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六十七章何謂公平(下)


    第三百六十七章【何謂公平】(下)

    自從張揚前往孟宗貴家實地考察之後,劉強就預料到他會在教職工宿舍的事情上做文章,教育局幾位領導在豐澤一中分到宿舍樓的事情一定會被他查出來,果不其然,第二天張揚就把他叫了過去,將這件事擺上了桌麵。

    張揚的態度還算和藹,在搞清問題的真相之前,他還是以一個革命同誌的標準看待劉強:“老劉,你能解釋一下嗎?為什麼你們教育局的七位同誌分到了豐澤一中的教職工宿舍樓?”

    劉強道:“張市長,這件事很簡單,豐澤一中僅僅依靠他們自己學校是蓋不起教學樓和宿舍樓的,市撥款不夠,他們自身的資金不足,所以我們教育局為他們墊付了一筆工程款,作為回報,他們給了我們七套房子。至於這七套房子為什麼會分給這七個人,是大家集體打分評定的結果!”劉強表現的很鎮定,絲毫不認為自己有任何的逾規之處。

    張揚道:“老劉啊,你是教育局長,教育係統內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你認為應該怎麼辦?”張揚意識到劉強肯定有所準備,就算他們得到那七套房子於理不合,但是並沒有違法之處,如果教育局的墊資屬實,他們從中分得幾套房子也是應該。

    劉強道:“張市長,教育係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身為教育局長我難辭其咎,目前我正在和市財政局方麵協調,希望能夠得到一筆撥款,首先把拖欠老師的工資給補發了,穩定他們的情緒之後,再一點點解決問題。”

    張揚望著劉強,這老小子也是一隻狡猾的狐狸,張揚忽然問道:“你們教育局墊了多少錢?”

    劉強愣了一下,方才道:“二十萬!”

    張揚道:“這七套房子你打算怎麼處理?”

    劉強明白,這位年輕的副市長將矛盾鎖定在七套房子上,他在向自己施壓,因為房子的事情自己現在的處境很被動,墊資不能成為這七套房子的理由,如果深究下去,這個借口顯然是不能成立的,劉強內心中在激烈的鬥爭著,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下定決心:“那七套房子我會盡量動員同誌們交出來。”

    張揚等得就是劉強這句話,他微笑道:“你放心吧,你們教育局墊付的二十萬,我會想辦法盡快幫忙解決!”

    這時候秘書傅長征慌慌張張跑了進來,看到劉強在這,他穩定了下情緒方才道:“張市長,豐澤一中又出事了!”

    張揚道:“什麼事?”

    “承建豐澤一中教學樓工程的謝德標帶了二十多個工人,把校長室給圍住了,正在討要工程款!”

    劉強內心一沉,這當口怎麼又出了這件麻煩事。

    張揚在桌上拍了一巴掌,怒道:“反了他!一個包工頭居然敢擾『亂』學校的教學秩序,他眼還有沒有法律這兩個字?給公安局方麵打招呼,讓他們派人!”

    劉強道:“我這就去辦!”

    張揚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向傅長征道:“備車,我們過去看看!”

    讓張揚著惱的是,這會兒市『政府』的小車全都派出去了,副市長們全都出門去貫徹抗旱工作,所以小車有點供不應求了,張揚沒奈何,隻能坐著劉強的標致車前往豐澤一中。

    等來到了豐澤一中,這才發現情況比傅長征所說的要嚴重得多,承建商謝德標帶了五十多名農民工把校長室堵了個嚴嚴實實,應該說不但是校長室,還有副校長室,教導處,財務科,謝德標這一鬧,很多老師都過來看熱鬧,學生們正在進行期中考試,考完的學生也圍上來看熱鬧,現場顯得十分混『亂』。

    張揚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就火了,他向劉強道:“怎麼一個警察都沒來?”

    劉強苦笑道:“我再聯係!”他走到一邊去打電話,這次電話直接打給了公安局長趙國棟。

    趙國棟的電話始終處於關機狀態,劉強打到辦公室,接電話的警察隻說趙國棟在開一個重要案情的會議,現在不方便打擾。劉強苦著臉又來到張揚身邊:“張市長,現在聯係不上趙局長!”

    張揚狠狠瞪了這廝一眼,拿起電話給丘金柱打了一個,想不到丘金柱的電話也處於關機之中。

    張揚開始感覺到這件事有點不對頭了,他向傅長征道:“轄區派出所沒來人?”

    傅長征道:“沒看到他們有人過來!”

    張揚冷笑道:“好,小傅,你給我繼續報警,十分鍾內,我再見不到警察過來,就告他們瀆職!”說完這句話,張揚大步向樓上走去,有人認出了這位年輕的副市長,紛紛讓開,中間現出一條狹窄的通路,張揚來到三樓,看到那幫拿著鐵鍬大錘的農民工,冷冷道:“都幹什麼的?跑到學校來鬧事?知道這是幹擾教學秩序,擾『亂』社會治安,這是犯罪你們知道嗎?”

    一個不屑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幹擾了又怎麼著,擾『亂』了又怎麼著,他們學校賴著我們的工程款不給,我發不起工資,我們的工人沒有飯吃,就快活不下去了!”

    張揚的目光聚焦於正前方,一名禿頂的中年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三十多歲年紀,生得高高壯壯,頭頂隻有四圈有頭發,中心已經光禿禿的,一雙小眼睛說話的時候嘰咕嚕『亂』轉,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此人正是教學樓的承建商謝德標。

    張揚道:“你誰啊?”

    謝德標道:“我叫謝德標,這教學樓宿舍樓的承建商就是我,樓蓋起來了,他們還欠我一百多萬,按照規定,工程款在大樓交付使用的時候就該給了,可從年頭拖到現在,大半年都過去了,他們還是沒錢給,我也得吃飯,我手下這麼多工人也得生活。”

    劉強提醒謝德標道:“謝德標,你怎麼說話呢?這是咱們新來的張市長!”

    謝德標道:“市長怎麼了?市長也得講道理,欠債還錢,我找孟宗貴要錢天經地義!”他轉過身道:“兄弟們,你們說對不對?”

    幾十名民工同時附和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張揚冷笑著點了點頭:“謝德標,難道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很多時候是沒道理可講的嗎?”

    謝德標道:“凡事都有個理兒,官再大也得講究個理字!”

    張揚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我給你一分鍾時間,馬上帶著你的工人給我撤走!”

    “我要是說不呢?”謝德標瞪著倆眼珠子,絲毫沒有把這位副市長放在眼。

    張揚沒有理會他,目光盯著手表,場麵陷入短暫的僵持之中。

    謝德標雖然很蠻橫,可那幫農民工中有人已經害怕了,常言道:民不與官鬥,副市長對普通老百姓而言還是有很大威懾力的。

    張揚抬起頭,笑著向謝德標點了點頭,然後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眾目睽睽之下,謝德標被打得仰天倒了下去,躺倒在地上的時候已經人事不省。

    誰都沒想到這位副市長大人居然該出手時就出手,周圍的農民工的情緒有些控製不住,他們向張揚圍了上來,張揚虎目一翻,睥睨之間一股強大的殺氣向周圍彌散而去,嚇得那幫農民工頓時不敢向前,這就是氣場,身在張揚旁邊的劉強明顯感覺到一股寒意,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張揚道:“現在馬上給我離開學校,否則你們參加鬧事的人,全都要被最追究法律責任。”張揚的這句話起到了一些效果,有農民工已經開始離開。

    劉強看到謝德標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他有些好奇的去探了探謝德標的鼻子,竟然聲息全無,劉強的臉『色』變了,他又趴在謝德標的胸口上聽了聽,驚聲道:“沒氣了!”

    張揚漫不經心道:“哦?沒氣了?”仿佛這件事根本和他無關一樣。

    這時候校長孟宗貴狼狽不堪的從辦公室出來,聽說謝德標沒氣了,慌忙讓人去衛生室把校醫叫了過來,校醫為謝德標檢查之後,馬上得出了謝德標死亡的結論。

    一聽說謝德標死了,所有人都退出好遠,那幫農民工更是避之不及,雖然是張揚把謝德標給打死的,可他們也參與了鬧事,今天這件事鬧大了,誰都知道留下來可能會被連累。

    劉強苦著臉向張揚道:“張副市長,麻煩了,麻煩了!”

    張揚鎮定自若道:“有什麼麻煩的?人是我打的,跟你有什麼關係?”

    劉強心說當然跟我沒關係,你倒黴了,你麻煩了,副市長又怎麼樣?副市長殺了人一樣要接受法律的製裁,他躲到一邊去打電話,還是往公安局打的,依然是報警,不過這次報案的內容是,副市長張揚打死人了。

    十五分鍾後,三輛警車呼嘯駛入豐澤一中校園內,豐澤市公安局的主要人物全部出動,公安局長趙國棟走在最前,刑警大隊長丘金柱和公安局副局長程焱東跟在他身後,刑警大隊副大隊長鄭波帶著幾名警察走在最後。丘金柱此時的心情最為複雜,剛才他們都在公安局會議室內進行案情討論,趙國棟要求所有人關機,他就預感到可能有事情發生,果不其然,沒多久就傳來了張揚打死人的事情,趙國棟聽說這件事後很興奮,幾乎把公安局所有的重要領導都叫了過來,他絕不是讓大家來分析案情的,這是讓他們過來看熱鬧的。趙國棟在途中還專門給他姐夫,豐澤市委書記沈慶華打了個電話,匯報張揚打死人的事情,沈書記的態度很明確,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如果張揚觸犯了法律,一樣要抓他。

    傅長征強忍著心頭的恐懼,又去『摸』了『摸』謝德標的脈門,仍然是毫無反應,傅長征充滿同情的看著這位年輕的副市長,張揚這麼年輕,就因為衝動的一拳,大好的前途就這麼毀了。傅長征對這位領導剛剛產生了一些好感,認為張揚雖然不拘小節,可畢竟是個辦實事的人。

    趙國棟一臉嚴肅的來到張揚麵前:“張副市長,怎麼回事?”

    張揚反問道:“你們怎麼這時候才到?從派出所到公安局,都在這時候玩罷工,這麼巧啊!”

    趙國棟心說你他媽還擺官架子,現在是你打死人了,副市長又怎麼樣?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再有後台,這次的麻煩也沒那麼容易解決,跟隨前來的法醫過去檢查了一下謝德標的身體,抬頭向趙國棟道:“趙局長,謝德標已經死了!”

    趙國棟的麵孔籠上了一層嚴霜,他威嚴十足道:“張市長,請你跟我們回公安局,配合我們調查謝德標死亡一案!”

    張揚道:“剛才謝德標帶人鬧事的時候你們幹什麼去了?這會兒來得倒是挺快,就你們這種做事的方式,對得起頭頂的那顆警徽嗎?”

    趙國棟火了:“我們怎麼做事用不著你來指手畫腳,你還是多想想自己,以後到法庭上該怎麼向法官解釋!”

    張揚冷笑道:“解釋什麼?我去法庭幹什麼?”

    趙國棟指了指謝德標的屍體,目光中充滿了得意,從張揚來到豐澤開始,他就意識到這個人早晚會生事,可沒想到他這麼快就出了事,這怪不了別人,要怪隻能怪他自己,這一拳徹底斷送了他的大好前程。

    張揚道:“你想抓我?”

    趙國棟點了點頭道:“國有國法,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否則我隻能對你采用非常手段!”

    張揚哈哈笑道:“假如我不配合呢?”

    趙國棟點了點頭,大聲道:“丘隊,把他銬回去!”趙國棟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頭實則爽到了極點,你張揚不是牛『逼』嗎?到了豐澤的地頭上一樣要栽跟頭,一樣要栽在我手,我本沒想你這麼快死,可你主動把機會送到了我的麵前,卻之不恭,老子卻之不恭啊!

    丘金柱麵『露』難『色』,他真正害怕的是張揚手捏著他的把柄,如果張揚出事,保不齊要把自己的那點事兒都給抖出來,他苦著臉道:“趙局……”

    趙國棟臉『色』一沉:“銬回去!”如果不是斷定張揚這次無法翻身,趙國棟也不會做得如此絕情,他忘記了一句話,不給別人留餘地的時候,等於斷送了自己的後路。

    張揚走到謝德標的麵前,忽然抬起腳在他小腹上踢了一下,淡然道:“讓你裝死!”

    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情景出現了,被法醫宣告死亡的謝德標哎呦慘叫了一聲,捂著肚子從地上坐了起來,他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一臉的茫然,緩了口氣,方才想起張揚打了他一拳,他指著張揚道:“你當市長的怎麼能隨便打人!”

    一切都是瞬息之間的事情,可是這場景的轉換實在太快,以趙國棟的智商都難以適應這突然發生的變化,他臉上的表情尷尬到了極點,一塊青一塊紫,雙拳緊握,腦海中一片空白,連呼吸都變得緊張起來,他意識到自己被人設計了,可他又不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望著一臉得意的張揚,他不知該說些什麼。

    丘金柱沒有覺得意外,反倒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這位新來的副市長已經讓他感受到太多的驚奇。

    最高興的要數傅長征,謝德標沒死,誤殺就不成立,也就是說張揚沒事!

    趙國棟的舌頭變得有些麻木,他含糊不清道:“張市長……”

    張揚毫不客氣的打斷他的話道:“謝德標帶領五十多名農民工來學校鬧事,影響正常教學秩序,擾『亂』社會治安,從鬧事到現在,你們警察才趕到,效率真是非同一般啊!”

    趙國棟心中明白,今天自己是栽在人家手了,張揚設了個套讓自己鑽,他很不幸的鑽進來,而且剛才沒給張揚留一絲餘地,其實是斷了自己的後路,如果剛才自己說話客氣一點,場麵也不會如此被動。事情到了這種地步,隻能認栽,趙國棟陪笑道:“張市長,這是我工作的失誤,我一定徹查這件事,追究轄區派出所的責任,追究到人!”

    張揚笑道:“轄區派出所的民警沒這麼大膽子,我也沒工夫去追究他們的責任,我就找你,今兒的事情,我就找你!”張大官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出這句話,等於正式宣布,你趙國棟要為今天的事情負責。

    丘金柱站在一旁心頭暗爽,這廝現在落下一個『毛』病,巴不得所有人都比他還要倒黴,巴不得所有人都栽在張揚手,這樣才舒坦。

    趙國棟馬上行動,驅散了看熱鬧的人群,把謝德標給銬了起來,謝德標很委屈,其實他也是有備而來,沒人撐腰他不敢這麼鬧,被押上警車的時候,他很委屈的看著趙國棟:“趙局……”

    趙國棟狠狠瞪著他:“你真行啊,擾『亂』社會治安,這是犯罪,你知道嗎?”

    張揚再次麵對孟宗貴的時候已經沒有任何的好臉『色』,他表情嚴厲道:“孟校長,昨天師生們罷課罷考,今天包工頭帶領農民工鬧事,你身為豐澤一中的校長是不是應該承擔責任?”

    孟宗貴道:“我知道自己應該承擔責任,可是還不是一個錢鬧得,市不給錢,我就算再有能耐,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是?”

    張揚冷笑道:“好一句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你不是挺有本事嗎?用七套房從教育局換來了二十萬!”

    一旁的教育局長劉強如坐針氈,他聽到張揚又提起這件事,慌忙表態道:“張市長,我會動員同誌們盡快把七套房交出來。”

    孟宗貴道:“我們還欠一百多萬的工程款!”

    張揚充滿鄙夷的看著這廝,此人的臉皮有了相當的厚度,張揚道:“現在國家提倡教育改革,市財政就這麼多錢,需要用錢的地方也不僅僅是教育,我問過財政局,當初答應你們的那筆撥款是分年劃撥給你們,豐澤在教育上的撥款已經不少了,你身為學校的領導者也不要隻想著凡事都向國家伸手,自己也要想辦法。”

    孟宗貴道:“我能有什麼辦法?教育不依靠國家撥款根本活不下去!”

    張揚點了點頭:“你沒辦法就把位置讓給有辦法的人!”一句話說得孟宗貴瞠目結舌。

    趙國棟走入審訊室,親自幫謝德標打開了手銬,謝德標滿臉委屈道:“趙局,我要錢有錯嗎?你為啥把我給抓起來?”

    趙國棟歎了口氣道:“你啊!要錢就要錢,帶這麼多人去幹什麼?你不知道擾『亂』社會治安觸犯國家法律嗎?”

    “不是你讓我製造點影響嗎?”

    趙國棟聽到這話就火了,瞪大眼睛道:“放屁,我什麼時候這麼說過?”

    謝德標不敢往下說了,他在豐澤也算一號人物,豐澤的不少工程都是他承建的,包括公安局的新辦公大樓,他和趙國棟的關係很好,正是因為這層關係,他才得以接下這個工程。

    趙國棟道:“豐澤一中那邊,你最好暫時放一放,現在那邊已經成了焦點,你跟著鬧隻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可現在我一百多萬的工程款還沒有要回來,在這樣下去,我不是要餓死了?”謝德標憤憤然道。

    趙國棟冷冷道:“你究竟賺了多少大家心都有數,別在我麵前哭窮,你不聽我的話,隻管鬧下去,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可保不住你!”

    謝德標咬牙切齒道:“他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個副市長嗎?豐澤比他官大的多了去了,他憑什麼打人,我還沒告他呢!”

    趙國棟道:“你最好老實點,行了,我沒工夫聽你廢話,自己放聰明點!”

    趙國棟剛剛回到辦公室,張揚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他是問事情的處理情況,趙國棟簡略說了一遍。

    張揚聽說趙國棟居然把謝德標給放了,不由得心頭火起:“趙國棟,謝德標幹擾學校正常教學秩序,已經構成了擾『亂』社會治安罪,你憑什麼把他放了?”

    趙國棟這會兒已經完全冷靜了下來,他笑道:“張市長,有些事情不能太過教條古板,人民內部矛盾還是說服教育為主,謝德標這個人過去也沒有什麼案底,更何況這件事是豐澤一中理虧,我如果拘留謝德標,肯定會引起那些農民工的不滿,矛盾非但得不到解決,事情反而會越鬧越大,所以我才采用這種處理方法。”

    張揚道:“好,就算這件事你說的有道理,為什麼今天你們行動這麼慢?我要你給我一個說法,把相關責任人交出來。”

    趙國棟道:“張市長,今天上午我在召開緊急會議,商量金店劫案的事情,按照我們的規定,所有參加會議的幹部是要關上通訊工具的,你想追究責任的話,就追究我的責任吧!”

    張揚微微一怔,想不到趙國棟又開始強硬起來,他冷冷道:“你寫份檢討給我送過來,至於怎麼處理你,等我和其他領導商量之後決定……”

    趙國棟沒等張揚說完就掛上了電話,他怒氣衝衝,一腳將字紙簍踢了出去,剛巧副局長程焱東從外麵走了進來,險些被撞到,他靈巧的向旁邊撤了一步躲了過去,笑道:“趙局,怎麼這麼大的火氣?”

    趙國棟怒道:“什麼東西?居然讓我給他寫檢討!”

    程焱東稍一琢磨就知道趙國棟罵的是張揚,他把字紙簍放回原處,來到水池前洗了洗手道:“趙局,其實今天我們出警的速度的確太慢了,謝德標做事很過分,學校是什麼地方?豐澤一中是咱們豐澤的臉麵,他帶著這麼多的農民工去鬧事,等於給豐澤抹黑,帶給那些孩子怎樣的影響?”

    趙國棟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孟宗貴欠了他一百多萬,他有些過激的舉動也很正常。”

    程焱東道:“趙局,張副市長這個人不簡單啊!”

    趙國棟皺了皺眉頭。

    程焱東道:“法醫斷定謝德標已經死了,我當時也查過謝德標的呼吸心跳,還檢查了兩次,間隔兩分鍾左右,我敢斷定,謝德標當時符合死亡標準,可張副市長踢了他一腳,謝德標就醒了。”

    趙國棟道:“我也覺著奇怪,謝德標按理說不會裝死,就算裝死也不能裝的這麼像!”他當然想不透,張大官人出拳的時候,神不知鬼不覺的在謝德標身上做了手腳,讓謝德標進入短暫的假死狀態。

    程焱東道:“你說會不會是張市長在他的身上動了手腳?”

    趙國棟搖了搖頭,這件事根本無法用常理來解釋。

    程焱東道:“趙局,我覺著您不該把謝德標就這麼放了!”

    趙國棟道:“他無非就是鬧事,也沒犯啥大罪,不放他,難道還要關他個無期?”

    程焱東道:“趙局,您今天就把他放了,有可能把張副市長給得罪了,他……”

    趙國棟冷冷道:“我早就把他得罪了,他懂什麼?一個分管文教衛生的副市長,我們公安口還輪不到他來指手畫腳。”

    聽到趙國棟把話說到這種地步,程焱東自然不好繼續說下去了,他笑了笑,告辭離去。

    程焱東在走廊上遇到了刑警大隊長丘金柱,丘金柱透過玻璃看著樓下,謝德標大搖大擺的上了停車場內的皇冠車。程焱東在丘金柱的身邊站了,也向下張望著,丘金柱不屑道:“謝德標很囂張啊!”

    程焱東道:“如果我是他就老實一點,鬼門關上繞了一圈回來,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好運氣。”

    丘金柱向局長室的方向看了看,低聲道:“趙局就這麼把他放了?”

    程焱東沒有直接回答丘金柱的問題,所答非所問道:“最近電影院上演一部電影據說不錯。”

    丘金柱愣了一下:“什麼?”

    程焱東道:“龍蛇爭霸,有空去看看唄!”

    張揚知道趙國棟之所以把謝德標給放了,不僅僅因為他和謝德標的私交不錯,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趙國棟通過這種方式向他示威,趙國棟在告訴他,在豐澤,公安係統的事情輪不到他張揚說話。

    一開始的時候,張揚並沒有料到自己和趙國棟之間的矛盾會這麼快走向激化,今天上午的事情之後,他開始意識到,趙國棟在跟自己作對,豐澤一中的事情,警察之所以反應這麼慢,趙國棟是負有相當責任的,甚至他所召開的那個會議,他讓所有與會人員關上手機,都可能是有預謀,張揚甚至懷疑,謝德標去鬧事之前是和趙國棟通過氣的。

    豐澤一中的種種矛盾,從根本上來說都是經濟問題引起的,當務之急是要把拖欠教職工的工資發下去,否則肯定還會出事。

    

Snap Time:2018-04-25 15:00:24  ExecTime:0.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