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九章抗旱建議(上)


    第三百五十九章【抗旱建議】(上)

    程焱東把張揚送到宿舍樓下,這才離開,他跟著來的目的就是看看這位新來的副市長住在哪。

    張揚沒讓程焱東送自己上樓,目送警車遠去,這才掏出鑰匙向樓上走去,打開自己的房門,習慣的伸手去按牆壁開燈,卻按了個空,張大官人這才想起房內是拉線開關,他『摸』索到那根細繩,把客廳燈打開,反手關上房門,望著這簡陋的蝸居,臉上不禁浮現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房間內沒有淋浴器,張大官人原本想洗個熱水澡的願望頓時落空,習慣了優越生活他初始時並沒有留意這些細節,廁所內隻有根橡皮管,張揚將就著,用冷水衝了個澡,在外麵吃飯,身上難免沾染到煙酒的味道,帶著這股味兒睡覺可不舒服。

    洗澡出來,發現電視機也有了,不過是台舊的,讓張揚氣悶的是,這電視機居然還是黑白的。好在被褥床罩全都是新買的,幹幹淨淨,清清爽爽,打開電視,用手擰了圈頻道,終於找到了一個圖像清晰的豐澤電視台,可惜聲音卻不清楚,張揚鬱悶的把電視機給關上,回到床上躺好,心盤算著明天的事情,市委市『政府』內該拜會的已經拜會過了,明天應該去下屬單位看看,把衛生局、教育局、體委、科委、計生委之類的下屬單位的領導召過來談談,張揚這才意識到自己雖然是個副市長,可管理的單位還真不少,心中又開始得意起來,內心的滿足感戰勝了對眼前環境的失落,他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準備進入夢鄉,迎接明天的工作。

    可張大官人並沒有很快睡去,因為他聽到了一些聲息,這棟老樓的隔音本來就不怎麼好,又遇到了耳力超強的張大官人,深夜之中這些微弱的聲息並沒有逃過他的耳朵。

    “嗯……”緊接著是一陣急促喘息的聲音,混雜著男女的呼吸聲,唇舌交結的聲音,很快就傳來床板晃動的聲音,女人極度壓抑的呻『吟』聲。

    隔壁住的是掛職副市長王華昭,這聲音肯定是從他那發出來的,聯想起他今天去接女朋友的事情,張揚不由得笑了起來,王華昭正值壯年,和女友這麼長時間沒見麵,見到了纏綿一場,大戰一場也是再正常不過,張大官人本著理解萬歲的心思重新躺下,可隔壁的聲音仍然不停的傳了過來,這對寂寞中的張大官人而言無疑是一個莫大的刺激,這廝在床上輾轉反側,我靠,想不到來豐澤的第一天就受到了這種非人的折磨。反正也睡不著,張揚樂得旁聽,兩人的表現並無太多可圈可點之處,隻有呼吸呻『吟』,沒有什麼特別出彩的對話。

    好在這聲音十多分鍾後就平息了下去,張大官人看了看表,還不到十分鍾,九分三十二秒,這廝不屑的撇了撇嘴,就這水準怎麼當上市長的?難怪是個掛職。

    張揚內心對王華昭好一通腹誹,然後重新入睡,睡了一個多小時後,隔壁的呻『吟』聲再次響起,張大官人這個鬱悶,看來自己小視了王華昭,這廝居然還有梅開二度的本領,時間已經是淩晨一點,王華昭這次的表現顯然比上次生猛了許多,大概是夜深人靜讓他們的膽子大了起來,他們的叫聲明顯比上次大了,而且對話也開始豐富多彩起來。

    張大官人聽得渾身燥熱,欲火焚身,這次獵奇的心理沒太有了,隻巴望著他們的這場戰鬥能夠早早結束,可他們兩人仿佛故意跟張揚作對,這次的時間格外久,張大官人聽得實在受不了,隻能爬起來去廁所中又衝了個冷水澡,提醒自己,冷靜,一定要冷靜!

    張揚洗完澡出來之後,已經做好了輾轉難眠的準備,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王華昭當晚狀態生猛,這樣的惹火戰鬥在淩晨五點鍾又打響了一次。

    雖然在張大官人看來,王副市長的表現很一般,很小兒科,可是人家這斷斷續續的戰鬥過程,嚴重幹擾了他的睡眠,張揚隻能選擇打坐靜養,或許是換了新環境的緣故,張揚的定力格外差,腦子根本做不到一片清明,出於風度,他也沒好意思去敲王華昭的房門,提醒王副市長把動作的幅度放小一些,所以張揚來豐澤的第一夜過得很不好。

    當天光破曉的時候,他內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今晚說什麼不回來住了,迫使他下定決心的原因是,他聽到王副市長的女朋友,在高『潮』時叫道:“昭……我要留下來陪你……”

    你他媽留下,我走!張大官人望著空白的牆壁,兩隻眼睛就快噴出火來了。他之所以決定另找居處還有一個原因,以後過來找他的女孩子肯定不少,如果他也把她們帶過來,鬧出的動靜肯定比這要大得多,張揚很注重個人隱私的,他可不想被別人聽到。

    張揚不到六點半就出門了,臨走前照了照鏡子,發現自己的眼皮有些浮腫,眼睛布滿血絲,太他媽急人了,咱也是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咱也有需要,張大官人滿腹怨氣的離開了住處。

    在院子遇到了鍛煉回來的市委書記沈慶華,張揚向他笑了笑,卻發現沈慶華閉著眼睛,一邊走一邊摔著兩隻手,應該是某種健身方式,人家沒看到他。

    張揚也沒好意思出口打招呼,他看到沈書記穿的那身球衣已經洗得發白,膝蓋處還爛了一個破洞,一雙回力鞋倒是洗刷的很白,望著閉著眼睛邊甩手邊走的沈書記,張大官人內心中由衷歎道——真他媽清廉啊!

    張揚在市『政府』旁邊的早點鋪吃了點油條豆漿,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豐澤的天空似乎比江城要藍一些,大概是沒有那麼多大型重工業的緣故。

    正準備結賬走人的時候,看到副市長王華昭和他女朋友走了過來,王華昭的女朋友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個子不高,圓臉,齊耳短發,長得挺恬靜,挺健康,穿衣打扮也很時尚,臉『色』白透紅。

    張大官人不禁邪惡的想,這紅『色』是不是昨晚激烈運動的結果。

    王華昭看到張揚笑著走了過來:“張揚,來吃早點啊!”在這種人多眼雜的地方還是直呼其名的好。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吃過了,你們吃什麼,我請客!”

    王華昭笑著搖了搖頭道:“我自己來吧,忘了給你介紹,這是我女朋友曾麗萍!”又向女朋友道:“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張揚!”

    曾麗萍很大方的伸出手去,張揚禮貌的跟她握了握:“不打擾你們了,我先去上班,有機會我做東請你們吃飯!”

    王華昭笑道:“我請你才對!”

    張揚今天提前二十分鍾來到了市『政府』,看到已經有不少人過來上班,豐澤的紀律製度看來要比江城還要嚴格,張揚到了辦公室,首先閉目養神,直到張登高過來敲門,他才睜開雙目。

    張登高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張市長,忘了跟您說了,市委市『政府』辦公期間不允許關門的!”其實昨天他就讓人給張揚說過了,可張揚依然固我。

    因為這廝昨天沒給自己寫抗旱建議,張揚對此人的印象大打折扣,反問道:“出去辦事也不關門嗎?”

    張登高笑容依舊道:“那倒不必!”

    這時候秘書小高過來送開水,順便幫張揚泡茶,張揚從抽屜拿出一盒特級龍井,向小高道:“用我這個!”

    小高笑著走過來接過張揚的茶葉,幫他把茶泡好。

    張登高提醒張揚道:“孫市長讓我來收抗旱建議,不知張市長……”

    張揚有些不滿的看了他一眼:“我還沒寫!”

    “這……”

    張揚道:“我剛到豐澤來,具體情況我也不了解,你讓我從何入手?”

    張登高感覺到張揚的抵觸情緒,心明白自己昨天沒答應幫他寫抗旱報告,十有八九把這位爺給得罪了,他賠著笑道:“隨便寫兩句!”

    張揚道:“隨便寫兩句?”

    張登高點了點頭。

    張揚道:“等會兒你再過來拿,讓我想想!”

    張登高道:“好,我先去拿其他人的!”

    張登高走後,張揚向小高道:“小高,你們平日都幹什麼工作?”

    小高道:“我們是秘書科的,平時都是張主任給我們分派任務。”

    張揚的手指在桌麵上敲了敲:“有『毛』筆嗎?”

    “有啊,『毛』筆宣紙全都有!”

    張揚笑道:“給我拿點過來,我要用!”

    小高轉身去了,不一會兒帶著『毛』筆墨汁宣紙過來了,把東西交給張揚,不忘讓張揚在辦公用品領取單上簽字。豐澤市『政府』從上到下每一道程序都如此的分明,讓張揚很不適應,身為副市長,連領點辦公用品都要簽字,也太寒磣人了。不過張揚並沒有難為小高,人家隻是一個跑腿的小秘書,何必跟他一般見識。

    張大官人鋪開宣紙,用茶杯當鎮紙,拿起『毛』筆飽蘸墨汁,在宣紙上寫下了一行大字,抗旱救災刻不容緩!放下『毛』筆不無得意的托起下頜,麻痹的,你孫東強跟我擺譜,讓我寫建議,老子就給你寫,我這八個字可漂亮著呢!

    張登高兜了一圈回來,他把其他五位副市長的抗旱建議都收齊了,過來拿張揚的建議書,看到那八個大字,張登高差點沒把眼珠子掉出來,雖然知道張揚是用這種方式發泄對孫東強的不滿,可他也不得不承認張揚這八個字寫得漂亮,漂亮歸漂亮,可這玩意兒送上去,自己不得被孫東強給罵死。張登高苦著臉道:“張市長……這……”

    張揚笑眯眯道:“你讓我隨便寫兩句,我就寫了兩句,我的字還過得去吧?”

    張登高哭笑不得,點了點頭,正想著是不是回去自己給他寫一份送上去的時候,電視台台長梁豔前來拜訪張揚了。

    梁豔進門就格格笑道:“張市長,我來的是不是早了點?”

    張揚笑道:“不早,不早,我正有事情想跟你談呢!”

    梁豔進來後就被桌上的那幅字吸引了過去,拿起來看了看,讚歎不已道:“這是哪位書法家的墨寶,寫的真是太好了!”

    張登高道:“張市長寫的!”

    梁豔當然猜到是張揚寫的,她笑道:“這幅字真是不錯!我們電視台正要做一個抗旱的專題片,張市長這幅字送給我們做片頭吧!”

    張揚道:“這東西還得先拿給孫市長過目,等他看完了讓張主任給你送去!”

    張登高內心這個無奈,看來人家認真了,非得要把這不同尋常的建議書給孫東強送去,這不是主動挑釁嗎?可張登高轉念一想,自己夾在中間為難幹什麼?幹我屁事,他早就聽說市長孫東強和張揚在江城的時候素有不和,看來傳言是真的,張副市長上任伊始就要向孫市長的權威發起挑戰了。

    張登高從梁豔手中接過那幅字:“好,我這就把建議書給孫市長送去,等他看完了,再給電視台送去!”張登高想走,卻被張揚叫住:“張主任,小高呢?來客人了都沒人幫忙倒茶!”

    張登高老臉發熱,這位張副市長可真不是省油的燈,這不是在點自己嗎?他笑道:“我倒忘了,我來!我來!”

    

Snap Time:2018-04-20 22:48:09  ExecTime:0.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