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六十七章何謂公平(上)


    第三百六十七章【何謂公平?】(上)

    張大官人這是有感而發,丘金柱肯定算不上低調,這廝居然敢帶著情『婦』來到白鷺賓館開房,而且叫得驚天動地,這自然算不上低調。

    丘金柱知道他為什麼這樣說,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頭去,做出仔細品酒的樣子。

    張揚也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深入下去,他抿了口酒道:“豐澤一中今天的事情影響很壞。”

    呂燕一旁道:“豐澤一中拖欠工資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三姨就在豐澤一中代課,過去還好,自從蓋了教學樓之後,工資幾乎就沒有正常下發過。”

    張揚道:“教學樓蓋得是挺漂亮,可這都是表麵光鮮,我今天去過被抓的那位老師馮天瑜家,一家五口人就擠在一間26平方的小屋內,艱難得很。”

    呂燕道:“豐澤一中分房的時候,教職員工就鬧得很厲害,總共就這麼幾套房子,那麼多人分,肯定存在分配不公的問題。”

    丘金柱道:“對,當時有十多位老師跑到市『政府』聯合上告,還是我給勸走的呢。”

    張揚道:“如果你們看到校長孟宗貴家的情況,再去馮天瑜家看看,肯定會理解這些老師為什麼會告狀了。”

    呂燕起身去催菜。

    張揚道:“孟宗貴有什麼背景?”

    丘金柱微微一怔,他猶豫了一下方才道:“他和沈書記的關係不錯,沈書記的母親是他幹娘!”

    這下輪到張揚愣了,他想不到沈慶華在豐澤的影響竟然這麼大,關係這麼廣,自己來了沒幾天,接觸到的幾個重要部門的負責人都跟他有關係,財政局長吳新建是他妹夫,公安局長趙國棟是他小舅子,豐澤一中的校長孟宗貴又是他幹弟弟。這位市委書記倒是舉賢不避親。

    張揚看了看丘金柱,心說這丘金柱該不會也和沈慶華有些關係吧?

    丘金柱和沈慶華倒沒什麼關係,不過他和趙國棟是老同學。丘金柱從張揚的目光中意識到了什麼,他解釋道:“我和趙國棟是小學同學,其實我入警界比他早,在派出所的時候,我是他上級!”

    張揚饒有興趣道:“現在他是局長你是大隊長!”

    丘金柱點了點頭道:“過去我爸是梁寨派出所的所長,我是警察子弟,所以開始的時候升遷比他快,可他的基礎比我勞。”丘金柱指的基礎自然是趙國棟的姐夫是市委書記沈慶華這件事。

    張揚道:“朝有人好做官,自古以來都是這個道理,或許你能力比他強,但是你沒背景,你就隻能接受被領導的命運。”這句話說到了丘金柱心坎,丘金柱內心中始終藏著一個秘密,五年前的那宗連環殺人案其實是他破獲的,可最後功勞卻被趙國棟搶走,趙國棟也從那時候開始一路升遷,直到現在的地位,而他隻能屈居人下,如果當時那筆功勞記在自己的身上,或許他和趙國棟之間的位置會剛好互換。這也是丘金柱一直對趙國棟內心中不服氣的原因,在業務上在能力上他認為自己比趙國棟要出『色』,可是在豐澤這片地方,無論他怎樣努力,取得怎樣的成績,記首功的還是趙國棟,他隻能做個陪襯,丘金柱因為這一事實而變得自暴自棄,不思進取。

    張揚並不知道丘金柱的這個秘密,他現在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教育係統,拋開今天的罷考罷課事件不談,張揚看到了兩個事實,一是馮天瑜和校長孟宗貴兩人家庭條件的天壤之別,二是教育局有不少領導擁有豐澤一中的教職工宿舍,這兩件事都足以說明豐澤教育係統內存在著很大的問題。張揚已經決定要把這件事搞清楚,要把豐澤一中罷課的問題從根本上解決。張揚低聲將自己發現的兩個問題向丘金柱說了一遍。

    丘金柱道:“孟宗貴是省勞模,是豐澤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你要是處理他,恐怕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劉強這個人我不了解,但是他有個厲害的老婆,他老婆是咱們市紀委書記趙金芬,趙金芬和趙國棟是遠房堂姐堂弟的關係。”

    張揚增大了眼睛,我靠,不會吧,這豐澤就快成沈慶華自家人的了,幾個重要部門的負責人全都是他家人。這不但在江城少見,就算在平海,在全中國也少見這樣的政治結構。

    丘金柱道:“張市長,看來你對豐澤的情況真的不了解,咱們豐澤隻有一個人說了算,那就是沈書記,他在豐澤主政這麼多年,豐澤各區,各鄉鎮,幾乎所有的頭頭都要通過他的首肯才能得到提拔,可以說豐澤基層幹部,有半數以上都是沈書記的門生。”

    張揚跟丘金柱碰了一杯,丘金柱道:“不過您別懷疑沈書記有經濟問題,沈書記這個人在豐澤的口碑很好,老百姓都認為他是從古到今,豐澤的第一清官,每年他都從自己的補貼麵拿出錢來捐給豐澤福利院,到現在他一家還住在市委家屬院的一套兩室一廳的老房子內,前年沈書記的父親去世的時候,送禮的人排成了長隊,沈書記當著所有人的麵把禮金都退了回去,還把名單當場公示,這樣的官員真的很不多見。”

    張揚道:“是不多見,跟聖人似的。”

    丘金柱聽出了他話中的嘲諷意味,跟著笑了笑道:“張市長,你既然這麼信得過我,把這件事說給我聽,我給您一個建議,你把查到的事情,先匯報給沈書記,看看他怎麼說。”

    張揚點了點頭,丘金柱的話不無道理。在他心中對市委書記沈慶華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問號,無論是開始時候梁豔對沈慶華流『露』出的極大不滿,還是沈慶華在市委市『政府』大搞清廉的形式主義,還是現在教育係統中浮現的問題,他總覺沈慶華這個人很複雜,甚至未必像他表現出的那樣清廉。

    呂燕帶著服務員走進來,這次帶來了六道熱菜,張揚不禁笑道:“我說呂經理,讓你隨便整幾道小菜,你怎麼越弄越隆重了。”

    呂燕笑道:“說好了今晚是我請客,太寒酸了,你們又要說我小氣!”

    張揚笑道:“快坐下喝酒,咱們一醉方休!”

    通過晚上的談話,張揚對豐澤的了解深入了不少,第二天,他按照丘金柱的建議,來到市委書記沈慶華的辦公室,把自己在豐澤一中看到的情況匯報給了沈慶華,張大官人是做足準備的,他來見沈慶華之前,專門把教育局七位領導的房產證明給複印了過來。

    沈慶華拿著張揚遞過來的房產證明看了看,臉『色』頓時沉了下去,抬起頭看了看張揚,發現張揚仍然站在那,低聲道:“坐!”

    張揚拉了張椅子在他旁邊坐下。

    沈慶華道:“豐澤一中今天的情況怎麼樣?”

    “今天教學秩序恢複了,學生們都在期中考試,沒有繼續鬧事!”

    沈慶華點了點頭:“這件事的起因是什麼?”

    張揚於是將這件事因何而起從頭到尾說了一遍,最後做出總結道:“孟宗貴身為校長,沒有起到一個管理者應盡的責任,拖欠教職工工資,和老師之間產生矛盾後,沒有去緩解矛盾,反而報警,讓派出所介入,讓矛盾更為激化,從而引起了全校師生的罷考罷課行動,我認為孟宗貴應該負主要責任,轄區派出所所長陳大力在處理這一事件中存在著明顯的偏袒和違規行為,我已經要求公安機關嚴肅處理他的違紀問題。”

    沈慶華習慣『性』的向後靠了一下,身下的藤椅發出一陣讓人不舒服的吱吱嘎嘎的聲音。

    張揚道:“沈書記,我昨天去過馮天瑜的家,他一家五口人就住在26平方的小屋,也許很多人會說他不符合分房條件,可有一個事實是,教育局的七位領導幹部在豐澤一中都分到了房子,我想問,這些人到底有什麼資格分到豐澤一中的福利房?”

    沈慶華道:“小張,你提出的這個問題很尖銳,很好,這件事必須要查清楚,如果其中存在違規,一定要嚴肅處理,絕不姑息。”

    張揚等的就是沈慶華的這句話,他很小心的問道:“沈書記,我是不是繼續查下去?”

    沈慶華道:“當然要繼續查下去!不查清楚這件事,豐澤一中的老師又怎麼會心服?我們是一個公平的社會,決不允許任何的徇私舞弊存在,不然老百姓們會怎麼看我們?”

    沈慶華的這番話給張揚吃了一個定心丸,他拿起那些房產證明材料起身道:“沈書記,我這就去找相關責任人問話!”

    

Snap Time:2018-01-16 21:48:30  ExecTime:0.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