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九章抗旱建議(下)


    第三百五十九章【抗旱建議】(下)

    梁豔哪能讓張登高給倒茶啊,她笑道:“張主任您去忙吧,我自己來,我和張市長是老同學了,也沒啥客氣的!”這話等於向張登高表明自己和新來副市長的交情不錯了。

    張揚淡淡笑了笑,梁豔這個女人有些勢利,沒有太多城府,政治上火候欠缺的很,張大官人的政治素養在飛速提升著。

    張登高走後,梁豔自己泡了杯茶,在張揚對麵的椅子上坐下:“張市長,我過來是反應點情況的!”

    張揚笑道:“說吧,我剛來,正想了解我分工範圍內的工作情況呢,廣播電視剛好屬於我的管轄範圍。”

    梁豔拿出一份報告書,這報告書早就做好了,是關於建設新電視台和修建電視塔的,早在一年前梁豔當上台長之後就做好了這份計劃書,可是一直沒有得到市的批準,她給張揚送這份計劃書,也沒指望能夠獲得通過,不過是當成一個必走的程序。

    張揚把計劃書放在一邊,他笑道:“你的金鳥找回來了?”

    梁豔眉開眼笑的點了點頭:“你怎麼知道?”

    “昨晚回來的時候看到的,我看到一個人推著你的車送到八珍居去!”

    梁豔道:“幸虧遇到了趙局長,不然這車子剛買就沒了!”

    張揚道:“他倒是很有本事啊,短短幾個小時就能把這件案子給破了!”

    梁豔向門口看了看,敞開門辦公有個最大的壞處,就是想說句悄悄話都擔心被別人聽到,梁豔低聲道:“這些偷車賊在哪兒活動也是有範圍的,他們當公安的清楚得很,隻要想找,肯定能找到!”

    張揚內心一動,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梁大姐,你是說,他們彼此間互有通氣!”

    梁豔昨天晚上帶了點酒意敢說豐澤的諸般不足,可今天頭腦清醒了一些,再加上又是在市『政府』內,她說話明顯小心謹慎了許多,笑了笑道:“我可沒說什麼,不過了解犯罪分子分布情況也是警察職責的一部分。”

    張揚也沒有繼續追問,他把話題轉向抗旱宣傳工作,梁豔道:“沒問題,市委宣傳部也針對這件事開過幾次會了,我回去後就會派出報道組前往各鄉鎮,深入第一線進行旱情報道,爭取讓全市人民都意識到這次旱情的嚴重。”她停頓了一下又道:“這次專題報道的片頭就用您寫的那幅字!”

    張揚開玩笑道:“有勞務費嗎?”

    梁豔道:“有啊!回頭我給您送來!”

    張揚搖了搖頭道:“梁大姐,我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當真啊?權當我給抗旱工作做貢獻了,要不,你把勞務費當成抗旱捐款幫我捐了!”

    梁豔眨巴眨巴眼睛,點了點頭。

    這時候市長秘書翟亮來到了門前。

    張揚抬起頭道:“翟秘書有事?”

    翟亮道:“張副市長,孫市長讓你過去一趟!”

    張揚聽到這廝這麼說話,心大為不爽,麻痹的,你一個市長秘書,跟我說話也不注意點,叫我副市長無所謂,居然連個請字都不說,讓我過去,孫東強隻不過比我高了半級,你他媽也敢對我呼來喝去?張揚很愛麵子,尤其是梁豔還坐在這,他瞪大了眼睛,臉『色』立時變了,梁豔率先感受到張副市長凜冽的殺氣,禁不住打了個冷顫,站在門口的翟亮也感覺到了,他馬上明白自己剛才的話可能得罪了這位新來的副市長,可孫市長的確沒說請字,自己總不能擅自給他加上吧。

    張揚道:“我說小翟,你沒看到我正在談工作嗎?你先回去,讓孫市長等一會兒!”

    翟亮一張臉漲的通紅,他覺著挺委屈的,自己也沒說啥,隻是傳個話,你張副市長至於這麼大反應嗎?他轉身就走。

    張揚又叫住他:“小翟!下次再有什麼事,記得先敲門,連點基本的禮貌都不懂!”

    翟亮一言不發,悶著頭走了回去。

    孫東強的市長辦公室距離張揚的辦公室不遠,翟亮滿肚子的委屈,回到辦公室,孫東強看到張揚沒一起過來,翟亮的表情又有些不對,詫異道:“張副市長呢?”

    翟亮咬了咬嘴唇:“他說他正忙呢,讓您等一會兒!”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脾氣,翟亮心說我惹不起你,我不信孫市長也惹不起你。

    孫東強聽到這句話,無名火蹭!地就上來了,他對張揚一直都充滿了反感,自從十佳青年評選事件之後,兩人之間的梁子就結下了,孫東強前來豐澤擔任市長,沒多久張揚就尾隨而至,孫東強把張揚的到來視為是對自己的挑戰,他已經做好了以後要和張揚針鋒相對的準備,可他沒想到張揚到來的第二天就開始向他剛剛建立起的權威發起了挑戰。孫東強來到豐澤的這段時間表現是親民和低調的,因為豐澤的話語權牢牢地掌握在市委書記沈慶華的手。在沈慶華離休之前,他很難真正樹立起自己的權威,不過孫東強的優勢在年輕,對他而言,兩年的時間並不長,這兩年他隻要表現的不過不失,到時候,就會順理成章的接替沈慶華,完成他仕途上的一次重要騰飛,可是現在張揚來了,讓他的未來出現了一定的變數,無論是他還是他的嶽父趙洋林都認為,張揚來豐澤就是為了和孫東強作對!

    孫東強怒道:“讓他馬上過來!我有重要事找他!”

    翟亮麵『露』為難之『色』,他已經預感到,隻要自己敢去喊張揚,麵臨的必然是又一場折辱。

    孫東強看到翟亮的表情也明白了,他也無意再為難這個秘書,拿起電話撥通了張揚辦公室的號碼。

    張大官人聽到了電話鈴聲,這廝猜到電話十有八九就是孫東強打來的,他偏偏不接。

    梁豔坐不住了,張揚剛才對翟亮的斥她看的很清楚,繼續呆下去並不明智,梁豔雖然政治悟『性』一般,可這種擺在麵上的事情她還是能看出來的,她可不想被戰火波及,起身告辭道:“張市長,我得先回電視台了,今天上午台還有個會,我會把您交代的抗旱宣傳工作好好部署下去。”

    張揚點了點頭,他又想起一件事:“梁大姐,豐澤城內哪兒居住環境比較好?”

    梁豔微微一怔:“你想找房子?”

    張揚笑道:“隨口問問,在市委家屬院住出來進去都是熟人,感覺不太方便!”

    梁豔道:“我幫你留意!有了消息馬上給你電話!”

    張揚補充道:“距離市『政府』不要太遠,環境幽雅、清淨,麵積最好大一些,配套設施完備一些!”他是個享受型的人物,在市委家屬院居住了一夜就有些吃不消了。其實張大官人不是沒過過苦日子,可最近這兩年,好日子過多了,再回頭去過苦日子,已經不習慣了,相當的不習慣!

    梁豔離開之後,張揚桌上的電話又響了起來,他不屑的看了看,還是不接,出門到廁所小解之後,這才慢吞吞的向孫東強的辦公室走去。

    來到孫東強的辦公室門前,張揚裝模作樣的在門板上敲了敲。

    孫東強正拿著電話撥呢,看到這廝進來,重重把聽筒頓了下去,一張臉明顯的多雲轉陰。

    張揚笑得陽光燦爛,走入辦公室內,在孫東強對麵的沙發上坐下,向一旁站著的翟亮道:“小翟,給我泡杯茶,今天早點有點鹹,口渴!”一個小秘書,老子要當著你主子的麵消遣你。

    翟亮看了看孫東強,孫東強壓住心頭的火氣,大清早的,發火好像有點不合適,再說現在自己是市長,胸懷還是應該放寬一些,孫東強道:“小張,你很忙啊!”他也不叫張揚張副市長了,我級別比你高,我就有資格這麼稱呼你。

    張揚笑道:“還不是貫徹你孫市長下達的任務,我剛在和電視台的梁台長交代工作,讓她做好抗旱宣傳,提高全市老百姓的危機意識,讓大家都明白這次旱情的嚴重『性』,讓我們的宣傳深入人心,爭取把全市人民都動員起來!”

    這番話孫東強是挑不出什麼『毛』病的,他點了點頭:“工作很努力啊!”

    “多謝孫市長誇獎!”

    孫東強聽到這句話方才意識到自己被張揚給繞進去了,原本是打算批評他的,怎麼變成誇他了?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孫東強心暗暗罵著,他把張揚那幅字拿了出來:“這就是你的抗旱建議?”

    張揚道:“孫市長覺著怎麼樣?”

    孫東強反問道:“什麼怎麼樣?”

    “這幅字怎麼樣!”

    孫東強道:“字寫得不錯,可空洞無物,沒有實質『性』內容!”

    張大官人下麵的一句話差點沒把孫東強給氣暈過去:“小高隻給我拿了一張宣紙,我倒是想多寫點,可紙不夠!”

    孫東強氣得倆眼圓睜,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在旁邊倒水的翟亮聽到這忍不住了,嗤!地一聲笑了出來。

    孫東強心的火都撒在了他的頭上,怒視翟亮:“這沒你事,出去!”

    翟亮苦著個臉離開了。

    孫東強道:“小張啊,你能不能認真點!”

    張揚嬉皮笑臉道:“孫市長剛剛不是誇我工作努力嗎?”

    孫東強麵對油鹽不侵的張揚,也沒有太多辦法,他對張揚是了解的,如果自己話說重了,搞不好這廝會讓自己下不來台,想到後果,孫東強打算就此打住,他歎了口氣道:“你看看別的副市長,人家最少都寫了一千字,提出了很多中肯的建議!可你倒好,就八個字,我不是說你的字寫的不好,可這態度跟其他幾位副市長還是有差距吧?”

    張揚道:“寫得再多有個屁用,空口白話誰都會說,可抗旱跟寫字有個鳥關係,如果寫個百萬長篇就能把豐澤的旱情給解決了,我這就回去埋頭寫字!”

    孫東強氣得臉『色』通紅,這小子真是太囂張了,自己是市長,他隻是個副職,連常委都不是,居然在自己麵前出言無狀。孫東強道:“我是說你的態度有問題!”

    張揚道:“孫市長,咱們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了,我這個人怎麼樣,你應該有些了解,我喜歡務實,不喜歡搞虛的,口號喊得再響,話說得再漂亮,跟實際工作沒多少關係,再說了,我剛來豐澤,我實話實說,我對豐澤的旱情不了解,讓我對不了解的事情提出建議,那不是扯淡嗎?您要是真想聽我的建議,等一陣子,等我踏踏實實了解豐澤的情況,就算你不讓我說,我也得說!”

    孫東強有些後悔了,自己幹嘛大清早就找這個晦氣,這廝就是個歪攪胡纏的角『色』,狗撕羊皮,反正都是他的理兒,對這種無賴自己應該由著他自生自滅,招惹他幹嘛?孫東強越想越鬱悶,他皺了皺眉頭道:“小張啊,我這還有事,你先出去吧!”

    張揚心說,你他媽把我弄來想跟我耍威風,威風耍不成這會兒又下逐客令了,這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兒?張揚道:“我還有事匯報呢!”

    孫東強耐著『性』子道:“什麼事?”

    張揚壓根就沒事,他剛來豐澤能有多大事,能想起的就是剛才梁豔向他提的那件事,於是他慢吞吞把電視台申請建設新廣播大樓和電視塔的事情說了。

    孫東強早就接到過這方麵的申請,目前豐澤的電視台的確又破又舊,電視塔的發『射』功率也無法適應播出要求,市委宣傳部長在常委會上提出過一次,當即被市委書記沈慶華否決了,沈書記的態度很明確,這種勞民傷財的項目要少搞,孫東強也想不明白什麼叫勞民傷財,改進電視台的基礎設施也是為了配合日益發展的宣傳需要,可沈書記既然這麼說了,大家也隻能接受。

    

Snap Time:2018-01-21 22:31:03  ExecTime:0.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