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六十章免提(下)


    第三百六十章【免提】(下)

    張大官人道:“按照常規,我上任之初應該發表一通感言的,我準備了!”他揚了揚傅長征給他準備的講演稿:“準備是準備了,可稿子不是我寫的,我讓小傅代筆!”

    與會人員聽到這不禁發出陣陣輕笑,這位新來的副市長倒是坦誠,其實讓秘書寫稿子是大家養成的習慣,別說市長副市長,就算他們這些人在會議發言的時候也有人代勞。

    傅長征站在張揚旁邊,有些發窘,這張副市長啥都說,連這件事也兜出去了。

    張揚道:“我本來是想照本宣科的,可後來發現有段話很熟悉!”他並沒看稿子,朗誦道:“『潮』平岸闊催人進,風正揚帆當有為。我堅信,有省委、省『政府』和市委的正確領導,有市人大、市政協的監督支持,有全市各級組織和廣大幹部群眾的團結奮鬥,我們一定可以把豐澤的工作推向一個新的發展階段,豐澤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燦爛輝煌!”張揚笑了笑道:“這段話我太熟悉了,咱們市委杜書記上任的時候就有這麼一段,當時這講演稿我有幸先看過,開頭那句話還是我幫著想的呢,所以我看著這麼熟悉就不敢用了,怕你們說我抄襲!”

    全場再度轟然大笑, 他們笑得原因是,這一段孫東強來到豐澤的時候也用過,其實這也無可厚非,這樣的公式『性』講話,誰都能套用,咱們黨的幹部都喜歡念這些空洞無物的東西,至於真正的意義,沒人會去細想。

    傅長征一張臉窘得通紅,尋思著回頭要找張市長好好道歉,這也不能全怪自己,他的發言稿要的太急,所以傅長征就信手拈來,想不到張副市長見多識廣,一眼就看出這稿子有部分是杜天野用過的。

    張揚向傅長征笑了笑:“小傅,我不是針對你,其實這種事常見,太常見,不瞞大家說,平時我最煩的就是聽有些領導講話,空洞無物,誇誇其談,我這個人脾氣不好,『性』子急,但是我講道理,我喜歡實實在在!我不喜歡做表麵文章,大家如果聽說過我過去的一些事情,應該對我這個人有所了解。”

    講到這,張揚的話被打斷了,教育局局長劉強氣喘籲籲的趕了過來。張揚看了看表,劉強遲到了半個小時。

    劉強一邊擦汗,一邊喘著氣,來到張揚麵前:“張市長,對不起,對不起……我……”

    張揚笑道:“劉局長是吧!”

    劉強不斷點頭,他想解釋,可剛才在電話已經稱呼人家為小孩兒,這等於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把新來的副市長給侮辱了,又該如何解釋?

    張揚向張登高道:“張主任,你和劉局長相交匪淺啊?”

    張登高愣了一下,居然搖了搖頭,這下所有人又笑了起來,豐澤體製內,誰不知道張登高和劉強相交莫逆,這會兒他居然不承認了,當真是大難臨頭各自飛,如今還沒到大難臨頭的時候呢,張登高已經開始明哲保身了。

    劉強心中把張登高罵了個千百遍,這狗日的真是沒義氣。

    張揚笑道:“那就是關係一般咯,關係一般,怎麼別人遲到你罰錢,他遲到你沒反應?”

    張登高經張揚提醒,這才想起自己真的忘了這一茬事情,他走到劉強麵前找劉強要罰款,劉強偏偏身上沒帶錢,尷尬道:“你先幫我墊著,我回頭還你!”又引得滿堂哄笑。

    這當口兒,衛生局長馮春生也到了,馮春生比劉強還心虛,劉強隻是嘲諷張揚年紀小,馮春生是說張揚官小,官場之上,你說人家年輕,『乳』臭未幹沒啥,可你說人家官小,沒權,這可是犯大忌的事情,馮春生自知理虧,叫了聲張市長,乖乖把五十塊罰款繳了。

    應該參加會議的總算到齊了,算了算一共十一個人,還有些不太重要的部門就沒通知。張揚笑道:“大家能來,我很高興,你們也看到了,我沒什麼特別,無非是年輕一點,長得英俊一點,其他的和普通人一樣。”

    會場的氣氛此時已經變得輕鬆了許多,多數與會者都認為這位新來的副市長很風趣很幽默,但是又不乏手腕,看來人家年紀輕輕就能做到現在的位置並不是僅僅依靠後台。

    張揚道:“大家聚在一起都認識了,你們不了解我不要緊,咱們有的是時間,我同樣不了解你們,可從今天起,我打算和大家做朋友,我跟你們做朋友的目的是為了共同搞好工作,搞好豐澤,領導既然把我派到了豐澤,派到了這,我就得踏踏實實幹點事,我這人有個『毛』病,不幹則已,要幹就得幹出點名堂!”

    電視台台長梁豔率先鼓掌,其他人也隨著鼓起掌來。

    張揚道:“現在我把話語權交給你們,有什麼話,隻管說出來,我剛到豐澤,需要聽到不同的聲音,有問題不怕,就怕有問題不去解決!”

    所有人大眼瞪小眼,倏然靜了下去,沒人主動說話,這是因為誰也『摸』不清這位新來副市長的底細,就算有問題也不想現在說出來。

    沒人說話,張揚把目光轉向梁豔,梁豔道:“都不說,我說,我們電視台是八十年代初建成的,無論基礎設施還是設備器材都無法適應現在豐澤的需要,也無法適應我黨宣傳工作的需要。我希望張市長能夠幫助我們,切實的解決這個問題,現在老百姓的物質生活提高了,他們對精神生活的要求就更高了,廣播電視已經成為現代社會老百姓精神生活的最重要部分,改善電視台的播出條件,就是改善老百姓的精神生活,這對豐澤的精神文明發展具有著劃時代的意義。”

    張大官人聽得頭皮發麻:“打住,打住,那啥……再說就上升到國家民族利益的層麵了,梁台長,您那份報告放在我桌上呢,我會留意這件事。”

    “謝謝張市長!”

    梁豔發完言,其他人還是不說話,張揚看到這些人給他來個沉默以對,心中也覺著索然無味,看了看時間,已經到中午十一點半了,就快到吃飯時間,張揚向張登高招了招手。

    張登高來到他身邊,張揚道:“你去咱們市『政府』招待所安排一下,開會開到現在,請大家吃頓飯再回去!”

    張登高點點頭,算了算今天開會的人,加上他們這些人,開兩桌應該夠了。

    張揚又補充道:“飯菜弄豐盛點,那三百五十塊錢的罰款,全都用上,讓大家吃好,吃飽!”這廝說完停頓了一下道:“這是集體活動,無故缺席者,罰款一百!”

    張登高真是服了這廝,這麼快就打起了那筆罰款的主意,可轉念一想,這種方法總比把錢沒收了好,吃光花光,大家都沒有心思,省得以後誰在想起這筆錢的下落。

    於是當天中午豐澤市『政府』招待所內,多了一幫會餐的幹部,招待所經理徐晶親自安排了這兩桌飯,每桌兩百的標準,這已經打破了市委書記沈慶華關於四菜一湯的規定,不過人家補了三百五十塊錢,算是半自費,也不是違規。

    張揚有他的智慧,利用這筆罰款,讓大家吃好喝好,不過中午的禁酒令他也不敢輕易違反,要了雪碧可樂,用飲料代替白酒,無論這些下屬對張揚的觀感是好是壞,但是今天的會議和中午的會餐,無疑已經讓他們對這位新來的副市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張揚端著雪碧找到了教育局長劉強:“劉局,我敬你!”

    劉強嚇得慌忙站起來了:“張市長,應該我敬您才對!”

    張揚笑道:“您年紀大嘛!”

    劉強聽出來了,人家這是找他算賬呢,劉強道:“張市長,真是對不住,我這人說話從來都不經大腦,得罪的地方,還望包涵!”

    張揚笑著拉著他重新坐下:“劉局,你想哪兒去了,我的確年輕,說真的,你年齡比我爸還大呢!”

    劉強隻能笑,內心怦怦直跳,搞不清這位副市長到底想幹什麼?

    張揚道:“教育工作是重點!”他又向衛生局長馮春生道:“還有衛生工作,你們兩位負責的工作是重中之重,我的工作能否搞好,能否做出成績,可全靠你們兩位了,今兒扣了你們五十塊錢,你們該不會記恨我吧?”

    兩人同時搖頭,馮春生道:“張市長,我們遲到了,受到懲罰是應該的!我們接受,而且沒有任何不滿!”

    張揚笑道:“說心話,本來我打算中午掏自己腰包請你們大夥的,可又有點舍不得,所以想起這招兒,我巴不得你們全都遲到,要是都遲到了,咱們這一頓就更豐盛了!”一句話又把所有人給逗樂了。

    張登高正抱著個雞腿啃著,忽然看到市長孫東強和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兩人過來吃飯,他慌忙站起身迎了過去。

    張揚轉身看到了他們,笑著招了招手道:“孫市長、陳副市長,你們來得正好,一起吃吧!”

    孫東強愣了一下,看到這幫人在這大吃大喝,他真的是有些佩服張揚了,這廝真是高調啊,誰不知道沈書記的規定,工作餐四菜一湯,就是領導下來視察也是這個標準,張揚居然敢帶著一幫人在市『政府』招待所明目張膽的大吃大喝,估計過不了多長時間,這件事就會傳到沈書記的耳朵,孫東強暗忖,你小子有的受了。

    張揚走過去,一手拖住一個,想把孫東強和陳家年拉了過去,陳家年有些不悅,低聲道:“小張啊,你不知道我們的招待規定?”

    張揚笑道:“知道,行了,您就別管了,出了什麼事我擔著!”心中卻有些不爽,孫東強還沒說話呢,你一個常務副市長充什麼大瓣蒜啊?

    陳家年又道:“身為一個領導同誌要注意影響啊!”

    孫東強感覺張揚好像要存心把他們拖下水,他堅持道:“小張,我們還有重要事情,隨便吃點就走,就不參加你們的會餐了!”

    張揚道:“同誌們,兩位市長專門來看望大家,大家來點掌聲表示歡迎!”

    掌聲雷鳴般響起,這幫人在張揚的帶領下也活躍了起來。

    看到這種情況,孫東強和陳家年也不好繼續堅持,他們隻好入座。

    孫東強看到他們喝的都是飲料這才放心,在座的人看到市長和常務副市長來了,一個個都起來向他們敬酒,當然不是真酒,全都是飲料。

    張揚給孫東強倒了杯可樂,張登高給陳家年倒了杯雪碧,現場的氣氛很好,孫東強和陳家年和大家一同喝了幾杯然後吃飯。

    所有人都留意到一個細節,常務副市長陳家年喝完幾杯雪碧之後,臉紅了起來,都感到有些奇怪,怎麼喝雪碧也醉人嗎?孫東強也有些奇怪,他懷疑是不是有人在他們的杯子摻酒,趁著喝飲料的時候聞了聞,沒有酒味。他也不打算拖延太久的時間,微笑道:“吃飯,吃飯,下午還得上班呢!”

    張揚響應道:“吃飯!”

    可陳家年的臉越來越紅了,他眨了眨眼睛,拿起紙巾擦了擦臉上的汗。

    坐在一旁的張揚關切道:“陳副市長,您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陳家年搖了搖頭道:“沒事?沒事……”他沒說完就打了一個飽嗝,孫東強聞到一股酒氣,他有些詫異的看著陳家年。

    陳家年搖搖晃晃站起身來,他指了指杯子,忽然捂住嘴巴向外麵衝去。

    

Snap Time:2018-07-16 12:57:12  ExecTime:0.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