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六十一章市長醉酒


    第三百六十一章【市長醉酒】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當眾出酒了,雖然他喝的是雪碧,可吐出來的卻充滿了刺鼻的酒味。

    在場人都看到了陳家年慘不忍睹的一幕,也聞到了那濃烈的酒氣。孫東強馬上得出了一個結論,肯定有人往陳家年喝得雪碧摻了白酒,他盯住張登高,剛才給陳家年倒雪碧的就是張登高,所以他是最大的嫌疑人。

    張登高一臉的無辜,可他身邊的那個雪碧瓶已經空空如也了,證據毀滅了。

    張登高向張揚望去,他懷疑張揚,雖然沒有任何證據,可他還是懷疑這位新任副市長,可他也記不清,這瓶雪碧是誰教給他的,隻是記得雪碧放在他和張揚之間,他隨手就從地上拿起來給陳家年倒上。

    張大官人第一個走到了常務副市長陳家年的身邊,裝出關切萬分的樣子:“陳副市長,您生病了?”隨手遞給陳家年一疊餐巾紙,轉身向張登高道:“張主任,倒杯水來給陳副市長漱漱口!”

    張登高慌忙端著水跑了過去,陳家年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出酒,感覺麵子丟盡了,他沾酒即醉,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人醉了往往情緒就會變得激動,雖然陳家年沒喝多少酒,可他醉了,常務副市長醉了一樣會撒酒瘋,他一抬手,啪!地一巴掌將張登高遞來的水杯打得飛了出去,水潑了張登高一臉,玻璃杯也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張登高千不該萬不該說了一句話:“陳市長,您喝多了……”說完他就感覺自己說錯話了。

    可話說出來又收不回去,陳家年乜著一雙眼,惡狠狠的盯著張登高,指著他的鼻子罵道:“你放屁,我……沒醉……”

    張登高整個人瞬間石化,僵在那了。誰讓他『亂』說話,把陳家年的火都引到了自己身上。

    張大官人此時閃到了一邊,他才不去觸黴頭呢。

    直到現在孫東強都沒有鬧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陳家年怎麼就糊糊塗的醉了?他也懷疑張揚動了手腳,可這種懷疑毫無根據,隻是根據個人好惡作出的判斷。

    這麼多人看熱鬧,孫東強不說句話也不成了,他上前裝出關心萬分的樣子:“老陳,你是不是生病了,走,我送你去醫院!”他過去想要攙扶陳家年。

    陳家年這會兒酒氣上頭,用力一抖手臂,王八之氣迸『射』而出,酒精可以麻痹一個人,可以讓人撕掉偽裝,暴『露』他真實的內心世界,常務副市長陳家年素來是滴酒不沾的,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酒量太淺,隻要一沾酒,準保誤事,可其他人並不知道這一點。

    此時的陳家年已經是六親不認,他死死盯住孫東強:“滾蛋!你他媽什麼東西!”

    現場鴉雀無聲,所有人都意識到今兒有熱鬧瞧了,孫東強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陳家年辱罵,身為豐澤市長,這麵子也太過不去了。他厲聲道:“家年同誌!”

    陳家年搖搖晃晃,挑釁十足的用手指點著孫東強的胸口:“我就是罵你怎麼著?你他媽什麼東西?如果不是有個人大主任的老嶽父,你這個小白臉憑什麼當豐澤市長……呃……”這廝又打了個酒嗝。

    孫東強氣得渾身發抖:“陳家年,你喝多了!”這下連這位市長大人也不給陳家年麵子了。

    張揚作壁上觀,剛才遞給張登高的那瓶雪碧是他悄悄動了手腳,他原來隻是想惡作劇,弄點白酒陷害陷害張登高,想不到陳家年居然沒有喝出雪碧有酒味,更沒有想到陳家年的酒量如此不堪,最多也就是摻了一兩多酒,就把他弄成了這幅模樣,可無心『插』柳柳成蔭,這位豐澤的副市長正在上演著一出意外的驚喜。

    張登高和傅長征衝了上去,每人架著陳家年的一條胳膊,想要把他勸走,陳家年酒勁上頭,身體向前掙著,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老高:“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們這幫幹部子弟……你們有什麼工作成績?有什麼本事?無非是生得好……出身好,我呸!都他媽任人唯親……我呸!”

    張揚那邊差點沒笑出聲來,孫東強氣得拳頭都握起來了,他也有脾氣,他也有血『性』,如果不是顧及這個市長的身份,他肯定要衝上去對陳家年飽以老拳。

    張登高和傅長征也豁出去了,用力拖著陳家年,陳家年醉得一塌糊塗,一屁股坐在地上,賴著不走。

    張揚轉身向那幫下屬道:“都看什麼看,快上班了,各回各的單位。

    遇到這種熱鬧,誰不想看,可張揚這麼一說,誰也不好意思繼續留下了,那幫幹部悄悄走了,臨走時還不忘再看一眼發酒瘋的陳副市長。

    這幫人雖然走了,可現場人卻不少,市『政府』招待所的工作人員聽到動靜都被吸引了過來,他們不敢圍到近前,都站在遠處,一邊竊竊私語,一邊偷笑。

    陳家年正在胡言『亂』語的時候,市委書記沈慶華在市委秘書長齊國遠的陪同下來到了,他不知從哪兒弄了一杯冷水,朝著陳家年兜頭蓋臉的潑了過去,陳家年被冷水澆得打了個激靈,張口欲罵:“你他……”當他看到眼前是沈慶華的時候,整個人僵在那,周身瞬間布滿了冷汗,陳家年酒醒了,他的身體軟綿綿的癱了下去,幸虧張登高和傅長征扶著他,陳家年顫聲道:“沈書記……”

    沈慶華從鼻息中重重哼了一聲:“成何體統!”

    陳家年腦海中一片空白,他實在想不起自己剛才說過什麼,幹過什麼?

    沈慶華向孫東強道:“發生了什麼事?”

    孫東強的回答言簡意賅:“家年同誌喝多了!”這話的確是在講事實,但是於平淡中包含著他對陳家年的深深不滿和怨念,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孫東強這個人的心胸本來就不是太寬闊,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陳家年辱罵,這口氣,他無論如何都咽不下去。

    陳家年的腦袋耷拉著,如同一隻鬥敗了的公雞。

    沈慶華又哼了一聲,甩下一句話後轉身離去:“陳家年,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陳家年垂頭喪氣的跟著離去,孫東強向張揚看了一眼,這廝雙手『插』在口袋,若無其事的站在那,好像整件事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孫東強也說不出什麼,搖了搖頭,轉身去了。

    張揚也走了。

    望著張揚的背影,張登高咬著嘴唇,兩道稀疏的眉『毛』擰在一起,表情像極了被淩辱後的良家『婦』女,直到張大官人消失不見,他方才低聲向傅長征道:“小傅……剛才那瓶雪碧是張副市長遞給我的不?”

    “我沒看見!”

    張揚回到辦公室沒多久,市委秘書長齊國遠過來找他談話,談話的內容是圍繞今天中午這頓飯,齊國遠道:“張副市長,你們中午在市『政府』招待所大吃大喝,難道不清楚我們市委市『政府』的招待標準?”

    張揚揣著明白裝糊塗道:“招待標準?”

    齊國遠以為他真的不知道,強調道:“四菜一湯,中午禁酒,這是沈書記定下來的。”

    張揚笑道:“我還當怎麼回事,我們沒違背規定啊,你可以去調查調查,我們這麼多人吃飯,是不是補了三百五十塊錢,自費吃飯算不上違反規定吧?而且我們也沒喝酒,中午喝得是雪碧可樂,你也可以去調查,對了,孫市長也能作證!”

    齊國遠道:“你們沒喝酒,怎麼陳副市長會醉成那個樣子?”

    張揚道:“那你得去問他,反正他在我們那桌沒喝酒,我也奇怪來著,他是不是在別的地方喝了酒來的?”

    齊國遠看到問不出什麼頭緒,也隻能作罷,他歎了口氣道:“張副市長,今天的事情影響很不好!”

    張揚道:“國遠同誌,您這話我可不愛聽,影響不好跟我有什麼關係?我上午把分管工作範圍內的部分負責人召集到市『政府』開會,目的是大家相互認識一下,初步了解豐澤文教衛的現狀,以便更好的開展工作。會議開完已經是中午下班了,大家總得吃飯,所以我們就安排了會餐,會餐的標準也是嚴格遵照市委市『政府』規定,多出來的部分是我們自掏腰包,這有什麼影響不好的?”

    齊國遠笑了笑:“我是說陳副市長喝醉的事情。”

    張揚道:“他喝醉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我們會餐,他和孫市長剛好過來吃飯,看到大家,就過來打招呼,氣氛本來很好,誰知道他怎麼就忽然醉了。”

    齊國遠點了點頭道:“我也就是提醒一下,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反正希望同樣的事情以後不要再發生了。”他也知道張揚不是個好纏的角『色』,起身告辭離去。

    與此同時常務副市長陳家年正被市委書記沈慶華訓了個狗血噴頭,陳家年是沈慶華一手提拔起來的幹部,今天他的所作所為率先違反了沈書記的規定,讓沈慶華大為光火。

    陳家年現在已經完全清醒了,他掩飾不住內心的沮喪,這不僅僅是因為他違反了禁酒令,更因為他當眾辱罵了新任市長孫東強,他對孫東強的確不滿,可表麵上一直都做得很好,可剛才借著酒勁什麼話都說出來了,等於撕破了臉皮,矛盾擺在明麵上。陳家年低聲道:“沈書記,我錯了,可……可那杯雪碧有問題,肯定有人在麵摻了酒!”

    沈慶華憤憤然道:“自己放屁瞅別人!”

    陳家年紅著臉道:“沈書記,這麼多年了,你什麼時候見我喝過酒?我沾酒就醉,這麼低級的錯誤我不可能犯,再說了,您定下的規矩,我啥時候違反過?肯定是那杯雪碧有問題。”

    “誰給你的?”

    “張登高!”

    沈慶華皺了皺眉頭,他也相信陳家年的說法,他認識陳家年十幾二十年了,從沒有見過他喝一滴酒,今天發生的這件事的確有些反常,可張登高為什麼要往陳家年的飲料摻酒?沒理由啊?張登高這個人八麵玲瓏的,平日誰也不得罪,借他一個膽子他也不敢幹這種事情啊!

    陳家年也這麼認為:“張登高沒這麼大膽子!肯定是有人指使他!”

    沈慶華向後靠在椅背上,破舊的藤椅發出一陣刺耳的吱吱嘎嘎的聲音:“你是說張揚?”

    陳家年道:“有可能,不過我覺著還有一個人更有嫌疑!”

    沈慶華沒有說話,可他已經明白陳家年指的是誰,沈慶華低聲道:“小陳,一個領導班子想要有戰鬥力,必須要有凝聚力,要團結,我不希望有任何的不團結發生在豐澤。”他停頓了一下又道:“這件事你要在常委會上深刻檢討一下,我會按照規定對你進行處罰!”

    陳家年慌忙點頭,他懷疑和孫東強也有關係,他對孫東強一直抱有深深地怨念,陳家年本以為自己擔任豐澤市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他沒想到孫東強會中途殺出,讓他當豐澤市長的美夢頓時成為泡影,這對陳家年不啻一個深重的打擊,雖然孫東強到任之後,他一直笑臉以對,可那都是強顏歡笑,內心中對孫東強怎地一個恨字得了,所以醉酒後,將滿腹的怨念全都爆發了出來,他之所以懷疑孫東強,是因為張登高的緣故,自從孫東強來到豐澤擔任市長,張登高就貼得很近。

    張登高才是最鬱悶的人,他之所以鬱悶,是因為無辜,因為委屈,他仔仔細細的回憶,他當時和張揚坐在一起,那瓶雪碧放在他和張揚之間,可陳家年杯子的雪碧是自己給倒的,人家不懷疑他,還能懷疑誰?

    張登高現在的心情很矛盾,他猶豫是不是要找張揚問個清楚,可左思右想,就算這件事是張揚誣陷他的,他也是啞巴吃黃連又苦說不出,但是任由別人這麼誣陷自己,他又很不甘心,他得找個人訴說一下委屈,想來想去,他想到了市長孫東強,當時市長孫東強看到了全過程。他應該向孫東強解釋。

    張登高這樣想,也是這樣做的,他來到孫東強辦公室,哭喪著臉道:“孫市長,你可得為我做主啊!”

    孫東強今天平白無故被陳家年罵了一頓,心情也不爽,聽到張登高這樣說,他有些不耐煩道:“登高同誌,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何必揪著不放!”

    張登高道:“孫市長,那杯雪碧是我倒的,可我真的沒忘麵摻酒!”

    孫東強心說,諒你也沒那個膽子,他把玩著手中的鋼筆道:“那是誰幹的?”

    張登高本想說是張揚來著,可仔細想想自己也沒證據,他委婉道:“那瓶雪碧放在我和張副市長之間!”

    孫東強皺了皺眉頭,以張揚的行事作風而言,這種事他應該幹得出,不過孫東強嘴上卻道:“登高同誌,沒證據的事情不要『亂』說,容易造成同事之間的矛盾!”

    張登高道:“我隻是懷疑,反正這件事我沒幹!”

    孫東強道:“好了,這件事到此為止吧!自己人一定要團結!”

    張登高滿腹委屈的站起身來,他向孫東強鞠了一躬道:“我走了孫市長!”

    孫東強嗯了一聲,等張登高走到門口的時候,他開口道:“登高同誌,讓張副市長到我這來一趟,我跟他談談!”

    張登高轉過身,眼中透著驚喜,他以為這代表著孫市長要替他出頭了,對張登高這種地位的人而言,最明智的的就是抱大腿,市委書記沈慶華的大腿他抱不上,退而其次他可以抱孫東強的大腿,這也是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對他頗有微詞的原因。

    張登高傳話之後,張揚沒多久就來到了孫東強的辦公室,他笑眯眯道:“孫市長,找我有事啊?”

    孫東強示意他坐下,然後歎了口氣道:“小張啊,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張揚道:“我不知道啊!我剛剛到任,沒想到李副市長對你有這麼大的成見!”

    孫東強微微一怔,這廝所答非所問,把矛盾往自己身上引了過來,孫東強道:“李市長喝多的那些話別當真,我都沒當一回事兒。”

    張揚不無嘲諷道:“孫市長的胸襟真寬,正可謂宰相肚能撐船,這事要是擱在我頭上,我可忍不了!”

    孫東強冷眼看著張揚,你少他媽挑唆,老子還不知道你什麼德行,他強忍著沒罵出來,平靜道:“我是想問,那瓶雪碧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揚搖了搖頭:“你問我,我問誰?市三令五申中午禁酒,我們會餐喝得都是可樂雪碧,這麼多人,也沒見有一個醉酒的,再說了,李副市長的那杯雪碧又不是我倒的,對了,我給你倒可樂了,你醉了嗎?”

    孫東強頓時無語。

    張揚道:“我和李副市長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我坑他幹嘛?是我拉你們過來吃飯的不假,可這筆帳總不能算在我頭上,你懷疑,我還懷疑呢,是不是有人看著我不順眼,故意弄出這麼一出,挑撥我和李副市長之間的關係?”

    孫東強越聽越是惱火,這廝含沙『射』影分明在指自己,他不耐煩道:“算了,這件事不提了,總之,你以後要搞會餐,搞氣氛,最好換個地方,市『政府』招待所這麼近,有什麼動靜,市委大院的人全都知道了,影響不好。”

    張揚點了點頭道:“知道了!”

    “你去吧!”

    張揚打心底看不起孫東強,狗日的還跟我擺官架子,甩臭臉,看老子以後怎麼收拾你。

    張揚剛剛回到辦公室,掛職副市長王華昭就溜了進來,他也聽說了中午的事情,過來湊熱鬧的。

    真相隻有張大官人心知肚明,這事兒跟誰都不能說,王華昭一問,他就歎道:“張登高把我給害慘了!”

    張登高坐在辦公室,臉都綠了,自己這不是倒黴催的嗎?幹嘛去給陳家年倒酒?剛才回來的路上迎頭遇到了陳家年,他主動打招呼,陳家年根本不理會他,看來是把這筆帳算在自己頭上了。

    張登高委屈,他認為自己目前的困境全都是張揚造成的,苦於又沒有證據,可向孫東強解釋了半天,似乎也沒起到任何的作用,這個黑鍋看來隻能自己背了。

    臨下班的時候,張揚把張登高叫到了辦公室,張登高心中對張揚不滿,臉上還得陪著笑,誰讓他是下屬呢,可笑得實在難看。

    張揚示意張登高把房門關上,然後道:“張登高,我沒的罪過你吧,你怎麼這麼坑我?”

    張登高欲哭無淚,真他媽賊喊捉賊,這世上還有沒有公理可言?他咬了咬嘴唇:“我沒幹,清者自清!”

    張揚道:“中午的聚餐是你安排的,陳副市長的雪碧是你倒的!”

    張登高再也忍不住了:“可那瓶雪碧是放在我們之間的!”

    張揚故作糊塗道:“是嗎?”他仔細想了想:“好像是,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在雪碧上動了手腳?”

    張登高知道自己說錯了話,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我沒這個意思,我真沒這個意思!”

    張揚道:“登高同誌,我知道你心憋屈,我也一樣,窩囊的很,咱們好好的聚餐,最後弄成了這個地步,你說,會不會有人故意借著這件事整我?”

    張揚這麼一說,張登高覺著張揚似乎也應該是無辜的,除了中途去廁所,沒見他出去幾次,再說了,中午根本沒有安排白酒,這白酒是哪兒來的?難道是招待所內部有人在整他們,或者說是想整張揚,陳家年無辜的撞在了槍口上?

    張登高道:“張市長,我回頭找招待所的相關人員問一問。”

    張揚道:“問清楚最好。”

    此時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張揚拿起電話,聽到麵恭敬的聲音:“張市長,我是劉強啊!”

    張揚愣了下,才把劉強和教育局長對上號。

    劉強道:“張市長,晚上有沒有空,我在魚頭王定了位子,想向您匯報匯報工作!”

    張揚笑了起來,不用問,這廝是因為白天的事情,害怕得罪自己,所以晚上擺酒賠罪的。張大官人道:“下班時間談什麼工作?”

    劉強微微一怔,馬上又道:“那就增進一下感情!電視台梁台長也去!”

    張揚聽到劉強把梁豔搬了出來,心中已經明白,肯定是梁豔把他們的同學關係對外大肆宣揚了,這女人真是沒什麼水準,他有些後悔委托梁豔幫自己找房子了,張揚道:“好吧!”

    劉強歡天喜地道:“我派車去接您?”

    “不了,我自己去!”

    “那好,晚上六點,我在魚頭王推雲閣恭候張市長大駕!”

    張揚放下電話,張登高仍然老老實實坐在那,張揚正準備邀他同去,可電話又響了起來,他拿起電話,這次打電話過來的是衛生局長馮春生,馮春生也邀請張揚晚上吃飯的,人不能做錯事,否則肯定心虛,劉強和馮春生都是這樣,他們因為白天的事情都十分後悔,雖然這位新來的副市長看起來似乎沒有介意,可他們心仍然不踏實,想有所表示,當麵向張揚道歉。

    張揚知道馮春生和劉強的目的相同,可他答應劉強在先,馮春生那就不能去了,他笑道:“老馮啊,今晚我有事兒!”

    馮春生慌忙道:“那就明天,張市長,你看明天行嗎?”

    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讓張大官人好不受用,他故意沉『吟』著:“明天啊……”他這邊沉『吟』的時候,電話那頭的馮春生正在承受著煎熬,張揚道:“明天應該沒啥事,電話聯係吧!”

    “噯!”馮春生歡天喜地的放下電話。

    張登高望著洋洋得意的張揚,忽然感覺這廝長著一副貪官的嘴臉,就算是吃請也要避諱點,哪有像他這種不加掩飾的。

    張揚道:“張主任,劉強請我晚上吃飯,一起去吧?”

    張登高現在哪還有喝酒吃飯的心思,他搖了搖頭道:“不了,我老婆生病了,我得回家給女兒做飯!”

    張揚聽他這樣說自然不好勉強,笑道:“有機會再一起吃飯吧!”

    張登高離去之後,張揚把傅長征叫來,讓他晚上跟著自己一起過去,傅長征當然不敢拒絕,副市長讓自己跟著去吃飯,那是看得起他。

    張揚叫上傅長征還有一個目的,他初到豐澤人生地不熟的,找飯店也沒那麼容易,有了傅長征的帶領,一切就容易了許多。

    張揚和傅長征打了一輛黃麵的,在六點十分左右抵達了魚頭王門前,衛生局長劉強一早就站在門口等著了,看到張揚從車上下來,慌忙快步迎了上去,滿臉笑容的招呼道:“張市長,您來了!”

    張揚笑了笑:“進去再說!”

    劉強會意,人家是害怕影響不好,他在一旁為張揚引路,傅長征跟在後麵,直到現在傅長征還沒有完全搞清楚自己的位置,怎麼就忽然成了張副市長的秘書呢?

    來到推雲閣,張揚才發現所有人都到了隻差自己一個,電視台台長梁豔,柳集鎮鎮長楊峰,教育局辦公室主任楊思敏。

    初聽楊思敏的名字,張揚覺著有些耳熟,一時間想不起在那挺過,說起來楊思敏還是楊峰的遠房表妹,算是沾親帶故,楊思敏長得很漂亮,衣著打扮也很時尚,主動將白嫩溫軟的手伸向張揚,嬌滴滴道:“張副市長,您的大名對我來說可是如雷貫耳!今天總算有機會見到了!”

    張揚笑了起來,楊思敏的聲音很軟很柔,充滿了撩撥人的味道,他握手的時候忽然想起,前兩天看過一部三級片,麵的女主角就叫這個名字,當時張揚留有最深印象的就是那女主顫顫巍巍的雙峰,不由自主向楊思敏多看了一眼,此楊思敏非彼楊思敏,不過看起來波濤洶湧,絲毫不次於那位三級明星。

    楊思敏的一雙美眸柔光四『射』,時不時在張大官人的臉上流連一圈,張揚明白這就是常說的放電,好在張大官人見多識廣,閱人無數,圍繞在他身邊的紅顏知己哪個不是傾國傾城的絕世美女,所以楊思敏的嫵媚眼神絲毫沒有撩動他的心弦。站在張揚身邊的傅長征卻被無辜波及了幾次,他的耐受力顯然不能和張副市長相提並論,被楊思敏看得臉紅心跳,連頭都不敢抬了。

    

Snap Time:2018-07-22 15:06:01  ExecTime:0.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