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六十章免提(上)

  
  第三百六十章【免提】(上)
  孫東強道:“這件事我會留意,小張啊!你剛來豐澤,要盡快熟悉自己的工作範圍,爭取盡早把工作上手。”
  張揚點了點頭:“孫市長,你有沒有覺著咱們這種工作方式,雖然清廉,可效率並不怎麼樣?”
  孫東強知道張揚想表達什麼,他其實和張揚有著一般的感受,笑了笑道:“工作上的困難盡量克服嘛!”冠冕堂皇的套話。
  張揚也不想跟他繼續白話下去:“孫市長,我走了,我得抓緊時間到各分管部門看看,了解一下具體情況。”
  孫東強提醒他道:“外出和『政府』辦公室打個招呼,保持通訊工具暢通。”
  張揚道:“知道了,那啥……我手機是自個兒的,保持暢通,公家給報銷不?”
  孫東強道:“電話費有規定的,每月有固定的電話補貼,具體情況你問張登高!”
  張揚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把張登高又給招了過來,張登高詳細把市長的福利待遇向張揚講了一遍,又把外出製度,用車製度詳細說了,張揚聽得昏昏欲睡,到最後忍不住打斷張登高道:“我聽明白了,就是我們幹什麼事兒都得跟你打聲招呼,你就是大內總管!”
  一句話把張登高噎得說不出話來,敢情這位爺把自己當成太監看了。愣了好一會兒方才尷尬道:“張市長,我不是這個意思,這是沈書記定下的製度。”
  張揚心中暗罵,嘴上『露』出嘲諷的笑意道:“知道的你是市『政府』辦公室主任,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市委秘書長呢!”
  張登高的臉又紅了,不帶這麼諷刺人的,這位新來的副市長可真不好伺候,怎麼到了別人那堬z所當然的事情,到了他這兒就說不通呢?張登高暗下決心,以後沒事不伺候你,老子惹不起你,我躲開總行了吧?
  張揚道:“張主任,通知我管轄範圍內,各部門的頭頭到市『政府』來開個會,我跟他們見見麵!”
  張登高很認真的掏出小本本:“張市長打算哪天啊?”
  張揚道:“當然是今天!上午就開,你現在就去通知,十點半在市『政府』小會議室開會!”
  張登高愣了:“這……也太急了一點!”
  張揚指了指牆上的掛鍾:“現在九點不到,一個半小時還多,我相信隻要在豐澤範圍內的全都能趕過來,咱們做事得講究點效率,如果這點效率都沒有,還怎麼幹好革命工作?”
  張登高無語,心說你愛咋地咋地,我隻負責通知。
  張揚道:“讓人準備下會場,就是個普通的見麵會,沒必要搞得太隆重!”
  張登高點了點頭,轉身去了,可出去沒多久,張揚又打傳呼把他給呼了過來,傳呼機都是漢顯,張副市長直接留言——急事,過來一趟,張揚!
  張登高顛顛的又跑了回去,他的辦公室在三樓,雖然不高,可這樓上樓下的折騰也不輕,再加上他本身又胖,額頭上已經見汗了:“張市長,什麼急事?”
  張揚道:“你把我分管範圍內所有負責任的履曆介紹,聯係方式都給我整理好,馬上給我送過來!”
  “噯!”張登高臉上帶著笑,心堣w經在罵娘,他這邊返回自己的辦公室,屁股還沒挨上凳子,張揚又給他打了個傳呼,內容依舊,張登高又氣喘籲籲的爬了上去,他開始埋怨自己的父母,幹嘛給他起了這個名字,張登高,這爬高上低的可真不好受。
  張揚也沒什麼大事,向張登高補充道:“登高同誌,你通知他們開會的時候順便告訴他們,凡是遲到的扣五十塊錢!”
  “啥?”張登高目瞪口呆。
  “去吧!”
  張登高這次不這麼急了,累了,他是真累了,誰也禁不住這麼折騰啊,他算明白了,張副市長純粹是在故意消遣自己呢,慢吞吞走到自己的辦公室門口,傳呼又響了起來,不用看,就知道肯定還是張揚打來的,張登高掏出手絹擦了擦汗,這才慢吞吞掏出傳呼機,上麵還是那行熟悉的字——急事,過來一趟,張揚!
  張登高不成了,他受不了了,在這麼折騰下去,他非得累死不可,不過張副市長召喚,又不能不去。
  這次張登高足足過了十分鍾才來到張揚麵前,所不同的是,這次他不是自己來的,還帶著一個文文弱弱的小夥子。
  張大官人滿臉的不悅:“登高同誌,怎麼來這麼晚啊?”
  張登高苦笑道:“我忙著通知會議呢,張市長,這是傅長征,今年剛剛分到秘書科的大學生,我看您剛剛來到豐澤,工作繁忙,先讓小傅在這媕停z一段時間。”
  張大官人心中暗樂,他折騰張登高的目的就在於此,張登高果然被折騰的受不了了,主動給他送了個秘書過來,這就充分證明政策和規定都是死的,可人是活的,隻要稍稍變通一下,萬事都有的商量。
  傅長征恭敬地向張揚道:“張市長好!”
  張揚點了點頭,向張登高道:“登高同誌,這樣不好吧,沈書記規定,我們這些副市長不可以配專職秘書,我開這個頭,會不會有人說閑話?”
  張登高暗罵張揚得了便宜賣乖,嘴上卻道:“張市長,小傅隻是暫時過來,不是專職秘書!”
  張揚笑道:“嗯,嗯!好,你趕緊去安排會議,有事我再叫你!”
  張登高哭笑不得的離開了張揚的辦公室,隻希望張副市長對自己的折騰到此為止。
  張揚很和藹的看著傅長征:“小傅,多大了?”
  “二十三歲!”
  張揚看著誠惶誠恐的傅長征,一種得意感油然而生,權力真的是個好東西,傅長征比自己還大呢,可在自己麵前一樣得裝孫子,張揚道:“你做個自我介紹吧!”
  傅長征道:“張市長,我是豐澤本地人,豐澤一中畢業,後來考上了東江大學哲學係,在校期間擔任過係團支部書記,學生會宣傳部長,去年大學畢業分配到豐澤縣『政府』秘書科,一直工作至今!”
  張揚笑道:“不錯嘛,你有什麼特長啊?”
  傅長征謙虛道:“沒啥特長!”
  張揚道:“那你這麼多年學不是白上了?該不是高分低能吧?”
  傅長征白淨的麵孔頓時紅了起來,自己是想謙虛來著,可是人家張副市長不吃這一套,他囁嚅道:“我文筆還可以,能寫點文章,在報刊雜誌上還發表過幾篇。”
  張揚哈哈大笑,這正是他需要的,他向傅長征道:“回頭我召開一個會議,你幫我寫一份講演稿!”
  傅長征沒想到這就開始下任務了,他點了點頭:“張市長想談哪方麵的工作?”
  張揚道:“隨便寫,文教、衛生、體育、計生你都帶著點!”他指了指自己辦公桌對麵:“就在這兒寫,順便幫我接電話!”
  傅長征老老實實坐了下去,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坐,就是幾個春秋。
  雖然每位副市長都沒有專職秘書,可那隻是表麵上,事實上秘書科內各位秘書分工明確,還是有所側重,傅長征是秘書科資曆最淺的,人又老實,所以平時在科媮`被人排擠欺負,什麼苦活累活都得他先上,所以張登高把他弄到張揚麵前,張登高知道這位爺不好伺候,這種苦差事自然要傅長征頂上。
  上午十點半,張揚準時來到小會議室,他分管各局處的領導也已經陸續到來,張揚來到會議室之前,傅長征已經擬好了講演稿,張揚看了一遍就放在一邊,對這份講演稿不做評論,傅長征不由得感到有些忐忑,他跟在張揚身邊,來到會場。
  張登高也到了,張揚看了看時間,向張登高道:“點名!”
  張登高已經料到張揚會玩這一手,他拿著名單一一開始念,讓張登高有些詫異的是,居然有幾個重要人物沒有到場,衛生局局長馮春生,教育局局長劉強,殘聯『主席』薛立明。
  點名的時候,電視台台長梁豔慌慌張張的到了,她遲到了五分鍾,向張揚笑了笑道:“張市長,不好意思,路上堵車!”
  張大官人差點沒笑出聲來,心說就你那小金鳥也會堵車?他也沒道破,點了點頭道:“梁台長接到通知沒?”
  梁豔點了點頭。
  張揚笑道:“罰款五十!”
  梁豔不無委屈的看了張揚一眼,新官上任三把火,想不到這把火燒在了自己頭上,她還是很配合的,老老實實拿出了五十塊錢交給了張登高。
  張登高看了看張揚,張揚示意讓他收下。
  遲到的也不止梁豔一個,一共有五個,張登高收了二百五十塊錢。
  張揚看到人來得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準備說話,這時候殘聯『主席』薛立明一瘸一拐的到了,張登高準備收錢,張揚道:“算了,立命同誌腿腳不方便,下不為例!”
  所有人都看著這位新來的副市長,這個會議開得比較突然,而且一上來就是罰款,讓他們搞不清這廝葫蘆堥s竟買的什麼『藥』。
  張揚笑道:“大家好,今天我把大家叫到這堥荈}會,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跟你們相互認識一下,順便聊聊工作,聊聊你們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和困難,聊聊我們以後該如何更好的配合,更好的開展工作!我這個人時間觀念很強,我不喜歡遲到,兩個人約會遲到,是對對方的不尊重,咱們開會遲到,這個遲到者是對大家的不尊重,所以我就得罰他,罰款隻是手段,不是目的,這二百五十塊錢也不能裝我兜堨h,至於怎麼安排,回頭我再告訴你們!”張揚這句話說完,大家都笑了起來,會場的氣氛也輕鬆了許多。
  張揚道:“市堿ㄨL過來負責文教衛生工作,我想先認識一下教育局長……”
  張登高一旁小聲提醒張揚道:“劉局長還沒到呢!”
  張揚笑道:“沒到啊!打電話!”
  張登高起身來到角落的電話旁,想要拿起電話,卻聽張大官人道:“用免提!”
  張登高愣了一下,不知道這位副市長又打什麼主意,他還是老老實實用了免談,張揚又道:“該怎麼說,你自己明白!”
  張登高打了個激靈,這才明白張揚的歹毒用心了。
  所有人都支著耳朵聽著電話,心說有好戲看了,這位新來的副市長真不是善類。
  劉強的電話接通了,張登高道:“劉局長,我是張登高,你怎麼還沒到啊?大家都等著你呢!”他不敢『亂』說話,可還是很委婉的暗示了一下。
  劉強那邊壓低聲音道:“老張,我不舒服,昨晚喝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不去了,你跟張市長說我病了!”
  張登高一張臉頓時紅了起來,他慌忙打斷劉強的話道:“你必須來!張市長等著你呢!”
  “你幫我敷衍敷衍,你是老江湖了,哄個小孩子還不容易……”
  張登高再也忍不住了:“劉強!你什麼態度!”此時他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與會的各部門領導,再也忍不住了,轟然大笑起來。這笑聲既是對劉強的嘲諷,也是對自身的慶幸,張副市長這一手可夠毒的。
  劉強聽到笑聲,這才意識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內心這個恨啊,他不恨張揚,他恨的是張登高,麻痹的張登高,有你這麼坑人的嗎?
  張揚也沒生氣,笑著道:“劉局長,我剛剛到任,您老人家也給我個麵子!”
  劉強那邊悔得恨不能用頭撞牆:“對不起……對不起……張市長,我馬上到,我馬上到!”
  張登高掛上電話,內心委屈到了極點,看著這位張副市長,心中把他祖宗八代罵了一遍,咱不帶這麼玩兒人的,我張登高又沒得罪你,你讓我夾在中間為難啊!
  可事情還沒完,他還得給衛生局長馮春生打電話,張登高琢磨著,怎麼才能讓對方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怎麼才能把信息不著痕跡的頭顱給他,電話撥通之後,張登高不等對方說話就道:“馮局長,張副市長等你開會呢,很重要,你必須馬上到!”
  馮春生道:“我正探望病人呢,上午過不去,下午吧,我單獨去拜訪張副市長!”他的這番話到沒什麼『毛』病。
  張登高道:“你必須來,張副市長要求的!”
  馮春生和張登高的關係也不錯,他有些不耐煩道:“沈書記的母親病了,我已經到醫院了,總不能折回頭再去開會?剛才不是跟你說了嗎?你幫我找個理由唄!”
  張登高道:“可張副市長!”
  “不就是張副市長嗎?他再大能大過沈書記?我說你這個辦公室主任是不是幹傻了,什麼輕什麼重你都分不清楚!”
  又是滿堂哄笑,有人笑得連眼淚都流出來了,張登高拿著電話,說話也不是,掛斷也不是,心說,你別怨我,害你的是張揚。
  馮春生明白了,他那邊一言不發,迅速掛斷了電話。
  之前被張揚罰款的那幾位原本還有點鬱悶,現在心堣@點鬱悶委屈都沒有了,看到馮春生和劉強兩位的下場,別說罰五十,就是罰五百他們都認了。
  張揚笑咪咪的做了個手勢:“大家靜一靜,我還是剛才那句話,今天把大家請來就是相互認識,加深印象,這樣的方式你們印象深不深刻?”
  所有人同聲答道:“深刻!”
  張揚又笑道:“下次開會,還有人敢遲到不?”
  “不敢了!”
  會議室這邊笑聲不斷,聲音響亮,把整個市『政府』辦公大樓都驚動了,市長孫東強和常務副市長陳家年正在談事,聽到這動靜,也忍不住停了下來,孫東強向秘書翟亮道:“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翟亮轉身出去了,沒多久就回來,向孫東強匯報道:“張副市長在開會!”
  陳家年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不就是開個會嘛,至於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孫東強沒說話,透過窗口望著對麵的市委辦公樓,心中暗暗道:“從現在起,大院再也不會平靜了!”
  

Snap Time:2018-10-23 04:39:12  ExecTime: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