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六十八章製造現場


    第三百六十八章【製造現場】

    張揚首先考慮到的是利用上層的關係給趙國棟以壓力,他和江城市公安局長榮鵬飛關係很好,讓榮鵬飛向趙國棟施壓並不難,可仔細想了想,自己剛到豐澤,現在他是豐澤副市長,這麼早利用外力恐怕難以服眾,更何況趙國棟的解釋聽起來也有幾分道理,人民內部矛盾協商解決,就算他把謝德標給抓起來,至多也就是個拘留。

    “張市長,有人找您!”傅長征前來通報道。

    張揚揚了揚眉『毛』:“誰啊?”

    身穿深藍『色』西服的常淩峰緩步從外麵走了進來,手還提著一個箱子:“張市長,是我!”

    張揚哈哈大笑起來,他起身迎了過去,一把抓住常淩峰的手:“你總算來了!”

    常淩峰苦笑道:“我倒是不想來,可想想您的手段,我還是老老實實聽話為好!”

    張揚笑道:“算你識趣!”

    常淩峰把箱子隨手放下:“麵是劉廠長讓我捎來的兩瓶酒,說是酒廠今年研製的新產品,給你嚐嚐!”

    張揚道:“來了就送禮,真有你的!”他讓傅長征把酒放到自己的書櫃。

    常淩峰跟著張揚來到沙發區坐下,環視了一下辦公環境道:“張市長的辦公環境挺簡陋,居然連台電腦都沒有。”

    張揚道:“這不比江城,咱們沈書記不喜歡辦公自動化那一套。”

    傅長征泡了兩杯茶送了過來。

    張揚道:“小傅,這沒你事了!”

    傅長征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常淩峰道:“過去就聽說豐澤市委書記是個兩袖清風的官員,今天一看,果然如此。”

    張揚道:“我正愁身邊沒幫手呢,你總算過來了!”

    常淩峰道:“張副市長最擅長的就是單打獨鬥,根本不用幫手!”

    張揚笑道:“廢話,一個好漢三個幫,我當然需要幫手!”

    常淩峰道:“我來到這,名不正言不順,你打算讓我幹點什麼?”

    張揚道:“還是招商唄!”

    常淩峰笑道:“有沒有搞錯,據我說知你現在負責的是文教衛生,招商不歸你管!”

    張揚道:“文教衛生也需要招商,我這點權利還是有的,我都想好了,準備成立一個文教衛生改革辦公室,你就擔任辦公室主任,章睿融擔任辦公室副主任,怎麼樣,我給你們倆創造機會,公私兼顧,你怎麼感謝我?”

    常淩峰道:“成立部門哪有那麼容易,你說成立就成立?”心卻對張揚勾畫的未來充滿了憧憬、

    張揚道:“這你就別管了,我讓市組織部批準,杜天野那邊也不會有問題,回頭我就去找沈書記,把這件事告訴他!”

    常淩峰道:“看來張副市長早有預謀!”

    張揚笑道:“這叫運籌帷幄!”

    沈慶華這次見到張揚臉『色』並不好看,不等張揚說話,沈慶華就劈頭蓋臉的問道:“小張,你們教育係統到底怎麼回事?過去豐澤一中不但是豐澤教育界的代表,也是江城教育界的代表,是我們的光榮,這兩天接連出事,你是分管副市長,有了問題,我就得找你!”

    張揚道:“沈書記,我剛剛接手工作,現在正在處理!”

    沈慶華道:“處理?你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嗎?那些學生正在期中考試,這接連發生的事情搞得人心惶惶,肯定會影響到他們的成績,現在已經有不少學生家長投訴到我這了!”

    張揚也沒有和沈慶華爭執,雖然他剛剛接手工作,可是既然負責這一塊,出了問題,人家當然要找自己,張揚道:“沈書記放心,我會盡快整頓豐澤一中的事情!”

    沈慶華道:“不僅僅是豐澤一中,我希望豐澤的整個教育係統都要保持穩定,一定要杜絕同類事件的發生。”說完這番話,沈慶華的神情稍稍有所緩和,他問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張揚道:“沈書記,豐澤一中出了這麼多的事情,絕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弊端早就存在,積累下來,剛巧在這兩天爆發,想要徹底解決這些問題,就必須從根本上對教育製度進行改革。”

    沈慶華道:“改革?你打算怎麼改?”

    張揚道:“我準備建立一個文教衛生改革辦公室,對教育衛生係統內的落後現象進行改變,現在文教衛生係統內拖欠工資的現象很嚴重,民以食為天,老師和醫生也要吃飯,他們拿不到工資,生活受到了影響,當然心中也會產生不滿。我認為改革的關鍵在於提高他們的收入水平,讓他們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地位都能夠到得到提升。”

    沈慶華點了點頭道:“想法不錯,可是實行起來未必容易。”

    張揚道:“想法再好,如果不去做永遠隻能是一個想法,我希望沈書記能夠批準我的這個申請,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用實際行動來驗證想法的正確『性』。”

    沈慶華道:“我批準了,但是有個前提條件!”

    張揚望著沈慶華。

    沈慶華道:“市的財政很困難!在經濟上不會提供給你太大的幫助!”

    張揚笑了起來:“沈書記難道忘了,過去我幹的就是招商辦!”

    張揚剛開始的時候也沒想到沈慶華會這麼痛快就批準了自己成立文教衛生改革辦公室的申請,隻要沈慶華點頭,江城那邊的手續自然不在話下。文教衛生改革辦公室從無到有,張揚費了一些心思,這次要為常淩峰謀一個正式編製,要讓常淩峰名正言順的成為體製中人,常淩峰雖然對體製沒有任何興趣,可張揚認定了他,一定要把他綁定為自己的幕僚,常淩峰無可奈何,隻能暫時接受他的安排。

    教育局長劉強的反應很快,他把七套房子交給了張揚,並代表七名分到房子的領導向張揚道歉,雖然劉強的做法充滿了以權謀私的味道,可是在具體程序上卻挑不出太多的『毛』病,這和他的妻子是紀委書記有關,劉強的每一步都算的很清楚,他知道應該怎樣規避政治風險。

    就在張揚緊鑼密鼓的盤算著教育改革的時候,一封匿名信寄到了他的手中,這封匿名信是舉報豐澤一中校長孟宗貴的,信中列舉了孟宗貴在教學樓建設過程中收受回扣,還利用豐澤一中自費生大做文章,因為豐澤一中的升學率高,江城地區不少人都將子女送往這上學,學校從前年開始對外招收自費『插』班生,這些學生繳納的學費為學校帶來了相當豐厚的創收,而且在轉學招生的過程中,孟宗貴大肆收受財物,僅今年下半學期,經過他點頭轉來豐澤一中的就有十七名學生,信中指出,每個轉來的學生都給他送禮。

    張揚收到這封信之後,把常淩峰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常淩峰看完這封信,想了好一會兒方才道:“這封信雖然說得很清楚,可是並沒有提出任何確實的證據!”

    張揚道:“我認為這封信有著相當的可信度,孟宗貴那個人我接觸過幾次,感覺不怎麼樣,身為校長,他能和老師發生衝突,又在衝突之後,把老師送到派出所關起來。”

    常淩峰道:“你想動他?”

    張揚道:“他是沈書記的幹弟弟,我要是動了他,等於現在就跟沈書記對著幹,沒掌握確實證據之前,先讓他樂幾天。”

    常淩峰道:“根據這封匿名信分析,豐澤一中應該有個小金庫,隻要把他們的會計弄來問問,事情就會清楚了。”

    張揚道:“我看孟宗貴不是差錢,而是錢不知被他用到了什麼地方,這個人必須要好好查一查!”

    常淩峰道:“我負責的是文教衛生改革,查人的事情不歸我管!”

    張揚笑道:“你也沒有那個本事,這種整人的事情,我來做,你隻要幫我想出辦法,怎樣讓教職員工能夠發上工資,不要整天伸手找『政府』就行了。”

    常淩峰道:“現在南方出現了不少的私立學校,私人資本介入教育,想要提高老師的待遇,就必須引進外來資本。”

    張揚道:“沈書記那個人很古板,要是讓私人資本介入教育,他肯定會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常淩峰揚了揚那封匿名信道:“如果這上麵所說的一切屬實,孟宗貴這三年來一直都在招收計劃外的學生,自費生和轉校生中,基本上他們的成績都沒有達到豐澤一中的招生線,低於這個標準怎麼辦?錢!”

    張揚道:“這次我一定要好好查查這個孟宗貴,一個中學校長,我還不信他能在豐澤隻手遮天!”

    自從罷課罷考事件發生之後,孟宗貴的日子並不好過,屋漏偏逢連夜雨,罷考的事情還沒處理完,這邊又鬧出了謝德標要賬事件,從種種跡象孟宗貴看出,這位新來的副市長對他沒多少好感,孟宗貴有些害怕了,他找到了教育局長劉強,為的是解決拖欠教職工工資問題。

    劉強也是一腦門子心思,他聽說孟宗貴的目的之後,雙手攤開道:“老孟,不是我不幫忙,現在教育局哪有錢?財政局不給撥款,我能有什麼辦法?”

    孟宗貴道:“這兩天學校的事情就沒斷過,工資如果不能及時發下去,老師們肯定還要鬧事!”

    劉強憤然起身道:“鬧事又怎麼了?他們鬧事跟教育局有關係嗎?”

    孟宗貴道:“當初建設教學樓的時候,你們都說要樹典型,要給學校全力支持,建成現代化科技化的新時代中學,可現在誰都不願意給錢!”

    劉強怒道:“我說老孟,你這話就不對了,我們教育局還不是拿出了二十萬支持你們搞建設?市也答應撥款了,隻不過是分成幾次給付,你不能總想著向國家伸手吧?國家讓你蓋得是教學樓,誰讓你蓋宿舍樓了?”

    孟宗貴道:“宿舍樓你們也有份啊!”

    劉強的麵孔因為憤怒而漲紅了,孟宗貴的這句話分明是要拖他下水,幸虧當初他將風險算的很清楚,這也多虧了他身為紀委書記老婆大人的提醒。劉強道:“有件事我忘了告訴你,七套房子我已經交給了張副市長,現在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孟宗貴有些吃驚的看著他,劉強的臉上帶著撇開關係的得意。

    孟宗貴的語氣軟化了下來:“劉局,我建宿舍樓也是為了改善教職員工的居住條件,這也是為了提高老師們的福利,我費了這麼多的辛苦把兩棟樓建起來,現在反倒落了不是,我冤不冤啊?”

    劉強歎了口氣道:“老孟,有句俗話說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張副市長出來豐澤,他想要樹立威信,火肯定要燒的,他分管的是文教衛生,火自然要從這燒起,很不幸,你就在這當口兒出了事,他不拿你開刀還能拿誰?”

    孟宗貴暗自歎息,他低聲道:“事情已經鬧出來了,我怎麼辦?現在工資還沒有著落,這些老師一個個看我的眼神都有些虎視眈眈,恨不能把我給吃了,這樣下去,一定會出事。”他停頓了一下道:“劉局,你是我的主管領導,你一定得幫幫我。”

    劉強道:“你還用我幫啊,隻要沈書記說句話自然沒事!”

    孟宗貴道:“沈書記那個人的脾氣你知道,他誰的麵子都不會給!”

    劉強道:“老太太呢?沈書記可是一個大孝子啊!”

    關於孟宗貴的第二封匿名信又寄到了張揚的手中,這次是舉報孟宗貴生活作風問題的,信中指出孟宗貴和豐澤一中財務科長杜玉麗兩人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

    張揚感覺到豐澤一中的問題很嚴重,他把刑警大隊長丘金柱招了過來,並把兩封匿名信交給了丘金柱,丘金柱看完之後,不由得苦笑道:“張市長,這件事輪到紀委輪到檢察院就是輪不到我管。”

    張揚道:“我倒是想走正規程序來著,可是仔細想想,我對他們都不信任,我接觸到的人中,你是最讓我信任的一個!”

    丘金柱受寵若驚的點了點頭,他也明白,張揚信任自己,是因為自己有把柄握在他手,如果張揚想毀掉他,隨時都能夠做到。

    丘金柱道:“衝著張市長對我的這份信任,您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這廝不失時機的表『露』忠心。

    張揚道:“我想徹底調查一下豐澤一中的事情,這些匿名信不會平白無故的寄過來,孟宗貴這個人很可能有問題。”

    丘金柱道:“豐澤公安係統內,我說了不算,如果我把孟宗貴帶走,趙局肯定要找我晦氣,他們的關係很不錯。”

    張揚道:“趙國棟的人脈很廣,他和孟宗貴不錯可以理解,畢竟孟宗貴是沈母的幹兒子,他們算得上沾親帶故,可趙國棟和謝德標好像也不錯啊!”

    丘金柱道:“我們公安局的辦公大樓就是謝德標承建的!”

    張揚明白了,如果謝德標和趙國棟隻是一般關係,肯定不可能拿下公安局的基建工程,丘金柱在通過這種方式暗示自己。

    張揚道:“我想從杜玉麗入手調查這件事!她是財務科長,豐澤一中的賬目都掌握在她手,隻要讓她說實話,豐澤一中的事情肯定清清楚楚。”

    丘金柱道:“張市長,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我總不能明目張膽的把杜玉麗帶走問話,畢竟人家沒觸犯刑法?也沒有任何犯罪嫌疑。”

    張揚笑道:“嫌疑?在警察眼每個人都是嫌疑犯!”

    丘金柱有些尷尬的笑道:“張市長,警察也是要講究證據的。”

    張大官人這邊緊鑼密鼓的準備調查孟宗貴的時候,豐澤市文教衛生改革辦公室也掛牌成立了,市委書記沈慶華點頭應允之後,張揚就讓張登高準備了一間辦公室,張登高針對這件事專門去請示了市長孫東強,孫東強居然表示全力支持這件事,孫東強之所以做出這樣的表態是因為市委書記沈慶華已經批準了張揚的申請,張揚在江城的關係孫東強清楚,沈慶華點頭,江城那邊自然不會有任何問題,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孫東強看出了苗頭,張揚要在豐澤興風作浪,孫東強比張揚早一步來到豐澤,他對豐澤的政治形勢認識的比張揚還要清楚,來到豐澤之後,孫東強一直都奉行著低調做人的原則,在任何公開的場合,他都牢記沈慶華才是豐澤的一把手,嶽父趙洋林教給他的政治理念是韜光隱晦,做大事者必須要有耐心,今天的低調忍耐是為了日後的揚眉吐氣。

    孫東強也有著自己的政治智慧,他相信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道理,沈慶華在豐澤形成了一張巨大的網,孫東強雖然是市長,可是他也不得其門而入,在這片地方隻有沈慶華才有話語權,孫東強表麵上雖然恭順,可內心中還是極不平衡的,新近發生的事情,讓他有了利用張揚的想法,如果張揚能夠撕破這張網,對他而言也未嚐沒有好處。

    於是豐澤市『政府』內又多出了一個新的部門——文教衛生改革辦公室。這一部門直屬副市長張揚領導,目前辦公室成員有兩個,主任常淩峰,副主任章睿融。

    依著章睿融的脾氣她是不甘心在豐澤這種小地方呆下去的,可是在江城招商辦經曆變故之後,章睿融變得成熟了許多,她變得安於現狀,至少在表麵上沒有流『露』出對目前處境的不滿,當初加入國安的時候,她充滿熱情,可姑媽卻將她派到了江城,在出訪歐洲之後,她的回歸就變得遙遙無期,可章睿融的心態卻漸漸平和起來,她甚至忘記了自己國安特工的身份。

    常淩峰將手頭的一份資料交給章睿融:“小章,你幫我整理一下,這是幾分有興趣投資辦學的商人名單!”

    章睿融抬起美眸,目光和常淩峰相接,流『露』出幾分羞澀。常淩峰笑了笑,他總是這樣,為人溫文爾雅,充滿了紳士風度,章睿融和他相處越久,從心底就產生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親切感。她意識到,自己之所以安於現狀,和常淩峰有著極大的關係。

    張揚樂走了進來:“兩位,我沒打擾到你們吧?”

    章睿融白了他一眼,雖然這廝如今已經當上了副市長,可章睿融心壓根沒有什麼上下級的呃觀念。

    常淩峰笑道:“談工作呢!”

    張揚一臉壞笑道:“此地無銀三百兩!”

    章睿融道:“我說張市長,你自己來這受苦受累,也要把我們折騰過來陪綁,有意思嗎?”

    張揚道:“這足以證明,我看重你們的能力,咱們是革命友誼萬年長!”

    章睿融不禁莞爾道:“誰跟你萬年長,您是市長,我們可高攀不起!”

    張揚嘿嘿笑道:“寒磣我是不是?我這個副市長聽著好聽,也就是個副處級,跟過去沒啥兩樣,你們千萬不要心上產生距離,我還是很平易近人的!”

    常淩峰道:“你們先聊著,我去打印一份文件!”

    張揚皺了皺眉頭道:“媽的,張登高辦事效率這麼差,我讓他把打印機電腦都給配齊了,這都幾天了,辦公室啥都沒有!”

    常淩峰道:“這豐澤官員的辦事效率我算領教了,回頭我先自己掏腰包吧,還有,這辦公室太破了,就算有人想投資辦學,看到咱們這窮家破院的恐怕也得被嚇走了。”

    張揚看了看室內的環境的確是有些寒磣,可豐澤從市委書記開始都是這樣,誰的辦公室內也不富裕。

    章睿融道:“張市長,眼看這天一天天的變熱了,能不能給我們裝個空調,要不,等到三伏天都要熱死在這了。”

    張揚道:“我都沒有空調,你還是暫時別想了,小城市,大家都將就點!”

    章睿融歎了口氣道:“張市長,我看您是沒啥話語權,連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到!”

    張揚知道她是在激自己,笑眯眯道:“你放心吧,牛『奶』會有的,麵包也會有的,等一切上了軌道,我第一個給你們改善辦公環境。”

    常淩峰出去了。

    張揚向章睿融神神秘秘道:“那啥……最近和組織有沒有聯係過?”

    章睿融搖了搖頭:“沒有!”

    “真的假的?”

    章睿融道:“你不是都已經退出組織了嗎?怎麼突然想起問這個?”

    張揚拉了張凳子在章睿融桌旁坐下,低聲道:“我總覺著你姑媽沒那麼容易放過我,之所以把你留這兒,就是為了監視我!”

    章睿融沒好氣道:“你當我樂意留在這兒,窮家破院的,我是上了賊船,想下都下不去了,現在他們不讓我回去,估計是被你連累了,如果讓我一輩子蹲在這辦公室,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張揚嬉皮笑臉道:“別啊,你要是死了老常該多傷心啊!”

    章睿融被他說得滿臉通紅,輕聲罵道:“滾!”

    張大官人故意板起麵孔道:“有這麼跟領導說話的嗎?沒規矩,反了你還!”

    章睿融道:“張市長,您還有事嗎?”小妮子居然下起了逐客令。

    張揚點了點頭道:“當然有事!”他為的是豐澤一中的事情,他想來想去,豐澤一中財務科長杜玉麗都是一個突破口,可丘金柱沒有什麼證據,也不好調查她,於是張揚把算盤打到了國安身上,國安的這幫人能耐很大,竊聽偷窺啥的,是他們最為擅長的。

    章睿融聽張揚說完他的事情,不禁笑了起來:“張市長,你可真敢想,這種小事情你也想動用組織?”

    張揚理直氣壯道:“我又不欠組織的,是組織虧欠我,幫我做點事補償一下也是應該的。”

    章睿融道:“這種事情我要是報上去,恐怕要被人家笑掉大牙,不就是調查一個財務科長嗎,這還不好辦?”

    張揚道:“怎麼好辦?紀委檢察院我都信不過,我要查她,還要不驚動別人,還要做的理所當然,有難度,難度很大!”

    章睿融道:“我給你出個主意!”

    張揚道:“洗耳恭聽!”

    章睿融道:“可我這主意不能給你白出!”

    “說吧什麼條件,隻要你這主意好,能夠達到我調查她的目的,同時你的條件又不過分,我就答應。”

    “!到底是當市長了,說話嚴謹多了!”

    張揚笑道:“那是,我在鬥爭中不斷進步!”

    章睿融道:“給我們辦公室裝台空調!”

    張揚點了點頭:“我還當多大點事,你先說,我看看你的主意值台空調不?”

    章睿融道:“這件事不是很簡單嗎,你說想動用警方調查,又缺少證據,沒有證據你不會製造證據?”

    張揚一頭霧水道:“什麼意思?”

    章睿融道:“服了你了,就你這頭腦,組織上還這麼看重你,把你當成寶!”她向張揚湊近了一些,低聲道:“你說杜玉麗是豐澤一中的財務科長,想調查她,又不想驚動檢察院和紀委,有個最好的辦法就是製造犯罪現場!”

    張大官人眼圈一轉,製造犯罪現場!當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張揚『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呢?隻要製造一個犯罪現場,警方就能夠理所當然的介入,到時候把豐澤一中財務科的賬目一網打盡,然後順勢調查調查杜玉麗,隻要從她身上打開缺口,豐澤一中的事情自然明朗了。

    張揚越想越是得意,起身大笑著離開了辦公室。

    在門口險些和打印文件回來的常淩峰撞了個滿懷,常淩峰充滿『迷』『惑』的看著他,等他走遠,方才向章睿融道:“發生了什麼,把他高興成這樣?”

    章睿融道:“早就跟你說過他是個神經病!”

    張大官人可不是神經病,章睿融的提醒讓他豁然開朗,當晚這廝就穿了身黑衣服,頭戴絲襪,在這身經典造型的掩護下潛入了豐澤一中,張揚的目的很明確,財務科,憑他的輕功,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財務科根本沒有任何難度。

    在夜『色』的掩護下,張大官人撬開了財務科的防盜門,進入財務科,把麵的東西搞得一片狼藉,張揚什麼都沒帶走,他的目的就是製造現場,製造行竊過後的現場,完成任務之後,他心滿意足的收工離去。

    安全撤離現場之後,張大官人看了看手表,淩晨三點三十分,他撥通了刑警大隊長丘金柱的手機:“丘大隊,豐澤一中財務科被人給撬了,趕緊行動吧!”

    丘金柱身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誰啊?大半夜的!”

    張大官人嘿嘿冷笑了一聲,那邊丘金柱頓時睡意全無,腦子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驚歎號!我靠,這廝真敢搞啊!

    

Snap Time:2018-04-23 04:27:05  ExecTime: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