    謝德標攤開雙手道:“張市長,我今天來不是鬧事的,我隻是就事論事,豐澤一中拖欠我的工程款不給,現在材料商都『逼』到了我家門口,我有家不能回,就快被人給『逼』瘋了,我也不想鬧事,我隻想拿錢,聽說豐澤一中領導換了,連工資都發下來了,為什麼不能把工程款給我?”

    張揚點了點頭,他居然拿了張信箋:“謝德標,豐澤一中該你多少錢?”

    謝德標道:“一百三十萬!”

    張揚不屑笑道:“一百三十萬,我還當一千三百萬呢!”他拿起鋼筆,在那張信箋上寫下一行大字:“請財務科配合,償還謝德標一百三十萬元整!”

    劉強和常淩峰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張揚,不知道他怎麼會如此順順當當的就把一百三十萬還給謝德標,要知道前兩天,張揚還一拳把謝德標打得氣息全無,連法醫都認定謝德標已經死亡,看來這人世間的事情真是變化無窮。

    別人想不通,謝德標更加無法想象這件事居然會這麼順利,張揚把那張信箋交給他的時候,囑咐道:“謝德標,我把工程款交還給你,以後,你不可以再到豐澤一中鬧事,不然我會提請公安機關,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拘捕你。”

    謝德標握著那張信箋,抑製不住內心的狂喜,他連連道:“張市長放心,拿到錢我就走,我絕不會再找學校的麻煩!”

    張揚點了點頭道:“去財務科吧!”

    劉強看不懂了,張揚這種人怎麼會突然轉『性』,一百三十萬不是個小數目,說給就給了?

    謝德標離開院長辦公室之後,張揚拿起電話:“小章啊!去了個無賴,你明白應該怎麼做?”

    劉強和常淩峰都明白了,張副市長要陰人,而且這次人家懶得自己動手,招呼已經打過了,自有人會出手,劉強不知道章睿融的身手如何,常淩峰卻是清楚的,他相信這次在張副市長的授意下,章睿融出手絕不會輕,也就是說這個謝德標倒黴了。

    謝德標來到財務科的時候,教職員工的工資已經發得差不多了,他拿著張揚給他的那張條子,來到章睿融麵前微笑著遞給她,謝德標之所以表現出如此的禮貌,是因為心情好,一百三十萬,拖欠了這麼多天,張副市長說給就給了,這是他根本沒有想到的事情。

    章睿融看了看那張字條,笑了笑,她從抽屜拿出一遝鈔票,一萬塊遞到謝德標的手中,謝德標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隻是有些納悶,要是一百三十萬都用現金的方式結賬,恐怕要去找一個麻袋來裝。可人家既然給他錢,斷斷沒有不接的道理,謝德標伸手去接那遝鈔票,手剛剛握住鈔票,章睿融一拳就砸在他的眼睛上,打得謝德標蹬蹬蹬蹬向後退了數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中的那一萬塊鈔票散『亂』的到處都是。

    章睿融大聲道:“打劫了!”

    率先衝進來的就是豐澤一中保衛科的人員,因為發工資的時候,他們就在財務科門外負責維持秩序,兩名保衛人員可不知道麵發生的具體事情,苦熬了幾個月,好不容易才發了工資,老師們剛剛發完,等會才輪到他們後勤,聽說有人居然敢打劫,再看到滿地散『亂』的現金,兩名保衛眼睛都紅了,他們怒吼著衝了上去,拳腳如同暴風驟雨般向謝德標打去。

    謝德標也不是一個人過來的,他還帶著兩名幫手呢,今天他是抱著講道理的態度而來,可謝德標也是見慣風浪的人,他懂得保護自己,帶兩名幫手的目的就是要保護自己的安全,以防萬一,他這邊叫起了救命,他的兩名幫手聞聲衝了進來,和兩名保衛廝打在一起。

    財務科的動靜馬上就吸引了教學樓內的教職員工,剛剛領到工資的那些老師,也聞聲趕來,也活該謝德標倒黴,這廝在豐澤一中的口碑本來就不怎麼樣,老師們又把拖欠工資都歸結到建設教學樓上,聽到有人打劫,再看到又是謝德標的時候,幾名年輕氣盛的老師已經不顧一切的衝了上去,有冤的伸冤,有仇的報仇,在這種形勢下,謝德標和他的手下隻有吃虧的份兒,三人很快就落入了群起而攻之的境地。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唯一能做的隻有慘叫。

    張大官人帶著劉局長、常市長趕到財務科的時候,謝德標和他的兩名手下已經變成了三個豬頭。

    張大官人拿捏出一副深表詫異的表情:“幹什麼?幹什麼?好好的為什麼要打起來?”

    鼻青臉腫的謝德標捂著臉,擠吧著眼睛,說話也變得含糊不清了:“他們……打人……”

    常淩峰心中雪亮,可這當口兒是必須要配合張揚表演的,他望著柳眉倒豎的章睿融道:“怎麼回事?”

    章睿融道:“這人誰啊?衝進來就想搶錢,我這兒可都是工資款,趕緊報警抓他!”

    謝德標揮舞著雙手分辯道:“是張市長……給……給我條子……讓我來收工程款的!”

    章睿融冷笑道:“條子呢?”

    謝德標愣了,他這才想起自己把條子交給章睿融了,他轉向張揚道:“張……市長……你給我作證!”

    張揚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眨了眨眼睛道:“做什麼證?我什麼時候給過你條子?”

    謝德標一雙眼睛差點沒從眼眶蹦出來:“啥?你是市長,你怎麼能翻臉不認賬呢?劉局也在……劉局你看到了……”

    劉強這個鬱悶啊,他暗罵謝德標,你他媽被人陰了,你拉著我幹嗎?

    張揚似笑非笑的看著劉強道:“劉局!你看到什麼了?”

    劉強咬了咬嘴唇:“我剛來,什麼都沒看到!”

    謝德標眼前一黑差點沒昏倒過去,他現在算是明白什麼叫官官相護了,惱怒之下,他也顧不上什麼民不與官鬥了,指著張揚的鼻子吼叫道:“你他媽陰我!”

    張揚不屑笑道:“麻痹的,什麼東西,我今兒就陰你了,你敢怎樣?”

    

Snap Time:2018-01-17 11:26:12  ExecTime:0.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