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八章手槍(下)


    第三百五十八章【手槍】(下)

    楊峰也氣得『亂』罵。

    張揚裝出很同情的看著他們倆,心說這兩口子素質可不怎麼樣,不就是一輛小金鳥嗎?至於心疼成這個樣子?

    耿六跟他們一起出來的,車子是在他飯店門口丟得,他也臉上無光,當即『摸』出手機準備報警,一群人正圍著看熱鬧的時候,一名高高壯壯的中年人走了過來,他聲音十分洪亮:“喲,這不是梁台長嗎?怎麼回事兒?”

    梁豔看到來人,怒氣衝衝的表情瞬間變化成熱情洋溢的笑意:“趙局長,這麼巧,您也來吃飯啊!”她變得倒是快,剛才還對趙國棟大為不滿呢,女人當官,也是當麵一套背後一套。

    來人正是豐澤公安局局長趙國棟,湊巧他今晚也在八珍居吃飯,聽到外麵鬧動靜,所以過來看看,趙國棟和梁豔兩口子沒多少交情,可梁豔是電視台台長,豐澤宣傳部副部長,她的車子丟了,少不得要對外張揚,最近趙國棟的日子並不好過,光天化日之下金店兩次被劫,江城市公安局長榮鵬飛來豐澤當眾向他拍了桌子。

    趙國棟皺了皺眉頭,身邊刑警副隊長鄭波附在他耳邊低聲道:“嶽老三的地盤兒!”

    趙國棟向鄭波道:“馬上給我查,把梁台長的車盡快找回來!”

    張揚在旁邊看著,並沒有發表意見,趙國棟和鄭波的聲音雖然很低,可以瞞過別人,卻瞞不過他的耳朵,張揚心中暗道:“好啊,這幫警察搞不好警匪一家,相互串通好了!”他對豐澤的治安本來就沒有什麼好感,當初他路過豐澤爆胎,後來還被兩名警察找到了江城,說要起訴他搶劫,他出動榮鵬飛方才將那件事擺平。這次來江城的時候又聽說金店劫案,所以對江城警方印象很差,現在聽到趙國棟和鄭波的對話,更加產生了反感。

    趙國棟向梁豔道:“梁台長,你先回去吧,這件事我一定給你查清楚,盡快把失物幫你追回來!”

    梁豔自然連連稱謝,趙國棟和梁豔說話的時候,向張揚看了一眼,雖然張揚沒見過他,可他認識張揚,這些天趙國棟已經聽說了豐澤要過來一位副市長的事情,所以對張揚特別留意了一下,他本身就是幹刑偵的,對人的外貌特征十分敏感,他幾乎第一時間就把張揚的人對上了號,主動向張揚走了過來,微笑道:“如果我沒認錯,這位就是新來的張市長吧?”

    張揚自從當上豐澤副市長之後,格外的愛笑,豐澤市『政府』的寒酸現狀並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情,升遷帶來的快樂還是超出預期的,他笑著點了點頭道:“你是趙局長?”

    趙國棟大笑著向張揚伸出手去,和他握了握,不過張揚是單手,趙國棟是雙手,人家熱情的多,主動得多,趙國棟道:“久仰大名!一起喝兩杯吧!”

    張揚笑道:“太唐突了,改日吧!”

    趙國棟堅持道:“想請不如偶遇,剛好給張市長介紹幾位朋友認識!”

    人家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張揚自然不好繼續推辭,他笑著點了點頭。

    趙國棟向耿六道:“耿六,給我們換間房,重新上菜!”又向梁豔和楊峰道:“一起熱鬧熱鬧!”

    梁豔搖了搖頭道:“你們一幫老爺們,我跟著摻和啥,回去看兒子了,老楊跟你們一起去!”她是想讓自己男人多跟這幫人聯絡聯絡,可楊峰卻搖了搖頭道:“我不成了,喝多了,再喝非得出酒不可!”他說的是實話,梁豔心頭這個氣啊,自家男人真是不爭氣,放著這麼好拉近關係的機會,他居然不知道把握,不過,看到他喝得醉眼朦朧的,估計也沒有什麼戰鬥力了。梁豔氣歸氣,可畢竟還是心疼自己男人的,她笑道:“你們接著喝,我們先回去。”

    聽話聽音,耿六在一旁也聽明白了,原來這個梁豔的同學,這個年輕人竟然是豐澤市新來的副市長。耿六想起剛才自己之前還叫人家兄弟,不經意之中已經把人家冒犯了。

    好在張揚談笑風生,似乎並沒介意,還客氣的對他道:“耿老板,沏壺好茶解渴!”

    耿六直接把剛才張揚坐得房間收拾了一下,讓趙國棟他們去坐,趙國棟那邊本有八個人喝酒,他不可能讓所有人都過來,隻是讓鄭波和公安局副局長程焱東過來陪張揚,這兩個是他的左右手。

    程焱東是趙國棟的副手,不過他是正兒八經的科班出身,中華警官大學本科畢業,研究生已經考上了,可因為家庭條件太差,父母身體不好都需要照顧,所以就放棄了繼續深造的打算,他原本有希望留在江城,也是為了方便照顧父母親才主動申請回家鄉豐澤,此人是個有名的孝子,不過在公安係統內給人的印象比較文靜,之所以能夠升任副局,不僅是因為他的學曆高,起點高,還因為寫得一手的好文章,趙國棟看中了他。

    程焱東平時話雖然不多,可眼力很出眾,他最早進房間,從房間內的空酒瓶首先確定了張揚他們在喝什麼酒,從桌上的菜肴看出是什麼菜,讓耿六準備同樣的酒,菜則要不同的菜,這樣才能顯出對這位新任副市長的尊重。

    無論是公安局長趙國棟,還是程焱東和鄭波對張揚都非常的客氣。他們過去和張揚雖然沒有什麼接觸,可對張揚的大名都是聽說過的,說起來,趙國棟真正主動去了解張揚其人,還是因為上次楊固鎮派出所兩位警察給他捅出的漏子,兩名小警察居然要去調查時任江城招商辦主任的張揚的搶劫罪,其結果是江城市公安局長榮鵬飛找到了趙國棟,把他罵了個狗血噴頭,打那時起,趙國棟就對張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並調查了張揚的背景和張揚的政治曆程,了解張揚的背景後,他氣得把楊固鎮派出所副所長翟波元給拿下,讓他去豐澤大東北去守了卡口,要知道翟波元是他的親表弟,到現在都沒有調回來。

    趙國棟之所以能坐到豐澤市公安局長的位置,也不僅僅是因為他有個貴為豐澤市委書記的姐夫,也因為他本身的確有很強的業務能力,他從基層做起,勤勤懇懇,五年前因為破獲豐澤連環殺人案而名噪一時,至此仕途順風順水,現在剛剛年滿三十歲已經成為豐澤市公安局局長,公安局黨委書記,豐澤市政法委副書記,級別已經是副處級。在級別上他不次於張揚,在權力上他比張揚這個副市長更有實權。

    酒菜重新上來之後,趙國棟笑道:“還是剛才那句話,想請不如偶遇,能夠和張市長在這相遇,真是冥冥中注定的緣分,心有點相見恨晚,一見鍾情的感覺。”趙國棟這個人文化並不高,可是特別喜歡拽詞,處處都想表現出自己是一名儒將,可偏偏又不到位,這話本沒有什麼『毛』病,可聽起來感覺怪怪的。

    張揚笑道:“趙局長說得咱倆跟談戀愛似的,我聽著還真有點打怵,我『性』取向可正常啊!”

    幾個人都被張揚給逗笑了。

    趙國棟哈哈大笑道:“我『性』取向也正常,不過對張市長的確有點一見鍾情,這個情是友情,不是愛情!”他說話的水平,和平時開會演講有著巨大的差距,畢竟後者都是程焱東事先給他寫好稿子,他隻要照本宣科就行。

    張揚舉杯道:“今天是我第一天到任,想不到就能認識豐澤警務係統的精英,真是不勝榮幸,我借趙局長的酒感謝大家!”

    趙國棟他們三個慌忙舉杯響應。

    一杯酒下肚,氣氛也變得越發融洽,趙國棟問起張揚和梁豔的關係,張揚微笑道:“我和梁大姐是省黨校的同學,剛才在市『政府』門口遇到了,她把我叫到這接風。”

    趙國棟點了點頭:“張市長對豐澤的印象怎麼樣?”

    張揚道:“我第一天來,沒資格發表評論,今天除了拜會各位市領導、同事,就是開會,如果硬讓我說,我最大的感觸就是,市委市『政府』辦公樓真的很簡樸!”

    趙國棟道:“我不誇張的說,我們沈書記是江城各縣市最清廉的書記,我們豐澤的領導班子是最務實的領導班子!”

    張揚對趙國棟已經有了初步的印象,這個人應該沒多少墨水,但是喜歡拽文,說話往往說不到點子上,假大空。因為是初次見麵張揚給了他們很大的麵子,如果要說對警務係統的印象,張揚的印象可不怎麼樣,拋開過去經過豐澤遇到車匪路霸不言,單單是這兩天聽說的,又是金店劫案,又是剛才的偷車案,這個城市的治安肯定不好。

    趙國棟他們三人輪番向張揚敬酒,每人敬兩杯,他們卻不喝,張揚接受鄭波敬酒的時候,不禁問道:“為什麼隻是我喝,你們不喝呢?”

    鄭波敬酒的時候是站著的,他笑道:“張市長,因為您是領導,我們尊敬您,還有一個原因,我們豐澤過去很窮,家有了酒,自己不舍得喝,都緊著客人先喝,您遠來是客,當然要緊著您先喝。”

    張揚笑道:“那你就是不把我當成豐澤的一份子了。”

    鄭波慌忙搖頭道:“不是,不是!”

    張揚道:“這麼著,你們敬了我六杯酒,該我回敬你們了,我也不一個個敬了,我兩杯,你們每人兩杯,大家同幹!”副市長發了話,其他人自然不好反對。張揚發現當官有個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夠掌握話語權,不但在官場上,在酒場上亦然。

    兩斤酒喝完,趙國棟他們都明白了一個事實,這位新來的副市長酒量驚人,別說他們三個,就算再來三個隻怕也不是人家的對手,趙國棟不心疼飛天茅台,可他害怕這樣喝下去,自己這邊的人恐怕要先醉了,程焱東的臉越喝越白,鄭波的一張麵孔已經喝得跟豬肝一樣,趙國棟酒量最大,如今也有些頭暈了,他開始打退堂鼓了。

    好在張揚此時站起身來,笑道:“今天就到這吧,明天一早咱們都得上班,我剛來豐澤,可不想因為醉酒遲到!”

    趙國棟此時連挽留的話也不敢說了,他笑道:“對,對,工作要緊,張市長的工作態度令人佩服,您住在哪兒,我讓人送你!”

    張揚也不推辭,畢竟他剛來豐澤對這兒的情況還不熟悉,有人送他當然最好不過。

    程焱東拿出手機通知司機過來,他們走出八珍居的時候,一輛桑塔納警車已經停在門外,趙國棟他們一起將張揚送上了汽車,程焱東陪著張揚一起上了車。張揚上車的時候,看到一個人推著一輛紅『色』的小金鳥正向八珍居走來,心中不禁微微一怔,難道梁豔的車這麼快就找回來了?

    看著張揚遠去,趙國棟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他向鄭波道:“這個人出了名的能折騰,以後多留意點。”

    此時一名穿著灰『色』夾克的青年人推著金鳥車來到鄭波麵前,笑道:“鄭隊長,車我幫您找回來了!”

    趙國棟冷冷看了那青年人一眼,舉步向不遠處的警車走去。

    鄭波讓青年人把金鳥車交給耿六,把青年人叫到路邊,指著他的鼻子罵道:“嶽老三呢?”

    “打牌去了!”

    鄭波因為多喝了幾杯,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怒吼道:“你們還想不想在豐澤混?做事越來越囂張了!”

    “鄭隊……是個新手幹得,他不懂規矩!”

    鄭波點了點頭:“明天讓嶽老三來見我!”

    

Snap Time:2018-04-24 20:40:30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