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三百五十七章初到貴地(下)


    第三百五十七章【初到貴地】(下)

    張大官人望著這簡陋的居處,真是有些垂頭喪氣,此時他的手機響了,看了看號碼是胡茵茹打來的,張揚來到陽台方才接通電話。

    胡茵茹關心他到任的情況,張揚笑道:“還不錯,給了我一個兩居室,正在看房子呢!”

    胡茵茹小聲道:“要不要我過去幫忙收拾屋子?”

    張揚哈哈笑道:“你要是過來,還不知道誰被收拾呢!”

    胡茵茹含羞啐了一聲,她輕聲道:“我下午要去東江了,既然一切順利,我就不去看你了!”

    張揚道:“你談生意要緊,這邊還沒有安頓好,等過陣子再說!”他也想留給豐澤這幫領導同事一個良好的印象。

    掛上電話重新返回房內,張登高的BP機不停的響了起來,他向張揚道:“張市長,我出去回個電話!”

    張揚這才知道身為市『政府』辦公室主任的張登高居然沒有手機,他慷慨道:“何必這麼麻煩,拿我的用就是!”他把手機遞給張登高。

    張登高笑了笑,拿起手機回了個電話,交還給張揚的時候說:“市除了沈書記和孫市長,其他市領導還沒有配手機,報告打了好多次,想給每位市長配一部手機,全都被沈書記否決了,他說BP機就夠用。”

    張揚現在算是有些了解這位沈書記了,難怪都說他清廉,這清廉的也有些太過頭了,隨著時代的發展,手機這個東西已經成為必須的通訊工具,單靠BP機,辦事效率也不行啊!張揚對沈慶華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概念,這個人過於嚴肅,可能有些固執保守。

    張登高道:“張市長,你看看還缺些什麼,告訴我,我盡量給你解決!”

    張揚留意到他用到了盡量這個詞,他也沒為難張登高,電話是必須要解決的,如外就是要台電視機,畢竟電視是了解很多信息的渠道。

    張登高點了點頭,表示沒有問題。

    看完自己的住處,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張登高陪著張揚一起前往市『政府』招待所,還是步行過去的,張揚心已經有了不祥的預兆,他看似漫不經心的問:“市用車製度是怎樣的?”

    張登高道:“市嚴令禁止公車私用,沈書記帶頭不坐公車,每天上下班都是步行,孫市長也是騎著自行車上下班!”他指了指一號樓道:“沈書記和孫市長都住在這棟樓,從家屬院到市委市『政府』步行不到十分鍾,騎車就更快了!當然出去開會,和下基層考察的時候會開車前往,都要有派車單,每個月,沈書記都會親自抽查用車情況!”

    張揚聽得鼻眼滴醋,隻差眼淚沒掉下來了,不是感動,絕對不是感動,這沈書記也太摳門了。張登高的這番話等於宣布,想公車私用沒門,別說是公車私用,就算是自己弄輛車來開,隻怕也會當了出頭鳥。豐澤市的財政收入不低,在江城下轄各市縣中排名第一,按理說不至於這麼窮,原因就出在市委書記沈慶華的清字上。

    中午吃飯的時候,張揚更是深刻領會到了清廉兩個字的意義,拋開自己這個新來的副市長不談,徐彪畢竟是江城組織部部長,沈慶華的招待宴隻準備了四菜一湯,兩道炒菜,兩道燒菜,一個雞蛋湯,連酒都沒準備,說是招待宴,還不如說是工作餐。

    出席的人員有市委書記沈慶華,市長孫東強,市『政府』辦公室主任張登高,江城市組織部長徐彪,豐澤市新來的副市長張揚。

    沈慶華話不多,言簡意賅:“歡迎徐部長前來指導工作,歡迎張揚同誌來豐澤工作,希望以後我們能夠共同促進豐澤市的發展!”他端起茶杯:“中午,市委市『政府』嚴令禁酒,所以隻能以茶代酒了!還望徐部長多多包涵!”

    徐彪對沈慶華的為人早有了解,他對今天的招待標準並不稀奇,微笑道:“這樣最好,簡簡單單的,我把人給你們送到了,以後的工作還請沈書記和孫市長多多支持,吃飽了飯,我就回去。”

    孫東強笑道:“徐部長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和張揚同誌好好合作!”

    張揚謙虛道:“我還年輕,希望各位領導不吝賜教,有什麼做不到的地方,隻管批評,我肯定虛心接受!”

    幾個人說完話,喝了那杯茶,然後沈慶華就端起了米飯,飯桌上頓時靜了下來,聽到咀嚼的聲音,喝湯的聲音,就是沒有說話的聲音。張揚對沈慶華又產生了一個印象,這位書記不是一般的悶。他也明白為什麼剛到市委市『政府』大院,會有種到了殯儀館的感覺,有一位這麼嚴肅的市委書記,誰敢多說話?

    徐彪和沈慶華的關係看來也不怎麼樣,加上上午他在豐澤棋院輸了棋,心情也不太好,吃晚飯後,就上了他的紅旗車,張揚一直把徐彪送到汽車。

    徐彪望著張揚,目光中頗有些同情的味道:“送君千終有一別,你踏踏實實在這幹吧!”

    張大官人扁著嘴,如同一個委屈的孩童:“徐部長,那天我要是餓了,就搭長途車去你家吃肉啊!”

    徐彪哈哈笑了起來,罵了一句:“扯淡!”然後揮了揮手。

    既然報過到,就算正式上班了,張登高提醒過張揚,這的考勤製度很嚴,如果犯在沈書記手,不但要扣錢,在黨群會議上還要批評的。

    張揚第一天到,可不想犯了虎威,他兩點不到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內,拿起電話本想打一個,可想了想,還是把房門關上,用自己的手機給顧佳彤打了個電話,顧佳彤在藍海開會,雖然她已經決定將藍海全部交給弟弟顧明健,可現在顧明健沒有出獄,所以還是她代管,她小聲告訴張揚等等給他回過來。

    張揚本想給楚嫣然打電話,可想想這會兒美國是半夜,就別打擾她睡覺了,一個電話打給了秦清。上任第一天,心情總想跟心上人分享一下。

    秦清剛剛上班,接到電話的時候,常海心剛好給她送文件,她很公式的說道:“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

    張揚微微一怔,馬上意識到秦清說話不方便,正想問的時候,聽到秦清話鋒一轉,柔聲道:“剛才房間有人,張副市長,你總算得償所願,真的幹上副市長了!”

    張揚被秦清的這句話逗得哈哈大笑,他低聲道:“我想幹秦副市長!”

    秦清啐道:“討打,有話快說,我現在是辦公時間!”

    張揚道:“沒錯,我是你老公啊,來辦我啊!”

    秦清罵了聲:“又耍流氓了不是?第一天上任什麼感覺?”

    張揚笑道:“有種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覺!”

    “怎麼說?”

    “沈書記看來是個大清官,他帶頭不坐車,步行上下班,辦公樓破舊,辦公室家具最少得有十年朝上,最離譜的是,連個空調都沒有,住的地方也是簡陋的一塌糊塗,今兒中午他用四菜一湯招待我和組織部徐部長,說是四菜一湯,隻有一個葷菜,那條魚還不到一斤重!”

    秦清聽張揚抱怨的如此可憐,不禁笑了起來,沈慶華的清廉在江城是有名的,他不但對自己要求嚴格,對下屬也是那樣,這個人很貼近民眾,和領導的關係一直都不是太融洽,給人的印象剛正不阿,從不阿諛奉承,應該是個好官,秦清道:“這樣的領導才是好領導,你把你那資產階級大少爺的『毛』病收起來,老老實實跟著沈書記學習!”

    張揚道:“我可是根正苗紅的工人子弟,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答應常市長,調到嵐山,也好方便秦副市長辦公!”

    秦清小聲道:“別胡說了,臉都被你搞紅了!”

    張揚想起秦清清麗絕倫的俏臉,不由得有些情難自禁,正想撩撥她兩句的時候,聽到敲門聲。隻能中斷了和秦清的通話,過去將房門打開。

    門外站著一個帶著高度近視眼鏡的年輕小夥子,他是市長孫東強的秘書翟亮,翟亮先做了自我介紹,然後向張揚道:“張副市長,市有規定,辦公時間必須要打開房門!”張揚皺了皺眉頭,我靠!不爽,豈不是連點隱私都沒有了?

    翟亮笑了笑:“沈書記的決定,孫市長讓我通知您,今天下午四點召開市長辦公會,就在三樓的小會議室,請張副市長不要遲到!”

    “知道了!”張揚等翟亮走後,反手又將房門給帶上了。

    下午市長辦公會的時候,六名副市長全都到場了,市長孫東強首先把張揚向其他六位副市長做了相互介紹。掛職的王華昭張揚已經見過。

    因為張揚的到來,市長孫東強進行了一次例行的明確分工,由他自己主持市『政府』的全麵工作,並抓財稅、審計和重點經濟工作。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負責市『政府』常務工作,分管市『政府』機關、『政府』法製、仲裁、發展改革、重點項目、招商引資、人事、監察、統計、物價、國資管理、行政審批、服務業、資本市場、市高新區和全市園區建設等方麵的工作,協助孫東強分管財稅工作。

    副市長劉思強負責農業、林業、水利與漁業、氣象、糧食、供銷、農機、畜牧、絲綢、農業綜合開發等方麵的工作。

    副市長金磊分管公安、城鄉建設、規劃、交通、審計、國土資源管理、城市環衛、房產管理、環境保護、城管執法、住房公積金管理、人防、城建國資等方麵的工作。

    副市長婁光亮分管工業經濟、民營經濟、工業國資、商貿國資、商貿流通、行業管理、信息產業、安全生產、煤炭、工商管理、金融、保險、供電、質量技術監督、行業資產管理、煙草、鹽務、石油、基金擔保、郵政、通訊等方麵的工作。

    掛職副市長王華昭分管旅遊、民政、雙擁、民族宗教、老齡等方麵的工作。

    張揚分管分管科技、文化、體育、衛生、愛國衛生、計劃生育、食品『藥』品監督、廣播電視、史誌、檔案、殘聯、地震等方麵的工作,並負責聯係科協、文聯、社聯等方麵的工作。

    其實張揚的工作安排是延續離任副市長的工作,也是江城市組織部送他來之前就已經確立下來的,孫東強道:“大家都明確自己的工作範疇沒有?”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道:“明白了,以後我們會做好各自的本職工作,團結在以沈書記和孫市長為核心的領導班子周圍,為推進豐澤市經濟的大發展而不斷努力!”陳家年是個大胖子,長得很滑稽,偏偏他的表情又是很嚴肅認真,看起來越發的搞笑。

    張揚感覺他有點像照本宣科,強忍著笑。

    其他的幾名副市長都沒有說話。

    孫東強道:“今年豐澤的農業生產不容樂觀,從年初到現在,降水量低於往年同期,豐澤湖已經出現了大麵積的幹涸現象,影響最大的就是豐澤的漁業,然後就是農業生產,在市委常委會上,沈書記已經著重提出,今年必須提早做好抗旱的準備。”

    常務副市長陳家年跟著點頭,他也是市委常委,這次常委會他也有份參予。

    副市長劉思強道:“今天上午我去了幾個鄉鎮視察,發現各地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旱情,最近雖然下了幾場雨,可降水量太少,無法滿足農業灌溉的需要。”

    副市長金磊道:“清江的水位也比往年低了不少,如果沒有大的降雨,今年的旱情應該無可避免。”

    孫東強道:“我已經向上級『政府』報告,申請抗旱資金,希望能夠引起市『政府』的重視!”

    副市長婁光亮道:“江城市『政府』在財政上從來都不會有什麼大手筆,不伸手找豐澤要錢已經是好事了!”一句話說得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

    孫東強道:“我們的抗旱工作一直都在進行,可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效果並不明顯,投入的資金力度也不夠大。”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目光轉向張揚道:“張揚同誌,你有什麼建議?”

    張大官人張口結舌,他今天是第一天來,連情況都不了解,談什麼抗旱,狗日的孫東強,這不是故意在給自己難看嗎?張揚笑了笑道:“我今天第一天上班,還是聽大家談談,了解了情況,我再發表意見!”他的回答可謂是不過不失。

    孫東強道:“從現在起,我們要多方籌措資金全力投入抗旱。在已經投入抗旱經費200萬元的基礎上,增加資金投入,初步預計在三百萬左右。購置柴油發電機組、潛水泵、噴灌機、水管等抗旱設備,搶打深水井,大口井,利用一切農田水利設施,增加節水灌溉麵積,實行節水抗旱、科學抗旱、經濟抗旱,提高水資源的利用率,千方百計地抗旱救災,把農業生產造成的損失降到最低!”他的話得到了市長們的一片掌聲,這就是政治水準的表現,孫東強比張揚來到豐澤也早不了幾天,人家這番話說得那個內行,比起張揚孰高孰下,一望即知。

    張揚也跟著鼓掌,心中卻把孫東強罵了一遍,麻痹的,一聽就知道從報紙上摘錄的東西,你小子有備而來,我沒準備,話說回來,我負責的是文教衛生,你問我抗旱的事情幹嘛?

    孫東強不無得意的笑了笑,他又到:“我們應該多策並舉,全力組織好抗旱。這件事由思強同誌全麵負責,有幾個重點要注意一是要加強水源調度,確保抗旱用水。清流河、豐澤渠兩座翻水站,從即日起要全天候開機翻水,豐澤北部灌區涼山涵洞同時提閘放水,務必要確保地麵水源全力供給。各鄉鎮泵站、涵閘及時開機,提閘翻水引水,將水源送到田間地頭,確保群眾抗旱用水需求。”

    張揚聽到這也不得不佩服孫東強,看來他的確下了一番苦功,不然也不會表現出這樣的指揮若定,胸有成竹。

    副市長劉思強道:“截至目我市已經組織投入抗旱人力1.3萬人次,輕型抗旱機械1200台套,抗旱用電98萬度,抗旱用油112噸,翻引水累計1700餘萬方,澆灌麵積15萬畝,緩解了部分地區的旱情。”

    孫東強道:“抗旱工作不是短期內可以取得勝利的,我們必須要馬上行動起來,不但我們行動,也要進行大力宣傳,掀起全民抗旱高『潮』。可以通過現場動員,利用電視、廣播、報紙等新聞媒介廣泛宣傳。要求各級鄉鎮充分認清旱情的嚴峻形勢,切實增強抓好抗旱護田工作。同時要動員群眾克服靠天等雨思想和消極畏難情緒,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水利設施和抗旱機具,千方百計擴大澆水麵積,最大限度地降低幹旱威脅。”說到這,他又望向張揚。

    張揚這會兒有了準備,想找我麻煩,沒事,我給你來個一問三不知。

    孫東強這次並不是詢問他意見的,他微笑道:“張揚同誌,『政府』的宣傳工作由你負責,希望你能夠積極和市委宣傳部溝通一下,發動媒體的宣傳力量,讓全市老百姓都認識到這次有可能到來的嚴重旱情!”

    張大官人這次答應的很爽快:“沒問題,我馬上著手這方麵的工作!”

    孫東強結束會議的時候道:“大家回去,每人寫一份抗旱工作的建議書,明天上午交到我這來!”

    張揚回到辦公室內,張登高進來,他是來向張揚匯報,已經將被褥送過去了,電話和電視機也已經安裝到位。

    張揚對他的辦事效率還是滿意的,他從張登高手接過房間的鑰匙,笑道:“多謝張主任了!”

    張登高道:“有啥好謝的,照顧你們這些領導的工作生活本來就是我的責任!”他又拿出一疊飯票交給張揚:“這是食堂的飯菜票,每位縣長每個月都有50元的夥食補貼,還是好不容易爭取到的。”

    張揚接了過來,忽然想起孫東強讓寫抗旱建議書的事情:“張主任,我有沒有秘書啊?”

    張登高愣了一下,然後笑道:“張市長,您恐怕不知道吧,從前年開始,沈書記就決定所有副市長不設專職秘書,您有什麼需要,我可以幫忙協調!”

    張揚一聽又傻眼了,這個沈慶華真是吝嗇啊,都副市長了,連個秘書都不給配備,放眼整個平海恐怕獨一無二了,可人家是一把手,人家這麼決定,自己也沒有辦法,他向張登高道:“張主任,今天孫市長讓我們每位副市長寫一份抗旱建議,你知道的,我今天是第一天到任,我對豐澤的情況了解的還不太全麵,要不……”張揚還沒說完。

    張登高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我不行,我那文筆,別人一看就知道,張市長,不是我不想幫你,如果這件事讓別人知道,肯定要扣發我全年獎金,搞不好還得給我個處分,還是別這樣了!要不我給您提供點資料!”

    張揚心頭大為不爽,靠!不就是寫份建議書嗎?至於嚇成這個鳥樣子?他擺了擺手道:“這沒你事了!”

    

Snap Time:2018-01-23 11:50:45  ExecTime:0.549